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99真人国际

第3225章 符水之变(一)

看到张风不愿认输,张轩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烦躁和戾气,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身上的灵力也是如潮水般涌起,散发出惊人的波动。
   用充满戾气的双眼看着张风,张轩低喝一声:“须弥大手印!”
   双手带着厚重的黄芒舞动,片片土黄色的土灵力缠绕在张轩的四周,使张轩仿佛置身于一座正在成型的大山中一样;只见张轩十指灵巧的舞动,捏出了一个状若山峰的印诀,然后右掌携带着山峰状的印诀对着张风寻若闪电地拍去。这一掌拍的虽快似闪电,但落在众人眼中却似乎很慢一样,甚至可以清楚看清这一掌的运行轨迹,仿佛这一掌真的驮负着一座须弥山,带着一股厚重和无与伦比的威势,好像要压塌空气一般。
   张风只觉这一掌从初时的人手般大小迅速变大,眨眼间便已遮蔽了他的所有视线,虽然能够看清这一掌的轨迹,但他却产生了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只有硬接这一掌才行!
   钢牙一咬,张风选择了以硬碰硬。双腿对着地面狠狠一剁,溅起一片碎石,换来了强大的冲力,而后双拳扬起,带着一股虎啸山林的气势对着张轩的大手印凶猛地轰去!
   虎咆拳!
   台下观战众人只觉武台上有一头威风凛凛的猛虎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地扑在一座大山上!
   砰!
   山林之王和大山相撞,威风凛凛的猛虎直接被大山狠狠地击飞,径直落到了武台外,震裂了一大片地面,让地面仿佛蛛网一样,那蛛网的中心自然就是施展虎咆拳的张风。
   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张风有些畏惧的看着张轩,刚才那一掌的威势简直是太强了,让他现在都心有余悸,不敢直面张轩。他现在虽然还有余力再战,不过他此时被打落到了武台外,已经是输了。
   “这场比赛张轩胜!”裁判高声道。
   台下顿时又爆出一阵喧哗,张轩刚才的那一掌简直是太过震撼了!那一掌绝对是一门极厉害的武技,不是张家这样的家族所能拥有的武技,那一掌蕴含的威势绝对在顶级武技之上,甚至还在巅峰级别之上!
   “张轩少爷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一门武技,张凡那家伙肯定不会是张轩少爷的对手了,即便他用一记手刀砍翻了张龙,用半招打败了张林峰。”张轩的铁杆儿们信誓旦旦的说。
   一身淡绿裙装的张玉怡却是秀眉微蹙,暗道:“好厉害的一掌,那个家伙能挡得下这一掌吗?”美眸看向长老席的张凡,却发现这个家伙正在和紫莹有说有笑的聊着,似乎根本不把这凶威赫赫的一掌看在眼中。不知道他是没看到这凶悍的一掌还是根本不在乎这一掌……
   “哇!好帅,比张凡还要帅!看来张轩表哥才是我们张家最帅的。”有少女如是说道。
   “我看还是张凡帅,他竟然只用了半招就击败了擅长步法的张林峰啊!那桀骜的眼神简直就是我命中的克星!哦,爱死张凡了!”某少女已经彻底恋上了张凡,连一直被视为张家年轻一辈最强的张轩此时也被比了下去。
   “轩儿不简单啊,已经将这练气境中的巅峰武技须弥大手印练到了五分火候!”张光耀笑眯眯地摸着他下巴上的胡子。
   张昊璋一直苦着的脸此时也终于有了笑容:“嘿嘿,练得算是不错了,这须弥大手印可是在巅峰武技中也算顶尖儿的了!”说完还面露得色看了张昊天和张凡一眼。却发现张凡竟然在和他内定的儿媳妇有说有笑,脸上的笑容马上便敛去了,再度换上一张苦瓜脸,脸色阴沉。
   张轩本来也是面露得色,得意洋洋地看向张凡,打算放几句狠话。却发现张凡根本就没看他,竟然在和他内定的媳妇儿有说有笑,原本红光满面的面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就像在喉咙中正咽着一口大便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恨恨地甩了下袖子,径直走下了武台。
   张昊民看着恨恨得走下武台的张轩,神色有些不好看,转头对着张昊天道:“二哥,看来大哥将他从东皇学院带出来的唯一一本武技传给张轩了。”
   沉吟了一会儿,张昊民又道:“东皇学院里面竞争太强,在里面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强者总是踩着弱者越来越强。大哥在里面越混越差,最终离开了东皇学院,但二伯当年救的那个大人物不忍大哥在东皇学院什么也没得到,便给了他一门练气境内的巅峰武技。且叮嘱他除自修外不可外传,不过倒可以传给二伯这一脉,大哥当年虽然将这武技传给了你,但现在……”
   张昊天轻咬了一下嘴唇,看着远处神色愤恨的张轩,淡淡地道:“算了,毕竟张轩也是他亲儿子,也不算他违反那大人物的要求。大哥这人太自私,什么好处都留给他自己,也真是……不过都随他去吧,毕竟都是一家人,只要他别做太过火的事情就行了。”说完却眼睛一眨,在张凡身上瞟了一眼,然后又在张昊璋身上看了一眼,眉头紧皱,似乎在联想着什么……
   经过数轮比赛后,终于决出了前四强,也是张家年轻一辈中最强的四人,分别是张凡、张轩、张玉怡、张凯四人,当然这其中有张家的执事在暗中操作,避免几者提前相遇,造成实力高却名次低的情况。
   现在,开始最后四强决战的抽签!
   四个少男少女齐聚在抽签箱前,准备开始抽签。首先是张凯从箱中取出了一枚玉牌,上面写着天字二号,也就是意味着他会是第二个上台战斗的人,对战的将是地字二号。
   第二个抽签的则是张轩,张轩伸手去箱中抽取玉牌,却在取玉牌的手即将落入箱中时对着张凡冷冷一笑道:“张凡,你祈祷吧,祈祷我不会抽中一号、你也抽不到一号,要不然,在第一场我便让你止步四强!”
   张凡听后一愣,然后咧嘴一笑,突然双手合十,对着天空开始祈祷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像个神棍一样。仔细听他念的是什么,却听见他竟然再说:“老天保佑啊,保佑张轩和我都抽中一号,他要是抽中天字一号就让我抽中地字一号,他要是抽中地字一号就让我抽中天字一号。老天一定要保佑啊!一定要给张轩一个挨虐的机会,让他止步在四强。”
   噗嗤。
   张玉怡和张凯都是笑出声来,张玉怡轻掩小嘴笑道:“你这人怎么这这样,人家让你祈祷别碰到他,你可倒好,竟祈祷千万要遇到他,好狠狠地虐他,你是要气死他吗?”
   果然,张轩的手此时已经不是停在抽签箱前了,而是僵在了抽签箱前,额头青筋暴露,这张凡简直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裸的鄙视自己,真是太气人了!
   “你!”张轩面现怒色,似乎要吃了张凡,却没有动口咬下去,只是恨恨地道:“好,好你个伶牙俐齿的家伙,等会儿有你好看!”说完把手伸入抽签箱抽取了一枚玉牌。
   打开一看,正是天字一号!
   张凡也是一愣,没想到还真是天字一号。嘴角一扯,对着张轩道:“要不我不用抽了,直接和你战一场怎么样?你刚才不是很想让我止步于第一场吗,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我们和裁判商量下,直接在第一场战斗就行。你看怎样?”
   张轩的面色陡然变得通红,似乎脸上憋着一团血,嘴巴张了几张,却没说出什么话来。他刚才让张凡祈祷的话只是习惯性的放狠话而已,他真正的想法是在最后一场再和张凡来一场龙争虎斗,结果现在张凡竟然要求和他在第一场就一战定胜负,他如果不答应,明显就向所有人表明他是心虚,刚才让张凡祈祷的话语只是装逼而已。如果答应了,他却没做好第一场就和张凡对战的准备。
   “你不会害怕了吧?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习惯性的装逼吧?”张凡佯装疑惑的道。
   “我、我,我才不是装逼,既然你想早点死,那我就和你在第一场一战!”张轩恨声道。
   张凡一听马上对着裁判说道:“裁判大人都听到了吧?我们两个都已经商量好了,就在第一场战斗,我就不用抽签了,你看可以吧?”
   裁判看了看面色潮红的张轩,心想:“看样子少族长现在很窝火,一定很想教训张凡,那我就给少族长这个机会,让他早点教训张凡!”
   念头转动,裁判做出了让张凡和张轩第一场战斗的决定!至于张凯和张玉怡自然对此没什么意见,他们巴不得张凡和张轩提前一战。而台上的张昊璋虽然注意到了此地的情形,但裁判都做出了决定,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让张凡不用抽签,直接和张轩在第一场战斗。
   裁判安排好抽签事宜后,高声道:“第一场比赛,张轩对战张凡!请双方上台!”
   张凡和张轩应声而上,分别在武台上站好,都紧紧的盯着对方,眼瞳中有着厉色闪现,这两者可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十多年了。一个瞧不起只有半品废资质的废物;一个看不惯对方的耀武扬威和伪君子作风,两人此时简直就是针尖对麦芒!
   看到比赛双方都已经站好后,裁判大声道:“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