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黑杰克21安卓在线

第7023章 青云门的大动作

就在刑天现身的一刻,巍然不动的封魔石门突然一阵黑芒闪现,悠远的石门深处传出一段似有似无的吟唱:“生门之地遇火则融。死门之地遇水则燃。轩辕之主浩然正气,炎帝祝融狱火焚天。九黎魔神蚩尤逆天,荼毒世人生灵涂炭。炎黄火神合大法力。灭!”话音刚落,只见刑天浑身上下突然一阵黑芒窜动,头顶漆黑的穹顶一抹血色光华竟然透顶而出,在他惊谔的刹那,混合着体内射出一道乌芒直奔石门扑去。黑色的光芒附琢在石门之上,几行龙飞凤舞的大字陡然间光华闪耀,字里行间透射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映的整个大殿内有如阳光沐浴一般。尤其是后面一个灭字最是闪亮。更为奇怪的是这些字的边缘竟然好象被镀上了一层由内而外俱为黑色的火焰,墨黑的外焰像舞蹈的精灵般四处狂舞着。
  “哈哈哈哈!。一万年了!一万年了!我终于从无尽的虚空中醒来!轩辕天帝,神农炎帝,火神祝融,你们的封印虽然使我足足沉睡了一万年,但在这血月当空,天魔降世之时,你们的炎魂封印竟被我魔族血脉借天魔之力破除!哈哈哈哈!没想到吧?你们没想到吧?哈哈哈哈。。无耻的炎黄祝融你们等着。看我蚩尤如何屠灭天下,血洗人间,唯我魔尊。哈哈哈~~哈哈哈~~”阵阵的狂笑声震的火神大殿翁翁作响,殿顶的碎石劈啪的掉落一地。
  “谁?谁在笑?好熟悉~~你究竟是谁?”刑天痛苦的叫嚷着。
  “恩??是小刑吗?你还活着?哈哈。。我是你大哥蚩尤啊!太好了,你我兄弟联手,何惧他佛神魔三道轮回?哈哈哈哈”
  “大哥?蚩尤?蚩尤是谁?谁是蚩尤?我是谁?我想不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啊。。。。”蚩尤的疯狂笑声让已有些暴走的刑天不断喃喃自语,混乱中竟还带着丝丝的疯狂。挥舞的双手伴随着痛苦、无奈和不甘,死命的抓挠着,在胸前留下了道道血痕。浑身的黑芒四处乱窜,***似的眼睛猛的张开,赤红色的瞳孔闪烁着诡异嗜血的红芒。腹部脐间两根尖锐的獠牙缓缓冒出,混浊粘稠的唾液顺着齿间不断的滴落地上。熊掌般的巨手上青筋暴涨,根根黑色的汗毛像钢针一样挺直。脚腕处两只金环无风自动,金色环面的上显现出的黑**纹,不停闪烁。陡然间双环变化成血红色骨质腿甲将两腿覆盖。甲上赤红一片,远远望去就像在鲜血中浸泡过一般。残余的脖颈上黑芒翻滚,一个由魔气凝结的人头渐渐成型,模糊的眉眼间两点赤红凶光大盛。
  “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魔神蚩尤的兄弟,焚魂护体魔功竟已突破塑身之境,哈哈哈哈,成~~魔~~~吧!成~~魔~~吧!助我屠灭人间,斩尽神佛,我要魔尊天下~~哈哈哈哈。”蚩尤放声狂笑着。
  呼哧呼哧剧烈喘息的刑天,周身上下竟涌出了肉眼可辨的黑**气,在翻滚中向离着不远的老李四人卷了过来。老李他们顿感身子一轻,像被远古巨兽“穷奇”,猛擂一拳似的飞了出去。四人跌落地上哀号一片。
  “你疯了?千万不要成魔啊!失去人性的你除了做蚩尤的杀戮工具外什么都不是。”李涛赌上性命冲着几近暴走的刑天大声吼叫着。
  不住颤抖的刑天好象听到了老李的呼唤,嗜血目光中突然闪现出了短暂的恍惚与犹豫。这难得的片刻清醒让他在人性与魔性之间摇摆不定,痛苦无奈的抉择使他恨天、恨地、怒到了极点,右手挥舞的巨斧,斜指向天怒吼一声:“争神不胜,为帝所戮。遂厥刑天,脐口乳目。挥干舞戚,虽化不服。我~不~服~~。我~要~成~魔~~~~~啊。。。。。。”吼叫声中,那仅有的一丝理智也被无可抗拒的魔性压了个灰飞湮灭。
  冲天的魔气弥漫于整个火神大殿,翻滚的气浪像海啸般冲向了封魔石门,就在刑天舍去人性化身成魔之时,封魔石门光华大作,莲花状饰纹闪耀着道道金光,翻滚的魔气遇到金光顿时悄然化为了无形。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门内更传出了阵阵悠长悦耳的佛音梵唱,所闻之人无不静心,宁神,心绪平稳,气脉悠长,顿生远离杀戮之心。魔化中的刑天被这佛声笼罩,平静的梵唱声中,刑天周身魔气一阵翻涌,赤红的双眼现出痛苦之色,右手巨斧挥舞间,飞沙走石!
  “九天梵唱?居然是九天梵唱?该死的大日金佛,我与你向无冤仇,你却困我万年?若此仇不报蚩尤罔称血狱魔尊。我定要血洗极乐净土,屠灭蓬莱仙境,神挡杀神,佛挡诛佛。封~天~魔~旗~血海追魂裂天斩~~~啊~~~~”封魔石上涌出滔天魔气,黑**光将金色佛光压的有如风中之烛,奄奄将熄。就连平滑如镜的封魔石上也隐现出了丝丝裂痕,随着魔气的愈发浓重,这些裂痕像蛛网般不断的扩大着。
  看着即将碎裂的封魔石,李涛抱着小范和老刘手脚冰凉,心里充满着不甘和绝望。他清楚的知道若等魔尊蚩尤脱困而出,那他们的下场绝对会是尸骨无存。怎么办?怎么办?每个人内心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急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如无头的苍蝇,东一头西一头的到处乱撞着。一种无助,无奈和无力感缠绕着他们。
  就在这时门前高大的蛇型雕像突然喀嚓一声巨响,周身上下放射出了紫青金红四色光芒,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们脑中轻轻响起:“炎黄的子孙啊,你们既然已经继承了神的血脉,为何却失去了神的勇气?难道漫长的岁月真的已经磨光众神赋予你们的坚强意志了吗?觉醒吧,我的孩子们!觉醒吧!”,蛇身人面像上顿时光华大作,周身的四色光芒迅速汇集在巨大的人面独眼之上,一声雷鸣般的震天巨响,缠绕交错的四色光芒陡然朝老李几个激射而去,在飞舞中竟然一分为四,迅速的将几个人笼罩其中。李涛被紫芒笼罩,刘刑被青芒笼罩,范泰贤被金芒笼罩而张大炮则被笼罩在红芒之中。四人疯狂的像陀螺一样旋转着,周身带起的道道神光闪电般激射向四面八方。
  浩然正气的天雷紫芒,炼精化气的玄气青芒,佛音禅唱的大日金芒,狱火焚天的血色红芒像深夜中的四盏明灯与周围黑色的滔天魔气交相辉映。
  “哈哈哈哈哈,实在太可笑了,无耻众神竟然自我封印,在这里陪了我一万年,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魔神蚩尤嚣张的狂笑着。
  “曩莫三满多勃陀喃缚萨缚吃哩舍涅素娜曩萨缚达磨缚始多钵罗钵多誐誐曩三摩三摩娑缚贺。”一阵悠扬的佛音响起,顿时金光大作,禅唱声中旋转的小范裹着金光冉冉升到了半空之中,像晌午的太阳般放射出刺眼的光芒。
  “我佛如来,普度众生,慈悲梵唱,魍魉俱惊。蚩~尤~~苦海无崖,回头是岸,回头吧。”神情肃穆的小范竟然奇迹般的痊愈了,只见他双手内缚,两拇指、两中指、两小指齐竖合一,口中默念真言。
  “回头???我呸!你大日金佛未死之时,我蚩尤尚且不惧。现在又何惧你在人间神格的一丝精神烙印?你活糊涂了吧?哈哈哈哈,无怨无仇却困我万年,还说什么大慈大悲?纯粹的假仁假义。佛魔本由心生,一线之隔,何为佛?何为魔?我劝你还是入我魔道,上天下地唯我魔尊吧。哈哈哈哈哈哈。”蚩尤愤恨的咆哮着,封魔石裂痕也是越来越大。
  “夫道者;以寂灭为体。修者;以离相为宗。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佛者觉也;人有觉心,得菩提道,方是为佛。也罢!你既已深堕魔道且不思悔改。那就让我来超度于你吧!慈~悲~万~法,佛~法~无~边,菩提大钵封魔印~~~”一道金光从小范双手间直射向封魔玉石。只见石上金光大作,裂痕顿止。黑**气似沸油般翻腾不熄。
  “宵小之道,又有何惧。哈哈哈哈。。看我九黎魔功-万魔灭天缚神咒。。”石上黑芒像一把把黑色利刃将道道金光一一刺破。小范陡然一口鲜血喷出,遍身金芒也随之黯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血~狱~魔~尊,万~魔~拜~首。魔~行~天~下,斩~佛~诛~神~~裂!。”在蚩尤怒吼声中,封魔石轰然碎裂。一道魔光破石而出,有若实质的魔气滚滚而出,充斥在火神寝殿的每一个角落。大殿内顿时漆黑一片,就连刚刚烈焰冲腾的祝融火盆也不见了一丝光亮。蚩尤的魔魂与漆黑的魔气一起融合在无边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