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9章 入王境

萧家隐世之地在潜龙谷深处,萧沐和萧澄雪跟着萧仲林一行人来到萧家祠堂。

“沐儿,去吧。”萧启军拍了拍萧沐的肩膀。

“嗯。”萧沐重重地点点头,他有些紧张,二十年来,他终于重回萧家,如今便要认祖归宗了。

祠堂是一间木屋,整个萧家隐世之地,只有这里最为庄严。

萧仲林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三排牌位,萧仲林看向最高处的那一枚牌位,语气敬重,“那一位,是我萧家的首代家主,你能来这里,恐怕也已经知道了百年前的那场大战,那一位便是当年那场战役的领袖之一。”

萧沐看向那枚牌位,眼神清澈,神情肃穆,没有萧仲林指引,他上前跪倒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后代子孙,萧沐,叩拜太爷爷。”

……

自认祖归宗之后,萧沐和萧澄雪被萧阿列领着参观萧家如今的家,而萧仲林和萧启军他们则招呼所有还在闭关的人开始准备家宴,为萧沐接风。

“沐哥,这里就是启军叔的住所了。”

这是一间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木屋,清净安逸。

到了这里,萧沐才想明白那些树洞,那些确实不是萧家人生活的住所,而是负责警备的地方。

古树林内木屋云集,大大小小地排落在林间,几缕炊烟自古林中央袅袅升起,三五声鸟鸣时不时响起,令人心神清净,安宁无忧。

萧启军的住所只有他和林雪华居住,因此并没有多余的房间。

事实上,这里每一间木屋都是独室,萧家隐世以来,并无外人前来,因此萧家为了不大程度破坏这里的环境,所建造的木屋也是仅供个人需求,满足自己居住即可。

经阿列介绍,每间木屋的地下都有一间密室,以供木屋主人修炼闭关所用。

萧沐他们来时,萧启军正好在闭关,如果不是听到萧沐的消息,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待在地下研究自己平生所学,以求突破。

现在的萧启军正处于殿堂圆满,同萧沐一样的境界,即将成为萧家第二位王境强者。

他同萧沐不同的是,萧沐在巩固根基,亦可随时踏出那一步成就王境,而他还在寻求突破。

尽管还有段距离,意义可大有不同,一旦他成功的话,那么萧家将成为武道界中唯一一个“一门两王”的强大世家,这足以令萧家出世以后成为现今武道界霸主级的势力!

更何况,萧沐也能踏出那一步,成就王位,到时“一门三王”,即便豪门古派复苏,想要对付萧家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在族地转了许久,阿列带着萧沐和萧澄雪回到古林中央。

“堂弟!”

萧沐刚到这里,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他寻声望去,一个一米八几的强壮汉子激动地快步走来。

他是萧然,按血缘来说,他是萧沐的堂哥,萧启轩的孩子。

萧仲林只有萧启军一个孩子,萧启轩是之前与萧沐僵持的几个人中的那个老人的孩子。

那个老人是萧仲林的亲弟弟,名为萧仲廷,萧沐的二爷。

萧然身后还跟着两男一女的年轻人,顶多十六七岁,小脸还很稚嫩。

这几个孩子是萧家旁系的孩子,不过萧家不分那么清楚,对他们来说,只要是萧家的孩子,都一个样。

萧然到萧沐面前,激动地一把抱住他,大手不断拍打着萧沐的后背,“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太好了!”

这下不仅是萧沐,就是阿列和那三个孩子也都一脸茫然。

萧沐和萧家失散不过一两岁,哪里会有这些萧家子弟的印象呢?更何况像阿列这样在他流落外地的时候出生的,他更不了解了。

这萧然他自然也不没了印象,却直接跑过来抱住自己,如果这不是萧家,如果他不是萧家人,恐怕此时已经被萧沐踢飞了去。

“你是……”萧沐后背被萧然拍的生疼,这种亲昵的行为让他略感抵触,他不习惯这样。

“我是你哥萧然啊,小时候我还抱着你去掏鸟窝嘞,你不记得了?”萧然停止了拍打的动作,被萧沐急忙拉开,一脸无辜地看着萧沐。

“呃……”萧沐一头黑线,还掏鸟窝,乖乖,自己和家族失散的时候顶多一两岁吧,鬼才记得你是谁,还和你一起干了啥事儿。

“嘻嘻……”一旁的萧澄雪忍不住笑出了声,引起了众人注意。

可能是隐世的原因,萧然这些萧家的子弟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女子,更何况是像萧澄雪这样子的谪仙子,不止萧然几个男性,就是唯一过来的萧家少女,也是一脸痴迷地看着萧澄雪,不能自拔。

萧澄雪被众人看得脸一红,正尴尬时,萧启军过来了。

“沐儿,还有那几个臭小子,开饭了。”

可能是萧启军平日的威严太重,萧然他们看到萧启军过来,都像是被雨打的鹌鹑一样,缩了缩脑袋。

“来了。”萧沐微笑着拉着萧澄雪的纤纤玉手,和萧启军一起入席,萧然和阿列等人见了,也一个个找到自己的长辈,入了席,即便是萧然这个临近三十岁的大汉,此时也像个五六岁的孩子,在一桌子的长辈面前老老实实地坐下,安静地等待开席。

食物被林雪华等一众萧家妇人端上桌面,丰富的菜样让人不禁吞咽口水。

幸好桌子大,不然到现在已经端上来的几十种菜式根本摆不下。

等菜上齐,众人落座,萧仲林率先举杯,“首先,我孙儿萧沐,今日正式认祖归宗,老夫很高兴,这一杯,饮了。”

众人明晓,皆举杯应和,一饮而尽。

“第二,启军如今殿堂圆满,巩固修为后可随时踏入王境,我萧家应当辉煌!”

众人再饮。

“第三,我孙儿萧沐,殿堂圆满,却拥有王境战力,独当一面,这一杯,老夫独敬他一人。”

众人沉默,他们没有感叹萧沐的修为,实力。

这里所有人都是习武之人,都明白武境晋升的困难,以萧沐的年纪能有如今的实力,修为,可见他在外的时间里,他到底受过多少苦?

萧仲林这一次起了身,他端起酒杯,向身边坐着的萧沐敬去,令萧沐一惊。

“爷爷,你这是做什么?”萧沐忙起身将萧仲林的酒杯推回去。

“爷爷任由你在外受苦,却不允许萧家出世寻你,爷爷愧对你啊。”

萧启军应和道:“萧沐,你爷爷不是代表个人,他代表的是萧家,你当的起这杯酒。”

“……”萧沐沉默片刻,看着萧仲林仍举着的酒。

萧澄雪拉了拉他的衣角,对萧沐点了点头。

“好吧,那孙儿托大,就与爷爷饮了这杯。”萧沐妥协了,他举起酒杯,和萧仲林碰到了一起。

“哈哈,好!”萧仲林很高兴,他心里这么多年的石头似乎也随着这一碰而落地,心中的愧疚少了许多。

接下来,萧仲廷也起身与萧沐饮了杯酒,他早年在外游历,与萧沐的感情看起来只有血缘相连接,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对家族的概念要远超其他萧家人,当年主动建议出世寻找萧沐的人中,他当是最积极的那位,也是与萧仲林闹不痛快的一人。

萧沐从父亲和爷爷口中知晓此事,连忙起身向萧仲廷敬酒,对方也淡然一笑,不在乎世俗中那些繁文缛节,与萧沐碰在一起。

酒过三盏,经家中长辈的教导,众萧家小辈都了解了萧沐这位多年不见的堂哥,一个个看向萧沐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敬。

“你快成这里的名人了呢。”萧澄雪注意到阿列等人看向萧沐的目光,微笑着对萧沐说道。

“唉,我倒不希望他们同我一样,我看起来风光靓丽,可背后所吃的苦,一般人吃不来。”萧沐叹道。

萧澄雪想起萧沐被老头子教训的画面,也赞同道:“确实。”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家宴仓促地开始又仓促地结束,萧家人似乎习惯了这种匆忙的生活,茶饭过后就是修炼,有小辈被刺激,主动要求操练,被家中长辈带走。一些长辈心中也有志气,看到萧沐年纪轻轻就超过他们那么多,也不敢过多停留,寒暄过后连忙回到家中闭关。

不多时,萧仲林和萧仲廷兄弟也离去休息,他们到底上了年纪,不同晚辈那样,还可以在逼出酒气后继续修炼。

此时,古林中央就只剩下萧沐和萧澄雪,以及萧启军夫妇。

萧启军和林雪华商量把萧沐支开,由林雪华询问萧澄雪二人确切的关系,如果不是她想象的那种,她就要帮萧沐努努力,争取一把,毕竟茶饭之中,她对萧澄雪可是相当满意了。

可是,没等二人有所行动,萧沐这边先出现了状况。

“萧沐,你怎么了?”耳边传来萧澄雪的惊呼声,让萧启军二人连忙看向萧沐,眼神中满是关切。

“没事。”萧沐面色通红,一股股磅礴的内力在其体内涌动,有不少内力外泄,在其周围掀起旋风,令萧澄雪和萧启军夫妇难以近身。

“澄雪,为我护法。”萧沐急忙说道,随即盘腿而坐,双手抱圆,浑身上下充斥着内力,周边的旋风也越来越大。

萧澄雪见状,连忙拉着萧启军夫妇向后退,目光紧紧地盯着逐渐被落叶包裹的萧沐,眼神中充斥着急切。

随着时间推移,这里的动静越来越大,萧沐被落叶彻底包裹住了,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大茧,

萧仲林和萧仲廷急忙赶来,身后还跟着萧启轩几位萧家优秀的第二代,众人看到大茧时都是一脸诧异,看向萧启军,只见对方摇了摇头,便明白对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得和萧澄雪一样,急切地望着大茧,盘坐四周为萧沐护法。

身在大茧中的萧沐并不知道这些,他此时正处于一种极为纠结的状态,他没想到因为一场酒被阻断了对内力的压制,庞大的内力一时爆发,竟令他有压制不住的感觉,这样下去他就不得不突破了。

可他又不想,他还想继续压制,继续打磨根基,行至极限后再进行突破。

这如何是好。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藏龙经》所产生的内力愈加霸道,彻底脱离了萧沐的掌控。

“罢了,就此突破吧。”萧沐叹了口气,也不敢再进行压制,他最了解这股内力的霸道,在压制下去,很有可能会筋脉受损,甚至有断裂的风险。

而且根基也已经打磨完美,无非是没有达到如他理想中的极限罢了。

内力如龙,龙归丹田,《藏龙经》正式踏入下一等级,合龙篇!

在《藏龙经》突破的瞬间,萧沐感到一股清凉直冲天灵穴,脑海一片空明,往日对武道的愁思苦恼通通心思通明。

天人合一!

萧沐心中一喜,随即顺势入定。

就在他入定的时候,萧启军等人都感觉到一股清凉,也顾不上继续护法,纷纷盘坐入定。

一时间,这里所有人竟都进入了天人合一!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动,大茧中的气息愈来愈强,萧启军众人纷纷苏醒,感受到萧沐的气息,全部面露喜色。

当茧中的气息达到最强时,包裹萧沐的大茧随之散落,露出萧沐的脸庞。

萧沐缓缓睁开双目,眸中闪过精光,磅礴的内力爆发,竟掀飞萧启军众人,内力化作气浪,一波又一波,将萧启军等人逼得步步后退,即便王境的萧仲林,也双手挡在额前,双脚在地上划出两道鸿沟。

“呼……”萧沐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眸光精亮。

内力缓缓回收,萧沐再次归于平静。

“萧沐!”萧澄雪第一个冲到萧沐面前,神色紧张。

她从小便听医圣婆婆教导,知道有许多人终其一生被困殿堂,更多的突破者在迈入的时候会遭到心魔侵袭,走火入魔,更有人在迈入王境之后,几日内暴毙身亡,这也是王境强者为何那么少的原因。

萧沐如今醉酒突破,难保不会有万一发生,她自然紧张不已。

“无妨,”萧沐在萧澄雪的搀扶下起身,“我已成功踏入王境,《藏龙经》也得到突破,镇守心神,身体内的暗疾也全部痊愈了。”

“是吗?”萧澄雪玉手按在萧沐的手腕,仔细感受萧沐的脉搏后,才欣喜道:“太好了,你真的成功了!”

“嗯!”萧沐看着萧澄雪精致的俏脸,差点心神失守,心中暗叹:“当初的小丫头也真的长大了啊。”

王境,我终于到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泪落华夏泪落华夏勇气格言|武侠主角重归江湖,重登皇位,风烟四起。所有的开始,都为了权与利。
  • 荣耀与秩序荣耀与秩序煽情有余|武侠他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已有两千多岁了,身怀绝学却隐姓埋名,如同你家隔壁老王一样,直到一天有人拿枪指着他的头。 本想着与你们友好相处,可换来的却是你们冰冷的枪口,我不装了,我是大神。
  • 三十六道攻艺三十六道攻艺簇簇风|武侠身为一个除却一身屌气几无是处的三无青年,在一次无限美好的泡妞过程中幸运穿越成传说中的高富帅,还附赠一个琴艺非凡的未婚妻,又得到大楚国手握重权的南楚王的赏识。按理说,林肖应该为自己的穿越之路笑得合不拢嘴才对。但是,这具练武废材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好吧,凡事不能强求。那个身材如百年榕树的肥胖女人又是怎么回事?什么,他未婚妻。他老子这是什么眼光?难道就不怕他新婚夜被压死吗?这相貌堂堂的南楚王分分钟想爆他菊花的节奏又是怎么回事?这……还让不让人好好玩耍了……且看他如何手持七尺白绫,脚踏上古洗脚盆,在异世--自保。感谢山晏葭大大的封面。
  • 阳明传奇阳明传奇灵域道长|武侠跟据著名传奇哲学家,军事家,文学家王阳明的故事改编,结合了民间传说和个人想象,希望大家喜欢
  • 大江湖之无敌霸道大江湖之无敌霸道裁衣|武侠三师姐道:“我的弓骑兵可射击可冲锋,杀敌破阵无往不利!” 大师兄道:“我神剑近卫剑术无敌,轻兵上阵,进退自如,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二师兄道:“我的尸兵不死不惧,不怕疼不会累,一旦开启冲锋,发动尸狂之气,光是尸气的腐蚀,就可以横扫千军!” 风景道:“我的飞行兵可以越过步兵堡垒,高空飞戟,躲过地焰火海,各种陷阱,直袭敌方后防!” 叶小白昂然道:“我的女兵可以施展魅惑之术,进入战场,没有交手,就让敌军目瞪口呆,心猿意马,战力大损!” 三师姐蹙眉,大声道:“各方阵停止前进,击鼓进军,佐旗指挥,令女兵率先冲锋,督战队紧随其后,但有女兵退缩者,一律斩首!” “啊?” 叶小白一脸黑线。 身后的娇俏少女一脸欢喜,一脸快意:“早该如此了!” 忽然天空中黑云翻滚,犹如夏日傍午暴雨来临前的风起云涌! 有绝顶高手来到,让我去会一会她! 雷霆般的声音滚滚而来。 “叶小白,苍山派违反武林契约,公然襄住一方诸侯,搅乱天下与武林,今日老夫率一众高手前来阻止!” 叶小白冷冷一笑,“天下武林,我为至尊!天下英雄,入我彀矣!老匹夫!你来晚了!” 叶小白追求武罗境界,追求天下霸统,追求公主和三师姐的故事!
  • 江湖之天亦传江湖之天亦传天亦孤独|武侠一个少年的江湖之旅。 亲情,友情,爱情。 虽荆棘满地,亦勉力前行。
  • 百武江湖百武江湖道留一线|武侠剑随身业传千古,刀冯乱世劈乾坤。枪如点墨走纵横,棍扫伏魔荡八方。降妖钢鞭震五岳,戟开双月万人敌。江湖从此无人幸,百代武者入江湖
  • 一剑望长安一剑望长安姜神子|武侠庙堂之高,风云涌动;江湖之远,正邪两难。 当此乱世,我有一剑,欲平天下不平之事,欲扫边关狡恶匪徒。 天尽头,望长安。何处是归崖? 一抷黄土掩风流,独倚江雪叹浮生。
  • 问剑谣问剑谣左岸依楠|武侠雨滴敲在客栈外的青石板上,那个穿着白衣的男人坐在靠雕花窗的位置。一把不带剑鞘的剑倚靠在红木的桌子旁。偏着头看着楼下撑着油纸伞来来往往的人们。“能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吗?”一个人坐在了桌子的另一端突兀的问道。“我有故事,你有酒吗?”穿着白衣的男人终于回过了头,望向了坐在桌子另一端的人。夕时江南醉牵马,从此沉剑别桃花。
  • 古岳古岳古岳|武侠独孤风起、断。寂寥心意、战。八荒、日月。湮灭、心生。不甘命运的人。被命运碾压。如何搅翻这本不寂静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