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欣欣十三水官方网站下载

第6659章 他是慕绍谦(6)

Ps:(求加入书架,求推荐票,求打赏)
  “三国名单如下,三国时期著名铁匠师,蒲元,浦沅四维如下,武力:70,智力:62,统率:50,政治:48。”
  听着系统乱入的名单,陈恬脑海中飞速的回忆着三国野史,才回忆起这个蒲元当年打铁记忆高超,当年曾提供诸葛亮3000把军刀,可见非凡。
  若是能收为己用,那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资源补给,若是给了对手,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宋朝名单如下,杨再兴结拜兄弟,罗延庆,罗延庆四维如下,武力:95,智力:61,统率:71,政治:59。”
  听到罗延庆的名字,陈恬倒吸一口冷气,这罗延庆当年和杨再兴武艺不分上下,照着系统这个逗逼想法,如果给了敌人,那就又是一个大敌。
  “公子,你刚刚使得那一套拳法是什么?为何我感觉有点像是突厥人的套路?”身旁的赵云忍不住询问陈恬,毕竟习武之人都有好奇之心。
  罗士信依然在傻呵呵的笑。
  “刚刚我使的那一套拳法,那我就长话短说告诉你吧,就是......好像又说来话长,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陈恬被这一问,瞬间语塞,只能脱开这个话题。
  而罗士信依然在傻呵呵的笑。
  三人一起并肩走回了客栈,一进客栈,只见尤俊达,程咬金二人已经在客栈内大吃大喝,陈恬看见笑着摇了摇头。
  “诶,大哥你来了,快来吃点,你瞧这烤乳猪多好吃啊,这傻大个是谁?”程咬金一手扒着猪蹄往嘴里塞,吆喝着让陈恬一块来吃。
  “黑胡子,你管谁叫傻大个呢?信不信我拧了你的脑袋?”罗士信听到程咬金管自己叫傻大个,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士信啊,这几个都是哥哥的兄弟,不得无礼,来坐下吃饭吧。”陈恬只得无奈让让罗士信先去吃饭。
  罗士信多天未曾吃饭,一直流浪街头,一见眼前喷香的乳猪,忍不住一个狼扑直接扑了上去。
  咔。
  登时整个桌子支离破碎,罗士信整个人压断了桌腿,扑到地上狂啃着烤乳猪,吓得众人一惊,旁边众人眼神纷纷聚焦过来。
  “客官......你看这......”掌柜看见了急忙走过来,吱吱唔唔的说到。
  “哦,对不住啊掌柜,这里是五两银子,先赔给你吧。”陈恬只能又掏出五两银子,催走掌柜。
  “三弟,四弟,我们还是速速离开济南,要找的人在冀州,这里不宜就留,还有士信啊,你跟哥哥一起去吧。”
  “行,哥说去哪,士信就去哪!”罗士信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匆匆回应。
  程咬金与尤俊达也是立即上楼接来程母,众人匆匆收拾行装,藏好了各自的武器,与掌柜结了账,便转身踏出店门。
  门外依然是喧哗一片,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大哥,你看这济南这么热闹,我们为什么不去玩玩再走啊?”程咬金被这花花世界所吸引,忍不住想要去游玩一番。
  “不可,我等都是官府的通敌,若是出了什么事情,那便麻烦大了。”陈恬沉吟片刻,果断地反对了程咬金的想法。
  尤俊达也是满脸为难,劝着陈恬说:“大哥,你看咱兄弟好不容易来一趟大地方,我们就看看,绝对不惹事。”
  陈恬看着程咬金那哀求的眼神,内心一软,“罢了,但是我们得一起去,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能节外生枝,还有,武器一定要藏好。”
  听到陈恬的允许,程咬金顿时一连点了数十个头,众人一起在街上四处游荡起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自己也没有放松过,陈恬便开始在各个商铺开始游走起来,陈恬走到一个商铺面前,眼神顿时被一个玉器所吸引。
  “老板,这个玉佩卖多少?”陈恬拿起玉佩,左右打量,凭着前世的考古知识,这绝对是一块战国时期的玉器。
  “这位公子,你可真识货,这块玉佩叫流鸯戏鸳佩,昨天前啊,几个莽汉来这个把这个玉佩给当了,我一看,这个玉佩可是起码有四五百年的历史,这样吧,既然识货人,那我就卖你五两银子。”
  商铺掌柜倒是一口流利的道出了这个玉佩的来历。
  “流鸯戏鸳佩?好耳熟的名字,好吧,那我就买了你的玉佩。”陈恬感觉耳目一新,却又似曾相识,便拿出五两银子递给老板,自己开始打量起来。
  陈恬突然回想起来,自己当年在河南考古,好像在哪里石文雕刻也见过流鸯戏鸳佩这几个字。
  正在陈恬正在推敲玉佩来历之时,眼前突然集聚着一大堆的人,好像正在举行什么盛宴一般,好奇心催使陈恬也聚了过去。
  人群熙熙攘攘,陈恬左挤右推,才寄到前面的地方,只见并不是什么宴会,而是更像一场比武。
  前面设立着一个巨大的擂台,两旁都是一些兵器竖立的兵器架,台后的高楼上,却挂着红红的四个字。
  比武招亲。
  四个红字后面,在楼的牌匾上,却又隐隐写着方家楼三字。
  三字后面,依次是一群虎背狼腰的莽汉,正中间坐着一个年过六旬左右的老头。
  只见那老汉缓缓站起身来,拱手摆道:“诸位乡邻,今日老夫在这里大设擂台,就是为了给侄女找一个英雄过人的如意郎君,所以专设比武擂台。”
  “哪位英雄若是能打遍全场无敌手,那边可迎娶我的侄女。”
  说罢,他一挥手,突然从左侧出现一个被几个莽汉架持着的女子。
  一见这个女子,瞬间惊艳全场,年纪不过十四五,一袭红妆,嫩白的皮肤展露无遗,一尊绝世容颜,五官犹如天使一般雕刻精致到不能再精致。
  休说这些寻常百姓,就是连陈恬,也是感觉身心一轻,好似江山都不再重要一般。
  然而陈恬迅速发现了不对之处,此女子脸上居然有一丝淡淡的泪痕,即使相隔略远,陈恬亦是看了出来。
  “系统,给我检测一下,此女子是谁?”
  “正在检测中,叮咚......此女子正是甄宓(更名甄洛),甄宓四维如下,武力:14,智力:69,统率:20,政治:53。”
  系统的一番通告,让陈恬瞬间傻了眼。
  正在陈恬傻愣之时,一个大汉走了上去,手中一把虎头大刀,朝台下众人怒喝一声。
  “方日天在此,谁敢上来和我打一场!”
  台下原本吵吵闹闹,顿时被这一喝,无人再敢言语半句,瞬间鸦雀无声。
  陈恬身旁的一个老伯看见这一幕,叹息地说了一声。
  “这方家,真是造孽啊,不知道抢了多少会女子了,这个女子,前几日我还看见,想不到就被抢进这方家了,什么比武,其实都是摆设,可怜啊可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