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6章 李秀宁破长安(1)

马蹄轰鸣声犹如滚雷滚动响彻整个平原。

天地交接的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一线黑影,黑影愈滚愈大,人影闪烁间,一队约有数千人的强壮骑士,呼啸而来。他们身着黑色铠甲,手持长矟,马蹄奔走间溅起的草屑泥土,被强劲的大风飞卷激扬,模模糊糊的遮挡这骑兵的身体,

一杆硕大的纛旗旗,迎风招展,巨大的李字欲挣而出,彰显出这支骑兵的强盛之态。

李元霸一马当先,黑色的长袍被被奔驰中形成的强风刮得猎猎作响,乱蓬蓬长发犹如蛇舞,两把巨大的黑沉沉重锤挂在马鞍上,大手搭在上面,感受着冰冷血肉相连的特殊感觉,双目涌现炙热的火焰,似要涌出眼睛,燃烧这天地间的一切。

他的身后是无数量大车,每辆大车都由四匹马拉着,随着骑队奔驰。这些大车装的正是投石机与冲撞的材料,每辆大车都有好几个人坐在上面,是组装、操作这些工具的工匠。

此时他率领精骑正处于长安北边数十里处,只要再过三十里就是,他妹妹李秀宁驻扎的大营了。

如今宇文公主宝藏让众多势力的眼睛都盯着他们,不得不用裴世矩之计,弄死杨广而起兵造反。太原如今由李世民与刘文静留守,剩下的人马由李渊带领李家将领,兵指关中。只要拿下关中,在配合山西,就稳固成汤。

长安是关中命脉,必须拿下。

这时,一阵马蹄声从极远之地传来,越来越响。

众人向马蹄声望去。

只见地平线上出现一条黑线,越渐越大,身影渐渐清晰,人影闪烁间,一队约有三千,身穿黑色甲胄的骑士,狂奔而来,硕大的李字纛旗,迎风招展,似要告诉世人这支骑兵的身份。

李元霸笑了起来,因为他看清楚了为首的那个娇小的身影。随即大手一挥,骑队慢了下来,渐渐停住。

骑兵瞬间扑至,在李元霸精骑面前倏地停了下来,由于高速奔驰中的突然急停使得战马纷纷长嘶不已,马蹄扬起乱踢,遂重重地跺在地面上。

这支骑兵的首领不是别人,正是李秀宁。

李秀宁缓缓踱马至李元霸面前,甩蹬下马,笑道:“元霸哥哥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小妹真得就束手无策了。”

李元霸眼射神芒,沉声道:“你遇到麻烦了?”

李秀宁俊美的脸一正,肃容道:“长安城有司马德勘镇守,此人深谙兵法,布置极为讲究,又有攻城器械相助,小妹实在是束手无策。”

李元霸点点头道:“司马德勘确实有些本事,不过此人以骑战见长,这个防守就有些欠缺,不碍事。今趟投石机与冲撞都运来了,攻下长安城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李秀宁点头,随即嘴角挂起一丝诡异的笑容道:“元霸哥哥想学陈庆之吗?”

李元霸听琴之意,沉声道:“小妹是想利用投石机与冲撞的优势,创造机会让我杀进城去?”李元霸征战多年,不是头脑浆糊的人,一听李秀宁的说辞,就知道了什么意思。

李秀宁道美目一闪,娇笑道:“小妹就是这个意思,”随即目光沉凝道:“司马德勘大小战役不下百起,少有败绩,是当今有名的善于统兵将领之一,想要对付他必须用此法。”语气有一丝凝重。

李元霸闷哼一声道:“司马德勘虽然有些真材实料,但在我眼里也不过是插标卖首之徒,若不是杨广重用他,他也不会有今日的名声!”李秀宁这番推崇别人的话,让他心里有些不快活。

李元霸随即又道:“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司马德勘这个老东西不能小觑。我不是迂腐之人,只要是手段就必须去用,一切以李阀利益为重。”他对小妹的能力格外的看重,随即听从了她的意思,如果是李渊在他面前,他不一定会遵守。

李秀宁笑靥如花道:“多谢元霸哥哥理解!今夜有元霸哥哥在此,必破长安!”“呼!”长矟高振,指向夜空。

李元霸配合的将两柄大锤高举互砸,发出数声巨响,大喝声道:“踏平长安!”

“踏平长安!”

“踏平长安!”

————————————

无数骑士高举长矟,发出震天怒吼。

月亮高挂夜空,位于骊山百里的长安城,城门紧闭,静悄悄的,但是城楼上严阵以待的士兵,却告诉人们即将要发生的不平凡之事。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似是天上的雷鸣。地平线上突然出现黑影,犹如雪球般越聚越大,越滚越多,无数个骑士带着狂猛的气势向着高大的长安城,呼啸而来。

马蹄践踏,草屑翻飞,骑队愈冲愈急,大地一阵颤抖,似乎要将地面上的一切事物都要碾碎、撕碎。

城楼上严阵以待的士兵,早就反应过来,号角声大作,高呼敌袭。

无数名骑士在距离箭矢的射程外停了下来。静静地横马而立,一双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长安城城,空气中蔓延着一股让人难受的肃杀之气。

李秀宁坐在黑色的战马上,玉手握着黑色长矟。

李秀宁目光紧紧盯着城楼,因为那里有一个人,司马德勘。

身形高大,脸容削瘦的司马德勘,裹着普通的皮甲,手里持着一杆硕大的大矟。

李秀宁气沉丹田道:“我乃唐国公之女李秀宁,司马德勘我限你半柱香的时间投降,否则马踏长安!”

城楼上的司马德勘冷哼一声道:“马踏长安,好大的口气!仅凭骑兵想攻城,你以为你是南朝陈庆之!”自古以来,骑兵都是长于野战,擅于冲阵奔袭,攻城?如果没有攻城器械,根本是不可能,除非是陈庆之再世。

“咚咚……”

战鼓声响起,在空中飘荡,城楼上的弓箭手们手持弓箭,纷纷占据有利方位,在城楼上摆开阵势,准备迎击敌人。

李秀宁心中一冷,从城楼上的士兵动作来看,她已经知道了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悍兵。

看来招降是不可能了,只能攻城了!

长矟一挥。

骑队开始涌动起来,如水浪般分了开去。

一架架巨大的投石机身影似是凭空冒出一般,出现了众人面前……

同类热门
  • 越峰大陆之征途越峰大陆之征途越小峰|历史无名大陆,古老的万丈崖将大陆一分为二。大陆东方:战火纷飞,热血男儿仗剑沙场。百国林立,连年征伐,大国吞小国,强国并弱国。最终演变为七国称雄----西秦、南楚、东齐、北燕、中韩、武魏、骑赵。七国各霸一方,其中弱小国家郑、宋、陈、蔡、鲁、中山等等。在七国的镇服之下,左右摇摆以求自保。而大陆的西方万族生存,期间马其帝国有一大帝崛起。一战灭希源,继而战罗国、征伊尔、图印尔。带领百战之师,一路血雨腥风,来到万丈崖下。大帝派出哨探,探寻向东之路,意欲东征,看一看万丈崖东边的世界。与此同时期的东方统治者们,却是毫不知情。继续着战乱:西秦与武魏争河西、东齐与武魏争霸主、南楚并小国、骑赵与中韩争榆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屌丝越峰却因为一次车祸而穿越。来到这个战火纷飞的大陆,投身于一个小国陈,成为国君唯一的子嗣,成为国之储君。他能否改变陈国国运,让陈国崛起?在东西方的大碰撞中,他又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 三国之黄巾贼三国之黄巾贼白王叔|历史文有文气,武有武气。 穿越到三国,成为黄巾驸马爷,能够呼风唤雨的张角,向天借命的刘宏,未死的典韦,重用的高顺,逆天改命的戏志才....... 书友群:594338912期待你的加入
  • 华殇华殇二水中分|历史如果从一开始这就只是一个局,那么现在你何苦要透露给我。就让我在无知中死去,那么我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还是我曾为你所做的一切,不够换来你一丝怜悯?当年前我幽禁桐宫,你既然选择将那个孩子送来,如今又因何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早已倦了红尘,何苦逼我再拿起长刀。可知刀锋所向,是生灵涂炭。罢了罢了,今日城破,他必须得死,而你……也随他去吧……
  • 三国之凉州王三国之凉州王刺鬼|历史一样的穿越,不一样的三国故事,一个平凡的人穿越到马超身上,不会制造玻璃,不会造肥皂,只有超前的眼光。且看一个平凡的人如何在三国的阴谋阳谋中逐渐成长。
  • 御龙在天之龙抬头御龙在天之龙抬头毒毒毒毒毒|历史天下分崩离析,战火焚天灭地。群雄各据一方,谁主九州沉浮。六鳌摇动海山倾谁入沧溟斩巨鲸?
  • 首败:甲午年的中日决战首败:甲午年的中日决战师永刚、张凡|历史甲午年,1894年。写下这个坐标式的年代,可以顺着历史的灰烬找到那些消失的人和事。更多的人熟悉这个年份是因为一支庞大海军的覆灭。一支名义上称之为世界第七,或者世界第八,总之世界排名靠前的海军悲剧性的毁灭了。闭上眼总能想象到那艘庞大豪华的泰坦尼克号,一八九四年的中国正如那艘出海的巨轮,刚刚醒来就迎面撞上了冰山。这是致命的一击,比1840年来自西方白人的枪炮声更为沉重。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接连不断的打击都像重重的敲门声,槌在帝国即将崩溃的门楣上。但最重的一击,来自东方。
  • 带着率土之滨混三国带着率土之滨混三国太原王某|历史光和七年,黄巾起义,被王玢大力资助的太平道一举干掉东汉朝廷,局势会怎样? 袁绍还能定河北? 董卓还用五千西凉铁骑雄霸雒阳吗? 孙坚、陶谦还能凭借平羌胡之乱坐镇南方吗? 刘焉又如何霸占益州? 刘表还能单骑定益州? 刘虞是称帝还是割据? 刘跑跑是否还有机会流亡天下后割据一方? 王玢据朔方而起,借系统之力能否在十年之内平定天下。
  • 大宋阴谋家大宋阴谋家丘山欠月|历史迷雾层层笼罩,阴谋重重相连,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活下去的唯一条件,就是冷血,残忍,无情,算计,利用!我早已将良知摒弃,融化进阴冷的黑暗里!慢热文,请慢慢看下去,倩女幽魂系列可以直接跳过,只是开始的尝试而已!
  • 天下!天下天下!天下世外仙鼠|历史南关城第一美人之子,“祥云金瑞”预言之子-----张爱东,看他一生“十八年”如何大起大落,如何成为大英雄,如何具有超前思维,如何成以天下,如何备受争议,他的天下究竟是天下?还是天下!让我们一起走进《天下?天下!》感受这个新世界,感受最赋争议的大英雄,感受一生所爱。
  • 青云路青云路巴赫|历史孤儿出身的楚铭在一场车祸中穿越到了异世界,不是慷慨激昂的汉唐盛世,也不是残忍混乱的五代十国,一个不熟悉的世界,一段没听说过的历史。陌生的世界,只有一个人踽踽独行。为了自己,为了亲人,一步一步打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汉唐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