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4章 与河北崔家结盟

天空蔚蓝,一望无垠的碧草平原横在宇文成都的面前。

宇文成都站在武阳郡的馆陶城城楼上。

馆陶是武阳郡的北陲,与清河郡的清泉接壤。蜿蜒的永济渠从馆陶城流过,无数运载物资的船只,浩浩荡荡,只能看见前头却看不见尾。

永济渠是杨广的另一个伟大的功绩,它南达黄河,北通涿郡,是天下漕运的主要通道线路之一,是隋朝调运河北地区,粮食的主要渠道,也是对北方用兵时,输送人员与战备物资的运输线。自永济渠经黄河、通济渠、淮河、邗沟,过江经江南运河至杭州,构成了南北大运河。

宇文成都当年入主武阳郡就是看中了这个优势。

此时离洛阳之乱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现在武阳郡在车焜梁、宇文士及一些能臣的治理下郡蒸蒸日上,兵荣强盛。而他则带领一手创建出来的五万骑兵驻守在馆陶。他虽然与宇文化及有父子之情,武阳郡又是他一手创办,但他性格向来不喜欢与人交流,不想与长辈们虚情假意的奉承,索性带领一支军队驻扎在馆陶。而他的兵工厂亦是派了一万精兵在那驻扎,他已经下达了命令,凡是靠近沙麓山兵工厂二十步者杀无赦!

他之所以驻扎在馆陶,还有另一层意思,掌握一支军队,不管什么时期,掌握一支心腹部队,都是历来生存的法则。

宇文成都眺望独孤阀的方向。

再过半个月就是迎娶独孤微蓝的时候。

清河郡与武阳郡相连,两大门阀的联合下,南北贯通,贸易不断。虽然现在他们没有公开两家的关系,但是从远远不间断的漕运贸易,别的势力已经猜出了蛛丝马迹。

宇文成都长出一口气,多年的努力,终于打破了宇文阀灭亡的命运。虽然宇文阀因撤离东都的而损失了一部分利益,但是整体的实力还在。有了实力,才能更好的完成他的下一个目标。

他要借着宇文阀的底子,如升起的东日,照耀着大地。

“天下……”

宇文成都心里默念着。

他心里明白,要想在乱世中生存,必须攀上人生的最顶峰,压倒一切,才能是最安全的。

要想得到天下,眼前的河北问题必须解决,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宇文成都收起神情,走下城楼,往城主府而去。

————————————

城主府内。

一个硕大的澡盆横在房间里,热气腾腾,浓浓的草药味蔓延着整个屋子。宇文成都****着上身,站在铜镜前,看着身上无数条伤疤,伸手抚摸着胸口处的龙头,眼神渐渐变得锐利,大隋已经瓦解了,群雄揭竿而起,割据四方。

清河郡的独孤武都已经与魏刀儿连战四场,四场全胜,暂时息鼓,归于平静。

龙头——从单骑勇闯突厥大帐,这颗龙头就已经跟随着他,成为了他生存的意义,前进的动力,支持着他野心的支柱。哪怕大隋不存在了,依旧会跟着他。

如今李渊之女李秀宁为先锋率领两万精骑已经来到了长安附近,司马德勘坚守长安,齐王杨暕退于八百里秦川,利用山势地理与司马德勘遥相呼应和李秀宁对抗。事件依旧按照历史而发展,王世充趁机取了洛阳。李密夺了翟让的权,唯一不同的是,张须陀没有死,他与麾下的兵马,一起来到了武阳郡。荥阳郡被李密的瓦岗军所占领,目前与王世充对峙。

对于李秀宁这个女人,宇文成都也是佩服异常,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李秀宁都是这个时期最骁勇善战的女性,在柔弱的身体里有着惊人的精力,兼且精明强干,能力不下于李世民、李元霸、李孝恭这些李阀有名的人物。

她一出动立即牵动了宇文成都的心,立即派鹰卫加紧密度,探查情报。

敲门声响了起来,“主上。”一把清冷的声音,传入宇文成都的耳内,这是斛律菲的声音。这一年的时间,在改善两人的关系后,她出了立于偏房的身份外,就是恪守属下之道。

“进来……”宇文成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原本想让斛律菲歇歇,卸下鹰卫统领的担子,去陪伴澹雅,不过却遭到了斛律菲的拒绝。这个小妮子,成为了他的女人,脾气见长了。

斛律菲推门而入,看见宇文成都****的上身与健壮的肌肉,愣了一下,随即恢复过来,习以为常。“主上,事情已经办妥了。”

宇文成都转过身,狰狞的龙头浮现在斛律菲的眼底,让她一阵迷醉。龙头是大隋第一勇士的象征,亦是天下第一勇士的标志。作为草原的女人,她始终崇上武力至上。宇文成都看着斛律菲的迷离的双目,心头一热,伸出臂膀,用力一拉,没等斛律菲回过神,就已经香软满怀,扑在了他的怀里。斛律菲刚刚想挣扎,但是手碰到健壮的胸膛,犹如触电一般,乖乖地倚在宇文成都的怀里,雄厚的男人气息将她淹没。

斛律菲红晕满面,微微地喘气,香气如兰。此时两具火热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斛律菲抬起头,闭上眼睛,修长的睫毛不停地颤动。宇文成都血气上涌,捧起她娇羞红扑扑的脸颊,霸道的吻了下去。两片芳香柔软的嘴唇含在嘴里,双臂搂着她,恨不得将她融进身体里。

就在两人难舍难分的时候,宇文成都忽然记起,斛律菲是为了一件事情而来。连忙松开她,轻轻地道:“崔家那边有消息了?”

斛律菲微微喘息,刚刚宇文成都的贪婪,差点没让她断过气,回过神望着宇文成都的眼睛:“宇文长史大人已经去见崔汉硕了。”长史是宇文士及。

宇文化及到了武阳郡,自宇文成都卸任了太守之职,由宇文化及自领,同时兼任已经如同虚设的右屯卫大将军后,而宇文士及在尚辇奉御的官职上又多了两个头衔——武阳郡的长史兼武阳郡司马。宇文化及的官职任命,相比各地称王称皇的诸侯们,要低调的多,简直不显眼。这些举措是宇文士及与宇文成都极力建议,用宇文士及的话说,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

清河郡,清河城。

崔家家主的府邸,假山重叠、碧竹环绕若隐若现亭台内,两个身材相近均是修长、风姿绰雅的男子,对坐与石桌。石桌之上是纵横交错的棋盘,黑白子密密麻麻的排列着,阵营混乱不清,交织在一起,杀得是难解难分。随着两人执子的越来越慢,眉头越来越皱,到了最后,两人均是半柱香才下一子。

这两个人,一个是五络长须飘然及腹的宇文士及,一个是面容白净,同样蓄着美须的中年人,正是崔家家主崔汉硕。

不知何时,崔汉硕蓦地长叹一声,将手中的黑子放下:“宇文兄的棋艺之高,实在是让在下甘拜下风。”宇文士及摆摆手:“崔兄言重了,在下只不过是占了诡异之道罢了,而崔兄的棋艺是中正之道,如今保持中正之道的风格,已经不多了。”

宇文士及的话似乎说道了崔汉硕的心里,令他仿似找到了知音:“中正之道,正气有余,变化不足,习惯是一把双刃剑,在下习惯了中正之道,这套路沾手就来,就是被人看破,也是很难改变。谋略之道亦是如此。宇文兄进退有度,收发自如,实在是我们这些做谋士的巅峰境界。”

宇文士及微微一笑:“崔兄言重了。”

两人一侧的焚香炉,烟熏袅袅,阵阵芳香环绕着整个空间。

崔汉硕这时候不再客套,直点要提:“宇文兄突然造访在下寒舍,不会只是为了与在下切磋棋艺的吧。”这句话毫不客气,再无客套,语气生硬。

宇文士及淡淡一笑:“崔兄何出此言,在下久闻崔兄乃是棋中高手,特地前来一较长短。”崔汉硕苦笑一下,说道:“宇文兄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舌头不饶人。宇文兄你就不要在和我打哑谜了。此趟而来是不是来打我们崔家的主意?”

宇文士及轻笑一下:“崔兄如何发现,我此趟的目的?”

崔汉硕闷哼一声:“这还用发现,你们宇文家与独孤家的小动作,乃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别以为我是傻瓜。宇文兄,你这招棋布的可真深呀,简直就是瞒天过海,骗过了所有的人,任谁也不会想到你会玩这一招。”

宇文士及承认道:“我们确实与独孤阀联盟了。”

“我想知道。”崔汉硕道:“你们什么时候结盟的。”

“李密上瓦岗之前。”

崔汉硕瞳孔一缩,倒吸一口凉气道:“李密上瓦岗之前,你好深的算计。我就知道你宇文士及选在武阳郡落脚,必然有后续手段。嘿!这哪是后续的手段,是先前早已布置好了。”

宇文士及拱手谦逊道:“崔兄过奖了。”

崔汉硕摆手道:“唉,一点都不过讲,你我同窗多年,你宇文士及有多少手段,我还不清楚。说吧,此趟而来究竟带着哪种目的。”

宇文士及蓦地起身,对着崔汉硕深深的长揖。

崔汉硕连忙站起:“你这是干什么?”避了过去。

他虽然避过去,但是宇文士及依旧是长揖到底,遂直起身子。面色沉凝道:“小弟此次前来,正是促使两家联盟之事。”

崔汉硕转过身:“我就知道,你抱着什么心思。”随即皱起眉头:“不过,你们先是和独孤阀联盟,现在又找到我,你究竟想打什么主意?”自二十岁接管家族以来,至今已有二十四年。

在这二十四年的岁月里,从以前的懵懂无知到现在的老练精明,这其中的艰辛,谁又能知。这些年他一直想打破当年的拒不出仕的誓言,在士子之间发展力量,为得就是如今的天下大乱做准备。

今天早在宇文士及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出了宇文士及的来意。只是不愿意往上面想,此时的问话,他要听听宇文士及的回答。

宇文士及道:“你崔家与郑家来往频繁,又打着什么主意?你们打着什么主意,我们就打着什么主意。”话语棱模两可。

崔汉硕手指对着宇文士及点了点:“你呀,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卖关子,那好,我就猜上一猜。”负着双手,缓缓踱步。继续道:“你想与我崔家结盟,掌控整个河北?”

宇文士及道:“不错,你崔家门生遍布秦川以东,尤其是河北之地最盛,想要取河北,就必须借助你们崔家的力量。崔兄,现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崔家愿不愿意与我们宇文阀合作。”说到最后,亮出底牌。

崔汉硕已经停下了脚步,沉默不语。宇文阀实力雄厚,取河北轻而易举,可为什么偏要与他崔家联盟呢?这里面肯定有更深层的意思。如果与他崔家结盟,就等于掌握了一定的士子力量。宇文阀是想……随着思绪的深入,崔汉硕想到了一种可能,目光闪烁。

抬起头直射宇文士及:“结盟之事,事关重大,我一人不能定夺,需要召集家族长老进行商议。”

此话入耳,宇文士及脸上露出笑容。他已经从话里听出隐藏的含义。崔汉硕能说出这样的话,那这件联盟之事就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

“那就不打扰了,在下在驿站等候佳音。”

宇文士及拱手行礼。

同类热门
  • 三国之武动乾坤三国之武动乾坤可乐配炒饭|历史刘羽穿越了,回到了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动荡混乱的大时代。东汉末年,是英雄辈出的大时代,是群雄并起的大时代。而刘羽早先为了生存,到后来不知不觉拥有了征战天下的野心。刘羽注定是为了改变历史而来,看刘羽如何一步步超越群雄,独步天下。这是一本不一样的三国!
  • 汉末亲兵汉末亲兵何静四郎|历史生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只愿做汉末第一亲兵……
  • 千古书生千古书生万家少爷|历史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国朝举弘文之策,百姓有向学之风;盛世重文,国人崇尚读书,自古就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及“金屋颜玉”之说。皓首穷经,更是读书人孜孜以求,并引以为荣的人生盛事。所谓“养子不读书,不如喂头猪”,读书从文可见一斑。
  • 罗成后传罗成后传席静依|历史藩王世子、义薄云天、开国元勋、忠肝义胆、爱恨情仇、红袖添香、折戟沉沙、一抹夕阳……锁五龙一统归唐后,罗成受封越国公。西突厥统叶护可汗趁中原大局初定,李唐根基未稳,挥师南下兵犯云州,罗成曾为北平少保燕云一带了如指掌,高祖命其戍守云州。武德二年,罗成山西赈灾重逢单盈盈,收养单雄信之子单天长;武德三年九月统叶护求和,自此北疆十余载无战事。朝中暗流涌动,太子、秦王纷争不断,太子几番拉拢罗成未果,暗下毒手……单天长流放,秦王入狱,魏征倒戈,罗成如何应对……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北平府灭门,罗成心死;淤泥河战死沙场,罗成虽死永生……(2013版《隋唐演义》续)
  • 中国禁毒史中国禁毒史齐磊、胡金野|历史本书以近代以来中国的五次禁毒运动为主线对毒品在中国的流布进行介绍,揭示毒品的祸害,评说近二百年来中国历届政府的禁毒举措,并分析了当前毒品问题使人类社会所面临的困境。
  • 借子记借子记信廿|历史寡妇蔡大娘给独苗闺女蔡文花招来上门女婿,二人婚后三年未孕,蔡寡妇带女儿文花到乡间老庙借子,第一个孩子生下来后蔡寡妇暴亡。此后,蔡文花又两次借子,生出来都是残疾。三个孩子长大后,在村子里掀起另一段恩怨情仇。
  • 少年书生万户侯少年书生万户侯骁隐|历史纵横官场靠什么?才干?金钱?还是,老爹?拍马?或纯粹靠运气?古往今来,多少人欲入官场而不得其门,想混官场而不得其法,最后落得个年华老去、一事无成的还算幸运,更有糊里糊涂做了刀下冤鬼的更是不计其数。做官的窍门到底在哪里?凌子默,一个绰号“稀饭”、只会在家畅享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少年郎,因为五年前的一次无妄之灾,家道中落,寄人篱下,不得不重拾学而优则仕的老路,一脚踏进了波谲云诡的天朝官场,靠着自己的人脉奇缘,剿抚如意神教乱党、平定苗疆、查处贪腐大案、威镇雁门关大战北狄、最后卷入宫廷内斗,开始了波澜辉煌的官场之路,玩转官场兵法、腹黑万里封侯……
  • 大明三公大明三公武库之师|历史一个现代的三流大学的小白兼宅男级人,只因为看了一本小说,就穿越了,成为嘉靖同学的发小,看他如何在嘉靖年间一步步走上大明唯一的活着的时候被授予太师,太尉,太傅于一身的超级三公。
  • 十样帝王花十样帝王花西山白衣|历史九荷莲心苦,十样帝王花。五代十国四分五裂,群雄纷争。十位帝王爱上一个叫费溪雪的女子,不惜吃下爱情毒花。墨家门派重出江湖,少门主和契丹耶律公主结下一段不解之缘。爱江山更爱美人,为情而远赴大理感通寺,一株龙女花引出段氏风波。
  • 调皮小王爷调皮小王爷石头开花|历史在人们的眼中,这个小王爷有些玩世不恭,有些调皮,看似什么都不在意。但是,你却不能说他是个草包,这个小王爷像是一个生而知之的人,知文理,懂古今,能挽救将死之人,又有救国之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