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材教辅 乐动app下载平台

第8213章 女侠来了

“站住!你要去做什么!”看到南宫水落起身就要走,齐思语一声娇喝喊住了她,“难道你就真的要去死?你脑子是不是烧坏了!”齐思语突然发飙一般站起来冲到南宫水落的身边,“啪”的就是一个耳光,“你父母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一死跟她走的?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被扇了一个耳光的南宫水落仿佛冷静了下来,定定的看着面带怒容的齐思语,良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进了齐思语的怀里。齐思语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抱着南宫水落,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哭了能有十多分钟,南宫水落才把脸从齐思语的怀里仰起来,“思语……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先让你的脑子清醒一下。”齐思语说着,轻轻在南宫水落的脸上拍了拍,“刚打疼了么?以后不要这样了,什么寻死觅活、离家出走之类的,不要总是那么感情用事,你们女人碍…就是这点最麻烦。”齐思语的话让其他三女满头冷汗,什么叫“你们女人氨……就跟那个经典笑话一样,某生物老师在讲到环境污染的时候,非常激动的大喊了一声:“你们人类碍…”不过说实话,从思维方式上讲,齐思语的思维方式更接近男人,虽然在心魔破除之后,她也变得感性了一些,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了,她的思想始终是以理性为主导。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落落的前世就是那个江落尘了吧。对于缠着落落那个鲁淼,我们应该怎么做?是不是直接把她给……”唐小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水落打断了。
   “不行,不能消灭她,她前世为了我殉情而死,已经很惨了,我们不能再伤害她了,与其让她受到伤害,还不如让我死了向她谢罪好。”南宫水落的情绪再次开始激动起来。按照断月看到的情景,这个鲁淼真的是很爱江落尘,并为他付出了很多很多,如果真的南宫水落就是江落尘的话,那么将鲁淼的鬼魂消灭……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埃
   齐思语再度拍了拍南宫水落的面颊,“好了,落落,不要激动,也许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这个南宫水落太过情绪化了,如果不尽早解决这件事的话,恐怕用不到鲁淼的鬼魂出手,南宫水落自己就会想不开去寻短见了吧。
   就在众人思考的时候,断月家的大门“呼”的一声,仿佛被劲风吹开了一般,可是……这风势也太过猛烈了吧!不过最令人诧异的自然不是吹开门的风,而是那个随着风一起出现在门口的女子。这个女子面容清秀、美丽,一头乌黑的长发,一件淡绿色的上衣,白色的短裙,显得格外的青春、可爱。只是她的面上,却好像罩了一层严霜一般。
   “你是谁?”亲眼看过南宫水落的前世,断月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女孩并不是南宫水落前世记忆中那个名为鲁淼的女孩!虽然她的身材、相貌、衣着等都跟那个鲁淼很像,可是断月是做什么的?她是作家出身,洞察力最为敏锐。身形一晃,断月已经挡在了齐思语和南宫水落的身前。只是不知道她是真的想保护大家,还是出于仆从的本能。“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希望你不要乱来,这里是我的地盘,如果你乱来的话,我可不保证你不会魂飞魄散!”断月的话语中透出了一股狠劲,很明显,如果这个女鬼说自己是来找麻烦的,断月绝不会手下留情,立刻就会冲上去跟这个女鬼拼个你死我活吧。
   “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女鬼没有张嘴,可是一阵阴阴的声音却回响在了屋子之中。很冷,很阴森。
   “那你说,究竟怎样你才肯安息,我们知道你是个痴情的女孩,但是你就非要带她一起走你才甘心么?与其这样,不如早早投胎做人,再续一段前缘。”齐思语伸手拉住了就要动手的断月。她还不想这么快就跟这个女鬼闹翻,这种情债是最麻烦的,但也是可以说得通的。对于这种情况,能不动用武力,还是不动用武力的好,省的大家心里都不好过。齐思语是曾经大约看过这个女鬼的,可是她却不知道断月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样子,她以为这个女鬼就是鲁淼。
   “三株草,里外相连。”那个阴森而又空灵的声音再度在屋子中想起,可是她说的内容却是大家早已知道的“三株草,里外相连”。
   “三株草,里外相连。你说的就是这个吗?”齐思语说着,回身从茶几上拿起刚刚写好的那张纸。手一甩,那张纸居然像飞盘一样,旋转着向那个女鬼飞去。
   只见那女鬼一伸手,轻松的接住了那张纸,低头一看,上面正是那个杂草丛生的“死”字。“哼”一声冷哼响起:“难得你们这么聪明,竟然猜得出我的意思。也好,既然你们都猜出来了,今天不如就在这里做个了断!”说话间,女鬼的长发根根竖起,一副渗人模样。
   “既然你要做个了断,干脆就让我了断了你算了!”断月说着,双手一伸,指甲暴涨,每片足足有存余长短。“我现在虽然不用吃什么人了,但是我不介意把你这个女鬼撕个粉碎!”
   “断月姐姐,不要冲动!”不明真相的齐思语和南宫水落连忙拉住了就要冲上去的断月。“断月姐姐,不要太冲动,也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打从心底,齐思语也是不愿意伤害这个可怜的女鬼的。
   “是啊是啊,月姐,如果非要牺牲一个的话,我宁愿牺牲的那个是我,前世我就欠了她的,即使她要我还,也是应该的,求你不要伤害她……”南宫水落则是依旧沉浸在那个悲情的前世故事当中。
   “你前世欠她?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鲁淼!”断月的嘴角挂上了一抹冷笑,“虽然我不知道她究竟是谁,但是我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鲁淼,因为……我是见过鲁淼的样子的!”
   听了断月的话,那个女鬼的身子猛地一震,向后倒退了两步。
   “你不是鲁淼?那么你又是谁呢?”一听说这个女鬼根本就不是鲁淼,齐思语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心头火起,原本戴在右手的朱雀手套上已经渐渐燃起了一丝丝白色的灵火。“那天晚上就是你跑到了我的寝室里吧……敢压我的床,你的胆子还真的是不小呢!”说话间,齐思语双足在地上猛地一蹬,整个人向着那个女鬼冲去,女鬼见势不好,却也没有再退缩,晃了晃那一头钢针似的头发,猛地向齐思语顶了过来。如果被它这一下顶中,那真是不死也要半残了,一头头发有多少根,谁知道?被这么顶一下,身上不一定要开多少个窟窿。齐思语不慌不忙,脚下稍稍一顿,右手顺势斩出,白色的血灵焰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夺目的光芒,被血灵焰扫过的鬼发顿时燃烧了起来,没等那女鬼反应过来,齐思语顺势一个旋身侧踢,一脚重重的踹在女鬼的胸口。齐思语的鞋子里全都是嵌有五帝钱的,这一脚踢了个结结实实,踹的那女鬼径直向门边撞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鬼毕竟是没有实体的,被一脚踢中后,半边身子已经没入了墙壁之中,显然是想借着这一脚之力穿墙而出。可是断月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与齐思语等人不一样,断月本身就是阴体,对于鬼怪之类的东西,她是有能力触碰到的。一把抓住即将没入墙体的女鬼的手,“给我回来!”许是成为还神尸后力量大涨,也可能是因为那个鬼魂实在是没什么分量,断月的一下很拽,把那个女鬼硬生生的从墙里拽了回来。然后一脚反勾在女鬼后背,将她踹到在地,“连我都斗不过,你还想对付可以使用血灵焰的人么?你到底是谁,赶快说!”断月故作凶狠的样子,一脚踩到了那个女鬼的背上。
   “我……我……”女鬼显然有点惊恐,她虽然知道那个绝色少女有点法力,也曾经在她手上吃了点小亏,可是却没有想到那个绝色少女居然能驱动那个档次的灵炎,而且,还有断月这样能够攻击到她的人在帮忙。
   “你什么你!赶紧说!”对于眼前这个女鬼,断月的心里也是有着一股无名火。鬼怪和猛兽有着许多相同点,其中之一就是地盘意识。一般来说,某个范围内只会有一只最厉害的鬼怪作为统治者,其他鬼怪在它的地盘中进行一些攻击性行为,都会被“地主”视作对它的挑衅。所以,断月才会如此冒火。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屋子里,突然冒出了一阵阵阴冷的惨笑,温度开始急剧的下降,不要说唐小四和南宫水落,就是断月和齐思语也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跟她们对话的一直都不是地上的这个女鬼?
   究竟是谁在屋子里阴笑?地上的女鬼到底是什么来历?真正的鲁淼又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