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信无双app

第5119章 文字直播(二更)

他们又割开了另五个封土,里面是同样的白骨和虫壳。
   没有其它更多发现,他们便离开那面岩壁,绕过岩柱转到北边的岩壁前,上面也布满了同样的方形空洞,一眼看过去也有几个是有封土的。但他们没再理会这些空洞,而是直接往前走,因为他们看见了前方停着一具石棺。
   出现了棺材,这情况倒是很意外。
   才刚走了八米,两人又停下,他们又在大厅的顶部发现了一个竖井,这个竖井位于两根柱子之间,外形看起来和刚刚爬进来的竖井差不多。
   “又有一个……”
   这竖井到底是做什么用途的?
   “还是先到那边看看吧。”张大美说道。
   两人来到石棺前,张大美又说:“推开来看看?”
   “现在?”贺铮有些吃惊对方这么率性的决定,他说道,“我们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你们就是麻烦。”
   “小心谨慎点比较好。”
   “别思想不活络,现在一筹莫展的,什么线索都该找一找,反正想破脑袋瓜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而且,你看,这棺材没有封胶,表面很干净……”
   眼前的石棺和一般装殓了尸体的石棺不同,它上面没有封胶,当然也不是所有下葬后的石棺都有封胶的。这具石棺看起来很新,上面除了灰尘,没有磨损。不过最奇特的却是,它无论用料还是造工都非常讲究,但上面没有一点雕刻。
   这像是没有完成的上好棺材,而且没有人使用过。
   还有一点虽说不上特殊,但它肯定是这种做工的石棺中体积特别小的那一类,宽不到三尺,长也仅六尺而已,感觉里头的空间才刚够放人,但它还是比较高,下面没有东西,也过了两人的腰。
   “好吧。”贺铮考虑再三,还是赞成了他的决定。
   “那帮一下忙,这盖子老沉,怕有六百公斤。”他是根据棺盖大小估算的重量。
   “怎么推?”贺铮又说,“先移开一点吧。”
   两人把棺盖移开一角,发现石棺里充满了液体,这液体并不浑浊,还有点清澈,可以看见液体中有一双小巧的脚,赤足的,衣物只盖到小腿的一半。
   贺铮看了张大美一眼,对方也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我建议都打开来看看……怕你又说我不谨慎。”
   “那移开看看吧。”既然都推开一半了。
   两人又把棺盖移到石棺的一头,那棺盖由于大半悬空,便一头翘起,顺利落到地上。
   棺盖应声落地后,两人马上看向棺材中的尸体。
   这是一具女性尸体,娇小而年轻,由于没有腐烂现象,尸身不太浮肿,只是看起来“丰腴”而已,表皮都皱了,那表皮如覆盖在是身上的轻纱,与底下的肌组织若即若离,像是要成块脱落。
   女尸留着齐耳短发,眼睛半眯,嘴巴微张,可以看见不齐的牙齿,这样子一点都不安详。死尸就是死尸,不可能有安睡的神态,这确实是一个死人,虽然她没有腐烂。她身上的殓衣是传统式样的短衫短裤,麻料,人工织成的,没有染色,由于殓衣紧身,那殓衣和尸身同样全部浸没在棺液中,也许正是这样,连殓衣也没有腐烂的迹象。
   棺液在白光中辨认不出颜色,清澈而平静,只在他们移动棺盖时被震出了一点微波细澜,从棺材底部泛起的细末便在尸身周围徐徐飘动。这棺液有一股草药味,尸体下面那黑漆漆的泥状物估计是草稿。
   这棺材那么高,那黑泥可能很厚。
   “这棺液的作用可能是防腐的,不过味道比福尔马林好。”张大美说道。
   福尔马林是一种可以用来保护动物标本的溶液,医学院教学用的人体标本也用福尔马林保存,有刺激性气味。
   “这算是一具湿尸?”贺铮说道。
   这横竖看起来就是一具湿尸,不过以前发现的湿尸都是从古墓里发掘出来的,都是曾经很有面子地入土为安的,而眼前的湿尸算哪回事?
   “能看得出年份吗?”
   “这估计要等化验结果……你有带取样瓶吗?”
   贺铮把取样瓶取出来交给他,又说:“我总觉得这具尸体很新……给我的感觉不会超过几十年,他们为什么要摆具尸体在这里?”
   这几个小时已经看了太多尸体,又出现多一具尸体,虽然是难得一见的湿尸,但贺铮已经不会惊讶了。
   “这也是我最在意的。把手套也给一下我,不要吝啬。”
   张大美戴上一次性手套,把瓶子浸入棺液装了满满一瓶,再倒入一半到另一个空瓶中。接着,他掏出一把刃身比较长的刺刀,深入棺材中挑了两份黑泥,又在尸身的手臂上切了两块组织,分别放入两个瓶中。
   他这次干脆一个人弄两份样本,顺便把贺铮那份也弄上了,在他看来,巫管局的派系关系实在太麻烦,政府机关总是由于这样才效率低下又人员臃肿。
   “我觉得这把刀不能要了。”
   “回去再申请一把。”
   按照工作章程来说,他们的武器都必须是巫管局配发的,而且都是军工里批量生产的货色。贺铮觉得这样的装备已经足够,但也有些不那么守规矩的同僚,身上私藏了其它武器,比如眼前的张大美,还有宇文浩也会干这事。
   “已经相处出了感情,我给它起了名字。”
   “什么名字?”贺铮倒好奇起来,毕竟这刺刀是配发的。
   “小闪。”
   “……”
   “你看它的刃部很长吧,动起来幅度大,又快捷又闪亮。”
   “回去交给技术部消毒一下吧。”
   贺铮说完,看刺刀的刀柄上都是棺液,便递给对方一块手帕和一段降落伞绳。张大美拿手帕把刀擦拭了下,又接过那伞绳在刀柄上缠了起来。在他给刺刀缠绳的片刻功夫,贺铮拾起他用过的一次性手套,小心翼翼地翻转,用它们把两瓶样品装起来,又再包了一层。
   他无法确定这些棺液是否对人体有害,便谨慎些,要知道他们接触的这类东西都是很邪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