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ggpoker官网进入

第4984章 容奕的秘密【3】

“回力!”
  穆千尘一声喊过,只见他弓着的腰猛地凸前向上,双手亦猛地伸了出来。
  只听见白子风一声惨叫,再看人时,早已经被击得飞得更高了。穆千尘也顺着刚才击打白子风的反力,一个空翻身落在了地上。
  “厉害!”许剑尘惊呼道。
  “啾!”彤小风又不屑的吹了声口哨,不过他在心里还是有些惊叹的,只不过不愿意表露出来而已。
  许逝邪并没有太注意观看那两人的对决,但他却比沉浸在观看中的观众还要清楚许多。
  “回力?应该是一种血继能力,名为七道力。”许逝邪拉低了帽子,低声说道。
  “咦!哥,你连这些都知道啊?”许剑尘惊叹的看着许逝邪。
  许逝邪只是轻声一笑,又道:“回力是七道力里的第一层力。借助敌我或自身造成的冲击,再借助自己体内的法力,无需结印,只要是双方处在近距离,就算不接触对方的身体,也可以将冲击力加倍,然后对敌人造成巨大的物攻伤害。”
  经许逝邪这样一说,所有新人才恍然大悟。顿时明白,刚才穆千尘的身体并未接触道白子风,白子风就被远远的冲飞了出去。
  “快看!”许剑尘喊道。
  所有人又都将眼球投向赛场,顿时,无论是观赛新人,还是赛场的其他观众,都绷紧了神经。赛场几万观众,此时却已静的鸦雀无声,整个赛场几乎只有人的呼吸声。
  轰!轰!轰!……
  十几声火冲的声音,紧凑的响了起来。这些火冲的声音,顿时令所有人紧绷的神经线,缠得更紧了,甚至令他们都忘记该怎样呼吸了。
  远远看去,只见十几道火焰小球从天而降,直直的击向穆千尘。这火焰犹如火雨一般,看似松松散散,实质上,只要火球接近人一尺,便会猛地爆炸。
  这回穆千尘终于乱了手脚,竭力四处逃窜着。
  “没用的!地煞!”白子风轻哼一声,又使出了刚才的能力。只见穆千尘的脚下,一大块面积的土壤内,突然喷出一道道猛烈的火焰来。
  此时,天有火雨伤其身,地有烈焰制其人。穆千尘完完全全被白子风压制住了。纵然他有百只脚,万只手,也难以逃避。一时间,突然喷出的烈焰夹杂着火球的爆炸声,烤的外围附近的观众一身热汗,震得他们双耳直嗡嗡作响!
  “老弟!”穆雪山担心的喊了一声。
  “啾!雪山,你放心吧,子风他还是有人情味的。“吹了声口哨,彤小风安慰道。
  穆雪山一脸愁眉,根本没心思理会彤小风,只是担心的看着那团还在爆炸中的火焰。
  “冥王!这小子做的是不是有些过头了?”剑南道。
  孤风没有说话,只是用心观察着那团火焰。过了半晌,火焰内也没有任何动静,孤风这才稍稍有些担心起来。
  许剑尘看了半晌,见火焰里没有任何动静,不禁也担心起来。而他并没有考虑其它原因,比如这是穆千尘的计谋之类的问题。他只是看了看周围观赛的人,见没有人打算去救穆千尘,于是,他奋力一跃,迅速飞了上去,并结了个印,呢喃了声:“释雨凝冰咒!”
  许剑尘一下子窜进了还在不断爆炸的火焰中。
  这时,许逝邪突然站起身,抬了抬斗笠,担心的看着那团火焰。
  顿时,赛场的所有观众,更是绷紧了神经,眼睛眨也不敢眨,只是盯着那团火焰看。
  忽然,火焰一瞬间熄灭,紧接而来的,是一团团苍苍白冰。那团团白冰,霎时间将火焰尽数包裹,一瞬间便熄灭了火焰。
  许剑尘看着只是受了外伤,浅浅昏迷中的穆千尘,直直的舒了口气。穆雪山忙一跃上了赛场,但他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感激许剑尘,反而是大声吼道:“谁让你救他的?”
  许剑尘顿时一愣,他皱了皱眉,问道:“我救他有错吗?”
  “有错!大错特错!你在这么多人的眼球下救了我老弟,是想出风头吗?可是你想过没有,以后他的尊严何在?他还怎么抬头见人?”穆雪山说这些活的时候,倒是有些生气,连嘴唇也被气得抖了起来。
  “啊?你比我还笨啊?一个人,如果没了生命,还谈什么尊严?他已然输了,只有活着不断努力,才可以挽回他的尊严。”许剑尘边扶起穆千尘边淡淡的说道。
  “厄……我……我来吧!”穆雪山顿时语塞了,托起穆千尘便低头往赛场外围的辽守班走去。
  临走时,穆千尘微微睁开双眼,轻声到了声谢,才肯离去。
  “白子风,不管怎样,大家都是在一起修炼过的同伴,你不必下这样的狠手吧?”许剑尘抛下着去话,忿忿的转身准备离去。
  “这是弱者的下场,你也会经历的!”白子风理了理身上的尘土,不屑道。
  “我会让你欣赏到弱者的可怕之处的。你……等着!”说完话,许剑尘紧了紧拳头,走出了赛场中围。
  一小段烟灰掉进香鼎内散裂开来,那柱香仅仅烧到一半而已。
  台下的几大支队长盯着香鼎议论了一小会儿,然后将评论结果投上了三大玄门门主处。三大玄门门主在评论结果上添了几笔,然后又递向了七剑老者。七剑老者略略一看,然后齐齐对着孤风点了点头。
  孤风也会意般的点了点头。
  经过几番认可,这边的上层守卫军支队长才正式宣布道:“第一轮第一场比赛,胜者——白子风!”
  白子风似乎很不屑这种胜利和台外的欢呼,他不紧不慢的走出了赛场,又躺在了之前的那块岩石上瞑目小憩了起来。
  赛场休息半个时辰,晨鸣却早已是焦躁不安,在一旁游来转去。晨鸣的父母不理解儿子究竟为何如此,以为他赛前紧张,因而慈爱的安慰起他来。
  鸣母见晨鸣时不时的把视线向旁边的倾无凡身上投,便已知晓了晨鸣这般焦躁的缘由了。
  倾无凡身着一身很随便又很普通得黑白色绸布连身衣,蹬一双黑色的布靴。布靴上绣着一对好看的叶子。
  细看,倾无凡披着黑色整齐的头发,横眉之下,露出一双忧郁的眼神。双脸白皙的肤色,虽比不上许剑尘,但这张忧郁的脸,却似乎是装下了数不尽的辛酸故事。
  很不幸,一届赤焦之战令他丧失了他还为见得上的祖父母,而二届赤焦之战,又不幸的让他丧失了双亲。
  如此的痛苦,难以割舍的感情,终于让他沉沦!
  这也就是所有人奇怪的事情,为什么自赤焦之战后,倾无凡便披散了头发,爱笑的阳光的他,为何突然间就变得不爱说话,不再欢笑了。
  他不愿对谁提起这不为人知的痛苦,只是一个人默默忍受着孤独,忍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忍受着这个不公平的世界,带给他的一切痛楚。
  只见倾无凡微微抬头望着虚无缥缈的虚空白云,似乎此刻正在祈祷着什么,抑或是在对自己那死去的亲人,倾诉一切。
  “恩?!”
  不知什么时候,晨鸣早已平定了情绪,走到他的身边。
  倾无凡将实现缓缓移到晨鸣身上,看见晨鸣正在用比赛时用的礼示手势对着自己。
  “干什么?”倾无凡又沉沉低下头,轻声问道。
  “呵呵!无凡,没什么,我只想看你微笑。”晨鸣道。
  “呵!”倾无凡冷笑一声,道:“可惜,我已经忘了该怎么微笑了!”
  “是吗?那么……我会让你记起来的。”晨鸣放下了举起的拳头,坐在了倾无凡的旁边,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变强吗?”
  倾无凡没有作声,晨鸣又道:“我渴望有一天能作为次元村得一名烈士,壮烈牺牲在保护次元村的光荣路途中!我更渴望,我能像历代特级任务中牺牲的守卫军那样,葬在冥碑林!我认为这是最大最好的荣耀!”
  “我在乎的不是今日父母以死为我换取的荣耀,而是昔日那些父母赐给我的那种平凡的欢颜!”倾无凡抬起忧郁的眼眉,轻轻站起身,又道:“一个没有失去过什么的人,是不会懂得另一个人的情绪的!比赛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尽全力,不要怜悯我。”
  “怜悯?无凡,我可是要不断晋级变强,为次元村付出一切力量的人,怎么会怜悯你?”晨鸣摇摇头道。
  “这样最好!”倾无凡说完话,缓缓向赛场中围走去。
  “唉!”晨鸣看着倾无凡离去的背影,暗自叹了口气,他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确实无法体会他如今的心情啊!“
  “第二场对决,晨鸣——倾无凡!”
  是时,秋风萧萧,微凉的风将地上的尘土吹得四下扬起,迎合着倾无凡披散的头发荡漾着。这个身高约七尺的人,在这阵冷风中伫立着,就像一株枯败的老树。
  所有观众顿时又都绷紧了神经,默默注视着眼前这两个即将开战的新人。
  “如果我能懂你,该有多好!”晨鸣道。
  “希望你永远也不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