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材教辅 ob扣篮

第9461章 技能冥斩

院长却阻止了女人说,“杜夫人,按照联邦法律,你们现在的条件只能收养一个孩子。而且这个男孩脾气十分怪异,是从一片尸骸上被人发现,来历也不太清楚,当地的血样身份库被全毁,他的资料都不齐,怕……”
   院长这一说,倒让女人的同情心全泛滥出来。没有半点身份记录,连过往亲人的模样都没有记录留下啊,完全孤伶伶一个人,太可怜了。
   最后,杜氏夫妇领养了白发男孩,并托院长留下了小女孩的联系方式,计划一年后条件满足再来领养。
   但一年后,女孩云珏已经被人领养走,两年后杜氏夫妇想尽办法才找到云珏,云珏当时的养父母离异,跟着养母在地下室里洗盘子,十分辛苦。再见杜梓勋时,已经不太记得他了。不过仍然一眼喜欢上这个白发大哥哥,当时杜家已经收养了风扬和楚煜。
   那个时候,他一点儿不感激云珏把机会让给自己。走时,布娃娃被他丢在了院长办公室的桌角下。
   他逃出基地后一直被追捕,为了逃离那些人的掌控,他故意逃进了正在大战的星域,那里军队多,为防范敌方间谍特工等,对于AI智能的屏避一样严格,终于拖住了那些家伙的脚步,让他有时间更改基因,彻底改头换面。同时战火也帮助他消掉了自己的行踪,成功来到红十字医院。
   他正在思考自己未来的出路,如何生存。没有身份地行走在这个普通人类世界,似乎很麻烦。杜氏夫妇的出现,正好利用。
   当时的他,正如欧阳所说,在经历了长年的血腥逃亡,为生存不折手段、冷酷残暴的生活后,只是个有理智没有情感的冷血动物。
   到达绿茵星的第一天。
   杜氏夫妇坐着房地产经理的车,行在一片社区里,挑选房子。
   “梓勋,你喜欢哪栋房子?”杜夫人温柔地询问着。
   这个时候,他已经从BS01号变成了杜梓勋,拥有了一个完整的人类身份。
   懒懒地瞥了眼窗外,他随手一指两栋房子中的左手边,因为右手边那栋已经有人的样子。
   命运之神,似乎真的冥冥中自有安排。在这一天,正是韩业和露露,跟着新父母搬进新家的日子。
   杜夫人笑道,“梓勋真会选,这栋房子和旁边邻居那栋之间的小花园真是漂亮,看样子他们家也有孩子,可以和梓勋做伴儿了。阳台靠得那么近,呵呵,想干什么坏事儿,可要小心咯!”
   女人抚了抚他的头,回头与丈夫相视而笑,说起夫妻两恋爱时的浪漫事儿。
   他厌恶地皱起眉头,没有拒绝,他知道人类是个群居动物,必须忍受这种接触,但那也仅止于一定限度之内。
   磁浮汽车驶离,那隔壁房屋的二楼阳台,缓缓走出一个着雪白纱裙的女孩,长长的黑发,齐眉,托着一张雪白的小脸,美得如梦似幻,大大的眼睛里映着那辆开走的汽车,转向蔚蓝明镜的天空,满是憧憬。
   一个高瘦的男孩从她背后走出,拿了件薄毯披在她肩上,口气稍有责备,“露露,阳台上风大,等我叫人安好遮风屏,你再出来。”
   露露回眸一笑,倚进男孩怀里,声音软糯,满是愉悦,“哥哥,这里好美啊,我好喜欢。”
   男孩紫眸轻闪,俯头在那盖着浓发的额心,烙下一吻,宠溺道,“环境是不错,不过人员有些杂。等有钱了,搬到高尚社区去,那里更适合你的……”
   “哥,不用了啦,我就喜欢这里。你看那个花园好可爱,我想在里面种上波斯菊,太阳花,还有……”
   露露兴奋地规划着她未来的小日子,没有料到隔日便碰到了这一生里,都纠缠不休的人。
   那一天,日光柔和,天空湛蓝,像洗过许多次的牛仔裤,清爽爽的,几朵白云懒洋洋地躺着,打呼噜,空气里似乎也飘着清新的栀子花香……
   那是养母新选用的清洁迹味道,露露正帮忙晾晒衣服床单。
   当然,这是趁着哥哥出门去联系新学校的机会,偷偷帮忙做的事。
   “宝贝儿,谢谢你帮忙,现在你得休息了。”养母吻了吻她的额头,小心叮嘱着。
   露露乖顺地应下,心里有些遗憾,这都是哥哥强行给养母催眠灌输的思想。她叹口气,正准备回房,听到门外传来引擎声。
   一架好大的搬家车,覆带上正运送着各种各样的用品,全往她家隔壁的房子里运。
   这么快,就搬来新邻居了。
   露露心里忍不住有丝小小雀跃,大眼里都是兴奋和好奇,看了半晌,目光突然停在了那颗大大的菩提树上。
   那一刹,她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悄悄咬了一口,酥酥的,痒痒的,仿佛即将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掌心湿了一片。
   她想抑住这过于敏感的心绪,奇怪的是向来控制力挺好,突然难以束缚地蠢蠢欲动起来。
   菩提树绿油油的叶子,一片一片,又圆又大,仿佛凝了阳光里的所有精华,盈盈闪闪,微风拂过都能闻到那股清新的味道,她的心更紧张了,目光缓缓流转,下落,定在一个瘦削的身影上。
   白色的头发?雪白的衬衣,还有……洗得泛白的牛仔裤。
   他站在树下,单薄的身影,被点点碎亮的金粉柔柔笼住,干净清爽得就像她刚刚晾起的一块白色床单。
   树叶在微风中轻轻曳动,少年身上的时光却仿佛静止……宛如一滩死水,他周身散发出的死寂,与美丽舒宜的环境,截然相反,是那种完全置身世外,冷眼旁观一切的冷漠。
   危险,不安,躁动……有多少负面的生物波频在警告着她,可是她已经不由自主走到他身边。
   这一刻,杜夫人回头正想唤养子,看到了这样一幕。
   苍翠云盖,筛落点点碎金,笼在两个孩子身上。
   俊俏的少年,雪白的发梢儿似掬着日华点点,半边脸庞融在光芒中,看不清表情,微风过处,洁白的衫衣角轻轻卷动。距离他半臂处,足矮了少年两个头的女孩,同样一身雪白纱裙,上好的面料在阳光下珠色婉转,裙边似坠了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轻风挽起女孩乌浓如水的黑发,露出一张娇美绝伦的小脸,小脸微微仰向少年,即使距离那么远,也能让人感觉到,她看他,专注得让人惊异,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