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3dm游戏网

第4452章 贪官上任

何月娘闻言一笑,接过碧雪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眼泪,强笑着看着铜镜里的夏宜冰,手上也是将新娘的发髻梳了起来。凤冠是十足十的金子做的,压在整个脑袋上,夏宜冰觉得自己脖子都快断了。
   何月娘将夏宜冰扶着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夏宜冰一眼,将盖头掀了下来。
   “走吧,吉时快到了,王府的轿子也是再外面等了许久了。”夏宜冰闻言恩了一声,紧紧的握住了何月娘的手,出了晴玥苑。
   突然想着从今以后便不能再任意地回到这里,夏宜冰就觉得有几分伤感,但是想着君墨宇在不远处的恒王府等着自己,脚上停顿了一刹那便又重新迈开了。
   夏斌和夏老太太站在国公府门口,看着款款走来的夏宜冰,也是情不自禁地湿了眼眶。站在他们几人身边的媒婆见夏宜冰走了过来,便将手中的帕子一挥,往外面道了一声。
   “新娘子出来了!”
   门外便是有人点燃了鞭炮,夏宜冰透过红色的纱巾看了夏斌和夏老太太一眼,何月娘便将她的手交给了媒婆,由着媒婆牵上了轿子。
   随着起轿的声音响起,轿子被稳稳的抬了起来,直往恒王府的方向而去。
   君墨宇站在门口,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衬得他越发风神俊朗,姚慧萱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服站在他们的旁边,笑得分外开心,心中却是气得恨不得夏宜冰半路上被人劫了轿子。却是只能看着王府的轿子一点一点地出现在了街口的方向。
   君墨宇心下一急,就要冲了出去,君裕却是将君墨宇拦了下来,低语道:“莫急,轿子还有些时间才会到,今日这么多达官贵人在场,莫要失了礼数。”君墨宇心中万分焦急,一颗心也是跳得极快,更是越发觉得这一段路十分遥远。
   而碧雪看见君墨宇的样子一笑,附在轿子边低语了一句:“小姐,世子现在的样子跟平常看起来真不像,完全是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夏宜冰闻言嘴角微弯,将头抬了起来,好像真的看见了君墨宇站在外面一副万分焦急的样子一般。
   喜轿稳稳的停在了恒王府门前,夏宜冰这才被媒婆从轿子里牵了出来,媒婆看了君墨宇一眼,君墨宇便大步走了下来,将夏宜冰的手紧紧地牵住了。
   媒婆见状会意一笑,退到了两人旁边道:“请两位新人跨火盆,跨过火盆从此红红火火!”
   君墨宇向夏宜冰低语了一声,“小心。”手上也拉得更紧了几分,周围的百姓虽是都知道最近的流言蜚语,但毕竟这里是恒王府的门前自然是不敢造次。
   就在两人即将跨过火盆时,却是有一个女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看着夏宜冰一脸的怒气。正是之前一直对君墨宇纠缠不休的白浅浅。
   “慢着,恒王世子怎么可以娶一个不洁之身的女子为世子妃,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像夏宜冰这种不知道跟多少男子同床共枕过的女子怎么配得上恒王府世子!”说着便将自己的胸脯挺了起来,好像真的见过夏宜冰同别的男子同床共枕一般。
   夏宜冰和君墨宇转过身看了白浅浅一眼,对于她并没有毁了脸倒是有了几分惊讶,夏宜冰拍了拍君墨宇的手,示意他莫要动怒,手上将自己面前的盖头掀了起来,美人如画,眉间一点映红朱砂,真是美得叫人觉得如同天上的仙女一般不能随意地指染。
   “听白小姐这般说,好像是看见过宜冰有做过什么有失礼法的事情一般,只是我与白小姐不过是数面之缘罢了,白小姐却是说得这般肯定,难道是有了什么证据吗?那还请白小姐拿出来,也好让宜冰见识见识宜冰何时有过出格之事!”说罢轻轻一笑,更是美上加美,让人移不开目光。
   白浅浅这般被夏宜冰一堵,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她不过是听说了君墨宇要娶夏宜冰这个不洁之身的女子为世子妃时,才冲家中匆匆忙忙跑了过来,哪里有什么证据,目光也是变得有些飘忽不定。
   却突然看见了挤在人群中的自家的柳嬷嬷,便走上前去一把将柳嬷嬷抓了过来。
   “是不是不洁之身我们做个试验就知道了!”
   柳摸摸听白浅浅这么一说,便吓得白了一张脸,看向夏宜冰的眼神也满是恐惧。君墨宇扫了那个柳嬷嬷一眼,开了口。
   “碧雪,你和碧玉进去守着,以防有人作假!”说着冷冷的看了白浅浅一眼。
   白浅浅被君墨宇这么一瞪,吓得脚上软了几分,但是想着这是让夏宜冰不能嫁给君墨宇的最后机会便也豁了出去。
   姚慧萱站在恒王府的门口,看着夏宜冰和白浅浅相争的样子,嘴角微弯,眼中的光芒越发明亮,看向君墨宇的目光也满是占有欲。
   柳嬷嬷哪里会检查人是否为处子,如今也是只能赶鸭子上架了,被王府的婢女领到一个屋子后,柳嬷嬷见白浅浅不在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还请世子妃恕罪,老奴并不会检查处子之身,只是被小姐逼着不得不进来。”
   夏宜冰闻言哭笑不得,将自己的喜服掀了上去,露出一截粉臂道:“嬷嬷仔细看看我手上的这是什么?”
   柳嬷嬷被夏宜冰这么一唤,抬头就看见了夏宜冰手上的那一点殷虹朱砂,同为女子,她自然是知道那颗朱砂痣的含义,虽是松了一口气,想起外面的白浅浅却是白了一张脸,若是她说夏宜冰不是不洁之身势必是会被白浅浅收拾,若是说夏宜冰是不洁之身,定是会被恒王府的人对付。
   这般想着竟是哭了出来,往夏宜冰爬了过去,夏宜冰自然知道柳嬷嬷在担心什么,轻轻一笑,声音如同方才一般温柔。
   “我看嬷嬷倒是一个不错的人,便到王府来伺候我吧,只是嬷嬷若是存了别样的心思,那到时候可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柳嬷嬷闻言抬眸看了夏宜冰一眼,发现对方的眼中没有半点说假的神色,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跟在夏宜冰的身后出了门。
   白浅浅看见他们出来了,用目光瞪了柳嬷嬷一眼,柳嬷嬷自然是明白白浅浅的意思,但是如今自己由着夏宜冰护着,胆子也是大了。
   “老身已经替世子妃检查过了,世子妃手上的守宫砂并没有消失,世子妃并不是不洁之身!”说完看了夏宜冰一眼。
   姚慧萱和白浅浅闻言均是一愣看向夏宜冰的目光满是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