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 人人体育ios下载

第4253章 春寒料峭(六)

极愤!
  阿杰冷汗淳淳,继续说道:“我们所有的分店都接到同样指示!”
  “按什么指示?按费司爵的指示?你们别搞错了是拿谁的薪水?噢?”慕帆本来就气得脸青面黑,这死不要命的还搬出借口了,“你们听着,我今晚的损失全算在你俩账上,该怎样做,自己看着办?”
  哇靠,你是老板啊,老板何苦为难小的啊?
  严经理感到事态严重,他才多少点薪水,哪里够垫付庞大的支出,严经理急中生智:“慕总,你看我们平时的生意也还不错,这样的策略方便带动更多的人气……”
  “呸!你是想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吗?好,很好,今夜我就让你们俩充当这套狼的孩子,觉得怎么样?”晃眼的钞票与他无缘,这一点足够慕帆丧失理智。
  “慕总,您这是为难我啊!那份公告是从您的邮箱发出来的,所以,阿杰提起费总的电话,我就照着执行了!”严经理不顾慕帆沉冷的眼神,恍然说道。
  “喂,什么?”阿杰转过身接电话,回首,“慕总,酒店那边说今晚的的入住率爆满……”
  慕帆暴跳的心脏陡地一停,血液差点倒转。
  “慕总在这……哦,知道了!”严经理也接到电话,回头痴傻地望着慕帆那看似抽过耳刮子的脸。
  “又怎么了?”慕帆想晕,但是他还是抱着一种侥幸。
  “全国各地打电话催日用系列的货源,度小姐联系不到您,请问货源赶不出来,要怎么办?”严经理似乎觉得比他俩还糟的还在后头,暗自松气。
  “慕总,游乐场那边——”阿杰又说。
  “够了,让他们通通来见我——”慕帆想吐血,这一次,被人阴了,这一烂摊子,要堆死他啊!
  慕帆如泼墨的脸,阴沉着往前走去。
  “慕总,你的外套!”严经理跟在后头。
  “呕——哇——”刘丽娟在厕所里狂吐不止,刺鼻的酒气,还有厕所特有的熏香味,让喝了几杯酒的刘丽雅也异常难受,她噘起嘴,拧着鼻子跑了出去。
  李雪还在里面照顾她,刘丽雅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就退了出来。
  时间明明已经很晚了,那回角落的必经之路必须穿过热血沸腾的舞池。
  酒力慢慢上来,刘丽雅的脚步已经有些虚浮,走起路来撞撞跌跌,步子一个趔趄撞上托着酒的侍应生,好在,她的力气轻轻柔柔的,被侍应生躲开,侍应生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刘丽雅妩媚一笑,挥了挥手,示意他无须管她。
  刘丽雅新换的发型,迷醉的眼,加上她本来就堪称绝色的清丽姿色,那侍应生被她迷得七荤六素的,南北不知地向后退去。
  “滚!”男人磁性的声音带着一分起伏的沉怒,就连微醉的刘丽雅也能清晰地感觉到来自于他身上蓬勃的怒火,她抬起头望着声源,眼神有些恍惚。
  “对不起,慕总!”侍应生看清男人的长相,惶恐地点头,后退。
  慕帆危险地眯起眼睛睨了一眼男侍者逃走的方向,才一倾头,愤怒的目光僵滞在了眼底,好一个意外相逢,有她的地方,那个捱千刀的费司爵呢?
  慕帆眺望了一眼她的周围,这女人是单独来的?
  时机不错,冷冽的目光渐渐深沉。
  胸口还没驱散的愤怒,缓缓流入另一番境地,这可怪不得他啊,猫沾腥,狼吃肉,慕帆恰巧是被上了色的升级版——色狼。
  死寂几秒后。
  那双醒目标志的挑花眼,落在女人薄薄的雪纺衫上泛出潋滟的光彩,一瞬间刺花了刘丽雅迷离的眼。
  这男人是谁啊?长得不错,脾气不小,胆子还挺大!
  呸,就刚才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她要是那侍应生心里肯定不爽。
  刘丽雅趔着脚,她想回去了,所以转身。
  “五元钱小姐,怎么才一见到我,就要走哇?你这是在躲避我……”背后传来调侃的戏谑声。
  谁是五元钱小姐?
  刘丽雅歪着脚转身,腿有些微微发软,头脑晕晕呼呼的不受控制,恍惚的杏眼尽量凝聚在男人脸上,那桃花眼里的流光溢彩让她有片刻不自在的感觉。
  染红的脸本来就很燥热,张开干涸的唇,连嗓音也跟着吵哑,更像低昵:“你找人搭讪,找错对象了!”
  慕帆拔开挡在他俩之间的群魔乱舞者,朝她走去,脚步很慢,目光却很浓烈。刚才还感觉吵杂得让人心烦的舞池,现在落在她的耳里只剩男人的脚步声和她胡乱跳动的心脏节拍。
  是的,她很紧张!
  紧张是不清楚这个男人的目的。
  五光十色的灯光在新换的一首曲目后,闪动得更加频繁,节奏很乱,眼被晃花了,身体在摇晃,她盯着靠近自己的欣长身躯,阴影昏暗,“你……”
  她向旁躲去,这一歪正好落进男人有力的大手中。
  修长的胳膊将她圈住,搂着贴近自己,男人侧着头靠近她,滚滚热气向她脖颈扑来,掀起身上的狂热,一波波撞击本来就不受控制的意志,挣脱了好久,女人才找到一个顺当的站姿,柔得滴水的嗓音吐出,“你要干什么?”
  酒气向男人扑去,淡淡的酒气与一丝幽香纳入鼻息,没有刚才闻到的酒味那般反感,淡而不浓的两种香味,唆使他本能地靠得更近。
  女人柔弱无骨的腰肢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皮肤的光滑,男人大手一紧,握着她,对她喷着热气,“喝了酒可不是好事?”
  笑声很玩味,嗓音有些压抑的嘶哑“拿开你的手,很脏!”刘丽雅皱着眉,明明很厌恶,抵抗的力度更像欲拒还迎。
  “是吗?可我感觉到你很难受,如果放开你,能确保还能走路吗?你可以朝四周看看,这个舞池,更脏的手还很多。”男人俯得更近,声音听起来更加魅惑,刘丽雅却感觉很冷。
  但也不能否认男人说的是正确的,刚才她们三人去洗手间的路上,李雪还被一个猥琐的人摸了一把。
  该死的,她今晚就不该来,要怎么办?
  焦急,让她的脸比刚才还更通红,就差流汗了,咽下一刻的不安,审视着四周,暗忖。
  这时,舞池的音乐更加劲爆,那些抽疯的舞步变得凌乱,疯狂,不被落入包围圈,就她这发软的腿,也会被乱脚踩死。
  20年虚华,难道就会毁在这里。
  他爷的,酒对她而言真不是个好东西,一沾就倒霉。
  “丽雅呢?”
  杨俊峰一直锁在舞池的方向,看见李雪扶着醉蒙的刘丽娟,却无另一个人的影子,他略显紧张地站起身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