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 冰球突破豪华版是什么游戏

第1527章 他的叫声像公猫叫.春

王保保清了清嗓子:“咳咳,各位大妈们,听我说,我叫小保——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广场这场子就这么大,那位导演——”回身一指满兜,“要用这搞个模特大赛,大妈们呢,要用这个场子锻炼身体,这就产生了矛盾!”
  这番话是唾沫横飞声嘶力竭,把以往彪哥开会的架势学了个十成十。
  大妈们的眼神儿开始有些松动,脸上逐渐带出了不屑的表情。
  王保保一看形势不妙,急忙往外抖干货:“所以满兜导演考虑到大妈们的实际困难,特地让我过来邀请大妈们参加这次模特大赛的海选!”
  这个具有轰动效应的创意一经抛出,果然引起各位大妈的关注,很快大妈们议论纷纷,又把创意人抛在一边了。
  王保保这叫一个郁闷,照说这个主意不错啊,两全其美嘛,就算中间有忽悠大妈们的意思,可是模特大赛不也是一种锻炼嘛,就许英格兰苏格兰的有个苏珊大妈,就不许我们出个东方大妈西门大妈的吗?
  眼看着搞不定,就连东方婶儿也没有站在这边,而是和领袖大妈在那里窃窃私语,可见,东方婶儿的群体地位还是不低的。
  远处的满兜已经在打电话,显然在寻找别的途径来解决问题。
  王保保很失落,看来升任主抓全面工作的一个副经理并成为实习版的宇宙公务员使自己迷失了,本来觉得自己已经成为沟通宇宙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如今却连家旁边的一群大妈也搞不定。
  被大妈打脸了,王保保垂头丧气地就要往回走,旁边的陈奇突然伸手一拦,王保保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陈奇并不理他,朝着正在议论纷纷的大妈们展颜一笑,这笑真比哭还难看:“哈哈,小保说得有道理啊!”
  王保保捂脸,就这表情,妥妥地挑衅啊!不让东方婶儿的分筋错骨手扒了裤子算他裤带质量过关。
  过了大概十秒钟,没有动静,王保保惊奇地回身,只见领袖大妈突然起步,狂奔着向他跑来,后面跟着不相上下的东方婶儿。
  要知道,王保保和领袖大妈之间的距离不过四五米,所以很难从加速度的角度解释领袖大妈是如何获得这样高的初速度的,王保保只是简单计算并迅速得出一个结论,这样的速度乘以大妈的质量,所产生的动能将把自己直接碾压摧毁!
  王保保把眼一闭,抱头一蹲,这也是经验动作,没挨过七八次揍的未必能做出这样规范的抱头蹲。
  只是这次的抱头蹲并没有得到发挥作用的机会,一只铁钳般的大手钳在肩头,直接将王保保拎起,王保保反应稍稍慢了一点,以至于被拎到空中还保持着屈膝的动作。
  “好,就听你的,我们让出场地,参加模特大赛!”铿锵有力的话语令王保保甚至忽视了领袖大妈这惊人的制动效果。
  一听这话,王保保登时来了精神,先把双脚落了地,轻轻拍拍胸口,先给自己定定神儿。
  这位明显惹不起啊,自己就算不胖,也是一百好几十斤,莫非这位是东方婶儿的师姐?
  好在事情终于解决了,王保保马上叫过满兜。
  满兜大喜,随口叫过一个小伙儿,让他把这支大妈队伍编入海选大队,还偷着嘱咐了几句。
  “怎么样?哥们说拿下就拿下!”眼看大功告成,王保保也很是得意。
  “多谢兄弟,多谢兄弟,这是我名片,有事用得着哥哥,一个电话!”
  满兜真心实意的感谢,这群大妈可不是谁都能搞定的!
  “这都不是事儿!不过说起来眼下就有个事情,你能不能帮我查下,这群参加海选的模特里面有没有一个姓邓的?”王保保也是有病乱投医。
  满兜为难道:“不是哥哥不帮你,这次可是海选,除了参赛费,连身份证都不看,你就是想找,也要等海选之后,咱这有本市五十强进十强的直播比赛!”
  邓婵玉应该能进五十强吧?
  平时街上遛的时候也没见那么多美女啊,再说把土行孙迷得神魂颠倒,就算这小子审美水平低下,也应该差不多!
  再说了,这本身就是个死马当活马医的事儿,鬼才知道邓婵玉到哪去了呢,没准人家现在已经傍上大款了呢?
  这阻碍一解除,模特大赛立马快速运转起来,虽然还只是下半晌三点多钟,太阳老高的,舞台、灯光、背景布,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王保保不禁点头赞叹,这就是专业啊!
  光准备工作就进行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眼看夕阳落下,霞光漫天,广场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白天,广场是大妈们的天下,到了晚上,这人可就杂了:
  摇着蒲扇遛弯纳凉兼遛狗的,推着辆多功能小车叫卖小吃的,勾肩搭背的狗男女那是左一对右一对,有的后面还有个尾巴跟着……
  大场面啊!
  王保保带着哼哈二将无聊地在人群中穿来走去,还在烧烤摊上请哼哈二将吃了顿烧烤。
  其间美女倒是也发现了若干,只是没见到一个模样长得像邓婵玉的。
  照郑伦的说法,邓婵玉就是那种冷艳高贵的女子,土行孙绝对是趁人之危,姜子牙那是助纣为虐!
  呃,这不对啊,姜子牙不是伐纣的嘛?
  再说了,这俩货来之前有培训哪?成语用得这么溜!
  估计在通道里传送的时候脑袋被驴踢了吧……
  夜幕低垂,广场上灯光显得格外璀璨,市电视台的两位主持带着亢奋的神情走上了舞台。
  “各位来宾,各位观众,大家晚上好!”
  广场上挤满的是各色人等,听到“来宾观众”的称呼是轰然大笑。
  看来录音棚出身的主持没什么经验,竟然卡壳了,好在另一个还有几分灵气,忙将几位嘉宾评委请上台来。
  有电视台一位副台长,有一位银行的副行长,还有一位防疫站的副站长——这是起哄来的吧?
  专业评委也有两位,据说是一位是某前名模,最近几年年龄偏大,身材走样,正抹着厚厚的粉端坐台上,作仪态万方状。
  另一位据说是某现名模的经纪人,油头粉面,穿着一件文化衫,上面几个大字“那年,我们在一起!”
  话说,“在一起”这次近两年很流行啊,自己现在和哼哈二将在一起会告诉你们?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