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画 酷游加速器

第5652章 柳琪儿

雷叔一边喝着茶,一边慢悠悠地讲起了贾志轩老爸贾海城的往事。
   “这个……我今天可都倒给你了。你知道了别冲你爸闹腾去啊。年轻的时候,谁没点热情啊。就像你现在追那个……谁……”雷叔开始之前警告道。
   贾志轩点点头。
   夏小草的老妈居然是老爸的恋人……那……他现在脑袋里乱糟糟,一团糨糊……
   雷叔开始讲故事。
   那是20多年前,贾海城的事业刚刚起步。他先在路城一个闹市口开了家小饭馆,经营早点和晚饭。他从老家请了个会做面点的老师傅,专做包子面条稀饭之类。因为味道好,服务热情,生意越来越好。
   他用赚来的钱又开了几家分店,事业蒸蒸日上。
   这时候,他得知附近一家中等规模的国营饭店因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就大着胆子前去联系饭店管理方,想要把这家饭店盘下来。
   他以自己的几个连锁小饭馆做抵押,到银行贷了一笔款,然后与饭店领导签了协议,成为饭店的新主人。
   “你爸很有魄力,也很有眼光。”雷叔赞许道。
   “后来呢?”贾志轩对老爸的创业史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后面的事情。
   雷叔喝了口茶,继续讲下去。
   夏小草的母亲夏丽芳,恰好就是这家饭店原来的服务员。
   夏丽芳那时20出头,长得清丽可人,活泼大方。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儿。
   “雷叔,你那时就认识我老爸吗?”贾志轩打断雷叔的话。
   “嗯,我就是那时候应聘到你爸这里来的,因为接收饭店需要人手嘛。”
   贾志轩点点头,“哦。那你接着说吧。”
   接管饭店,许多事情都要从头学,从头来过。贾海城当年也是被赶着鸭子上架,累死累活。其中与工商、税务、城管等各种政府管理部门打交道,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为了搞好关系,他不得不经常请这些大盖帽们吃饭。
   为了活跃气氛,当然少不了美女作陪。夏丽芳就是被选中陪客人的服务员之一。
   当时,她在前台负责接待客人。如有重要客户来访,就跟老板贾海城一起出席晚宴。
   这天,恰逢本区区委书记前来检查工作。贾海城盛情邀请这位包书记到贵宾包厢就餐,并让夏丽芳作陪。
   这位包书记顶着个“铁丝网”脑袋,头顶光溜溜没有一根毛。个子不高,面皮倒是挺白。他说着酸不溜溜的话,一双色迷迷的贼眼不时落在身旁的夏丽芳身上。
   酒酣之际,他更加放肆地打量着夏丽芳,不时要跟她碰杯。
   夏忙说自己不会喝。
   “不会喝你来陪什么酒?”包书记有点不快。
   “我只能少喝几杯。”她被包书记的话吓到了。
   贾海城一看,急忙说:“包书记,我来陪你怎么样?咱俩喝三个。”
   “呵呵,还是贾老板痛快。”
   两个大男人连着干了三杯。
   不知因为喝高了,还是借着酒劲撒泼,这位包书记后来硬逼着夏丽芳也陪他连干三杯。
   夏丽芳无奈,只得陪他喝了。喝完之后,她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晕晕乎乎。
   “你……真美……”同样喝高了的包书记,开始对夏小姐动手动脚。他先摸了摸她的手,然后又捏了一下她的脸蛋。
   “不要。”夏丽芳一把推开包书记的手,起身想要离开酒桌。
   谁知她刚刚站起来,因为头晕一个趔趄向旁边倒下去。
   身旁的包书记急忙伸手接住了她,同时趁机在她身上乱摸。
   “哦……你干吗?”她虽然头晕脑袋还算清醒,不由得大叫起来。
   距离不远的贾海城正在同身旁的人说活,听到喊声急忙赶过来。对面的雷叔也跑过来。
   两个人一起把包书记和夏丽芳分开。并分别把他们送回家中。
   第二天,夏丽芳就向贾海城提出辞职。
   “小夏,昨晚的事我有责任。以后不安排你陪客人吃饭了,好吗?希望你能够留下。”贾海城十分诚恳地说。
   “……”夏丽芳沉默着。她很清楚,凭自己小学毕业的学历,找份工作很难。远在农村老家的父母还要靠自己打工寄钱给他们。弟弟的学费也得靠自己。
   “怎么样?留下吧。我给你换个岗位。”贾海城再次说。
   “那……我不希望跟这些老板们打交道。”夏丽芳低着头说。
   贾海城点点头,“你到后勤部门工作吧。去当仓管部主任。”
   “仓管部……主任?”夏丽芳有点惊讶。主任大小是个官,自己从没当过官啊。
   贾海城说:“怎么?不敢去?这个岗位不难。你按照岗位守则认真做好就成了。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
   “那……谢谢贾老板。”夏丽芳心里不由得很高兴。仓管主任算是中层,薪水自然要涨不少。
   到了仓管部之后,夏丽芳很感激贾老板的栽培,工作勤勤恳恳,业绩也很突出。她又得到了加薪的奖励。
   后来有一次,夏丽芳突然患了阑尾炎住院。
   得知她生病,贾海城带人到医院去看过她。
   “跟他一起去医院的那个人就是我。”雷叔笑眯眯的对贾志轩说。
   “后来呢?”贾志轩急切地问。
   雷叔又续了茶水,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讲故事。
   因为夏丽芳在路城没有亲人,贾海城帮她请了护工,照顾手术后的她一个星期。然后又接她出院。
   送她出院那天,看到她的居所简陋不堪,贾海城又帮她找了个环境较好的一居室,租房价格也不太高。
   贾海城为她所做的一切,自然让夏丽芳感激不尽。
   “贾经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一个人在外辛苦打拼的夏丽芳,感觉自己遇到了生命中的恩人,福星。
   贾海城说得很客观实在:“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嘛。你是饭店员工,领导本来就应该关心下属。”
   由此,两人关系越发密切。
   “后来,他们之间的事我就不太清楚了。因为你爸不再带我去见她了。我隐隐约约得知,他们私下里经常约会,就好像年轻人谈恋爱那样。”雷叔低声道。
   “那……那时候我已经出生了吗?我妈在哪里?”贾志轩自然关心这个。
   雷叔告诉他,贾志轩和他母亲原本在农村老家,贾海城独自到省城打拼。在他事业小有成果,打拼出一番天地时,才把贾志轩母子接到了路城。
   贾志轩母亲到路城之后,隐隐约约听人说起贾老板跟夏丽芳之间的事。
   她当然很生气,就跟贾海城理论。贾海城否认他和夏丽芳的恋人关系,只说是普通上下级。
   贾志轩母亲有些厉害,也很精明。她不动声色地跟踪调查,终于查到了贾海城经常出入夏丽芳租房的小区和房号。
   某天傍晚,贾志轩母亲带人跟踪老公来到夏丽芳住处。
   贾海城进门不久,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搅。对方说是“派出所查户口的”。
   夏丽芳紧张不已打开房门。只见一个30多岁的少妇进门就给她一个大耳光。然后,这个女人又到各个房间寻找贾海城。
   狼狈不已的贾海城被老婆搜了出来。她对着他又打又骂。什么陈世美负心汉养小老婆之类的泄愤之语通通从她嘴里流淌出来。
   夏丽芳摸着被打得火辣辣的脸颊,惊恐地看着这一切。
   这时候,她才知道老板贾海城原来是有家室的。他欺骗了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她立即把辞职信放到了贾海城桌上。
   并且,她连夜搬离了那个让她恐惧和伤心不已的住所。
   贾海城四处找她。后来通过她的朋友找到了她新的租房处。
   “我不是诚心想瞒你。因为我还没有跟老婆离婚。我想离了婚再跟你说。到那时候就向你求婚。”贾海城似乎很诚恳地说。
   “我再也不信你的假话了。你们这些老板有钱人,就是这么欺负我们!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贾海城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夏丽芳,竟是这么决绝的一个人。
   他拿出一张银行卡,上面有5万元。他说是给夏丽芳的补偿。五万元对于当时月薪只有100多元的夏丽芳来说,当然是个天文数字。
   “不要。我不想要这种不明不白的钱。”她严词拒绝了。
   “那……我妈生病跟这个有关系吗?我妈真是生病去世的?”贾志轩不由得好奇地问。
   “你妈也是个刚烈脾气,心高气傲的女人。”雷叔叹了口气道,“她原在老家身体就不好,因为怕花钱没有及时看病。到路城后又得知你爸有外遇,立即跟他闹离婚。你爸自然不同意。她急火攻心病情加重住院了。医生一查,说是晚期胃癌。”
   贾志轩心里一沉。
   雷叔告诉贾志轩,他母亲前前后后住院一年半,最后还是不治而去。
   贾海城虽然事业红红火火,越做越大,可是家庭生活却一塌糊涂。两个女人,死的死了,走的走了,自己成了个带着儿子的光棍汉。
   又过了一年多,朋友给他介绍了现在的老婆葛莉莉。
   “后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你那时应该记事了吧?”雷叔问道。
   贾志轩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