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 龙盛平台官网

第8417章 凌父凌母

“你个流氓,你别过来,你再逼我我就跳下去!”大桥上,巧静惊慌的看着一个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子大叫到。
   “呵呵,小妞儿,我看你的样子像是学校的学生吧,哥我最喜欢你们学生妹,跟了我你不会吃亏的,来,让我亲一口!”那男子无耻的凑上去,就想要占巧静的便宜,那男子深厚的一群小混混模样的年轻人顿时哄堂大笑。
   “下流!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找错人了!”巧静顿时柳眉倒竖,现在已经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好面对,虽然想跳下去保持自己的清白,可是突然间她想到了自己现在已经怀了穆重生的孩子,若是这对就此轻生实在是不甘,现在就一个信念,宁肯自己去死也要带上眼前畜生!
   “呦呵,小妞儿,你生气的样子还是蛮漂亮的嘛,来来来,来打我呀!”男子十分轻佻的冲着巧静勾了勾手指头,对巧静的暴怒根本就不屑一顾!
   突然间,只听砰的一声,那男子已经倒飞出去,这一下直接撞到了正在行驶中的一辆小汽车的车门上,他随即又弹回了地面,顿时刹车声响成了一片,好在没有再次出现意外,虽然没有再次遭遇不测,可是那男子已经是嘴角带血,看来是伤的不轻!
   “老大,你怎么样?不好了,老大受伤了,快打电话!”其中的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在惊慌中吩咐道,紧接着就有让你开始打电话。
   “郭叔,不好了,我灿哥在大桥上被人打了,你快派人来吧!”电话接通那个打电话的年轻人就开始叫嚷到。
   再看巧静见到这种状况已经彻底的傻了,自己本来是一时性急,出于自我防卫就使劲推了一下那所谓的灿哥,谁知道却把他给推了那么远,这怎么可能?她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不知所措!
   “快上车!”,就在这时,一辆面包车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巧静身边,车门打开,一只手就把巧静给拽上了车,紧接着砰的一声就关上了车门,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面包车已经飞驰而去,剩下几个小混混站在风中凌乱,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向灿哥的父亲回报,可是哪里还看得到面包车的踪影?
   “喂,老张,我儿子被人打了,现在已经住院了,伤的可是不轻,你一定要替我出这口气!”电话中灿哥的父亲满肚子火的说道。
   “郭哥,不会吧,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你的头上动土?你不会拿我在开玩笑吧?”
   “我说老张,这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你可是堂堂的公安局局长,查不出来你就趁早别干了!”电话那头气呼呼的咆哮道。
   “好好好,老郭,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跑不了的,你就好好照顾大侄子好了,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张局长挂了电话骂了几句,他对老郭的态度实在是不满,不就是副县长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自己的职位也不是它能够左右的,但是看在同僚的份上还是开始着手去查!
   只是几个电话过后,整个公安系统都忙碌了起来,警察调查当事人,交警调监控,很快,在密集的点在眼监控下,小面包的动向和车主人的身份信息就递到了张局长的手里,更有一部分人马已经朝着小面包行驶的方向追去。
   “咦?咋这么熟悉呢?不对!小李,通知各个部门暂停行动,原地待命!”突然间,张局长楞了一下急忙吩咐道,等到小李将命令传达下去之后,他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才坐下来点了根烟。
   “张局,这可是郭县要的人,咱们不抓这合适吗?”小李给张局长到了一杯茶有些疑惑的问道。
   “呵呵,小李呀,很多事情不想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回有麻烦了!你就等着看戏吧!”张局长说完就拿起了电话。
   “老张,这么快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抓到了凶手?”那头儿得意的问道。
   “老郭,人我是找到了,可是我没有抓。”张局长很坦然地说道。
   “什么?老张,我们两个的关系还不错吧?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已经调查清楚了,可是带他回来做个笔录总可以吧,我也好向人家当民道个歉什么的。”电话那头儿老郭很明显不乐意了。
   “呵呵,还是老郭你明事理,你可知道那带走凶手的人是谁?”张局长笑着问道。
   “能是谁?难不成是天王老子?不久开个破面包嘛,能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你再不抓人小心我和你翻脸!”老郭听完彻底发飙了,几乎要开口骂娘了。
   “好好好,那个车的主人是穆重生,你还让我抓吗?”张局长只好说了出来。
   “穆重生?他是谁?我压根就没有听说他是哪根葱,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人抓到了我亲自审问,给你摘干净还不行吗?”
   “穆重生就是财神庙那里的那个算卦的,你不再考虑考虑?”
   “去去去,我倒是想起来了,不就是一个算卦的吗?今天下午我要见人,不然咱俩没完!”老郭说完就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张局,这该怎么办?我们抓不抓人?”小李可是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这也不怨小李爱偷听,只因为张局长把电话座机按了免提,整个办公室都听得到。
   “去吧,不把人请过来看来是没法向老郭交代了,你去交代下面的请人吧。”张局长苦笑着交代道。
   “是,我这就让他们去抓人。”小李说完就转身离去!
   “回来!我是让把人请回来,谁让你们抓人了?”小李还没走两步就被张局长叫了回来。
   “好,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小李领了一下就领会了其中的意思,笑眯眯的走了。
   “刘队,咱们张局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抓人不就行了,怎么还再三交代要请人来,咱们该咋办?”开车的警员有些不解的问道。
   “去你的,估计是什么特殊人物,要咱们请就请吧,只要把人带到局里就行,少废话!”
   再说巧静被拉上面包车之后就是一阵惊慌,心想着遇到了歹人,开拼命的反抗,可是她那里是刘怜的对手,根本就没有让她有还手的余地。当她看清楚车上的几个人以后就突然安静了下来,这时自己心中的亲人吗?自己深爱着的重生哥虽然没有在这里,可是有她们在自己的内心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无助。紧接着就眼泪婆娑的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如烟他们。
   “畜生!今天你没有什么大碍,若是你有什么闪失,我们要了他们的小命!”柳如烟一边开车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如烟姐,按照巧静妹子说的,那伙人恐怕有后台,只怕他们会找上门的,我们该怎么办?”高莲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儿,现在最重要的是安顿好巧静妹子,其他的我们慢慢处理!”就如烟镇定的说完就再次加快了车速。
   面包车一路向大山里面驶去,到了高莲的家门也没有停止,径直向着大山深处开去,现在的众人哪里还顾得上颠簸?现在都期望着造些到达那个安全的安身之所!
   “咦?仙子怎么在前面?”高莲惊叫道。在接近目的地的时候,虽然已经是黄昏,可是众人还是清晰的看到了小路上站着一个小身影,仔细一看真的是多日不见的小仙子。
   “妈妈,我在这里等你们很长时间了。”打开车门之后,小仙子轮流着抱着几个女人亲了亲,好不温馨。
   “仙子,你怎么在这里?”
   “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你们带着小妈妈来这里,我就来了,在这里等你们,我外公还不让我来呢,说我做梦不算数,只是太想妈妈了,我偷偷跑出来了。”小仙子说完就又一次腻在了高莲的怀里。
   如烟在一阵寻找之后,带着大家来到了一处石壁的前面,回忆着穆重生的话,一边慢慢的小心翻动着手印,片刻之后,只见她将自己的玉手轻轻地按在了石壁上,过了一会儿,她的额头开始冒汗,就在她坚持不住的时候,那石壁开始化作了一片朦胧的白雾,虽然面积不大,可是两人并行并不拥挤,紧接着几个人就走了进去,只是十几步的距离,众人便已经来到了一处空旷的世界,再看身后,现在已经是来路尽消,仅仅剩下一处石壁,那石壁上仅仅一处门状的雕刻而已。
   这方世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山洞,高高的穹顶一点都不觉得压抑,反而显得有些空旷。再看四周,都是石壁,还有一些整齐的台阶通向半腰的平台,整个地下世界没有光源,可是这里十分明亮,就像是每一块石头都会发光。这里最为神奇的就是几根石柱上面的铁链拴着的那口巨大的铜棺!
   在初次到这里的人眼里,这里实在是太震撼了,把大家都镇住了,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神奇的地方。
   “哇,这里真漂亮,爸爸的屋子太好了!”小仙子人小鬼大的最先醒悟过来,不仅失声大叫了起来。
   “这里真的是重生哥的重生之地?”高莲不禁问道。
   “是的,重生哥告诉我的开启之法,我们进都进来了,应该没有错,现在这里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知道,更不会有人找到这里,现在巧静妹妹就在这里修养,你们也在这里照顾她吧,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我们实在是太弱了,在这里好好修行,不要再拖了重生哥的腿。”柳如烟说完就转身离去。
   “如烟姐,你这是要干什么?”高莲急忙问道。
   “现在外面还是一个烂摊子,我要去收拾一下,不然真的会越来越麻烦!”
   “打电话交代一下不就行了?”刘怜笑着说道。
   “呵呵,傻妹妹,在这里手机没有信号,再说了,很多事情还是我亲自跑一趟的好,不然高伯父他们找不到你们还不急坏了?”柳如烟说完就消失在了那扇雕刻的是门里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