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然科学 聚星网页版手机

第9240章 ,聚义一堂。

“啊啊……”巫童惨叫着。气愤的它想也没想,就把手中的蜈蚣塞进了嘴里,玩命的咬啊。说大气点,这叫碎尸万段。说小气点,这叫把你嚼烂。
   可能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巫童急速的爬了起来。面前巫童的恐怖模样要比刚才可怕的多,只见它肚子里空空如也,一只眼球被银甲将军刺了个窟窿,另一只眼睛上插满了针一样的手足。巫童的鼻子嗅了嗅,把狰狞恐怖的脸慢慢转向秦双。
   我的妈呀,气易魔也没这东西可怕啊。
   秦双的表情呆住了,这次和刚才的大义凛然可不一样,纯属是被吓的,还不如干脆自杀呢。就在这时,门开了。冷振一手捂着另一只包扎好伤口的手臂,呲牙咧嘴的走了进来。秦双把冷振当克星,冷振可是把秦双当救星。秦双要是死掉了,拿什么去换解药。
   冷振看了看巫童身边的那些器官,看来刚才肯定有一场恶斗。再瞧秦双身边的五个蛊钟,全都空空如也。冷振赞许的点点头,对地上的巫童说道:“好样的,宝贝。到此为止吧。回到坛子里。”
   “哇哦!”趴在地上的巫童猛然回过头来,尖吼一声。这可把吓了冷振一大跳。刚才巫童是背对着冷振的,所以冷振并没有看到巫童的两支眼睛瞎了。冷振抿着心如鹿撞的胸口,叫骂道:“****娘的,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冷振的意思是说是哪个毒蛊把你伤成这样的。
   只见巫童伸出小手指着秦双。巫童是冷振一手栽培的,所以脾气和冷振特别像,向来都是自己欺负别人,别人若是欺负了自己,定要杀了他不可。
   冷振也没多想,蹲下身子抚着巫童的头说道:“乖啊宝贝。让我来教训她吧,你回到坛子里去,快!”
   你以为我是傻子啊?我巫童可不是好欺负的,她把我伤成这样,我不把她大卸八块才怪。巫童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它那恶狠狠的熊样已经完全代表了。冷振正琢磨着该怎么办是好的时候,巫童猛然冲了出去,它借助强壮手臂的力量一跃跳上了床。而秦双就像是一支受到惊吓的小兔,呆在哪里不知怎样是好。
   在此期间,秦双做了一个小动作,谁也没有发现。
   冷振暗叫大事不好,赶紧冲了过去。谁知这已经来不及了,巫童一跃当空,用那支强壮的手掌打在了秦双的头顶。那支手臂的力量是大家想也想不到的,拍在秦双的脑袋上就相当于拍在鸡蛋上没什么区别。结果秦双连叫也没叫就晕了过去,嘴角还泛着少许鲜血。巫童大吼一声,露出尖牙作势就咬。
   这个时候冷振也已经跑了过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抱起巫童。只见那巫童一百个不愿意,拼了命的挣扎。不光它自己,冷振也是拼了命了。按理说周强家和秦双家是亲家,秦双有个三长两短蛊婆一定会知道,到时候甭说解药,给口饭吃都难了。“打死你个小兔崽子!”冷振气急败坏,边说边打了下巫童的屁股。之后他快速的把巫童抱出了屋子,放到了坛子里,然后又拿起盖子拼命的往下按,直到巫童不出声为止。
   困住了巫童,冷振又跑到了卧室,伸手去摸秦双的呼吸,这才舒了口气。幸好秦双没死。可以说是五蛊救了她的命。要不是五蛊消耗了巫童大部分的体力,就凭刚才那一掌,秦双就非死不可了。冷振坐到床边,推了推秦双说道:“丫头,丫头,你没事吧。”这个时候,冷振已经准备好了那张慈祥和蔼的假脸,他想等秦双醒过来之后,感谢这位师伯没有杀掉自己,哄好秦双之后在带回云南换解药。这老家伙想的可真远。
   可惜现在他不能如愿以偿了。无论冷振怎么推搡秦双,秦双就是醒不过来。不过秦双的呼吸非常正常,正常的就像是大活人在睡觉一般。“哎,这可怎么办啊?”冷振灰头土脸的低下头。秦双出事了,周强应该会回来吧。想罢冷振一刻不该多待,捡起丢在地上的五脏六腑装进行李里,带着巫童一起逃离了周强的家。他暂时还不敢带走秦双,因为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长夜漫漫最难熬,家里只留下那浓烈的腥臭味儿和一动不动的秦双。周强,该你出场了!
   天亮了,周强下了火车舒展了一下筋骨,他看着周围这熟悉的环境,有种说不出的亲近,爸妈,秦双,我回来了。他打车回到了家,习惯性的爬上自家的楼,习惯性的打开门,却没有习惯性的见到亲爱的父母,反而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儿。大脑告诉他,出事情了。
   他来不及多想就往父母的房间里跑,但除了那依然整洁的床,什么都没有看见。这下周强脑子里蒙了,他转头跑向秦双的房间,见秦双正在背对着自己,盖着被子呼吸均匀的睡觉。这才松了口气,立马就问:“秦双,我爸妈呢?”一秒,两秒,三秒。秦双还没吱声。周强心里面的大石头落地之后又给提了起来。
   他走过去把秦双的身子一搬,秦双的嘴角竟然有鲜血。“啊?!”周强忍不住叫出声来,接着他把自己的电话开机了,一个接着一个的10086的短信信息响起,打开一看全是家里和表哥家的电话。趁着秦双还有呼吸,周强抛开一切,打了急救医院的电话还有小伟的。
   两个小时过去了,医院走廊里蹲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蜷圈个身子,少年低着头一声不吭,依稀能够看到他头上的白发一点点的萌生。他的脚下湿了一大片,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他的眼泪。
   走廊的拐角处急急忙忙的走来一人,见到少年便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上去就是一脚,“你吗比的干嘛去了?这些日子你干嘛去了!”少年被踹到地上,来者又踢了几脚,直到看到少年的眼泪才罢休。
   来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着地上的少年哇哇哭着说道:“周强啊,舅父和舅母都去世了!”来者正是小伟。周强哭的比小伟还要痛心,那面部扭曲的已不成样子,凡是脸上带孔的都流出了液体。
   没有人能和上天做对,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老天都会证明给你看,他才是赢家。生老病死是在所难免的,可老天偏偏让亲人早死,这对于气易派传人而言,已成了家常便饭。记得乐洗婆曾经说过:凡是拜入气易派的传人,都会受到老天的惩罚,也许会在身体缺陷上,也许会在命数上。这句话现在应验了,不是周强没有做好心里准备,只是来的太突然,太猛烈。他,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男孩,而已。
   只见周强从后腰拿起灭魂刺,刀刃冲着自己。小伟一把夺了过来,带着哭丧喝斥道:“你要干什么啊弟弟,你别干傻事啊。”周强这不是装装样子,是真的要自杀。
   小伟摸了把眼泪接着说:“秦双,你还有秦双啊,你还有我们啊,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周强身子一怔,对啊,我还有秦双,还有表哥和姑姑,还有张小龙,还有那帮兄弟。我不能死,师父把所有希望都押在我身上了,气易派就靠我和师弟了。从周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刚才的举动的确很冲动,请原谅他,他只不过是才二十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