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gog电脑

第7750章 翻江鳄

夜好静,秋天的夜空带着少许寒意,我抬头望着窗外点点的星光,远离尘嚣的别墅里有些寂寥,我不习惯的地推着轮椅,一下一下艰难地靠近桌子,原来连倒杯水喝也这样困难,我不禁苦笑着。
  “菁菁,我可以进来吗?”门外响起了爸爸慈祥的声音。自从女儿遭受到这样的打击,韩震宇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说话,担心再次触痛女儿的伤口。
  “请进,爸爸。”我带着微笑应声,他们的女儿远比他们想象中的坚强。
  韩震宇坐在床边,看着轮椅上的女儿,一时竟忘了要如何开口,他们的女儿,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爱跟他们撒娇了,比起以前真的改变了许多。
  “爸?您在想什么?”我瞧见父亲走神的表情。
  “没,爸爸只是觉得你长大了许多。”韩震宇突然间觉得自己很欣慰,可又不放心地继续说道“菁菁,我听你妈妈说了些关于许岷晨的话,你说的是真的还是?”
  “爸爸,我说的是实话,您要相信我,我并不觉得失去双腿是很自卑的事情,更不敢欺骗您,他接近我只是因为我是您的女儿。”说话的声音平静而又严肃,我不紧不慢地说完事情的原委,爸爸的私家医院才是许岷晨觊觎的对象。
  “想不到他是这样一个人,我真是老糊涂了,还把整个医院交给他管理,害了我女儿不说,还不知道他暗地里做了什么勾当。”韩震宇挫败的紧握着拳头,猛然站起身,想去找许岷晨算帐。
  “等等,爸爸!被车撞的事也不全怪他,我自己也有不小心,可是您这样去找他,不但不能说明什么,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我们应该商量一下要怎么做。”韩震宇惊讶的望着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需要人保护的孩子,变得如此淡定、稳重了?
  “那菁菁你说该怎么办才好?”一直躲在门口“偷听”的母亲迫不及待的冲进屋子,她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自己的丈夫跟女儿。
  “爸爸把医院交给许岷晨两个多月了,医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们都不清楚,更加不能打草惊蛇,应该要找个人暗中调查一下才好,如果这时南宫傲在就好了。”这个熟悉的名字我脱口而出,换来的却是父母一脸茫然的神色。
  “菁菁,你没事吧?怎么又说这些傻话了?”母亲担心女儿是不是受了刺激,才这样胡言乱语的。
  我莞尔一笑,若再不说清楚,他们可能以为我的脑子也给撞坏了,说不定还会怀疑刚才话的真实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吐出几个字:“你们相信时空穿越吗?”
  “菁菁!你是不是撞伤头部了?要不要爸爸再给你做个全面检查?”韩震宇试探地摸了摸女儿的头,之前检查并没发现什么异常,该不会是脑部神经出了问题吧?
  “好吧!你们看那是什么?”我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用手指着死死钉在柜子上的黑色发夹。
  韩震宇猫着腰走过去,仔细观察着这根三分之一嵌入木板的发夹,用力给它拔了下来,递还给女儿,不明白是用什么工具“敲”入木板的。
  我拿起这根发夹,摆在父母面前,用十二分认真地表情说:“在我昏迷的两个月里,我去了另一个空间,生活了八年,不但学会了医术和武功,还认识了一个叫做‘南宫傲’的男子,如果你们要证据的话,这就是……”说完我拾起发夹,不顾父母惊愕的表情,两指微捏,稍稍一运气,一个轻微的动作,发夹“嗖”的一声,再次刺中木柜,只是这次比上次更深许多,看来我的元气正在逐渐恢复。
  一系列动作做完,再看我的父母,两个人惊讶的连嘴巴都忘了合拢,老半天才回过神来,“菁菁!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太不可思意了。”韩震宇吞吞吐吐地问道,显然他们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
  “我不是在讲故事,我说的都是真的……唔!好疼。”突然!这个感觉,好痛!为什么又开始痛了?父母慌忙收拾起惊讶的表情,紧张地握紧我的手,“爸爸给你拿止痛药!”韩震宇不明白好端端的女儿为什么忽然会胸口疼痛,两个月来他一直小心的呵护着,并没有半点异样。
  “不用,不用拿药,爸爸没用的。”我咬紧牙,拼命忍受着疼痛带来的折磨,只是这次好象没有缓和迹象,父母眼见我遭受痛苦而无能为力绝望的流泪,唯一的办法只能紧紧的抱住我,希望温暖能减少我的痛楚。
  可是为什么这次疼痛没有莫明的消失?我捂着胸口艰难地喘息着,额头渗出大颗的汗水,刹那间从我捂着胸口的指缝中射出几道淡绿色的光芒,随着这光亮的增强,痛楚也慢慢加重了。
  瞬间我感觉整个身子像是被抽干了似的,无力地瘫倒在轮椅上,淡绿的光线渐渐变为翠绿越来越强,照亮了整个房间,房中的人无法适应这刺眼的强光,立即用手遮挡住眼睛。
  强烈的光线持续了近半分钟渐渐变暗,韩震宇缓缓拿开遮住眼睛的手,令他更为吃惊的是,昏倒在轮椅上的女儿竟然随着光线的变化正慢慢地从头至脚,正、正变成另外一个人?韩震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奋力摇了摇身边的秦默兰,却发现妻子跟他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搓着。
  随着眼前光线慢慢地汇聚,韩震宇看清那是一块翠绿的玉石,那块玉上雕刻着奇怪的图案从轮椅女子的胸口渐渐浮出,缓缓地向上升起,悬在天花板的上空,仍旧发着耀眼的光芒,而轮椅上的女子,侧身躺着,瀑布般的发丝倾泻下来掩着女子的脸,看不清她的容貌,韩震宇正想走近那轮椅,刹那间,女子上方的玉石又发出有如白昼般的强光,逼得人只能俯在地上,不敢抬头直视。
  “菱儿!菱儿!你醒醒,菱儿,听见我的声音了吗?”南宫傲坐在床前,抚着床上人儿的脸,轻声地呼唤着,胸口那一刀正好刺中了胸前戴的玉佩,翠绿的玉石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玉虽断成了两半却救了梦菱一命,还好伤口不是很深差一点就伤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可是如今伤口已经愈合,为何到现在床上的人儿还是无法苏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