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吕氏贵官会app

第2821章 暗杀,东瑀皇室的末日3

无人是公孙虎的对手!
   就连虞复也已经落败!
   长白三老以二人之力,也不能接他一掌!
   杀手榜第一的魔琴在他的一声断喝中内息错乱死于非命!
   难道天下武林中,就没有一人能够抵挡公孙虎吗?
   大家心中除了震惊,只有对公孙虎实力的惊叹。
   忘了他正在一步步走向虞复……
   虞复还在聂君碧跌落悬崖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婉儿和姚飞燕心急如焚,只是无法行动。
   温姑娘和幻姬在这一刻,也不知道该如何拯救虞复……
   “公孙虎!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忽然出现的声音,让局面再度变化。
   公孙虎回头时,看到了火凤和皓烨谷的一众女子。
   那些人当中,他只认识火凤和她面前的一个憔悴女子。
   火凤手上放着一把尖刀,那把尖刀紧贴着公孙灵儿的脖颈。
   公孙灵儿两眼泪痕,她看着父亲的狼狈和凶残,她可怜父亲。
   可是面对这些把父亲逼到这一步的人,她恨不起来!
   “灵儿!是爹爹的错!是谁欺负了你!不要怕!有爹爹在,谁也不能欺负你……”公孙虎身上的气势突然变化,让所有紧张的喘不过气的人们松了一口气。
   虞复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看着火凤和公孙灵儿等人。
   原来火凤她们在少林寺看不到各位大师身影,就剩下一些小沙弥,打听之下才知道他们都下了山。
   她们在少林寺已经闷了好久,听说虞复就要回来,她们哪里能够继续等下去。
   于是几人一商量,就下了山。
   说来也巧,她们在荒野中借宿的时候,正好到了幽禁公孙灵儿的那个地方。
   沿途也知道了一些江湖事迹,得知公孙灵儿是被上官凯骗来这里,就顺手救了她一路同行。
   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江湖各派高手来荆州的消息,她们断定虞复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就一路追踪而来。
   没想到来的时候就看到公孙虎要对一人下手。
   而这个人手中的血饮,让火凤再也难以自抑,慌乱中就用公孙灵儿为人质,威胁起公孙虎来。
   虞复看到火凤后,往事在心头翻涌。
   如果不能除去公孙虎,他答应为火凤报仇的事岂不是今生也无法达到?
   在情感上自己已经辜负了火凤,若是再不能为她做些什么,他今生也不会安宁。
   还有其他女子,以及那些人的目光,看的他心中发慌。
   如果今天不能除去公孙虎这个祸害,这些人都会受到连累。
   他们能够来这里都是对自己的信任,如果不是自己自信能够战胜公孙虎,他们也不会来这里。
   为了情人和心爱之人,为了不可辜负之人,也为了相信自己的这些江湖朋友,虞复不能输!
   虞复起身,忽然间感觉自己得到了一种伟岸的力量。
   这些力量超脱自然,让他更加坚定强大!
   “公孙虎!我们继续!”虞复说完,毫不犹豫的发出一掌。
   公孙虎发现虞复的实力在这顷刻之间再度提升,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无暇多想,只好迎战。
   二人再度打斗在一起,众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们。随着他们的打斗,所有人的心也是揪到一起。
   公孙虎在虞复的强势攻击下,终于开始节节败退!
   做盟主的信念,被徒弟打败的屈辱,还有功亏一篑的不甘,公孙虎咬牙催动了自己功法的最高层次,试图进一步突破。
   虞复发现即将落败的公孙虎突然内力暴涨,情知不妙慌忙退开。
   公孙虎并未追赶,他在原地结印,努力让自己的实力再度提升。
   难道他还没有突破最后那层障碍?虞复心中紧张起来。
   就算是现在,他也没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拿下公孙虎,如果他的功力再度提升,那不是接近大圆满了?
   公孙虎的功法虞复见过,他知道那种功法每突破一层,其实力增加的可怕。
   他现在不能冒然出手,只希望公孙虎在最后关头冲击瓶颈失败。
   随着公孙虎一声爆喝,所有人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在那声爆喝中,就连虞复也是觉得耳膜生疼。
   不好!他突破了!真的突破了!
   人群中有人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对虞复紧紧捏了一把汗。
   “老子才是天下第一!哈哈哈!”公孙虎得意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没有人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在事实面前,大家不得不相信。
   公孙虎再度扑来,虞复倾尽全力应付。公孙虎强大的内力,让虞复不断倒退。
   饶是如此,虞复也无法支撑太久。
   “拿摩惹纳,达拉雅雅,纳摩、阿里雅、佳纳、萨嘎拉、贝勒佳纳,哈拉佳雅,达他嘎达雅。阿拉哈爹,桑雅桑,布达雅,南无萨噜哇……”
   一曲梵音从天而降。
   众人闻之,心中都是好受许多。
   西域女子闻之,目露欣喜之色。
   虞复闻之更是精神一振,在这些梵音贯耳之后,虞复的实力再度提升。而公孙虎的实力似乎是在这些梵音中,慢慢的被压制下来。
   少林高僧忽然从中发现了什么,纷纷坐地听梵音,不久便入定。
   虞复发现这些梵音对自己的好处,生怕错过这个机会,自己再也没有打败公孙虎的机会。
   所以他倾尽所能,对公孙虎进行了最后的攻击。
   公孙虎节节败退,更是感到自己的修为在不断跌落,无法承受虞复的攻击。
   虞复一声大喝,对公孙虎刺出一剑。
   公孙虎已经避无可避,突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虞复发现时已经来不及收招,那个挡在公孙虎面前的女子,正是公孙灵儿。
   “放了他!他很可怜!”公孙灵儿气息奄奄的说道。
   “灵儿!”虞复哭喊着抱住公孙灵儿,慢慢的蹲到。
   突然,公孙灵儿猛然转身,将虞复挡在自己身下。
   砰——
   虞复感受到千斤巨力从灵儿身上传来,回头看时,她替自己受了公孙虎偷袭的一掌。
   剑伤崩裂,鲜血止不住的喷涌而出!虞复想用手捂住,却是没有一点功效。
   公孙灵儿笑着摇头:“没有用的!死在你的怀里!我很高兴!”
   虞复欲哭无泪,公孙灵儿的手摸向他的脸庞,却是在半途中落下。
   啊——
   撕心裂肺的叫声,震得九天云海卷动。
   虞复回首时,发现公孙虎呆立当场。
   “你连女儿都杀,你还是不是人!”
   虞复一掌拍出,公孙虎举掌迎接。
   只是那一掌落下时,虞复才发现,公孙虎这一掌的力道,没有分毫。
   他是在自寻死路。
   公孙虎被击飞,虞复却是愣在了当场。
   没有手刃仇人的快感,有的只是内心的沉重。
   他看向上官凯时,上官凯坐在地上自言自语。仔细听辨,可听到他说着“我是天下第一!我是武林盟主”的话。
   和公孙虎比起来,上官凯可能更是让人怵目惊心。
   他能够用自己的亲人作为赌注,试图换取天下武林盟主的宝座。
   只是这个座位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虞复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火凤缓缓走来,虞复张张嘴唇,想向他解释自己的迫不得已。
   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火凤就扑到他的怀中。
   好像火凤就是靠着那把血饮,就确信面前这个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虞复。
   姚飞燕和婉儿站在他的身后,眼中噙满泪花。
   她们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个女子在虞复心中的分量。
   虞复在火凤耳边柔声说道:“这里人多!”
   火凤推开虞复,擦擦自己的眼眶。
   一队人从远处走来,虞复看时,却是在二皇子的地牢中救出的那位。
   虞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幻姬拔剑冲了过去。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幕,只是那人袍袖轻拂,就将女子手中的剑打落。
   幻姬不依不挠的扑过去拳打脚踢,那个汉子却是将她拥入怀中。
   虞复一脸的迷茫,却听见身后传来姚飞燕的声音:“这位就是梵音宗的奚无咎!”
   “哦!那你们……”虞复笑着看向姚飞燕和婉儿。
   二人却是抱住了虞复的胳膊,惊的火凤连连后退。婉儿将火凤拉到自己身边,很是亲昵的抚弄着她的秀发。
   奚无咎走来,对虞复抱拳行礼。
   “奚宗主!各位梵音宗兄弟!感谢你们出手相助!”虞复感激的说道。
   “你我之间就不用客气了!”奚无咎拉着幻姬的手说道。
   此刻的幻姬,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各派高手聚拢过来,虞复和他们打过招呼。唐家家主过来,和虞复打过招呼之后,向众人抱拳辞行。
   看他离去的身影,虞复似乎看到了唐门经久不衰的原因。
   有着足以自卫的本事,也有着不参与江湖争斗的决心。这或许就是蜀中唐门的立身哲学吧。
   白玉萧将聂君碧的尸体抱来,也在一边挖好了墓穴!
   虞复亲手把公孙灵儿和聂君碧、公孙虎葬于其中。
   公孙虎和公孙灵儿的墓穴遥遥相对,却是隔着一段距离。虞复自认为这就是他对公孙灵儿内心的理解。
   不能脱离父亲,却很想和他划清界限。
   放开会惦记,到一起却无法忍受。
   江湖各派邀请虞复主持武林之事,虞复婉言谢绝。
   看到虞复身边的女子,苏清婉在心中思量,自己对虞复的感情比不上聂君碧和公孙灵儿;更比不过火凤和姚飞燕,或许她就是一厢情愿吧。
   刚要转身离开,就被一只手挽住。
   “清婉,和我们一起回皓烨谷吧!”说话的女子就是月娥。
   她和虞复一见倾心,却是知道无论如何,她和虞复的感情也是不会超过他身边的那些女子。
   她心中的爱是一种美妙的存在,也是自私的!她不愿和其他人分享,所以她选择将这段还未开始的爱意,尘封在自己的心中。
   皓烨谷的女子们纷纷离去后,奚无咎也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几大派的人还不死心,想说服虞复回去,对此虞复颇是头疼。
   忽然传来了铁甲之声,虞复心中冷笑,果然朝廷的人还是来了。
   “各位好自为之!朝廷的人已经来了,要是再不走,恐怕又会有麻烦了!”虞复戏谑的看着各派说道。
   朝廷的人来这里,就是怕武林中出现第二个公孙虎,虞复既然无意,各派又何必强求。
   看着众人散去,虞复回头时,看到了白玉萧。
   “你怎么还不走?”虞复看着白玉萧站在三老墓前,忍不住问道。
   “我……”白玉萧一时说不出话来。尽管他早就打好主意,这里事了,就去重振摘星楼。
   可是临到别离之时,还是有些不舍!
   “快走吧!有你这样的兄弟!我今生足以!”虞复说道。
   白玉萧抱拳行礼离开。
   朝廷的人到来之时,虞复身边有着火凤、姚飞燕和婉儿三人。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太子看着一地的尸体问道。
   “我们在这里凭吊故人,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在这里住下来!”虞复笑着答道。
   “沉迷山水也不错!有佳人相伴,岂不乐哉!”太子笑语。
   “多谢兄台提醒!我会找个绝佳之所,自此逍遥!”虞复笑道。
   太子点点头,向手下一声招呼,带着众人离去。
   “殿下!我们就这样回去吗?”近卫低声问道。
   “我在来的时候忽然想通了!沙子攥得越紧,越是容易流失!”太子说道。
   近卫不解的看着太子策马奔驰,他怎么也想不通太子说这些话是何意。
   或许只有明君才会知道,民心就是那些细沙,微末却又让人无法控制。越是想得到他,越是不容易。攥得越紧越是容易流失。
   不知道太子的感悟是否会告诉皇上,也不知道皇上在听了他新的见解后会不会反思自己的过错!
   虞复看着火凤说道:“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我们这就去苗疆!苗王那笔账我们还没算呢!”
   火凤连连摇头道:“那笔账已经抵消了!我只想去你说的绝妙山水处!”
   虞复回头看向姚飞燕和婉儿,她们二人迅速的站到火凤身后。
   虞复无奈的摇摇头:“想不到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四道身影,伴着夕阳一路向西。
   (全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