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第2053章 【490】假意虚情

叶清玄眼睛微眯,抬头看向这走进来的三人。

为首之人三十出头,身型高挺笔直匀称,鼻梁高挺,目朗如星,相貌极其英俊,最吸引人的不但是他那对锐目射出来可教女性融化的温柔神色,还有蓄在唇上浓黑而文雅的小胡子,似乎永远令他充满男性魅力的脸容挂着一丝骄傲的笑意。

此人一袭儒生打扮,手中一把折扇,说不尽的倜傥不群,潇洒自如。

他好像很易被亲近,但又若永远与其它人保持着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

所有这些融合起来,形成了他卓尔超凡的动人气质。

叶清玄目光完全为他吸引,直到对方身后二人发出不满的轻哼声,叶清玄这才为之一震,发现了紧随此人身后的两名老朋友。

“蛇杖”邢无畏和“剑魔”北冥无敌。

这两个天绝榜高手竟然只配站在此人身后,一副随从打手的模样,叶清玄立时心中有数,前面这风流倜傥之人,必是魔门特使无疑。

“几位认识华某?”叶清玄目光在三人身上淡淡扫过,一副冷淡模样地扭头看向南宫长生,问道:“南宫兄,你不说这里不会被人打扰……”

南宫长生此时如梦方醒一般,大笑着起身道:“哈哈哈,华兄莫怒,这三位兄台可是老朽平日里想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今日听闻华兄在此,特意赶来做个酒伴儿,请容老朽一一为华兄介绍……”

“哦?能让南宫兄长如此看重,定是不凡。”叶清玄面露讶色,不轻不重地拍了对方一记马屁。

“那是自然。”南宫长生一指为首之人,慨然道:“这位乃是大吴朝廷的国舅爷,大吴皇后的亲哥哥,当朝一品文渊阁大学士,虞圣叹,虞大学士。”

“噢,久仰久仰。”叶清玄心中快速运转,想着这个虞圣叹的名字,可搜肠刮肚之后,记忆力的确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虞圣叹!?

这位是从哪冒出来的呢?

叶清玄正沉思之际,虞圣叹儒雅地一展纸扇,翩然道:“哎,这是南宫先生厚爱,小可何德何能当此夸赞。不过我身后的这二位,才是江湖上真正的大宗师,绝对的高人。”

叶清玄饮了一杯酒,冷硬道:“华某一向不喜江湖中事,就算是阿猫阿狗也自可在我面前装作大宗师……”

咚。

邢无畏登时大怒,手中蛇杖猛地一顿,整艘画舫都往水下一沉,怒喝道:“好个自命清高的江湖郎中,竟然敢在我‘蛇杖’邢无畏面前如此放肆……”

北冥无敌面沉似水,森然道:“人家看不起你邢无畏,自然也不会把我北冥无敌放在眼里了。”

直到对方报上姓名,叶清玄装作的华佗才露出一丝惊色,但转瞬又恢复常态,微一拱手道:“原来是二位天绝啊,老朽眼拙,失敬失敬。不过听闻二位得罪了朝廷,仓惶出逃,以至于投靠了魔门,不敢现身江湖……嘿嘿,今日一见,当真是江湖传言不可听信啊。”

“你……”二人登时大怒,差点就要动手。

虞圣叹连忙一摆手,笑道:“江湖传言,当然不可信了。这不还有人传言,华先生是因为帮助了魔门余孽祸斗夫妇,以至于被朝廷通缉,方才逃遁到了大吴……嘿嘿,想来华先生一心为善,这等神仙人物,怎会得罪大夏朝廷的那帮鹰犬呢?”

南宫长生连忙欲上前打圆场,却被邢无畏和北冥无敌齐齐瞪了一眼,连忙又退了回去,不发一言。

“这话倒是有几分真的。”叶清玄道。

“哦?敢问何故?”虞圣叹问道。

叶清玄答:“老夫虽然帮衬过祸斗夫妇,但大夏朝廷并未为难与我,反倒是武林盟的人欲找我询话,我懒得理睬,方才避难大吴……”

“噢,原来如此。”

“是否让几位失望?”叶清玄笑问。

“华先生何出此言?”虞圣叹诧异问道。

叶清玄朗然道:“我既不是得罪了大夏,走投无路,又不是因武林盟威胁而求助无门,想来朋友替大吴招揽在下一事,未免有些无的放矢了吧?”

虞圣叹几人对视一眼,旋即哈哈大笑。

“我说的不对?”叶清玄问道。

南宫长生笑道:“当然不对。这位虞圣叹老弟虽然是大吴的国舅,文渊阁大学士,但一向闲云野鹤,只爱结交江湖上的朋友,对于大吴朝廷一向不怎么放在心上。”

虞圣叹接着道:“怪不得华先生对虞某等人不假辞色,原来以为虞某是来当大吴的说客。真是冤枉啊。”虞圣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华佗深躬一礼,笑道:“请华先生放心。虞某对先生只存敬仰结交之心,绝无利用之意。还请华先生不要见怪。”

叶清玄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状,不禁笑道:“原来如此。却是华某怠慢了。愿自罚一杯。”

南宫长生连忙插言道:“此事怪我,没有事前说明,徒让华兄误会,我也自罚一杯。”

虞圣叹笑道:“二位岂能自饮?要罚便全体受罚,饮!”

杯子交碰中,各人尽欢痛饮。

南宫长生向凤姐打了个眼色,凤姐捏了叶清玄大腿一把后,才站起身来,娇声道:“既然贵客到齐,几位还请入座,奴家这便为几位安排陪酒美人。”

说完告罪退了出去。

待虞圣叹三人落座,果然不再提及大吴分毫,只管说及风花雪月之事,举杯三巡之际,船舱内乐声扬起。

一群绝色舞女迈步进入花厅,动作整齐,舞姿曼妙,看得众人叫好连连。

不但船上贵客叫好,就连几艘与醉香舫擦肩而过的画舫上,也传来艳羡叫好的声音。

叶清玄本来与虞圣叹几人正虚以为蛇,耳朵却突然抖了几下,脸色陡然一沉,出人意料的大喝一声:“涅罗!?”

乐停舞顿,所有人被惊得诧异看来。

南宫长生一脸不知所措,虞圣叹更是皱眉道:“华先生这是……”

话音未落,旁边一艘画舫上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嗓音道:“何方朋友在此念及老朽姓名?”

真的是涅罗!?

这一刻,虞圣叹脸色一沉,抬头望了邢无畏和北冥无敌一眼,二人齐齐领悟,缓缓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