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6章 番外八(锦绣)

乔先生是在玲姐儿和旺哥儿诞生后的第二年回来的,锦绣觉得自己很幸运,她以为,殷不悔要昏睡很久很久。

乔先生说解药是从阿休国的王室找到的,锦绣没有意外,齐齐阿对她恨之入骨,用毒还是轻的。

经历过这些磨难,她和殷不悔的心才紧紧联系在一起,两个人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让玲姐儿去东南沿海,也是她的主意。

殷不悔万分不舍:“玲姐儿是我们的小棉袄……东南沿海那么远,即便你派了护卫暗中保护,万一玲姐儿遇到危险……她那么小,又一直养在宫中天性烂漫,不知人间凶险,万一被人骗了……”

平日里威严万分的殷国王上,此刻碎碎念着如同妇人。

锦绣叹了口气,殷不悔舍不得,她又何尝舍得?

“寻常人家的孩子在玲姐儿这么大都该嫁人了,正因为她缺少历练,才应当自己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见殷不悔如同缺了一块肉般,锦绣安慰他:“玲姐儿终究要嫁人的。元娘与我情同姐妹,定然会将玲姐儿当亲生女儿看待,姜哥儿那孩子淳厚,不会欺负了玲姐儿……”

“你这么急着让玲姐儿离开,是不是怕术儿……”殷不悔的话没有说完,他看见锦绣面色一僵,神情变得极为复杂。

不由得心中一顿,长长叹了口气。

他与锦绣夫妻一心,何尝不知道锦绣心里在想什么呢。

李术那孩子……

哎!

“我私下里问过玲姐儿,她对术儿,只有兄长之情。”锦绣嘴角一片苦涩,她不是迂腐之人,若是玲姐儿与李术当真情投意合,大不了李术国师不做了,选个清净的地方,让二人做神仙眷侣去。

很显然,玲姐儿没有别的情愫,只是李术一个人……

她心里闷闷的,总觉得于李术有愧。

殷不悔走上前,握住她的手,温声细语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路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我们也插不了手。”

玲姐儿最终独自骑着马离开了草原,而李术则在第二天主动请缨征战,锦绣示意殷不悔答应下来。

她很清楚,也许玲姐儿这一走,在很长的时间便不能相见了。

纵然百般不舍,也要舍得。

留下,只会给更多人带来痛苦,李术的路,需要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玲姐儿一走,锦绣后脚便将旺哥儿踢进了军营,让锦荣狠狠地操练。

旺哥儿倒也争气,好几次战役中屡建奇功,气得李家那二小子羡慕的干瞪眼。

天气渐热,殷不悔跟着武器营的人去研究新的箭弩了。自从殷不悔昏迷,锦绣掌管朝局,管理的井井有条。

殷不悔醒来以后,居然还是将大半的政务丢给她,美其名曰:家有贤妻,为夫甚感松虞啊!

殷不悔好似被王位耽搁了的天赋异禀的兵器创造大师,在锦绣掌管大半国策后,殷不悔将大量精力投到兵器研制上,推陈致新,改革了好几代兵器,单是投石机一项就可一次射发十五个石头。

除了兵器的研制,殷不悔还专注在耕耘上,似乎想要将昏迷的这几年都一次性地补上。

锦绣总是被折腾的腰腰腿酸疼,身子如散了架般,结果十多年过去也没有半分动静。

乔先生说大约是诞玲姐儿和旺哥儿的时候亏空了身子。

殷不悔没有失望,想起锦绣独自诞玲姐儿和旺哥儿时的凶险,顿时又不想锦绣再生孩子了。

这十几年,锦绣不断推崇新策,大力培植鼓励人才,大修私塾和医术学院,兴修水利,治理沙漠盐碱化和水土流失,使得殷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殷国的版图也扩张到最大。

王室内外,再也没有质疑锦绣的声音,甚至那些大臣们有要事禀报,也率会求见锦绣。隐隐的,锦绣的威望还在殷不悔之上。

春天一过,草原的嫩草开始发芽,锦绣正在宫中与大臣商议合理控制放牧和栽种一批树苗的事,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发闷,竟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大臣们吓得脸色大变,慌忙请了乔先生来。

乌桑则赶紧去禀报殷不悔。

待到殷不悔风风火火赶回来,乔先生正好号完脉。

殷不悔紧张地上前,额头上倏忽冒了一层冷汗。

“怎么样?”殷不悔双手不自觉地颤抖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此刻竟然流露出了一丝紧张。

乔先生抿了嘴,拱手作揖道:“恭喜王上,王后有喜了。”

殷不悔僵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愣愣地抬头看了眼乔先生,又看了眼娇羞的躺在床上的锦绣,傻里傻气地问了句:“谁的?”

这件事被锦绣嘲笑了好久,殷不悔只能尴尬地回答:“太、太意外了,我以为我们这辈子不会再有了。”

岁月静好,锦绣依偎在殷不悔的怀里,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心底一派安宁。

半梦半阖间偶尔会梦到一个人,一个很浅的影子,她甚至想不起他的样子来。

听说他死了……

也有坊间传闻他独自一人在山中修了间破庙,再也不涉足尘世……

无论是哪一种,她都心平气和没有半分波动。

那个人,曾经一起走过那么多风雨的人,将永远的,永远的镌刻在她心底最深处,谁也替代不了。

……全书完

【算起来,锦绣和宋煜在一起的时候不过十六七岁,正是少女年纪最好的时候。和锦绣一样,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会遇到那么一个人,一个让你一辈子都会铭记的人。

或许不能携手白头,却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梦到,梦到最美好的年华,那个人陪你走过。

祭奠我们最美好的青春,祭奠我们曾经爱过的人。

元大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

十月二十五日,我们新书再见。

感谢大家一路相陪,鞠躬。】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孙青柠孙青柠呵呵不断|古言“喂!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一种警告的意思 “我,我,我是奉太后懿旨来皇宫的,我只不过是想来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 宁为候门妾宁为候门妾古颜青竹|古言宁为候门妾,不做百姓妻!安灵晰出生大将军府,上无嫡姐,下无庶妹,娘亲身为大将军唯一的宠妾,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才貌双全,心比天高,曾向天下人立誓:宁为百姓妻,不做候门妾!然死后重生到大婚当日,她毅然逃婚入王府。王爷,请收奴家做小妾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神狐缘——战神王爷的梦中情人神狐缘——战神王爷的梦中情人祝贺|古言一次次的相遇被彼此吸引却是敌不过宿命的安排,相爱却是缘,不是不爱奈何缘浅。
  • 师游纪师游纪秦知珩|古言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医馆,医馆里有位脾气很差的大夫和说话极温柔的小姐姐。小姐姐拉着大夫给孩子们讲故事,讲的什么故事呢?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医馆,医馆里有许多触角长长皮肤黑黑的虫子,每晚里爬出来去山下找小孩子要吃的。 孩子吓得四散逃开,小姐姐撅着嘴咕哝:“师傅,大黄明儿又没吃的了……” 大夫正经,再讲个故事。 从前有座城,城里有个大户,大户里有个不受宠的小姑娘成日里被爹娘姐妹欺负,直到一位很英俊潇洒才情不凡的男子救了那女孩子。女孩子为表谢意,给男子煮了一碗面,男子从未吃过这样好吃的面,因而心生惦念,一来二去一推二就,自此过上了衣食有人照顾,煮药不用动手,有房有名、有徒弟有宠物的幸福日子。
  • 老女再嫁老女再嫁catia|古言二十七岁的年纪,怎样都不算年轻了。经历了七年之痒,被曾经山盟海誓的夫君以七年无所出的名义休弃,她心碎欲绝。本以为就这样了此残生,却没发现,有两道目光,已追随了她经年之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神医嫡女:太子,慢走不送神医嫡女:太子,慢走不送弦公子|古言嘭!“丑女人,滚!”穿越第一天,冷凝月被嫌弃,从善如流地表示:“好嘞!我这就滚!”可是不对啊,这明明是她的房间……一朝穿越,神医冷凝月变成了丑陋、废柴和魔鬼的结合体,人人视她如洪水猛兽,避之不及,心爱的太子爷更是视她于无物。嫌她脸上疤痕丑陋?素手一挥,药到疤除,还她天人容貌。骂她废柴?不好意思,姐是顶级灵根,只怪你们有眼无珠!看我妙手回春,激活逆天经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子非鱼焉知鱼之苦楚子非鱼焉知鱼之苦楚问茶点酒|古言拥有变异魂玉的她隐姓埋名带着妹妹成为村女,当一介村女攀上当朝最有权威的 王爷,不料想王爷喜欢的却是另一个女子。而她只是为还恩情,当最后一点感情的磨灭,她,又该何去何从?
  • 辛夷御东风辛夷御东风马说家|古言从小她便聪慧异常,她的爹爹是个私孰先生,由于她的哥哥从小素不爱读书,于是她爹将自己平生所学都授予在她身上。本是其乐融融的4口之家,却因为一场飞来横祸,她爹锒铛入狱。为了能替自己的爹爹翻案,有足够的证据告发害她爹的人,她不惜假扮贫女,卖身入府。想尽办法接近他身边之后,却莫名地与他纠缠在一起,在剪不断理还乱之时,他却早已洞悉一切···
  • 王爷快点到本仙女碗里来王爷快点到本仙女碗里来百里喵妮|古言穿越成一无所有农家女?江晓晓表示:本仙女不怕! 极品亲戚?哪凉快哪呆着去! 配角炮灰?别挡本仙女发财! 什么?你是王爷,权倾朝野?还想娶本仙? 呵呵,本仙女上能入天,下能入地,你,拿什么当聘礼? 某王爷:仙女是吧,来本王怀里。 江晓晓:王爷了不起么?来本仙女碗里!
  • 穿越之我的王妃时代穿越之我的王妃时代派星|古言二次元少女余霏霏无意之间的一次触电,晕倒在家里,可是醒来过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触电,简直是触电毁终生。身边穿着古装的这些人是谁,我又是存在于哪个时空?为什么每个人都叫我余妃,而这个坐拥于花丛中的花心帅哥是谁?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本以为可以借助打雷再次回到现代,却不想差点要了自己的命,难道就此只能在这是非之地了吗?对这个男人的爱慕之心也越来越深,到底自己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