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我不是你爹啊,你认错人了

师漪不知道有许多女子红着脸偷偷盯着他看,即使知道也无动于衷,直到有一大胆狂徒,以及其刁钻的走位避开那些不怀好意的女子阻挡,突破重重包围挤进师漪身边,双手一张,紧紧抱住他大腿,放开喉咙大喊:“爹爹!”

众女子:“!!!”

师漪:“!!!”

一声破音的哭喊,惊动了众人,只见众人回头看着惊吓过度瞪大双眼的男子,再低头看着他腿上挂着一圆滚滚白乎乎还嗷嗷大叫的小团子,惊讶的眼神立刻变成八卦:“公子啊,这是你家孩子吗?”

“不!这不是我的!”师漪被这尖叫声吓得一个激灵回过神,望向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奶娃娃,正紧紧抱着他的大腿哭爹喊娘,吓得他瞪大眼睛。

“我不是你爹啊,你认错人了!”师漪嘴角抽搐,企图抽出自己的腿,动了动腿,这小家伙抱得更紧了,丝毫不肯松手。

“爹!你不要旭旭了吗,呜呜……旭旭很乖的,爹……呜哇……”小奶娃哭得更大声了。

“你认错人了,在下尚未成亲。”师漪无奈,好声好气跟他解释,何奈小奶娃一点面子都不给,只管哇哇大哭,哭得不断抽泣,肉嘟嘟的小脸因哭嚎涨得通红,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浸了水雾,红着眼任由泪珠凝聚成滴滑落脸颊,看得师漪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公子啊,这是你家孩子吧,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你怎么忍心不要他啊,太没良心了吧,孩子他娘呢,怎么也不出来。”

师漪无语,看着那玉雪可爱的小奶娃,他承认,这孩子是很可爱,但哪里跟他长得一样了,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是……”师漪垂死挣扎。

“就是啊,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看你衣着打扮就知道是富贵人家,怎么做得出这种抛妻弃子的缺德事啊。”

“就是就是……”

在众人责怪的眼神和三人成虎的劝说中,师漪实在不想被人围观当个负心汉,只好弯下腰僵硬着身子抱起小娃娃,小奶娃也乖顺,看着“父亲”肯抱他,也不哭闹了,小声抽泣着伸出小肉爪子任由师漪抱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全糊到他素白衣袍上。

“旭儿!”

一声惊慌焦急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双细白手臂伸过来抱走小奶娃紧紧搂在怀里,不断念叨着:“旭儿,你跑哪去了,吓死娘亲了,一转眼你就不见了,你想吓死娘亲吗……”说到最后,嗓音哽噎,带着哭腔。

师漪望眼过去,只见一打扮素净挽着妇人发式的女子抱着他的便宜儿子念叨着,神色慌张,脸色苍白,眼眶泛红,虽是责怪,话语中却满是焦心惊恐。

“找到就好,他还小,就别责怪他了。”师漪等妇人情绪稳定下来方才开口,妇人这才抬头看向师漪,打量着他俊朗的面庞,怔了一下,瞳孔骤然放大,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惜和诧异,眨眼间又恢复正常,抱着小奶娃施礼,低声道:“方才见公子抱着小儿,想来是小儿给公子添麻烦,万分抱歉,小妇给公子道歉,还望公子莫怪。”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城绝恋:逆天绝杀倾城绝恋:逆天绝杀惜小佳|古言谁,弃我而去,留一世独殇;谁,葬我心怆,笑天地虚妄,我心狂……红眸的她前世受尽悲痛!重生,是她一手精心策划!而今生她要让想把她打入地狱的人不得好死!突然间冒出一个跟屁虫,他对她说“娘子你怎么能一转身就忘了为夫?”她辩解道“我没有夫君!”他邪魅一笑抱住她说“永生永世,我都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他是遮夜之王,他不怕堕落,只怕她凋落,他不怕癫狂,只怕她独殇……
  • 穿越异世求生记穿越异世求生记tiantiandetian|古言穿越后,她头疼的发现自己摸了把烂牌。左边,植物人义父昏睡不醒,右边,便宜妹妹身世显赫的仇人重生了,天天来家里找麻烦。作为异时空的入侵者,这个还未完全成型的位面时时刻刻都在不停地排斥她,连呼吸都必须过滤个百八十遍才能往肚子里吸,这特么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 一品世子妃一品世子妃谁家MM|古言 夫君背叛,表妹构陷,继母折磨,亲父不慈。  前世的陆玥梨,助夫君争夺皇位,对姐妹清顺关切,为父母尽孝尽忠,可换来的,却是四肢尽断,被囚别院十五年,最后,被亲子手刃而亡的凄恨下场。  滔天怨气,怎能消散。  途径的善心人一番安葬之恩,令陆玥梨得以重生,回到二十年前,一切还没发生前。  这一世,她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伤害她的,必让其百倍还之,不死不休。  怜宠她的,也将被她纳入羽翼,护其终生。  可是,虽然她恩怨分明,有恩必报,可若是没记错,她与这位世子爷之间的恩情瓜葛,早已两情,怎么这人还老跟着她?  参加宴会,花厅下看到一熟悉身影。  进宫面圣,圣坐旁看到一熟悉身影。  花灯日逛,画舫上看到一熟悉身影。  忍无可忍,陆玥梨悲愤追问,“世子爷,请问我走哪儿能不遇见你?烦请指个道儿!”  一身玄袍的俊美男子冷冷一嗤,表情冷霜,“你不出门,便见不到我了。”  “我有事要做。”  “哦?”男人俊眉冷挑,“是急着去见七皇子?还是三皇子?还是那位对你暗许心肠,扬言非你不娶的小郡王?”  陆玥梨:“……”  世子侍卫少臣默默扭头——主子,不是说好不吃醋吗?
  • 大话皇妃,绯闻扒江山大话皇妃,绯闻扒江山蝴蝶dragon|古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心不善奸出门挨欺!所以,她不当好人!这是妖影这一世的标榜!她从一个唯唯诺诺的女人翻身成为穆天子的挚爱,从一个任人欺负利用的女人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第一妃,这一路全靠欺负他、蹂躏他、坑他骗他、才得以咸鱼翻身立足于世!在她被人打的满地找牙的时候,他给她的不是一只援助的手,而是个讽刺的眼神,在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耀武扬威的之时,他却狠狠的踢了她一脚。“侮我者—恨,欺我者—仇,伤我者—记,怜我者—惜,爱我者……忘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夜华赋夜华赋白亦黑|古言天地大化,日月争辉!传闻璃华公主美胜仙子,不但身姿曼妙遐想,且那歌喉袅娜摄人心魂,天下男子莫不想一亲芳泽!公主适逢出嫁之年,想能入眼之人必得是西进国之太子,夜紫行一人!怎奈两国是百年的冤家,争的是你死我活不甘罢休,料是这份私许当视若空气不可提起,唯恨那年年往复,空望月圆却人难全啊!
  • 千年渊源千年渊源落木繁樱|古言天地之间,有这样一个人,他不老不生,不死不灭。这是所有人都期望的。但是这种人又有一个悲哀的命运,永生陷入一个轮回,直至天地毁灭……她是这样一个人,自杀随丈夫而去,却不料到达另外一片大陆。在那里,她被人叫做废物。何为废物?她冷冷一笑,毫不犹豫的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前世的实力被她带来,容貌被她带来,就连灵兽,也被她带来!原本以为今生不会有弥补遗憾的机会。但是,她在看到那黑的如同宝石的眸子时,她的心颤抖了……“媳妇,为夫已经等了二十年了。”他眼眸弯弯,笑的有些傻。这次,绝不轻易放手……
  • 天下红妆夫人倾国天下红妆夫人倾国我要上房揭瓦|古言那年山上桃花开得极美。她被绑着坐在花轿里,由山贼抬去寨里。他斜椅在树上。邪魅地一笑,风轻云淡舨的开口道。‘轿子里的姑娘’,爷要了
  • 想报恩以身相许想报恩以身相许海绵卜卜|古言她,云家“甜美乖巧”的小公主 他,不知哪来的“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 初见: 云墨: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言屿:是吗?那以身相许好了! 云墨:?? 熟络后: 云墨:你…你要干嘛? 言屿:没干嘛,亲你而已。 云墨:?? 婚后: 云墨:相公,好吃吗? 言屿(咬牙切齿):好…真好吃,夫人做的都好吃。 云墨(内心):什么情况?好吃? 言屿(内心):死丫头,放了这么多的胡椒粉,今晚要你好看。
  • 清宫绝爱清宫绝爱旧城落雪|古言他们之间,是恨未了,是爱不能。她只不过是在融融春日里遇见了战袍加身的他,从此便情根深种。即便是身为高贵的公主,却心甘情愿地为了他,卑微地爱着。他,慕容辰,汉人之躯,却凭借一己之力,成为大清朝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他爱国,却也恨朝廷,因为,他永远都无法放下杀父之仇。他对她无意,却娶她为妻,竟不过是为了变相的报复!误会,仇恨在他们之间纠葛不断。可是她的痴情,她的无悔,终究还是让他的心渐渐融化。可是好不容易的相爱,却很快被生死离别狠狠斩断!人生如戏,世事无常。牵过的双手,要怎么才能牵过一生?
  • 凤归鸾凤归鸾北风入境|古言颜绯上半辈子最恨自己这张脸, 这张过分妖艳,过分美丽的脸。欲加之罪,一朝害死了全家。 下半辈子, 则最恨自己贪恋柳容弈那一点虚假的温情,那一点粉饰出来的深情。 才会被他折断四肢,软禁十年,丢了孩子,害死妹妹…… 直到死的的时候才发现, 原来自己追求一生的东西, 就在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