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 kb电竞体育平台app

第9577章 方寸必争

血魔宗内门的关键所在,有两处,一个是内门弟子修炼所去的血肉祭坛,另一处则是血肉祭坛下方,妖物横行,猎杀妖物带回尸首者,可获得宗门奖励‘血魔令’。
   凭令牌,可在宗内换取仙丹、法宝、功法,除此以外还可以用来贿赂执事师兄或是长老,用较少的代价换取一个不错的血肉祭坛法座,这相较于前面几项用途,自然是高明了不少。
   这一日,田稻来到了血肉祭坛。
   “内门弟子,每月有下位法座使用权十日,进去吧。”血肉祭坛门口一名内门弟子,抬眼一瞧田稻,低下头已经将田稻的相貌完全忘记,口中却仍自说道。
   看守血肉祭坛,每月可获得上位法座使用权七日。
   同样是七天,这上位法座的效果可比中位法座的效果要好上数倍不止。
   没办法,一个是看守无关痛痒的外门石府,一个是看守血肉祭坛,待遇自然不同。
   这名看守修士,本身也是炼气巅峰,并且是内门中实力堪称登顶的人物。
   单是看守血肉祭坛的这个身份,便足以让他在内门女修当中被趋之若鹜。
   “多谢。”
   田稻也不客套,此人实力虽然不错,且身份地位不低,但对于他而言却无大用,日后很可能不会有太多交集,当然事无绝对,毕竟人心难测。
   血肉祭坛,是一座漆黑岩石的四方祭坛,其上刻着血色道纹,形成一个大阵,阵中千个血色道纹画成的圆圈,这就是所谓的法座,分下位、中位、上位、极位,四位法座,从大小和道纹繁复程度上便可区分。
   一个一个独立的法座之间,还有着一道道血色道纹将它们连接在一起。
   三个下位法座养一个中位法座,三个中位法座养一个上位法座,最后则是四个上位法座养一个极位法座。
   田稻触目所及,大部分都是四人连坐的三个下位法座及一个中位法座构成的阵法。
   只有少数,才有着一个上位法座为阵心,九名弟子坐在下位法座、三名弟子坐在中位法座,一层一层,好似众星拱月。
   至于极位法座,整个血肉祭坛上,此刻也只有一人在座。
   翩翩少年,白衣胜雪,闭眸坐在那里似天上谪仙;剑眉小脸,凡是女修过之无不注目,有甚者更是连连尖叫,冷漠者扫过一眼那些兴奋尖叫的女修,露出的非但不是不解,还是一种认同的眼神。
   天地的宠儿,血魔宗大长老衣钵弟子,天骄良健。
   正巧,在田稻经过良健阵法之时,良健阵法中一人坐下的法座忽然血光暗淡,很快失去光泽,随之整个阵法也跟着失效,所有人坐下法座都跟着暗淡。
   这便是血肉祭坛内修炼用的阵法,环环相扣,无论是那一层,只要有一人断开,整个阵法立马失效。
   法座率先暗淡的那人表情一滞,随即带着苦涩起身,在一旁内门弟子鄙夷、冷漠的眼神当中,走出了良健的阵法当中。
   普通内门弟子,不过十日下位法座使用权,用光了,就只能自己慢慢修炼,或是进入试炼洞窟当中寻找机缘,不过以他现在炼气后期的修为,进入试炼洞窟还太过危险。
   哪怕是结伴进入,也需要炼气巅峰修为才有资格。
   试炼洞窟,那里每天死的修士,可是比死的妖物还要多。
   “这位师兄,此处我可以坐下吗,我还有十日下位法座使用权在身。”田稻走上前去,向着那下位法座缺位处的中位法座弟子询问。
   “你?”那中位法座修士眯着眼睛一瞧田稻,视线却滑向了他处。
   “孙师兄,孙师兄,这是孝敬您的。”忽然一个身材矮小,相貌堂堂,却一脸猥琐笑容的男子不知道从何处窜了出来,上来便将一个玉瓶塞入了那‘孙师兄’的手中。
   “呵呵,你小子……”
   孙长孙笑着接过,见良健从始至终都闭着眼睛没有睁开,心下松了一口气,将玉瓶收入怀中,又向他直属的上位法座修士一抱拳,便让那名矮小修士坐在了下位法座缺处。
   成为阵法中的一环,同样可以享受阵法的增幅修炼效果,这个阵法越大,阵法中修士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多。
   除此以外,则是阶位越高者,所能享受的增幅效果越好。
   其原理是将阵法增幅带来的效果集中到上层,越是上层,获益越多。
   集中,也就是说,上层者其实是将下层者的利益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只不过即便如此,下层者也依旧能够获利,更何况下位法座权限遍地都是,而中位法座、上位法座,乃至是极位法座权限,却极为稀少。
   天地间,不是没有诞生过平等修炼阵法。
   “太初之时,仙宗、魔宗,所用修炼阵法,几乎是一半上下层修炼阵法,一半平等修炼阵法,然而渐渐的,因上下层修炼阵法而涌现出的一小部分顶尖强者,却将那些宗门弟子众多的宗门,杀得屁滚尿流。”
   自然,久而久之,天地间便只剩下这一种修炼阵法。
   “任鼠,幼年时当过偷盗小贼,攀炎附势、偷奸耍滑惯了,只是有一副开灵之体,被血魔宗弟子发现,贿以偶然得到的一株仙草,终于进了血魔宗内门。”
   其实以他的资质,即便不用贿以那一株仙草,也一样能够进入……
   任鼠的目光与田稻的目光相撞,不由间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
   进入有极位法座者为中心的修炼阵法,所能获得的收益可远远不止是一颗极品聚气丹可以比拟的,看着自己将一个对手挤掉,他的心里也隐隐有些得意。
   “你们这些傻帽,不知道大势所趋,不舍得丹药,如何能获得更大的收益?”
   任鼠的嘴角在不经意间翘起,已然陷入了一种对自己头脑聪明的崇拜当中。
   田稻耸耸肩,往旁边一处独立下位法座走去,反正所谓灵脉、血肉祭坛、法座、修炼阵法,所利用的原理都只是以外界浓郁的灵气将自身孕育而出的灵力堵回丹田一小部分。
   既然田稻所修炼‘无名功法’可吸收自身十成灵力,那么其实在这里修炼,和在外面一处灵气贫乏处修炼并无二致。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忽然,田稻背后,一向喜好结交朋友,且过往表现也很够义气的内门弟子赵风,向着田稻的背影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