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5章 不配

起身重新投入夜幕中,傅思臻一起一落间瞬间消失在了天际。

天地茫茫,雾霭沉沉,混沌的一片,沐筱汐独自一人走在其中,充满了孤寂感。

打量着四周熟悉的场景,沐筱汐抿了抿唇角,忽然转身向着一个地方走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就选择了那个方向,也许这就是女生的第六感吧。

果然,走了没多久,沐筱汐就感觉到四周的雾霭在一点点的消散,混沌的天地仿佛在一点一点的分离,然而,最吸引她注意的并不是这些细微的变化,而是那个在远处白雾中忽灭忽现的人影。

虽然在白雾的萦绕下,那抹人影显得有些不真切,但沐筱汐还是能够依稀分辨得出那是一个白袍男子。

想到白袍男子,沐筱汐的眼睛闪了闪,思虑了片刻,她还是决定跟上去。

雾气终于完全的消散了,而在白雾的尽头,还真有一白衣男子站在那里。

万年不变的姿势——背对着他,白发如瀑,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沐筱汐的错觉,她总感觉自己仿佛在那极白的身影上发觉了一道不易察觉的黑烟。

“是你?”看着白衣男子的背影,沐筱汐试探性地问着,身边的手有意无意地放在了腰间。

“哎。”男子似是叹息了一声,声音很轻,到却还是让沐筱汐听到了,她的眼眸不由地闪了闪。

“公子为何叹气?”抱着腰上前一步,沐筱汐盯着那人的背影,语气很是诚恳。

那人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但沐筱汐已经等不及他的回复了,手指微微用力,腰间立刻闪过了一道寒光。

脚底一旋,沐筱汐攥着手中的匕首化作一道流光飞向男子,却在即将要刺中他的那一刹那,与他擦肩而过了。

一击未中,沐筱汐立刻调整了姿势,脚底刚挨住地面,她眸色一寒,顺势借力转了一个方向,与此同时她手里的匕首也顺势掷了出去。

没人看到,在另一只手中,有一枚极细的银针也脱离了她的手心,逆着空气向男子而去。

掷弯手中的暗器,沐筱汐脚下一软,整个身子立刻向后弯去,在即将贴近地面的那一刻,她忽然抬脚,整个身子贴着地面转了一圈,最终又完美地落在了地面上。

另一边,男子也躲开了沐筱汐掷出的武器,看着眼前动作干脆利索的女子,他眼眸忽然一沉,接着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飞灰消散了。

“……”沐筱汐。

人既然走了,呆在这里自然也没什么意思了,拍了拍手,沐筱汐抬眸再看四周的景色时,忽然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的。

接着整个空间都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撕碎了,而她的人处在在破碎的空间中,仿佛被高速扭曲着一般,难受的感觉瞬间遍布了每一个毛孔之中。

有些难受地皱起眉头,沐筱汐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一点一点地变清晰。

待意识完全回笼,沐筱汐再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凤奕皓那张充满了复杂与纠结的脸。

只一眼,沐筱汐便读懂了他脸上所有的情绪,不禁叹息了一声。

对于容汐的离开,她的确很心疼痛苦,因为容汐是她的弟弟,更因为,他在她危难时对她伸出了援助之手。

可那么一个人居然说没就没了,这让人怎么才能感觉不到心痛,除非是生来无心之人,无情无义,可她注定不是那样的人。

此前的情绪仿佛收到了莫名的召唤,纷纷回笼,瞬间充斥着沐筱汐的整个心脏,此刻的她心里宛如被充上了满满一腔的十倍高浓度盐水,涩的她心里发苦,眼泪也不由地要冲出眼眶,却在即将出来的那一刻又被她生生地给逼进去了。

凤奕皓一直关注着沐筱汐的动作,包括她的苏醒,以及她憋眼泪的动作他都看见了。

看着她红红的跟个小兔子一样的双眸,凤奕皓攥紧了床边的单子,感觉心里仿佛正被一把刀割着一般,难受极了。

他曾经说过不让她再哭了,不止这个,他还说了喝多很多,但他却一直都在食言,这让他觉得自己真的很不配作为一个男人。

沐筱汐见凤奕皓始终低着头,碎发遮住了他的脸,使她有些看不真切他此刻脸上的情绪。

“你……”沐筱汐刚说出一个字,眼睛就因吃惊而睁得很大,她看着凤奕皓,眸里全是惊诧与不解,似是没想到,或者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

凤奕皓缓缓收回手,面对沐筱汐最后的眼神,他有些不忍地别开了头。

同类热门
  • 大哉乾元之卜鲁罕大哉乾元之卜鲁罕卜鲁罕|古言百科全书式的元初故事,几十年间三个皇帝的更替,居然是因为她,究竟是什么让一个落寞皇族的公主变成一代翻手为云的皇后?
  • 驭兽狂医:废材魔妃太诱人驭兽狂医:废材魔妃太诱人袖归|古言天啦,现代修真门派第一药师洛昭雪居然在炼丹时把自己炸死了!天啦,云川第一机械师白胤居然在试验机械时把自己炸死了!天啦,两个天才在玄武大陆的凤息国相遇了!凤栖国最尊贵的昭雪公主遗落在外,家族强大!父亲实力超群!家族驭兽秘术超牛逼!刚穿越过来的洛昭雪屁颠屁颠的跟着大灰狼回家了。哪知道刚回家就遭遇退婚!老爹十几年前就死了!家里亲戚一堆极品!别的家族虎视眈眈!某女可怜脸:“白胤,你说过我跟你回洛家,你就保护我!”某男淡然脸:“嗯。”某女委屈脸:“你就看着他们欺负我。”某男惊诧脸:“谁欺负谁?”某女可怜脸:“你看我的手指都青了QAQ。”某男吐血脸:“怎么青的。”某女委屈脸:“打脸打的。”
  • 小样儿别装了小样儿别装了奇妙雪|古言奔放的地球灵魂穿越到浩瀚神州,有幸成为“咏春四害”之一的女混混,磕磕绊绊蹦蹦哒哒,一不小心又死了十年,棺材里重生后,她的处境更加刺激了。 Ps:[不是修仙文,仙门纯属背景][剧情流][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实力宠妻]
  • 我家夫君太有钱途我家夫君太有钱途衬得玉手|古言她是成武候龙桀和长乐公主唯一的女儿,10岁离京拜师,16岁回归,被太后赐婚给天下最有钱的王爷贤王萧月桦,成亲夜,约法三章一摆,楚河汉界一分,成亲第二天变成众人口中的弃妃,贤王心上人找茬,那就反击回去,太子想挖墙角,不好意思我对变态不感兴趣,厉王要带我私奔,麻蛋,当劳资是麻袋啊,想带走就带走,贤王要求爱,哼!我认得你么?这是一个打死不说,一个打死不问的虐心爱情,明明相爱,非得弄得形同陌路。
  • 王爷,酷爱放开你的爪子!王爷,酷爱放开你的爪子!心塞塞的懒虫|古言千年古武世界的当家人之女米小米在一次游玩中失足掉下山崖,当她再次醒来时发现她已经穿越时空来到了千年之前。一个时日不多的药罐子王爷,一个意外,在偶然之下捡到了昏迷中的不明少女,从此两人纠葛不断纷争四起。她带给他新的生命,他带着她遨游世间,两人相扶相守究竟能走多久……
  • 时空:姐妹淘心菲时空:姐妹淘心菲奶茶珥|古言“你们来到这个地方是命中注定的,但你们始终不属于这里,只是能待在个时空,两年的时间,若两年期限一过每个人都会以每个时晨衰老一岁,直到死亡,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白衣女子像是想了什么,语气很悲伤,但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随后接着说:“七星连珠是天相时空,可以带你们回去,但七星连珠在五年后才出现,而你们必须在两年之内回去”“你有办法,告诉我”单忆昕着急的说,不管什么办法什么代价只要能回去我都愿意,就算不为我也为她们。“命运的齿轮早已转动,该如何选折就看你的意思了,这把剑你会需要的”。说者扬手一拂,单忆昕手中就出现了一把生锈的剑,在抬头看白衣女子静。
  • 神帝狂宠妻,帝后狠嚣张神帝狂宠妻,帝后狠嚣张雨落何时|古言“娘亲娘亲,你快出来,宝宝捡了一个漂亮叔叔。”院子里想起了萌娃稚嫩的声音。“墨沥辰,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随便捡男人回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怎么又捡了一个回来。”一个绝美女子看到自己宝贝儿子手里拖着的男人,即生气又无奈的吼道。她,是现代第一杀手。被最信任的搭档背叛。一朝穿越成了她。她是墨府最不受宠的废物嫡小姐。她被设计下药赶出墨府。她一朝死亡,她成了她。他,神界神帝,为了寻找那个强他的女人,他抛下手中繁忙的事务。他来到下界,做一个异姓王爷,就为寻她。从第一次见她,他便爱上了他她,从此无法自拔。
  • 魏晋女子风云录魏晋女子风云录南昭|古言【片段一】夏侯玄抬眸便瞧见菡惜如黑玉般晶莹透亮的眼眸正莹莹的看着自己,那不点而朱的小樱瓣开合之间一股淡淡的奶甜香渐渐弥散在鼻翼两侧,让夏侯玄有瞬间的迷眩,“好,我们的秘密。”“呵呵,太初哥哥怎么变成呆子了。”菡惜看着微微有些呆愣的夏侯玄,巧笑一声,似是发现了新乐趣般,伸出玉珠般的食指正中点在夏侯玄的眉心处。“不过即使呆了,太初哥哥还是依旧漂亮。”“你个鬼灵精,我是男儿,怎可说漂亮。”感受到眉心温热的触觉,回过神的夏侯玄撇过头,躲开了菡惜的手指侵袭,遂又快速报复性的捏了下菡惜精致可爱的小鼻。……
  • 乱世璃宸乱世璃宸可以死了吗|古言行军扬起尘土,战旗横空,扯破一座王城的姓氏。他,帝王之子,征伐沙场;她,将门之后,向往战场;她允他天下归一,他许她满城灯火。
  • 穿越之农女贵妻穿越之农女贵妻花谢|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孤女高秀,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大庆国一个偏远贫瘠的村庄,成为九岁的高家长女。面对家徒四壁的困境和长期营养不良的妹妹弟弟,她决定:努力发家致富!挖野菜、猎野猪、卖菜谱、卖月饼、开店铺……好不容易吃饱穿暖有余钱,麻烦却接踵而来。还有眼前这位自称与她青梅竹马的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