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九五之至尊九尊一

第2185章 似曾相识箱归来

作为一个很特殊的姓氏,圣阳总是觉得自己很无辜,环顾了一下四周,金兰雕刻的床沿,摸了摸自己青涩的脸颊,或许也不是那么糟。
   如果按照圣阳的前世来说,他是一个不标准的红二代,为什么说不标准呢,他是京都栗家的唯一继承人,但是圣阳的前世并不姓栗还姓圣。京都曾流传一句童谣:政有三家,孔王江。军有三圣,毛林栗。
   当年太祖跨马征战天下的时候,栗老爷子被当时的蒋光首称谓军神,现在也不例外,还有些一下八卦网站也曾把栗老爷子作为中国第一军神挂在网上。因为栗老爷子前期纵马持枪横穿祖国大江南北,但是身上收的创伤已经多的数不胜数,最后只留下一女,而圣阳的母亲就是这位女子。
   圣阳看着照亮整个屋内的蜡烛,想到自己在老宅里面喝下的那瓶安眠药,心里想着,自己的死肯定让那些家伙吃些苦头。圣阳想着想着自己便睡下了。
   第二天中午,圣阳摸进了自己估计是家里藏书的地方,看着抱着几本书就回了房间。回房间一看,圣阳顿时觉得自己头非常的大,自己不识字啊。“少爷,该吃饭了,老爷在主厅等你呢。”
   圣阳不禁觉得自己苦闷不已,万一被自己父亲发现自己儿子的灵魂被别人代替怎么办?
   “那个,小云,我能不能不去吗?”
   小云想了想,“少爷,每个月头七共餐,是老爷的规定,其他时候你可以在自己屋子里吃。”就是这个样子,圣阳无奈之下只好随着小云默默的走向了主厅。
   边走边看,快到主厅的时候,一股肃杀的气场轮罩在包围在了圣阳的周围,一旁站着的士兵,身材魁梧,身上披的盔甲锈迹斑斑,身边刀鞘上的毛也掉了不少,圣阳看到这个场景,瞳孔不时的放大了不少,圣阳前世最高的时候可是某集团军的军长,中将级别,见过的场面多,有一次和故宫博物馆几个老头吃饭的时候,老头曾经说过,曾经在一个将军的墓里面,他们挖出来过一副铠甲,上面全是锈迹,拿回馆里面进行鉴定的时候,发现是大量的鲜血造成盔甲的锈迹。最后那几个老家伙在盔甲上找到了将近四百多个人的dna。
   圣阳顿了顿身子,心里想到我这个父亲可是不简单啊。就进了屋子,屋外站着的最后一个将领的瞳孔微微闪了一下。
   圣阳进了屋子,就看见母亲立马从父亲的怀里面闪了出来,父亲的脸上微微青了些。圣阳暗想到不好坏事了。“臭小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没看见老爹要办事呢吗?”
   母亲刚褪下的红晕又遍布的全脸,挥着拳头往父亲的肩头砸了两下,“阳儿,别听你爹胡说。”圣阳低头小声的诺了一下,遍不说话了。
   圣阳他爹,看了看圣阳,脸上露出了费解的神色。“臭小子,每次头七你小子一来不腿抖,就是脸色发白,今天的怎么好着呢?”
   圣阳心里暗叫到不好露馅了,圣阳于是故意装作结巴的:“父,父亲,已,已经习惯了。”
   母亲看到圣阳这个样子十分的心疼,说道;“老头你要是再吓唬我儿子,小心老娘今天晚上让你睡书房。”父亲一看到母亲一脸不高兴,于是陪笑道:“夫人,我只是锻炼一下我儿子嘛,每次一来被那几个臭小子的杀气吓得要不是腿抖,要不就是脸色发白,还有一次直接吓得尿裤子,想当年我统领二十万精兵在天阳关抵挡雨国四十万精兵的时候,都没有这个样子。”
   圣阳心里面想了想,老子当年一个集团军就二十万人,和你能有多少的差距?于是圣阳就拿起了碗开始和自己父母吃饭了。
   饭后圣阳看着自己的空着碗,思想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父亲看到这个样子大喝一声,圣阳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母亲放下了没有吃完的饭碗,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阳儿,我知道你还在想清月公主,但是人家每次拿你当猴耍,每次你都没有觉悟,让你老爹替你去擦屁股,我们圣家这两年为此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啊,娘也厚着脸皮去见了清月的母亲,月贵妃,人家贵妃娘娘到时对你挺喜欢的,但是清月死活不愿意嫁给你,人家喜欢不是你这种受祖上蒙阴的人,而是那种开创万世基业的男人。“
   圣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清月?那是什么鬼?貌似还是个公主?但是和我有什么关系?老子前世什么女人没见过,不就是个贵妃嘛,女儿长的漂亮有什么用?
   圣阳刚想开口,发现如果自己这么说的话,万一被识破怎么办?于是又闭上了嘴,父亲看到这个场景,“夫人,先别说了,这臭小子有话说了,你先别说话,让这个臭小子说。“
   圣阳看到这个场景,脸上微微的发苦。于是硬着头皮说道;“父亲,我想读书。”看到自己父母,目瞪口呆的样子,圣阳觉得是不是露馅了?但是没有办法,圣阳两眼和父亲对视了起来。
   母亲叹了一口气说道:“阳儿,你怎么还对清月不死心呢?陛下的确说过,会将清月许给今年的科考状元,但是你这儿,从小在王府长大,你老子除了打仗就是镇守边关,娘给你请了好几个老师,没有超过三天全都给你撵走,你父亲现在的意思就是让你以后长大了子承父业,你小子……”
   父亲刚准备说话,外面站在第一排的那个将领走向父亲耳旁,轻声在父亲耳边嘀咕的几句话。父亲点了点头。
   “阳儿,老爹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成,就给我滚进军营里面去,随你老子镇守青朝边关去。”
   圣阳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母亲看到圣阳走远对着父亲说道:“老爷,阳儿还是对这个清月不死心啊。“
   父亲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这小子今年也才14岁,今年这小子如果在搞不出个名堂,明年就送到军营里面锻炼锻炼。“
   母亲不忍心的说道:“青朝律法,16岁,你这老不死的15岁就把老娘的儿子送进去。“还没说完就走了。
   圣阳的父亲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轻声的说道“明年能不能送这个家伙进去还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