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ds视讯手机

第4244章 宫宴(17)

听说冷嫦曦伤了头,陈少煊的心“扑通”沉了几分,常年习武,他自然知道头是要害,若是一个不小心,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床榻上迷迷糊糊冷嫦曦听闻院中传来吵闹,皱着眉头微微睁开了双眸,那秋水剪过的杏眼,带着几分娇弱,令人瞧着就想疼入心坎之中。
   屋门“吱呀——”一声徐徐打开,张婶那朦胧的身影渐入冷嫦曦的眼帘。
   她刚要出声叫住张婶,却见张婶身后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只是双眼有些朦胧,一时没瞧清来人究竟是谁。
   冷嫦曦正眯着眼,企图看清来人,顺便在脑中寻找着记忆,就听张婶爽朗的声音中夹杂着浓浓的笑意从门口一路传来:“冷姑娘,你的夫君来了!”
   这一声夫君,顿时让冷嫦曦愣住了。脑海中迅速闪过一抹人影,随即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站在门边的陈少煊清晰地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光彩望进了眼底,也将她那抹自讽的笑一并瞧见。眼色微微一暗,心中带着几分陌涩。他清楚地知道,冷嫦曦并非真的将赵瑗忘记了,也并非真的不爱赵瑗了,只是她强行让自己把这份爱意和多年的记忆封存在心中,等待时间令她慢慢遗忘。
   “小宝儿……”陈少煊快步走到床榻边,瞧着她那有些消瘦的容颜,心底微微发疼。
   “少煊……”冷嫦曦待他走进这才瞧清原来是陈少煊,心尖不觉一股暖流滑过,她朝陈少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颜。
   她这抹无力的笑意让陈少煊心中一震,薄唇紧抿,再一次下定了决心:这一次又是他先找到小宝儿的,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撒手了,她忘不掉的事,他就用加倍的好让她去埋葬,她忘不了的人,他就用加倍的宠去遮掩,迟早有一天,他定要她满心满眼都是他陈少煊!
   阿才原本还抱着一丝期许的心,在听见陈少煊出声叫冷嫦曦时,便彻底变成了灰烬,但随即又立马看开了,确实,这样美的姑娘,那里是他这个大老粗能宵想的呢。
   “哎呦,姑娘,这下可好了,你的夫君来找你了!我张婶也能放心了。”张婶一见两人相认,当即就笑开了花,在她心底,这冷姑娘同这名公子是最配的,若是别人,恐怕她心底还会不服呢!
   “张婶,他不是……”冷嫦曦听闻她叫陈少煊为自己的夫君,当即就想开口否认,却被陈少煊拦了下来:“小宝儿,听说你受伤了,怎么样?让我看看。”
   “你们夫妻许久不见,定然有许多话要说吧。你们好好聊啊,我去给你们张罗午饭!”张婶瞧陈少煊眼底那不加掩饰的柔情和心疼焦急,微微一笑,自觉地拉着阿才转身出了屋门。
   留下李雪烟一人杵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门口的是雪烟吗?进来吧。”冷嫦曦自然瞧见门口还有一抹娇小的身影,淡然一笑便将她叫进了屋中。
   “这个村子排外,对外来人总是心有疑惑,不得已我只能说你是我下落不明的夫人,小宝儿,你别介意。”见张婶他们离开,陈少煊怕冷嫦曦不高兴,径自解释了起来。
   “你刚刚打断我时,我便已经想到了,以前是我考虑不周,出门在外还是要一个身份比较方便一些。”冷嫦曦挣扎地用手肘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
   陈少煊见状急忙坐到床头,一把扶住她的肩膀,把她扶了起来,又拿了几个枕头,垫在她的背后。
   “伤怎么样?还疼吗?”陈少煊瞧着冷嫦曦额头上裹着的布条,便心中疼痛,满腔的话语,出口竟只有这么两句问候。
   “好多了,只是伤了点表皮,并无大碍。从山上滚下来,能这样已经是万幸了。”冷嫦曦想起在滚落山坡前的一幕,眼色不觉黯淡了许多,心沉甸甸的,不知道灵善和灵风怎么样了。
   “冷嫦曦,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灵风他们呢?”李雪烟自从进屋没见灵风便一直心有疑惑,只是碍于自己五师兄的面子一直忍着没有问出来,这下实在是憋不住了,才不管不顾地脱口而出。
   可她这话才一落音,冷嫦曦便骤然变色,一想起灵风倒在血泊中的最后一幕,她的心尖到现在都还在颤抖。
   “小宝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陈少煊见她眼底一闪而过的一丝恨意,不禁皱了眉头:“我们在山间寻找你们的时候,发现了几具尸首……”
   冷嫦曦深吸一口气,徐徐闭了眼,想起昨晚的打斗,就连指尖都还在颤抖,这是第一次,她距离死亡是如此的近。
   “可有发现,灵风……”她这话问得艰涩,带着后怕,带着期许。
   “没有。”陈少煊听她这么一问,心“扑通”一下落入冰窟之中,只怕灵风是出事了。
   “灵风怎了?”李雪烟心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却不想承认。
   “昨晚,我们受到袭击,那些黑衣人招招狠戾,置人于死地,灵风他,他……”冷嫦曦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听得李雪烟一阵胆寒。
   “他,怎么了?”李雪烟一把上前抓住冷嫦曦的手,却发现那双手完全没有温度,冰凉冰凉的。
   “他胸口被刺了两剑,最后如何,我不知道,因为我把那些黑衣人引开了……”冷嫦曦始终说不出灵风被杀害这么一句话,在她心里,但凡一日未见到灵风是尸首,她就决然不会相信灵风已死的事情。
   李雪烟闻言大震,脚步向后踉跄两步,脑中一片空白。
   胸口被刺两剑!
   但凡习武之人都知道,这两剑就是致命伤,能活下来的机会寥寥无几。
   “都是你,都是你!若不是你偏要跑到山林之中,按照计划昨天下午我们就能汇合,有我们在,灵风也不用受伤了,都是你自作主张,都怪你!”李雪烟顿时双眼泛着水花,心底郁结着一股气无处撒,一下全都冲着冷嫦曦发了出来。
   “雪烟!闹够了没有!”陈少煊那里舍得冷嫦曦被责怪,当即冷声呵斥李雪烟。
   “五师兄,你偏心!她明明就想甩掉你,你干嘛还总是护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啊!”李雪烟此刻是新仇旧恨一起上,口无遮拦地喊了出来。
   “行了!出去!”听李雪烟这么一说,陈少煊不用看冷嫦曦,光感受到她那禁不住一颤的身子,就觉得心疼,当即冷了脸不客气地冲李雪烟喊了出来。
   李雪烟心中委屈又难过,狠狠地剜了冷嫦曦一眼,便冲出了屋门。
   “小宝儿,雪烟一向口无遮拦,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陈少煊怕李雪烟的话伤了冷嫦曦,在李雪烟走后,忙开口安慰。
   冷嫦曦原本就因为失血而惨白的面色,被李雪烟这么一说更加的惨白起来,她勉强勾了勾唇角,心底溢满了自责:“少煊,雪烟没说错,是我的自以为是害了灵风。若不是我坚持在山中躲过你们,也不会令灵风和灵善身陷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