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 多乐级切换官方版下载

第9949章 比装蒜吗5

在这个冶艳癫狂的夏季,女帝即位之后第一次科举考试轰轰烈烈的开始进行。
   京城长安外松内紧,已进入高度警戒的状态。太傅绍平被女帝授了京城安全诸事,不敢怠慢,早已多方协调,各自分领差事。负责京都治安的九门提督钟乐平,在太傅面前保证了又保证,每天领着一班护城军微服在长安城里转来转去,生怕出了一点岔子。
   城门口加强盘查,那些有名的酒店、旅馆,时刻都有乔装成读书人的衙役走动,一是保护士子们的安全,另一个也担心这些愤青们酒后发生什么矛盾和冲突,以至引发不可预知的问题,也算是防患于未然。
   平日长安城里还有几个乞丐、三五个窃贼的,这时半个也看不见了。乞丐给了点钱打发回乡,窃贼们一见这样的阵势,便知道不是出手的时机,当即也暂时冒充当起良民。
   女帝的三千飞羽也没闲着,被她派出去大半。“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嘛!”女帝评价道。
   “陛下,您养的三千飞羽就为了用在这上边啊?”樱嘲笑她。
   “这不是落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女帝不以为意地笑笑。
   这次科考不仅设有常科(也就是以往的科考,为了便于区别,便称之为常科),也包括武科与女科两项前所未有的考试,选拔文武官员不说,还给了女子一个参与政事的机会。
   女帝自己对女子参政有些不以为然,明显的事实在那摆着!她和樱天天管理国事,那是迫不得已。有谁愿意有事没事不去逛街看戏骂丈夫,而是跑到衙门里边审案子,写折子,摸算盘?不是忧心岁赋没有交足,昨夜某处又有凶杀案,得去现场堪察,某处河道又决堤了,就是考虑岁考又要进行了,可别得评个三等,御史大人大来了,有没有人去说坏话呢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再说了,女子养于深闺,于人情世故一窍不通,要出来抛头露面,不仅需要一定的勇气,也需要家庭的支持。不过现在举国人下都对女帝十分崇敬,女子地位便有些水涨船高,加上她也想从各方面改善目前的朝庭制度,所以还是选择顺从民意,首次开了女科。
   常科考试按制应当由吏部员外郎署理,此次却由尚书房负责,殿试由女帝陛下亲自主持。
   武科本当由兵部主考,但因尚属首次,女帝钦点里太傅姚远甫坐镇,可见她对此事的重视。以至于有心人纷纷在猜测,这是不是女帝陛下将采取“抑文重武”的治国方针。
   女科虽说是由宫庭首席女官离樱负责,但谁都知道,离樱主持与女帝陛下亲自主持没有任何区别。
   朝野上下,议论纷纷。更有些不晓事的秀才联合乡党,大放厥词,说是从今年始,不开常科,为的是任用女子为官,逐渐取代朝中大臣的职位,男子们从此要失势了!
   伽蓝听到这样的传闻,笑不可抑。
   五月下诏,各郡县常科、武科、女科同时乡试,每科每郡各选三人。六月,各郡县皆乡试完毕,三科同时放榜。
   往年常科的考试内容为经义、时务与辞赋,今年加试经济一科。武科考四科:骑、射、摔跤、与兵略。女科只考时务、诗赋、书算。
   放榜后,由各郡县派人将举子们护送至京,参加八月初的会试。
   云梦三十郡,每郡共计九人。到七月底止,所有举子都已进京。长安城的酒楼、茶馆,到处可见,多有俊秀少年,也有结伴同游的女子,京城面貌为之一新。
   对于那九十名选出的女科举人,女帝已有特旨,着令她们一律居住在紫华门。紫华门向来是选秀时各秀女所居之处,一应供给都与皇宫无异。
   因此又传出风声,道是女帝陛下要选妃。
   这传闻让伽蓝着实哭笑不得。她难得地皱起眉头向樱诉苦:“都说我要选妃,我选些女人做什么?让她们呆在宫里,好吃好喝地供着,还要埋怨我终岁不曾召幸,寂寞至死?”
   樱忍俊不禁:“陛下,也许您应该让常科或者武科的举子都住进紫华门。”
   “嗯,朕每日宣召一个。某日,侍女领一人至,满面皆须,朕当呼之为何?”
   “哈哈哈,哪有那么老的举子?”
   伽蓝也撑不住笑了:“七八十岁的举子都有呢。往年,还有父子同科的例子。”
   每天朝议说的都是会试诸事。女帝便将他们分作三拨,各自分组讨论。负责常科的尚书省江梅远一拨,负责武科的兵部一拨。武科固然由中书省姚远甫亲自主持,但考试内容还得由兵部管理。女科由离樱主持,但她总不能领着一群宫女去监考。故此乃交由吏部负责。
   会试定于八月初十,还有十多天。长安城的酒楼、茶馆、客栈大都生意兴隆。女帝担心家境贫寒的举子,无力支付上京赶考的盘缠。故下令,凡是中举者,食宿皆由郡县补贴。故此颇不愁囊中羞涩,一些举子们成天在酒馆高谈阔论,吟风弄月。也有怦议时政的,女帝皆置若罔闻。
   还有一些自恃才高的,按惯例到处投送诗文,以求达到一鸣惊人的效果。女帝也颇看了几首,评价道:“辞藻华丽,用语新奇。可惜,国策之类,大放狗屁。”然后对着樱徇徇教导说:“樱啊,你若要嫁人,可千万不能嫁这些文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说,以风、流自诩,以多情自命。其实呢,都是为朝三暮四找借口。”
   樱睨了她一眼:“陛下这是春心动了。婚嫁二字成于不离口。”
   “是这样的吗?”女帝也有些吃惊,一想果然如此,顿时闭上嘴巴。
   话一出口樱便后悔了。女帝不过是打趣打趣,自己就算知道了,也没必要说出来让她添堵,可见言多必失,真是该死。赶忙拿话来岔开。伽蓝也知道她是无心,怕她自责,便说了些不相干的闲话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