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0章 芭蕉扇毁了2

何必为了个没用的东西打架呢,倒是后打上了多不好!

好吧,绿浮星已经更够确定被打伤的一定是自己,所以才会这么的……没骨气!

“还是魔后识相!”祭司冷哼,却也是不急了,他得给离天时间,否则的话,就算是绿浮星同意,他想要拿到情丝也是不容易的,到时候事情没办好,在与离天的关系搞僵了,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呢!

但是,好似也不是很难呢!

祭司是看着离天长大的,对于离天的小脾气,那是了解的透透的,就算这些年长大了许多情绪逐渐被隐藏,可他的心思,祭司还会最了解的。

绿浮星犯了忌讳了。

确实,就在绿浮星说出“不过是情丝而已!”“来来来,你拿去!”这样的话之后,就已经可以确定她惹怒了离天。

那一根情丝对离天来说很重要,因为那是爱着他离天的情丝。

没想到绿浮星竟然对这根情丝如此的不看重,也就是说她不看重的是与离天之间的感情,这样一向高傲的离天如何承受?

要知道,对于离天来说,方才在绿浮星的面前完完全全的放下了架子,那便是全身心的交付,全身心的投入了,现在突然发现对方根本就不在乎,一时间仿佛一盆冷水浇下,让他如何不怒。

正是猜到了离天这样的心理,祭司觉得胜利在望了。

以祭司对离天的了解,他相信离天一定会觉得自尊心受伤,然后觉得自己被眼前的女子玩弄,再然后亲手将绿浮星的情丝挑出来。

虽然残忍,虽然往后离天会陷入自责当中不可自拔,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女子,祭司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没有深到让离天痛苦一世的,所以时日长了,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祭司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是自欺欺人,当年被铁扇公主深深的伤害,依然不顾一切的爱着她,知道后来变的疯狂,变得痴,也是为了能够救她,这样深切的爱情,从来不会因为时间而淡忘的,若是可以,他又何须受这十万年的折磨你?

说到底,他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

离天看着绿浮星的眼神冰冷淡漠,其中又夹杂着浓烈的疏离。

绿浮星与他对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一阵心慌。

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啊?为什么要害怕呢?

绿浮星也是觉得奇了怪了,不过离天这货摆着臭脸实在是令人不喜的很。

气氛非常的诡异,小宝被紧紧的护着,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好似是爹爹对娘亲的不对劲。

小宝再一次无语凝噎。

爹爹啊,你这个时候整什么幺蛾子?

在小宝的心目当中,娘亲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爹爹惹娘亲生气就是罪大恶极的,尤其是惹了娘亲不开心还摆这么一副臭脸。

好生气哦,真的好生气哦!

小宝瞪了祭司一眼,毕竟不能对自己的爹爹怎么样的,所以把仇都记在祭司的身上总不会错的。

果然,祭司看到原本畏缩的小孩儿竟然瞪自己,也是被惹的心情不爽了呢!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更不爽的还在后头呢!

“芭蕉扇已经毁了!”

离天的声音轻描淡写,就好像再说,我弄碎了一个鸡蛋,我打坏了一个碗一般。

但是这样的消息对于祭司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什么?你说什么?”

一向自持是低沉阴郁的祭司第一次扯开公鸭嗓子。

“本尊说芭蕉扇已经毁了!”

“什么?你说什么?”

真希望自己是失聪了根本就听不到声音啊。

这个现实要怎么接受?

“呵呵。你逗我!”

尽管看不见祭司的脸,但是能够猜到他的表情有多么的诡异,是笑呢还是哭呢?

“本尊不曾诳你!”

离天的声音非常的低沉,有那么一股子生无可恋的味道,事实证明他现在正在受伤,被自己最爱的女子给伤害了,他好想静静哦。

所以现在沉浸子在忧伤当中的离天真的很忙,忙的他真心没有时间去照顾祭司的心情。

对于祭司来说,是一种脑袋顶上五个雷一块儿炸了的感觉?

反正脑子里嗡嗡的,一时间感觉自己与整个六界都失去了联系。

“你知不知道芭蕉扇有多么的重要啊,你知不知道你身上背负这多大的责任?芭蕉扇毁了?你让我怎么相信?为什么会毁了呢?你究竟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从来不知道祭司居然会喋喋不休像个泼妇,但是天知道他有多么的崩溃,完了完了,啥都没有了,芭蕉扇啊,这是救出铁扇的关键啊!

“什么三千年之约啊,你还约个什么啊?连你娘亲都救不了你还能干什么啊!”

这等话,若是放在以前,祭司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来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祭司的天已经塌了下来,他遭受了太打的打击了,他也没有心情顾忌离天的感受了。

两个无法相互体谅的雄性,能做的就只有相互攻击。

“是的,我什么都干不了,你又能干什么呢?除了抢女人的情丝,你又能干什么呢?”

“离天你个熊孩子!”

祭司彻底的失去理智了,但见他不受控制的挥出一掌,直接照着离天的心口打了过去。

“轰!”

离天也不知道躲,最后还是绿浮星出手化解这一道攻击。

“你胆敢对本尊动手?”

离天也是郁闷的要命,并非是故意要与祭司计较,而是心中郁结又不能对着绿浮星发出来,所以他只能选择将气撒在祭司的身上。

打吧,跟鸟叔叔打一架,然后忘掉那个没有心的女人,一心去救自己的娘亲?

离天这个想法一闪,当即让他一个激灵。

怎么回事儿?

方才仿佛是出现了心魔,果然情爱会让人失去理智呢。

离天深吸一口气,将目光落在祭司的身上,心下明了,怪不得方才的情绪会那么的失控,问题果然都出在祭司的身上。

这祭司是个万年老光棍儿,他的心里有多么的暗黑晓得吧,所谓负面情绪会传染晓得吧,再加上一个修炼的,气场非常强大,而离天之前又刚好负面情绪侵脑,导致他在某一个瞬间与祭司的负面磁场温和了,然后他也就被暗黑了!

哈哈,多么科学的解释啊,用仙侠世界的解释就是一不小心受了影响,遇到心魔了。

不过好在离天的精神力强大,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反应过来之后,情绪也就不那么坏了。

但是离天能够从暗黑之中走出来,祭司可不能啊,他是万年老暗黑啊,他很痛苦很抑郁很需要温暖但是谁都给不了啊!

“你告诉我芭蕉扇为什么会毁了,谁毁的!”

祭司是完全感受不到周围还有其他人,他的脑海当中的画面非常简单,就是个绿色的扇子,没了,绿色的扇子,没了!

“鸟叔叔你冷静一点!你冷静一点!”

离天无奈,虽然他很想一巴掌将神志不清的祭司给拍飞,但是他不能!

啊?

原本抱着小宝看热闹的绿浮星面有些疑惑了。

方才不是男男对打的吗?怎么有一方突然弃权了?

对于离天突然的正常,绿浮星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离天你个没用的,为什么保护不好芭蕉扇?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该用什么救铁扇?用什么救救救救?”

祭司那是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有多烦人,依旧在那喋喋不休,不过还好他是不出手打人了。

小宝从一开始对祭司的畏惧,到后来的讨厌,再到现在的……困了想睡,心理历程也是不断的在变化的。

打了个哈欠,小宝奶声奶气的对绿浮星道:“娘亲,好吵哦!”

“是呢,娘亲也好像让他离开呢!”

母子俩一唱一和,但是都表达了同一个观点,那就是……祭司好讨厌。

“你们说什么?”

兴许是光闹腾离天一个觉得不够,祭司听到绿浮星与小宝的话之后,突然调转矛头。

擦,作死耶?

离天直接就不乐意了,但是在他之前,还有一个更直接的,但见小宝猛的跳了起来,指着祭司道:“不许对娘亲吼叫!”

“你!”

“呼!”

“啊!”

一瞬间变故突然发生,但见祭司暴跳如雷的要对付小宝,然后小宝肉嘟嘟的小身子突然一边,竟然变成了祭司脑子里的那个绿色的扇子,然后扇子一扇……

祭司飞走了!

芭!蕉!扇!

对于小宝到底是不是芭蕉扇的扇魂这件事情,离天是半点把握都没有的,莫名其妙的芭蕉扇与小宝的真身就融合到一起了,从而炼成了小宝新的身体,但是芭蕉扇的威力是不是还在,离天不敢肯定,尽管他心里面更愿意相信小宝已经成了扇魂了,但是他却不能笃定的对祭司说,因为与其说是扇魂已经练成,然后发现实际上是小宝毁了芭蕉扇,从而能让祭司从欣喜再到失望,再到对小宝怀恨,倒不如一开始就说出最坏的情况。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血海飘仙血海飘仙东海逆流|仙侠一个山村少年,偶然进入了修仙界,开始了一段传奇的修仙之旅。
  • 变形记之修仙奇缘变形记之修仙奇缘柳三变|仙侠杨书彤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个奇怪的夜晚,一场奇异的梦境改变了他平凡的人生轨迹,杨书彤变成了美丽的女孩杨若雪,奇遇使他踏上了一条神话般的修真之路并成就了一场美丽的奇缘.杨书彤的美女修真生活将是怎样展开的呢?他究竟能否找回自己的身体?又会在其间遭遇到怎样的故事呢?修真之路的背后又会有怎样的艰辛与阴谋在步步向他逼近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莲花瞳莲花瞳小小闷|仙侠神秘的长生村走出的少年,崎岖成仙路。变异妖瞳扫八方,一步一步踏入巅峰,只为寻找回家路。
  • 弑灵伐天弑灵伐天寿人|仙侠诸族林立于天地之间,群雄遍地的大世拉开了帷幕,自灭天时代就存在着的苍天无人得知其真实存在……传说中的苍天,灭天时代的荒,这一切都是阴谋还是另有隐情……九星轮转开启了新的时代,新一代的英雄,他们伟岸的身躯永远驻足在了这片天地之间亘古不灭
  • 辰土辰土骚马特|仙侠自古人与人之间处处提防,不可避免的许多战争也接踵而至,在这个每个人都充满无限潜力的大陆。到底会在这大陆摩擦出怎样的火花??
  • 大商皇族大商皇族跟风成仙|仙侠文青版简介:皇族的血是冷的,话是假的,但是做的事,不可亵渎。 通俗版简介:重回大商,顶包即将登位的嫡公子子荡,单身二十年的子荡决定,先去找八百个狐狸精,然后开酒池肉林派对,鬼混五十年后在姜子牙来杀自己前服毒! 可是自己皇帝交流群的老铁们不乐意了。 始皇帝嬴政:“你说撒,你想当咸鱼?谁给你的勇气?吕不韦吗?!” 汉高祖刘邦:“政哥说的对,乱党贼子,神仙妖佛,皆可杀之!活人能让尿憋死啊!还没看到敌人,你就准备棺材,群主,你退群吧!” 明太祖朱元璋:“杀杀杀,就知道杀,我群里说过多少次了,平乱灭贼,要讲个和平过渡,先拉一批,再杀一批杀鸡给猴看,不服了再杀!大家都服了,你这皇位不就稳了吗!” 殷荡叹了口气:“瞧瞧,这他么都是人话么……”
  • 毒步仙途毒步仙途桐风|仙侠非著名修仙者朱赤宵,为报血仇,从大荒中掳走一少年,用歹毒之法将其炼成蛊物,哪成想,却就此放出了一条毒龙!
  • 撼月撼月我为执念|仙侠他本是乡间一名懵懂顽劣少年, 自与她相遇, 他的人生际遇翻天覆地, 为她入世间纷乱, 为她弃世间繁华!
  • 落日山河落日山河楼空人散|仙侠创世之初,混沌一片,万年为纪,亿年轮回,万亿轮回,育一灵。灵初化气,四分东南西北,滋养一方,鸿钧初始,陆亚为末,中有鲲鹏,女娲,自此东西南北各有灵长,合为宇。四方有灵长,万物衍生,又是一个轮回,万象更新,交错更替,上有天,下有地,不行不变,无边无际……
  • 这仙谁爱修谁修这仙谁爱修谁修远陶|仙侠她前世是隋洲大陆第一人,三千年修成大乘,离飞升也只有一步之遥。 没想到却落了个众叛亲离、身死道消的下场。 她重活一世,只愿逍遥山水、天下为家。 没想到却被那个长得天上仅有人间再无的美少年逼着做《五年飞升,三年修仙》。 风桑晚: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了我重生了,不知道我重生了之后还要修仙! 薛不惊:我也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我穿越了,不知道穿越了之后还要会玩绝地飞升。 陶陶陶陶:我才是真的傻,真的,我单知道这个修仙有问题,不知道这个修仙它还有毒,真的!谁修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