首页书城游戏虚空极变

第1061章 空留忆(上)

意识空间之内,黑衣人手段层出不穷。双眼寒芒、只手结阵,小风虽不认得星流掌,却对此人的身份已有猜测,若自己所料不差,来人应是诸葛世家之人。

只是此时于他而言,重中之重不是意识空间内少女玲儿的记忆如何,而是导致她与张楚两人陷入记忆死循环的节点所在。起初小风猜测,是那股异种气劲在某种程度上篡改了两人的记忆,至使两人在记忆中身亡,而这又与现实不符,所以便构成了死循环。

所以他方才一直所做的,便是静观其变,同时尽可能隐藏灌入两人体内的一丝识能。因为他清晰的记得,当初白发老妪出现之时,自己的确感受到过精神冲击,而事后即便是少女玲儿遭受重创,以她的视角为视角的小风,也并未受到任何冲击。

那就意味着,那股异种气劲,的确有干扰两人意识空间的办法,但同样的,它所能影响的范围也势必有限,也就是说它能做的事一定有某种限制。否则它大可不必如此麻烦,直接在意识空间内让三人自相残杀便是。

那么最大的一种可能,便是这股异种真气所能影响的范围,仅仅局限于略微修改关于当年的记忆。而随着被改变的记忆造成的死亡结局不断循环之下,它所能改变的记忆也会变得更多,最终达到两人的自我意识完全接受它所安排的记忆。

而一旦两人的自我意识彻底涣散,在这被篡改的记忆之中,彻底失去现实与虚幻的判断能力,那么他们将不会再醒来,一直会留在这段虚假的回忆之中,沉眠下去。

黑衣人利用神算心经制造视觉假象,使得素衣少年一剑斩空,而其转眼之间抽身退走,展露败像。实则却是为了引对方上钩,不知不觉间已经靠近他先前留在五芒绝气阵阵眼之上,尚且完好的一面阵旗。

如今黑衣人一声开阵,素衣少年剑尖未停,然而前一刻还近在咫尺的人影,忽然间距离自己如天堑相隔,触之不及。素衣少年心下一惊,收剑下引,欲以剑气强行破阵,然而剑诀未出,脑中却闪过一阵嗡鸣之声。

黑衣人口说开阵,实则却是引爆阵法反噬之力,此时原本用于破除五芒绝气阵的阵旗砰然碎裂,原本被压制得奄奄一息的大阵,忽然间回光返照一般,爆发出了最后的一击。

“轰!!”

随着一阵震响传出,地面之上黄沙飞溅,黄沙之中只余声声断剑之音,而黄沙渐淡之时,素衣少年的身影终于浮现而出,却是朝着身后的方向倒飞而出,在空中带起一道朱红。

而先前素衣少年身后多出一根银针,如今针线应声而断,原本细细道来的内力忽然间失去主人控制,虽已后继无力,却一次性疯狂朝着素衣少年体内灌入。

少年落地瞬间,手中长剑已被震成数断,此时体内内息翻涌,更是如同被人强行灌下十缸烈酒一般,体内胀痛无比,神台渐入昏迷。而黑衣人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少年此时真气爆窜,应是那提功秘法到了极限之处,此时正是对方最为虚弱之时。

他既已动了杀心,此时便不会留手,抬手之间铁扇于空中飞速旋转,汇聚周身气劲,瞬息之间铁扇便化作一颗内力气旋,周围土木亦随之颤动,纷纷被吸附而来。

然而就在此时,少年忽然一口咬在舌尖,短暂的剧痛瞬间让即将失去意识的大脑瞬间清明。他知此时神针已断,自己即便不会因为内力暴走当场爆体,也断无再战之力。

因而此时兵行险着,手中长剑如今虽然连匕首也称不上,但其仍是心念一转,强行提功,运化周身内力于剑柄之上,口中歌诀再出:

“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

黑衣人深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对方强弩之末,这最后一击威力非同小可,因此其心念一转,并未将这一掌运至圆满,而是抢先一步,在对方凝聚剑势之时,已然攻出。

黑衣人一掌击出,身形亦随气旋朝着素衣少年心门要害而去。而一掌临近素衣少年三步之时,后者忽然身形一跃而起,周身气劲立时化作道道劲风席卷,虽比不得白发老妪当时所用变式的声势,但却也只是逊色几分。

黑衣人见对方跃起,原本前冲的一掌立时向上引去,同时身形向后一仰。他手中的这一道气旋,便像是一颗皮球一般,被他朝着上空抛飞而去。

气旋与素衣少年周身气劲所化劲风碰撞,发出阵阵交响之声,空中木石碰撞,散落四方。掌劲气旋虽势如破竹,不断朝素衣少年身体攻去,可是却始终没能触及其身体,黑衣人心中只觉一阵不安,心中一瞬犹豫,不知是该赞掌扑杀,还是抽身而退。

然而其分神瞬间,风中气劲所化长龙再现,由少年脚下不断盘旋而上,顷刻之间长龙过顶,剑势已成。黑衣人心下一惊,他方才见过那白发老妪相似的招式,而此时自己已经用不出神算心经,只得硬接一剑。

然而就当素衣少年的一剑,即将变招而落之际,一个突兀的声音,却忽然自一旁响起,只是这声音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虚弱,正是:

“少爷!”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一声熟悉的呼唤入耳,心中身上的苦楚,瞬间轻了许多。然而此时这些苦楚对于素衣少年而言,却是维持其清醒的主要凭借,如今他一瞬之间陷入美好之中,心神稍稍松缓,那无尽的虚弱之意,便朝着其头脑蜂拥而去,再无阻拦。

而将落未落的剑势,此时更是砰然瓦解,只因红衣少女不知是否回光返照的一声呼唤,素衣少年绝境之中诸般判断,所换来的绝杀一剑彻底失败,只是他却并不后悔。

可黑衣人见状,此时却是喜上眉梢,原本已做好防御准备,强接那一剑的他,此时忽然变掌,直朝着少年咽喉要害拿去。他不允许再出任何差错,即便是催心一掌,也有可能被对方内甲阻拦,但若是折断咽喉,对方必死无疑。

眼见素衣少年被逼入死关,观察一切的黑袍小风,此时却是无动于衷。他早前便算过,对方距离彻底沉沦在记忆之中,还有三次机会,所以他选择坐视一切,来确定眼前之事是否是记忆陷入死循环的节点所在。

而他选择坐视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不清楚在对方的意识世界之中,自己能够做到何种地步,同样也不知道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是否是那道异种气劲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刻意引自己现身。

找出症结的机会有三次,可是自己一旦出手解决,那么机会便只有一次,因为下一次自己的对手有了防备,之前的情报便不再做数,有些时候慎重一些,不是坏事。

“够了...”

就在黑衣人的一爪即将落在身形凌空,此时缓缓落下的素衣少年脖颈要害之际,白发老妪的声音忽然响起,却宛如贯穿整个空间一般,直入脑海深处。

声出同时,黑衣人的一掌竟也瞬息停滞,不过下一刻他便察觉到对方施展了控心之术,立时运转神算心经抵挡。可就在他运功之际,身后一阵破风声起,随即一道丝线飞速而来,直接缠绕在其手臂之上。

黑衣人见状心中一惊,第一个反应便是运功震断这根丝线,然而其还未出手,便只觉得自己重心不稳,直接被这一根丝线拉了出去,距离素衣少年顷刻之间便已有数丈。

上一课近在咫尺,这一刻远在天涯,这种体会他如今也有了一次,可是他如何甘心。

“嗖..”

就在黑衣人身形被这一根丝线牵引,如风筝一般迅速高飞而起之际,其手中的铁骨折扇忽然离手而出,朝着少年飞射而去。同一时间,空中又是一道丝线迅速缠在了折扇之上,可是黑衣人见状,嘴角却咧开一道弧度。

“前辈,你救不了!”

话音方落,只见丝线所缠的铁骨折扇,忽然间破碎开来,而折扇之中忽然射出数十根银针,直朝着素衣少年而去。同一时间,洞穴之中亦有白光闪现,同样数十只银针飞射而出,距离虽远,但速度却快过铁扇中的银针数倍不止。

“叮叮..叮叮...噗..”

空中发出阵阵轻响,然而百密一疏,终是有三枚飞针刺中素衣少年,而后者落地之后,只来得及看向那正朝着自己抛来的红衣少女一眼,面上尚未强行挤出一个笑容,便一头栽了下去,生死不知。

黑衣人眼见自己得手,此时心境逐渐恢复,反而像是了却了什么心中憾事一般,对于此时的身不由己,甚至是那白发老妪的报复,都显得不那么在意了。

可就在这时,缠绕在他身上的丝线忽然间被老妪收了回去,同时一道声音再度响彻而出:

“哎..也罢..生死有命...”

叹息声落,黑衣人来不及细思对方用意,此时见红衣少女诈死,此时立即施展千斤坠强行落地,而后朝着红衣少女便飞掠而去。至于他只是抓向红衣少女,而不是杀她灭口,却不是因为他忽然有了什么菩萨心肠,而是因为他看到了那洞中,冲出了一人。

“放开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