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5章 与儿子争宠(全剧终)

待玥璃殇走后,凤子辰立刻端起了桌上的茶水一饮而下。

“父皇若是不够喝,儿臣这儿还有一杯……”凤恒轩在一旁幽幽的说道。

凤子辰盯着凤恒轩,“你这臭小子!你不是说很好吃吗?”

“父皇不是也说母后做的好吃?”凤恒轩从书后面露出了一双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极了无辜的样子。

“你别拿你那双眼睛看朕!朕可不吃你这套,你这套,也就只能骗骗你母后!”凤子辰一说起来就生气,每次这臭小子想做些什么,只要他卖个萌,撒个娇,玥璃殇都会同意,自己都没有这样的特权!“你别得意,你母后说了,让我们分了这盘点心,你可逃不掉!”

凤恒轩笑了一下,“父皇,我今夜要看书,恐怕是不能与母后同睡了。所以……这盘点心,就劳烦父皇了。”

凤子辰一下子就有了神,自从有了这小子,这小子整天都缠着殇儿要与他同睡,跟自己睡觉的天数,简直不过双数!

“当真?今夜不许缠着你母后!”凤子辰确认道。

凤恒轩点了一下头,“儿臣说到做到。”

凤子辰满意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连凤子辰都不知道,他何时需要与自己的儿子做交易来换取与自己娘子同睡的时间了……好凄惨一男的……

凤子辰看着自己手中的一盘点心,自家娘子的手艺,还真不敢恭维啊!不过……他又看向了凤恒轩,自从这小子出世,天天都用尽办法缠着自家娘子要与之同睡,害的夜夜都独守空房,好不可怜。这一盘点心算得了什么?如果日日能与自家娘子待在一起,吃十盘点心都没问题啊!

他似乎是突然计上心头,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轩儿,你想不想与父皇一样,整日面朝众人商议国家大事,坐在龙椅上关心国家安危,整日批阅奏折当这天下之主啊?”

凤恒轩眸中除了认真和纯洁再无其他,他认真的说道:“父皇说过,我国的皇上只有贤能者才能担当,儿臣定不负父皇的用心良苦,去做一个好皇帝,为天下百姓分忧。”

稚嫩的声音中带着坚定,这倒是像极了凤子辰小时候。

“好!那你要记住,一定要当一个好皇帝,好能将来早些接管朕的江山。这样……你母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凤子辰也同样认真的说着。

“父皇,当真?母后她会高兴?”凤恒轩像是突然有了目标一样,眼睛一亮。

凤子辰的额头滑下三道黑线,这自己的儿子怎么感觉上辈子和他是情敌呢?就和殇儿亲近,而且还那么温柔体贴……

“父皇何时骗过你?只要你当上了皇帝,你母后定会欣喜若狂!”殇儿欣喜不欣喜他不知道,但是他绝对欣喜!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凤恒轩郑重其事的跪了下来,对凤子辰行了一礼。

可是多年后,当他真正做了皇帝,他才知道父皇当年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

“皇上,您也到了该纳皇后的年纪了。”

凤恒轩此时正坐在书案前批阅着奏折,他穿着一身玄色衣衫,墨发高高束起,精致的五官与凤子辰当年没什么两样,而且他的脸也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人人都说他简直是和凤子辰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心里的苦啊!说什么只要自己当上了皇帝,母后就会高兴,可结果呢?自己登基的第二天,父皇就“掳走”了自己的母后,说是云游天下去了……这才让凤恒轩反应过来,这是上了自己父皇的当啊!都怪自己曾经太天真……

“急什么?朕要等母后回来亲自见证朕的幸福。”凤恒轩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在淡淡的看着奏折。

“是。”凤恒轩的贴身侍卫棱澔无奈只能在一旁乖乖站着,其实他很想告诉自家皇上,他们是云游天下,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先皇怎还会回来跟您争宠抢先皇后啊!

——

“子辰,你说,轩儿现在还好吗?”玥璃殇此时也已三十多了,但是脸上丝毫没有被岁月摧残的痕迹,凤子辰亦是如此。

“殇儿就放心吧,轩儿是个好孩子,他如此懂事,无论是在治国方面还是其他方面,都会很好的。”凤子辰此时正环抱着玥璃殇,一脸的满足和幸福。

“臭小子,和你父皇争宠?你争的过么?”凤子辰越想越开心,现在……他就是一个人拥有她了!

“殇儿,我好爱你!”

就这样,缓缓升起的太阳见证了这一对壁人的誓言。哪怕经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哪怕一辈子,他们心中的爱从未因任何事而磨灭。

就像一句话:我爱你,比昨天多一点,比明天少一点。

—全剧终—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倾城索爱倾城索爱经年萧索|古言她救起了沦落街头的他,她是他的师傅,教他法术,给他重生。她说要让他来改变这个世界,然后亲手……杀掉她。爱在江湖,却注定天各一方,难道他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假若这就是注定,那他也偏要逆天而行!
  • 傲娇小姐姐:腹黑弟弟快躺好傲娇小姐姐:腹黑弟弟快躺好沐离尘|古言苏黎莘发誓上辈子除了杀人外绝对没做过什么缺德的事!可是……这辈子怎么还就成了这么一个纨绔大小姐了!谁来告诉她这个总是追着要杀她的有恋兄癖的病娇是谁啊!那个外表上笑的一脸温柔其实满肚子不正经的战神王爷能别再黑她了嘛!就连身边的几个伙伴都没几个脑子正常的!最最重要的是:这真腹黑伪纯情的弟弟怎么和前世的画风不一样了!“莘宝儿,帮我暖被窝吧。”某无耻男欺身压上。“不干!我学识浅薄不懂的姿势太多!”还未抗议完的话便被突然凑近的无耻弟弟堵在了嘴里。“没关系,我们余生还长,我可以慢慢教你。”被吃干抹净的苏黎莘浑身酸疼欲哭无泪,内心嚎叫着:苍天啊!谁来把这个没心没肺节操尽碎顶着一张妖孽脸的祸害给收了!
  • 倾君侧:冷王独爱采茶妃倾君侧:冷王独爱采茶妃草帽农夫|古言一朝穿越,沦为采茶女!闽南的美丽风光,还有那清香四溢的清茶,就连樵夫都是个风姿绰越的美男子!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可是她万没有想到的是像茗兰茶园这种地方竟也每天上演宅斗,宫斗,窝里斗的戏码,只因那个人的出现!曾经一起经历风雨的好姐妹成了仇人,是权势的诱惑还是爱到极致?事实,一切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变了。片段一某日,某女走在茶园里听见茶树底下悉悉嗦嗦的声音,好奇心让她想一观究竟,哪知大片的茶树底下两具身体正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某女心中一跳,现实版的pf?只见某男眉目轻佻,薄唇微微上扬:“好看吗?”某女脸不红心不跳,直接无视。“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你们......继续!”
  • 独占帝王心:绝宠皇后独占帝王心:绝宠皇后沐筱苒|古言叶梓曦穿越了,外加失忆?!进了皇宫,桃花还一朵朵。独独对她温柔的皇帝、衷心的哥哥、钟情的皇帝小叔……这是要开后宫的的节奏?WTF?某男不淡定了,直接拐了当皇后。“要进去了,要进去了,用力啊……”媳妇,只是穿个鞋而已啊。不过,既然叫的那么用力,那我就上了。“……”自打叶梓曦进了皇宫啊,皇上就偏宠她,她叫皇上要雨露均沾,皇上偏是不听呢,就宠她,就宠她。
  • 倾世狂妃太嚣张倾世狂妃太嚣张回忆过往|古言二十一世纪王牌杀手,一朝穿越重生,谁能告诉我,身体里这个大神是谁?喂,说好的高冷呢,别动手动脚的。什么?说姐是废柴!全系灵根,分分钟秒杀你。神兽稀有吗?那围着我身边团团转的这几只是怎么回事?还有绝世丹药,我这里一抓一大把,你要吗。本文惊喜多多,美男多多,结局一对一。
  • 重生后我被迫谋反重生后我被迫谋反一念南北|古言上一辈子苏云薇活得毫无追求,自以为嫁了一个好归宿,错把口蜜腹剑当成了甜言蜜语,听多了就当了真。 熬了一辈子,到死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重活一世,苏云薇想通了,什么举案齐眉,什么比翼连枝,什么鸾凤和鸣,什么母仪天下,这些她都不稀罕,只待时机一到,远离是非之地,过自己的潇洒日子去。 前脚赐婚的圣旨下到将军府中,后脚她就带着圣旨去退婚。 皇帝震怒,最后却放她安然无恙离去。 直到一个月后,她自己八抬大轿把自己嫁到了废王府,把整个将军府作为陪嫁,成了全长安城的笑柄。 落魄的将军府小姐配无盐废王,倒也算是一段“佳话”。 而苏云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千挑万选百般考究,最后却把自己送上了贼船。 上一世那个一生平安顺遂活得毫无存在感的废弃王爷为什么和她印象中的不一样? 某废王:“听说谋反失败会被株连九族。” 欲哭无泪的废王妃:“.....有我在,不可能失败!” 某废王:“嗯,小薇薇真好。” 本想清闲湉阔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结果被迫走上谋反的道路。
  • 锁君心:妃愿长存锁君心:妃愿长存兰竹之女|古言一夜荒唐,她失去了少女最珍贵的东西,却没有等到那许下承诺之人。“带着这个到京城来找我,现在我不方便带着你,如果你敢不来,我会亲自来找你的。”额头的轻吻仿佛成了永别的印记。再相遇时,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自己卑贱如泥,破败的身子更是让他弃之若敝…“魏如斯,这就是你给朕的礼物,一副破败的身子,你就不怕朕杀了你。”南熠宸暴跳如雷,从未想过进入后宫的女子竟然不是处子之身。“我怕,但是如斯更怕人心,皇上怕吗?”抬头看着他,自己身心相许,他却如此嫌弃。“朕看你能装到几时。”欺身压下,没有一丝情感,除了愤恨的宣泄再无其他。疼吗,是应该疼得,只是此刻的心已经麻木。
  • 防风防风不知秋暗生|古言红尘乱,诛心战。 苏醒后,她忘记了一切,背叛,谎言,原来一直在梦里未清醒的,从来只有她一人。 “那你会离开吗?”她望着身边那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天下无不散宴席,分别是迟早的事。” 猜到会是这样的回答,她低头闷声,“那你能不能在快离开的时候,提前告知我一声。”话语染上寂寞,她顿了顿,“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那人轻笑,“我还未说完。” “嗯?” “但我会拼尽全部力气,留在你身边。” 一扫阴霾,她笑得灿烂,“真的?!你没骗我?!” 那人悠然道,“自然是真的,我从不骗小孩子。” “切,你只比我大三岁而已。” “那也是小屁孩。” ....... 她身为防风世家嫡系,过着锦衣玉食,旁人可望不可即的生活,看似什么都有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盛久必衰,俗事亦然,繁华如梦一场转眼即逝。
  • 重生之与君偕老重生之与君偕老林家三岁|古言这世界上有一种人特别喜欢作,把自己作开心了却也作死了,她就是这种人……重生前她喜欢作死,重生后也改不掉作死的毛病……“肖睿,我问你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爱。”“爱我为什么你扔了我的小黄本?”“……”扶额,望天:“那东西不是你身为女子该看的!”“你根本不爱我!”然后,公主太激动,吐血昏死过去了……太医,你快来……
  • 我要的鸢尾,你要的天下我要的鸢尾,你要的天下carode|古言打开地下室门的那一瞬间闻人雪然跌进了那个温柔的怀抱,这不是梦,是眼前这个人将自己拖进了黑暗的世界又将自己解救了出来。自己是唯一能够忍受这种折磨的人,闻人风岸,你究竟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