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学 ku1119.net

第7815章 狐媚之术卖啤酒

单牧爵望着面前相拥的两人,命运有时就是让人如此不堪,明明深爱的,却在一夜间,转了方向。
  那个拥着她的人,明明应该是他的,可是现在,他只能站在局外望着,成了真正多余的人。
  室内的空调调得并不冷,可是瞬间,他只觉得毛孔全都在收缩,整个人像是突然间进入了冬季,冷进骨头里。
  他眼前有丝迷蒙,慌忙别过头去,不想自己的情感就此流露在别人面前。
  单牧爵转身出去,轻声关上门,听着门阂上的同时,也像是关上了自己的心。
  他靠于墙壁上,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忽视胸口那像是有尖刀在刺着的疼痛,这一刻,他甚至都迈不开脚步,提不起半点力气。
  原来,失去了她,他就像是失去了整个生命一样,她抽走了他的七魂六魄,只余一架空身体。
  一会儿后,安承羽出来,单牧爵仍然保持着一种姿势,靠在那里。
  “有时间吗?去喝一杯吧。”
  时间倒是有,现在的他,有大把的时间,只不过不为他支配而已。
  他笑笑,点了点头,他也正有点事要找他。
  两人买了啤酒罐,坐于医院的小花园内,从一开始的敌人,到现在的盟友,如若不是女人的关系,他们两人还真的能成为朋友。
  而现在,仍然是女人的关系,两人真的成了盟友。
  “当初知道姐姐跟你爸在一起时,对你们家真是恨到了极点……你爸比我姐大多少?都能做我们爸爸了,他居然还去招惹我姐……”
  “那也你姐自愿的!”单牧爵灌了口啤酒,淡淡说道。
  “喂!别把我姐说得那么见好不好?什么叫自愿?要不是你爸引又她,她能敢吗?”
  安承羽一听,瞬间来了火气,转头望着他嚷嚷。
  单牧爵仍然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微眯着眼,望着远处火辣辣的太阳,要说,这么热的天,花园内没一个人,这两人不是脑子烧坏了就是哪个筋短路了。
  看到单牧爵没有说话,安承羽的火气也瞬间灭了下去:“喂,你害怕吗?”
  单牧爵望了眼手臂上流下来的汗,这好比在汗蒸。
  “怕什么?”
  “进去啊。”
  进去?他没有一点担忧或是受惊的感觉,他唯一最最害怕的,就是那一天,看到她的车子冲入河里,他拖她起来的那一刻,她惨白的脸色,没有一丝活着的迹象,他想,他这一生中,没有比那一刻更害怕的。
  “等我的事完了之后,你去找一下冷元勋,他的父亲顾怀仁,曾经是清绫爸爸季建辉的搭档……”单牧爵没回答他,而是说道。
  “我知道,仁大集团的顾怀仁,清绫爸爸出事那一年,他似乎接替了夏明汉的位置,但在两年之后,他又辞职下海经商……只不过前不久,突然就离逝了……”安承羽接道,眉毛微挑,表情有些惊讶,“不是和那两个人有关吧?”他也查到一些资料,只不过没有他们查得那么仔细,但当中的关系还是有些了解。
  单牧爵没说话,有些事情,既然已到了结束的时候,既然那两人都已受到了处罚,那就没必要再把一些事端出来了。
  就如当初,顾怀仁用另一种手段,把祥瑞打垮一样,目的得到了,过程怎样都不重要了。
  一个人突然间就离逝了,不是猝死,总是有会有原因的,而那原因到底是什么,有些人心里明白,如他,如冷元勋。
  冷元勋是做什么的,这样的案子想必见怪不怪,他没有提起什么,只要当初的那些证据,就能把那两人打倒打垮,那么,就不必再牵扯到顾怀仁,也可以让他安心离去,不用死后再受到媒体记者的骚扰,也可以让楚秋时和顾英姿活得轻松点。
  当然,冷元勋不想牵扯到了,他当然也不会说什么。
  “他死前立了遗嘱,把仁大集团国内分公司50 %的股份与执掌权给了清绫,原本我想让这些事情过去后,再让律师找清绫的,但是现在,你先替她接手吧……”单牧爵说道。
  那端已经提出好久了,一直想要找清绫,但他一直不让,如果她知道顾怀仁给她留了那么多,心里定会有负担。
  “我接手?我就不能告诉她,那本来就是她的公司吗?”安承羽侧头望他,有汗从他的太阳穴流了下来,聚集到下巴处,嘀嗒一下。他不禁也伸手在自己脸上的抹了一把,也和单牧爵一样,全是汗。
  “你自己看吧……还有,清绫家老别墅内,有个密室,里面有些钱,那些钱不明来源,你小心点用……”
  “钱?有这么多?到现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话说他们家机关还真多,是不是每间房都有?”安承羽不禁想起那时清绫房间马桶后面的小洞,他一度以为是老鼠洞呢。
  季建辉一生清白,对于钱财方面,没有贪污受贿过,而那房子,自从出事被没收之后,是谁重新买回来的,又是谁吩咐人管理的,这一次的回国,又是谁暗中吩咐较量的?这一切的一切,无非就是想来个赶尽杀绝而已,只不过没想到,这中间不仅有个卓尔凡,还有一个冷元勋!
  但是,既然有些人已经受到惩罚了,那么,也就算了吧。
  “唉,我可把话说清楚了,不管你进去多久,哪怕你不进去,我也不会再把清绫还给你了,你既然已经放手了,也对我做出承诺了,那么就请你遵守诺言。”安承羽突然之间又说道。
  单牧爵又沉默下去,望着手中的啤酒罐,手微微有些用力,罐子有点变形,但还是能弹回到原来的圆整。
  “喂别不说话!不会是现在就反悔了吧?”
  “不是,既然我说了放手,我就不会再来招惹,但是,如果你欺负她,对她不好,那么,我就收回我的承诺!”单牧爵转头望着他,说得很一本正经。
  “我怎么可能会欺负她?我爱她还来不及!我追了她六年多了,她对我都是爱理不理的,现在,是老天给我的一次机会,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珍惜的!我爱她,不会比你爱她少!”
  安承羽也很认真的回他。
  他明白的,他也是爱着清绫的,很爱很爱那种。
  单牧爵点点头,应该要为了自己正确的决定祝贺下,可是,心里唯独只有苦涩,如同这啤酒,喝下去,难过要死。
  “唉我问你啊,当初我把安森的客户放过来,你是不是早明白我的用意?”安承羽又偏头望他,合作了几十年的老客户,说换方向就换方向,不仅没一点信誉,还没有安全感,但是,牧升全都接手了,而安森,居然也不吵不闹,这其中明眼人一看定也有问题,而偏偏他们两人,闷声不吭的。
  单牧爵依然不作解释,这样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安承羽与安志超之间的问题由来已久,并不是一天两天的,安承羽的用心其实很明白,表面放手把一切给安志超,自己游手好闲,但谁会想到,这只是他布下的一步棋而已?
  别人不懂,他不会看不懂。
  “你进去照顾她吧,我走了……”单牧爵喝掉了手中的啤酒,起身,对着他道,“谢谢你,安承羽。”临走时,他又说了声,随后,步入太阳底下,路过垃圾筒时,手一松,啤酒罐倏地掉入垃圾筒内,就好似,他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已放下般,后顾无忧。
  安承羽并没有马上离去,依然坐在那里,承受着高温的洗礼,任由自己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湿,他仰躺在凉亭的椅子上,望着晴天碧蓝的天空,暴风雨已经过去了吧?接下来的,是不是都是晴天?
  清绫,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