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 amapp下载安卓

第3750章 男人的方法(1)

她跑走到人行道上,在低矮的灌木和草丛边缘停下。经过两年的生长和温和的冬天,坚硬的灌木也许是藏身的好地方,但是现在对她来说却只是障碍。她在灌木丛里曲折前进,在积满水的地上连走带跑地往前滑着,就像是在冰面上一样。她放慢了脚步,小心地回头看了一眼。
   从厚厚的雨幕看过去,能见度几乎为零。她只能看到车子和前面货车的轮廓,其他什么也看不见。有个东西朝她撞过来,将她重重地往后甩。她在那儿躺了几分钟,眨着眼睛看着大雨,地面的寒冷渗入到身体里。她第二次认为自己被枪射中,然后她感觉到前面有个形体,在黑夜里像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顺着若隐若现的轮廓,她看见那个东西从地面凸出来,很瘦很坚固。是根柱子,她撞到钢丝网栅栏上了。
   她又小心地朝两辆车的方向看去,她的手机掉在了离头部不远的地方,在那里闪闪发光。她抓过手机,害怕它微弱的亮光会成为任何跟踪她的人的明灯。她用手捂住屏幕,艰难地按下关机键。从现在的位置她再也看不见轿车和货车。这让她感觉好了些——但是就只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
   一声枪响之后,又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和轮胎在柏油马路上滑过的尖叫声。她听见街上传来子弹摩擦金属的哀号声,窗户被击穿的声音。飞速而过的车辆转了个弯,消失不见了。
   她朝路上看去。除了昏黄的街灯,什么也看不见。她想象着有个人站在狭窄的屋脊上,手里拿着枪,在黑暗里巡视着,寻找着她。但是那会是谁呢?是刚才拿着枪的那伙人中的一个?还是加百利?她现在想做的就是静静地躺着,不跑动就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但是谁都能从上面看到躺在这里的她,她必须换个地方。
   她朝右看了看,那边是他们开车的方向。一排辅助建筑立在交叉路口,多半是仓库。装满了行李或是货物,也许还有值夜班的人——离她不远。在另外一个方向,机场航站楼的灯光照亮了云层的下面。她不知道离那儿有多远,但是比辅助建筑远得多。她听见有人走过来了,听见下雨的嘶嘶声和她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其他什么也没有。
   她急促地呼吸了三下,爬起来开始跑。现在明智的选择是朝最近的建筑跑去,试图发出警报。因此她开始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背后是温暖明亮的广场,有表情茫然地盯着候机指示牌的游客们,还有肩上扛着枪的警察。
   她蜷缩着,躲在栅栏的右侧,祈求有人能朝相反的方向看一下。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丽芙视网膜里看到的一切影像:前方栅栏里的大门,停着一排排的车辆。如果能藏到防弹轿车或轻便的小汽车后面,她也许会更安全。
   头顶雷声轰轰,大门现在离她只有约40英尺远了,左侧的路开始变得平坦,与入口车道平行。这一段没有任何遮挡物,但是她也无能为力。
   智能道闸黄黑相间的条纹延伸到栅栏的开口处,她强迫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里,不去管身后会有谁。
   还有12英尺……10英尺……5英尺……
   她的右脚贴在坚硬的柏油路上,她朝一堆金属遮挡物冲去,躲到它的后面,靠在冰冷潮湿的金属上,感到了一瞬间的安全。
   然后雨停了。
   这太突然了,有点儿不正常。一分钟前她还被暴雨包围,下一分钟雨就停了。她听见路面的水沟里汩汩的水流声和湿透的地面温和的吮吸声。突然的寂静里,她的每一次呼吸听起来都像电锯般刺耳。她试着去听其他的声音。她狂乱的想象力告诉她附近有敌人,听着她最轻微的动静,枪口指着冰冷的地面,直到寻找到温暖的目标。
   航站楼还远,但是现在她能看见里面的一切——这也意味着寻找她的人也可以。她觉得必须回到车库的掩护下,但又瞬间将这个念头挡了回去。15英尺的柏油路将她与它们隔开。她注意到现在蹲着的位置比其他地方都要亮。其他地方还有走廊的影子,灯光没有完全照到。如果她在阴影里跑就很难被发现。最近的阴影处大概20英尺远,加上到车的位置有15英尺。也许她可以冒一下险,从这里跑过去。
   她闭上眼睛,将头靠在钢柱上。然后她越过狭窄的道路,头部和黄黑相间的道闸保持平行。
   加百利听见她走在潮湿的柏油路上的脚步声,看着她在阴影下改变了方向,然后消失在金属的海洋里。
   她回过头,扫视着伏兵的动静,看看他们是否妥协了。停车场的周围安装了几个摄像头,但都是朝里面对着车辆的。辅助建筑也是这样。没有摄像头对准马路。可以放心的是过去几分钟发生的事情都没有被记录下来。
   他捡起朝撤退的车子发射的7发子弹的黄铜壳子。7发子弹大多数都打中了目标,但是没有一次能阻止司机的逃跑。他把弹壳当啷一声扔到口袋里,注意力回到尸体上。
   49
   当丽芙跌跌撞撞地通过旋转门闯进航站楼仁慈的光亮里时,她放声哭了出来。她一瘸一拐地走着,拖着泥巴和雨水,游客们害怕地躲开她。护照检验处的一个警察留意到了骚乱,他抬起头。她看见他推了推他的同伴,朝她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当第二个人发现一个半身泥巴、半疯狂的生物朝他走来时,他往后退缩了一下。他按下对讲机上的一个按钮,开始对着它说话。两个警察都把手放在了手枪的扳机环上。
   很好……
   我成功了,但现在我会被这两个家伙打死的。
   她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用国际认可的投降姿势举起颤抖的双手。“求求你们……”她喘息着,跪在了他们面前,“请给废墟城凶杀案组的阿卡迪安打个电话。我要和他通话。”
   吉列尔莫站在行李安全检查处,看着安检人员把他行李包里所有的东西倒在钢制桌子上,开始仔细检查。腰带上的对讲机响起警报,但是他没在意。信息请求支援处理一个需要帮助的女人。吉列尔莫朝排在金属通过机器另一旁的队伍看过去。他的身高让他清楚地看到大厅,但是他没看到哪里发生了混乱。
   “谢谢你,先生,祝您旅途愉快。”安检人员将他的帆布行李包推到另一侧,伸手去拿从X射线机器传送带滑过来的下一个包裹。
   吉列尔莫走到一旁,迅速将曾以为再也用不上的护照、他母亲死去的时候拿着的《圣经》和搭在他6尺5英寸细长身体上的衣服重新放进包里。他小心翼翼地折叠着最后一件衣服,好像是盖在战士棺木上的旗帜。那是一件红色的带帽尼龙防风衣,对大多数人来说没什么特别意义,但是对他来说却非常重要。
   他拉紧伸缩带,拿起一本主教给他的皮革包装的小册子,里面记载了白纸状心灵骑士的历史。他在扉页上写下一个女人的名字和两个地址。第一个是新泽西州一家报纸的办公地址,第二个是一个住宅地址。
   他将包裹甩到肩上,朝登机口走去。他没有回头,不管航站楼里发生了什么,都与他无关。他的使命在别处。
   ① 佩西汀,pethidine,外科术后常用止痛剂。——编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