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6章 风波(1)

这次聚会后,又过了几天,昂尔菲·蒙奥瑟弗就到香榭丽舍大道去拜访基督山伯爵。伯爵腰缠万贯,此处虽是临时住所,却也装修得富丽堂皇,因此从外表看他的府邸就是一座宫殿。昂尔菲是来替泰戈朗尔夫人致谢的,男爵夫人自己已向伯爵写了感谢信,信上的署名为“泰戈朗尔男爵夫人,母亲家姓名:爱米娜·萨尔维欧”。和昂尔菲一道的是鲁希罕·得波利,他陪他朋友聊天的时候,顺便恭维了伯爵一下。伯爵本人刚好擅长玩些手段,对方的来意当然逃不掉他的眼睛。他断定鲁希罕这次来访,有两个目的,而主要的还是来自安顿大马路。换句话说,泰戈朗尔夫人对伯爵捉摸不透,能把价值三万法郎的马匹拱手送人,而且看歌剧时随从的希腊女奴,光是身上佩戴的钻石就值百万法郎,她迫不及待想打探这样的人究竟怎样生活的,但她又不便亲自拜访,亲眼看看伯爵的家中环境和摆设,所以派了心腹来打探一番,然后回去向她如实汇报。但伯爵装出丝毫不知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察觉鲁希罕的来访与男爵夫人的好奇心之间有什么关联。

“那么说来,您和泰戈朗尔男爵保持着往来啦?”伯爵问昂尔菲·蒙奥瑟弗。

“是的,伯爵,我告诉过您。”

“那么,那件事还是没变吗?”

“这件事可以说注定如此啦。”鲁希罕说道。他也许认为当时能说的只有这句,所以说完后,就戴上单片儿眼镜,咬着金头手杖的扶手,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细细欣赏纹章和图画。

“噢!”基督山伯爵说道,“听您这么一说,事情的进展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嗯,事情上了轨道,就不需要操劳了。我们早忘掉这事了,它们自己就能发展。等到我们再发觉的时候,目标已经意外地达成了。家父和泰戈朗尔先生一起在西班牙服役——家父在作战部队,泰戈朗尔先生在军粮处。家父因革命而破产的,泰戈朗尔先生一穷二白,他们两人都在那儿打下了根基,白手起家的。”

“确实如此,”基督山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拜访他的时候,他曾跟我提及。”说到这里,他用眼角余光瞟了鲁希罕一眼,见他正在翻阅一本纪念册。“还有,奥让妮小姐长得漂亮吗——我印象中她叫这个名字,是不是?”

“很漂亮,可以说,很美,”昂尔菲回答道,“不过她的美是我无法欣赏的类型。我这人不识好歹。”

“听您的口气好像都已经成为她丈夫了。”

“啊!”昂尔菲回答说,转过头来也看鲁希罕在干什么。

“说实话,”基督山压低了声音,说道,“照我看,您似乎对这桩婚事不是很积极。”

“泰戈朗尔小姐过于富有,我可不敢高攀,”蒙奥瑟弗回答说,“所以我在打退堂鼓。”

“噢!”基督山嚷道,“多么精彩的辩解!难道您不把自己列入有钱人之中?”

“家父的年收入大概是五万里弗,我成家以后,他大概能给我一万或者一万二千。”

“这个数目吗算不了什么,特别是大巴黎,”伯爵说道,“但不是什么都要靠钱,名誉和社会地位也很重要。您享有好名声,谁都羡慕您的地位,而蒙奥瑟弗伯爵又是一个军人,军官的公子和一个文官家庭联姻确实可喜可贺——不因利害而缔结婚姻是最高尚的行为。在我看来,和泰戈朗尔小姐结合最完美,她可以给您带来财富,而您可以让她变得高贵。”

昂尔菲摇了摇头,略带忧虑。“还有些别的情况。”他说道。

“我理解。”基督山说,“我还是不能理解您为什么要拒绝一位美丽富裕的小姐。”

“噢!”蒙奥瑟弗说道,“这种厌恶——如果能称做厌恶的话——并不只是我个人导致的。”

“那又能是谁导致的呢?您告诉过我,令尊是很赞成这门婚事的。”

“家母不赞成,她向来颇有见地,但对这件商议中的婚事不抱乐观态度。我说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但她好像对泰戈朗尔一家人持有偏见。”

“哦!”伯爵的语气略带牵强,“这或许很容易解释,蒙奥瑟弗伯爵夫人是身价最高的贵族,所以不愿意您跟一个出身低微的家庭联姻——那倒是理所当然的。”

“我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她的理由,”昂尔菲说道,“但有一点我明白,就是,如果这件婚事成功,她就会很不舒服。六星期以前,大家原本将要一起商讨,以便把那件事定下来,可我突然病倒了——”

“是吗?”伯爵微笑着打断他的话。

“噢,那还有假?当然是急出来的。这样就把那次商讨推迟了两个月。本不是急事,您知道,我还没满二十一,而奥让妮才十七岁。可那两个月的期限下星期就截止了。事情不得不办了。亲爱的伯爵,您是无法理解我内心的焦躁的。呀!像您这么自由的人多快活!”

“好!您为什么不和我一样做个自由人呢?有谁会阻止您呢?”

“噢!如果我不娶泰戈朗尔小姐,会让家父失望的。”

“那么就娶她吧。”伯爵说道,暗藏嘲笑地耸了耸肩。

“可是,”蒙奥瑟弗答道。“那又会让家母头痛的。”

“那么别娶她。”伯爵说道。

“哎,我看着办吧。我得三思,把最管用的点子想出来。请您给我一点建议吧,如果可能,再把我从这两难的境况中拯救出来,好不好?我想,与其让我的好妈妈伤心,我宁可冒犯伯爵。”

基督山背过身去,好像最后这句话触动了他。“啊!”他冲得波利喊。得波利正靠着客厅另一头的安乐椅,右手拿一支铅笔,左手拿着一本抄簿。“您在那儿干什么?临摹波森的画吗?”

“不,不!我现在做的这件事与画画毫不沾边。我是在解数学。”

“数学?”

“对,我是在算——慢着,蒙奥瑟弗,这件事和并非完全与你无关——我正在算上次泰戈朗尔银行趁海地公债涨价赚了多少钱,它只用了三天便从二〇六涨到了四〇九,而那位慎密的银行家大部分股是在二〇六的时候买进的。他一定有三十万里弗进帐了。”

“这还算不上他的拿手好戏,”蒙奥瑟弗说道,“他去年不是在西班牙证券市场上赚了一百万吗?”

“我的好先生,”鲁希罕说道,“基督山伯爵在这儿,他可以为你引用意大利人的两句诗:人生何所求,财富和自由。他们给我讲这件事时候,我总是一语不发地耸耸肩而已。”

“可您不是对海地公债大谈特谈吗?”基督山说道。

“啊,海地公债!——那又另当别论了!海地公债属于法国证券赌博中的爱卡代。他们或许会迷上打扑克,要惠斯特,沉浸于波士顿,但那些时间长了会玩腻的,最终他们还得回来玩爱卡代,因为这个百玩不厌。泰戈朗尔先生昨天在四○六的时候抛出,净赚了三十万法郎。要是他拖到现在,价格就会跌到二〇五,他不仅赚不到三十万法郎,还得赔上两万或两万五。”

“怎么会突然从四〇九跌到二〇五呢?”基督山问道。“请原谅,我对证券赌博的操作一概不知。”

“因为,”昂尔菲大笑着说,“信息接连不断,而前后并不一致。”

“啊,”伯爵说道,“我看泰戈朗尔先生在一天中输赢三十万法郎很正常,他一定很富有。”

“其实并不是他在赌,”鲁希罕叫道,“而是泰戈朗尔夫人,她敢于冒险。”

“可你是一个很理智的人,鲁希罕,你知道现在的信息有多不可信,既然你提供信息,你当然有义务阻止这种事情。”蒙奥瑟弗带笑说道。

“她的丈夫说服不了她,我又能做什么呢?”

鲁希罕问道,“你就知男爵夫人的个性——谁都动摇不了她,她为所欲为。”

“啊,假如我是你……”昂尔菲说。

“怎么样?”

“我就要改变她,这也算是对她未来的女婿出份力。”

“你会怎么做呢?”

“啊,那很简单——我要给她个教训。”

“教训?”

“是的。部长秘书的取位给你带来政治消息上的权威,你一张口,那些证券投机商马上把你的话记录下来。你让她转眼赔上十万法郎,就能教她谨慎一点了。”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鲁希罕小声说道。

“这很明显,”年轻人毫不遮掩语气中的率直,“挑一个适当日子向她泄露一件不为人知的消息,或是唯你所知的急讯,举例说,昨天有人看到亨利四世在盖勃拉里家里。那会让公债涨价的。她会根据这个消息采取决定,而第二天,当彼桑在他的报纸上宣布昨日曾有人目睹国王驾临着勃拉里府的传闻是假的。本报可证实陛下并未离开新桥的时候,她肯定会赔大啦。”

鲁希罕啼笑皆非。基督山表面似乎毫不关注,实际上对这一段谈话一字不漏地记在心上,他那颇有洞察力的目光甚至已经从那位秘书困惑的表情上读到了深藏的秘密。这种困惑的表情昂尔菲完全没有留意,而鲁希罕却因此草草结束他的问题,他坐立不安。伯爵为他送行的时候向他低语了些什么,他回答道:“很好,伯爵阁下,我采纳您的建议。”伯爵回到小蒙奥瑟弗那儿。

“您没想过,”他对他说,“您不该当着得波利的面这样议论您的岳母吗?”

“伯爵阁下,”蒙奥瑟弗说道,“求您别过早使用那个称呼。”

“现在,实话告诉我,令堂真的坚决反对这桩婚事吗?”

“非常反对,所以男爵夫人几乎不到我们家来,而家母,我想,她这一生就没有去拜访过泰戈朗尔夫人超过两次。”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阳台见(全二册)阳台见(全二册)(韩)金柱希|小说文物修复师郑异彩借住在一个平民公寓,隔着一个阳台的距离,旁边就是傲慢的畅销作家孔道河的高级公寓。命中八字不合的二人在一个阳台的距离内过着鸡飞狗跳的邻里生活。然而真相却是......两人根本不在同一时空!郑异彩的姐姐被人绑架并杀害了,嫌疑犯正是孔道河的弟弟孔柳河。两人的时间分别停留在命案发生的半年前和3年后。时空扭曲是一条从新罗时代流传下来的软玉项链引发的奇异现,二人知晓来龙去脉之后决定联手阻止悲剧发生。按照3年后的道河的指示,异彩和3年前的道河在同一时空终于相见了,既要拯救姐姐,又要扭转最爱男人的弟弟的命运,还有处理自己所遭遇的各种危险,异彩究竟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呢?
  • 神探弗洛伊德(大结局)神探弗洛伊德(大结局)时雪唯|小说夜半,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对方声称自己在梦中杀死了6个人,而那6个人在现实中真的死了,而且就是他梦中的死法。梦真的能杀人吗?一部以小丑连环杀人案为题材的电影火爆荧屏,不久导演便死于非命,而十年前现实中确实发生过同样的小丑连环杀人案,至今悬而未决,它们之间是否存在隐秘的关联?一本讲述梦中杀人详细过程的日记,为何会被主人保留十年?日记诸多细节,与现实犯罪现场完美吻合,主人却坚称自己没有杀人,只是自己的梦在杀人?诡异日记,是凶手滔天罪行的完美铁证还是另类阴谋的破解密码?那个关于爆炸现场的噩梦挥之不去,梦中的他,要如何做才能看清那个神秘的快递员的脸?快递员拼命维护的箱子里到底隐藏着什么?到底谁才是欲将他置于死地的幕后真凶?
  • 套中人: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套中人: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俄)契诃夫|小说收入这本《套中人——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的14个中短篇都是契诃夫 小说的代表作,按发表的先后顺序排列,从中可以鲜明地看出契诃夫创作 思想发展的脉络,越到后来越深刻。
  • 互联网版图:掘金时代互联网版图:掘金时代老鱼儿|小说讲述“洋巨头”ebay、沃尔玛在线、亚马逊和雅虎,携巨额资本,布局中国市场,封疆裂土。中国本土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等,于生死存亡之际,团队协作,审时度势,迎难而上,面临一次次凶猛的围剿,依然坚强地在夹缝中生存下来,创造出新的奇迹。与此同时,互联网行业迎来了新的浪潮,百家争鸣,为了各自的利益和版图,各方进入了结盟和厮杀阶段,谁又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什么才是致胜的法宝,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路又在哪里……
  • 杏林劫杏林劫洪顺利|小说古城市西郊的一个叫“杏林山庄”的别墅内,古城新天地房地产有限公司老总周永海被人杀死。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重案队队长丁一川带领手下人马火速赶赴现场…… 警方经过缜密、细致的摸排、调查,层层深入。在侦破震惊古城市的“杏林山庄命案”的过程中,引出了权力与金钱,婚姻与背叛,美女与诱惑等一幕幕丑剧。
  • 中性中性(美)杰弗里·尤金尼德斯|小说《追风筝的人》作者胡赛尼、媒体女王奥普拉、安妮·海瑟薇、孙燕姿倾力推荐!马尔克斯、昆德拉、聚斯金德以后,你不能错过的一个名字:杰弗里·尤金尼德斯!重量级当代经典史诗巨著,荣膺2003年度美国普利策文学奖,被BBC评选为21世纪最伟大的12部英文小说!以两性人之特殊视角、集大成之文学技巧讲述一位青春期少年艰难的自我身份认同过程,铺陈一个希腊裔家庭在美国历史长河里的命运遭际,纵横古今、纤毫毕见地探索人性玄机。希腊裔作家尤金尼德斯的小说《中性》曾荣获2003年美国普利策文学奖,主人公美籍希腊裔人斯蒂芬尼德斯“出生”过两次:第一次是1960年在底特律,那时她是个女婴;第二次是1974年在密执安州,那时他成了个十四岁的男孩。按医学报告,她/他是个罕见的“两性人”,但是她/他的宿命,或者说人类共同的宿命是:必须选择一种人生,或者是“他”,或者是“她”。沿着家谱溯流而上,追寻横亘在两个大陆数百年的基因宿命,这个回溯,不仅是身体的、一个人的存在上的,也是文学上的。这一切令《中性》同时彰显出男与女、悲剧与喜剧、古典与后现代的双重面目。
  • 听雷——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听雷——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庞晓峰|小说本书围绕虚构的国家隐秘部门“091气象站”成员所经历的各种玄奇神秘之事,向大家讲述了一个跨越千年,历史背景宏大的探险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带领我们上昆仑探寻昆虫人秘密,下东海寻秘水下长安神奇世界,远涉非洲内陆挫败纳粹反攻世界阴谋的传奇。
  • 欲望之路欲望之路王大进|小说《欲望之路》讲述,一个农村出身的大学生如何在社会上挣扎并且最终“成功”的故事。青年学生邓一群大学毕业时,不甘屈服于命运,千方百计留在省城机关,开始了欲望之路的奔走——为了改变自己卑微的身份,他一心向上爬,一心想讨漂亮的城市女人做老婆,为此,他经历着痛苦和煎熬,扭曲了灵魂,出卖了人格。该得到的他似乎都得到了,他无法控制自己膨胀的欲望,人格也再度沦丧。
  • 狂探狂探吕铮|小说经侦总队的赵顺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将犯罪嫌疑人打伤。正当媒体争相报道、公安局陷入被动之际,他却突然“疯了”,被送进精神病院。队长江浩遂将赵顺手中的正毅公司案件交由副手刘权办理,刘权探不透事件深浅,被调查的正毅公司的老板任毅却主动贴了上来。在精神病院,赵顺饱受失去自由的苦痛,不被信任。为了破获案件,他周密计划,铤而走险,逃离了病院。就在众人为追寻赵顺焦头烂额的时候,赵顺却出人意料地抓获了任毅进行突审。而就在任毅即将招供之际,赵顺却被闻讯而来的同事们扑倒在地,再次送入精神病院。案件陷入僵局,任毅利用上访和媒体的压力逼追警方撤销立案。在山穷水尽之时,多封举报信被寄交到检察院的周济广手中。
  • 说吧,房间说吧,房间林白|小说《说吧,房间》是一部描述当代职业女性生存的长篇小说,表现了社会转型期的职业女性所承受的压力与隐痛、焦虑与呼喊。女记者多米被报社解聘后,离开北京去外地找工作,与女友南红住在一起。南红不停地向多米叙说她闯荡深圳的曲折经历,而多米则在倾听中不断地回忆自己支离破碎的生活、事业。多米在深圳找工作未果,又重返京城。整部小说从极其精细的身体感受的叙述出发,直达当代女性心灵最深处。林白是当代中国女性经验最重要的书写者之一。她的小说独异而热情,她的语言自由而妖娆。她多年来的写作实践,一直在为隐秘的经验正名,并为个人生活史在写作中的合法地位提供新的文学证据。林白是以长篇小说《一个人的战争》而轰动文坛的。这部《说吧,房间》是她的第二部长篇。按一般作家的写作曲线,也就第一部长篇有看头,此后的作品,大多走下坡路。但林白不是这样,她仍然以自己独特的“个人”写作方式和女性视角,辅以多线性、扑克牌式的情节安排,加上如刀锋般的语言风格,震撼着读者的心灵。《说吧,房间》可以说是林白创作谱系中的经典之作,又呼应当下社会女性生存状态这一生生不息的话题,是极有分量的一部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