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版 e星app下载苹果

第9915章 查到了

慕容熙和两名邪鬼没有动作了,张继是自恃身份,一般来说是不会亲自出手的,而陈松却是担心自己万一失控,反而会伤了自己人,因此也不急于出手。至于慕容熙,在场之人以他的实力最弱,如果是他单独冲上去跟张继放对,只怕很快就会被张继杀死,因此陈松不动,他也是不会主动出击的,便是他最强的驭使邪鬼也不曾召唤出来,为的就是打张继一个措手不及。 知根知底的双方战在一处,一时间也难以分出胜负,邪神人数虽少,但实力却是极为强悍的,八名邪鬼被他们牵制住了,却依旧是游刃有余的样子。那持剑的邪鬼同时应付四名邪鬼强者的攻击,闪转腾挪,竟跟四名邪鬼强者杀得难解难分,即便是有一名邪鬼远远的不停轰出惨绿的火焰牵制他,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只是四名邪鬼强者配合也算默契,你来我往,互相掩护,持剑邪神想要取胜也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事情。 那给己方邪神加持了法术的邪神似乎与地上界的灵疗符箓师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能够增幅友方之人,但自身攻击力却是有限,虽说他也牵制住了两名邪鬼,但这两名邪神跟他打起来便没那么多顾虑,知道他缺乏攻击手段,因此便是压制住了来打。
  如果不是这邪神实力比邪鬼强出太多,再加上本身防御手段又多,只怕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至于那施放火焰的邪神与两名邪鬼的对轰,却是显示出一边倒的态势,虽说两名邪鬼写手合作,但是他们发出的火焰迅速被邪神的火焰吞噬,眼见两名邪鬼很快便要不是他的对手了。两名邪鬼倒是硬气,咬着嘴唇,就是不肯放松半点,拼了命的跟那邪神对轰,而那邪神却是哈哈大笑,倒有几分周言癫狂时候的狂态,一边轰出火焰,嘴里一边还嚷嚷着:“不够看啊不够看!还要更强才行!” 陈松看了那边的情况,对身后一名邪鬼点点头,那邪鬼会议,转身走到两名邪鬼身边,也是一道惨绿火焰发出,帮助两名同胞跟邪神对抗起来。得到了生力军的强援,两名邪鬼总算稍稍缓了一口气,那邪神的狂态也是稍稍收敛了一些,小心应付起三名邪神的攻击来,显然这最后一名加入的邪鬼实力远胜过刚才跟他战斗的两名邪鬼,虽说实力依旧不如邪神,但也已经让邪神不能有半点小觑了。 城头上看着双方战斗的符法真人和鲁仲道都是不停摇头,周言冷哼一声,立即便失去了再看下的兴趣说道:“都是一群废物,有什么好看的!”说着便自顾自的下了城头。
  符法真人和鲁仲道苦笑,虽说明知周言的性子便是如此,但是周言如此贬低场下战斗之人,岂不是将自己等人也给包含了进去。虽说邪鬼们跟邪神对轰火焰的做法有些不可取,但是双方的实力毕竟是摆在哪里的,符法真人和鲁仲道自问,如果是跟任何一个邪鬼碰上硬拼的话,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最多保持个不赢不输的局面罢了。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文子符的出现,他将远程灵咒轰击又夹带着近身肉搏的新战斗方法也带了过来,只怕符法真人和鲁仲道也不会觉得他们这般对轰有什么不对。毕竟以前所有的灵咒符箓师对拼的时候几乎都是这般的做法,比如十几年前鲁仲道跟符法真人争夺这天下第一人的宝座的时候,双方也是这般面对面用灵咒对轰,足足轰了三天三夜,鲁仲道这才灵力不继,不得不认输作罢。 文子符的灵咒就与以往符箓师施放灵咒大为不同,他的灵咒不一定攻击范围很大,但是近身之后必然威力极强,当年他不过蓝级的时候,一招大蛇薙都能烧得比他实力强出许多的白骨将甘心认输,成为他的驭使邪鬼,由此便可看出其实这种远程对轰灵咒是最不可取的。以如今符法真人和鲁仲道的眼光,自然是看不上了。
   当然,如果诸位看官非要说文子符是阴阳五行符法的修炼者,与众不同自然是应该,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周言乃是正宗的火系灵咒符箓师,但是他在跟文子符比拼之后便吸收了文子符的长处,注重近身肉搏的同时借助火焰的威力,由此可见不管是什么符箓师,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战斗方法灵活多变才是。 如果真是要远程对拼轰灵咒,比消耗,那双方还不如自报实力等级,谁实力高的自动获胜,实力低的就老老实实回家带孩子去算了。符法真人和鲁仲道对场中战斗的双发的攻击手段不屑,自认凭自己如今的水平,虽说真要硬拼,不见得能稳胜,但是凭着这些年灵咒上的变化,想要取胜却也不难。这便是人的见识眼光不一样了,就像穷人家向往的生活是偶尔几天能吃上一点点肉就觉得很幸福了,等自己便得富足了,恰恰又看不上那几口肉食了。 不过天师道的三位长老毕竟是隐世不出的长者,却没有符法真人和鲁仲道这样的见识,思维依旧停留在灵咒符箓师对轰想法上,不免要指点一番邪神和邪鬼之间的实力差距。大长老便说道:“这放火焰的邪神实力不低,只怕老道也只能稍微强出他一点点,如果对上了他,只怕在场之人只有老道能胜任。
  ”他毕竟也是为了地上界好,考虑到了大家的实力不济,所以才说出了这番话,因此众人也不好反驳,符法真人和鲁仲道也不去应大长老的话,两人悄悄的嘀咕自己遇上那邪神有几分把握。 另外两位长老倒是很赞同大长老的话,其中最年轻的一个是个神打符箓师,他低声道:“那持剑的邪神实力也是极强,即便是贫道请神上身只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如果没有师兄的协助,只怕抵挡不住他多久!”他脸上神情满是忧虑,原本以为三名邪神至多不过银级九阶罢了,怎么现在跑到城头上一观战,才发现原来低估了邪神的实力。这样一来,自己这边三名最强的符箓师只能对抗对方两名邪神,那剩下一名邪神怎么办?还有根本就没有出手的张继,只怕是更难对付了。
   所以说计划始终不如变化来得快,他们才来到大夏的时候还信心满满,认为既然邪鬼军团都能消灭掉十数名邪神,难道凭着自己这三名银级九阶的老道士,还应付不了同样是差不多是银级九阶的邪神?只是如今亲眼见过才知道,这些邪神虽说实力应该跟银级九阶相当,但毕竟所修功法与地上界的符箓师完全不一样,出手的效果自然也就大为不同,只怕三名老道单对单的遇上,还真不是对手。 三名老道忧心忡忡,却是丝毫没有考虑文子符等人的战斗力,在他们看来,文子符虽说是阴阳五行符法的修炼者,但毕竟只有银级五阶的实力,在他们眼里还真有些不够看。
  即便是符法真人银级七阶的实力,要应付起这些邪神来也力有未逮,之前在营帐里三位长老说要拦住三名邪神,其实不过是打的下驷搏上驷,中驷搏下驷的想法罢了,如今这一看才发现,人家除了有一个中驷,其余人人都是上驷,又怎么能够使用这种战术? 文子符等人有自己的考量,都是一边自己看邪神们的出手,一边心中思量对策。虽然明明看到了三位老道脸上的忧心,却也知道一时半会儿跟他们解释不清楚,像这样的老人家,一般来说都是心思比较顽固的,又怎么可能接受得了灵咒符箓师冲上去跟人拼肉搏这种自寻死路的战斗方式?即便是符法真人和鲁仲道,如果不是他们二人亲眼见过文子符和周言这种战斗方式的厉害,也是不肯轻易相信的。 城头上众人各家心思不同,有些忧愁,有些皱眉深思,另外两名天师道的强者却是有些茫然。而城头下的摇摇对峙的张继和陈松等人终于有了动静,眼见那持剑邪鬼也渐渐被逼到了下风,这样一来三名邪神都已经有些疲于招架了,张继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些天交战次数也不少了,本座也到了出手的时候了。”说着便引动灵符,结印念咒,准备施放灵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