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林 爱游戏官方地址

第4953章 八室相同

仙儿见到李玄如此顺利的就练出了真元力,更为她感到高兴,有些怕两人在此会影响李玄的修行,对着还好奇打量着李玄的雨露说道:“师姐,我们已经出来一天了,还是早点回去吧,免得师父担心。”
  雨露一直想着李玄怎么会练出真元力的事,听了仙儿的话,只是机械的点头道:“好吧,我们回去吧。回去我得好好问问师父,师弟这是怎么回事,居然可以直接练出真元力,那我们也不用一直练什么真气那么辛苦了。”
  回到碧霞门雨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见师父桑梓,然后把自己所见李玄身上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师父,并问道:“师父,师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知道那么多的东西,而且他只练了一晚就练出了真元力”
  “什么!”桑梓听到前面李玄会《水镜术》到还不怎么样,可是当他听说李玄居然一晚就练出了真元力,才真正的感到不可思意,如果说《水镜术》是从别处学来,教雨露学会却也有可能,但是真气、真元力这些东西可是只能一步一步练成的,不可能一步登天的。
  “嗯你先下去吧,你师弟的事只有你师祖清楚,我去问问。”桑梓听到李玄一晚就有如此成就,心里也不知道应该为自己有如此一个好徒弟感到高兴,还是为自己并没有传授他本领而感到悲伤。
  桑梓把雨露告诉自己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了碧松真人,碧松真人听了脸上满是喜色,口中喃喃道:“看来他真的是上天派来振兴我们碧霞门的,他说的话都应该是真的,要不然怎么可能一晚就练出真元力,还会那么神奇的《水镜术》和设置如此巧妙的阵法聚集灵气,这些可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桑梓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最后碧松真人让他不用管李玄的事,只需要把其他弟子教好就是了,振兴碧霞门他们也需要出力的。真是郁闷,那李玄还是不是自己徒弟了?桑梓如此的想到。
  李玄可不知道他师父现在正在因为他的事而伤脑筋,他现在还在不停的炼化着真元力,经过一段时间后,李玄炼化真元力的速度越来越快,被炼化的真元力顺着经脉慢慢流转,李玄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经脉里有了充足的真元力,自己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不过,自己现在没有内丹的支持,不能随时随地的炼化真元力,在做一些需要特别多真元力的事情上,还有些不好把握,要不然很容易造成真元力不续的情况,所以李玄现在最想的还是早早的拥有内丹,那样自己就可以制器和炼飞剑了。
  李玄的炼化真元力速度很快,李玄见真元力已经比较充足的时候,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想继续炼下去,而是再练下去自己的精气就会不足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睁开眼睛,李玄双眼精光闪现,李玄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筑基阶段,并进入了开光期,不过自己可比一般的开光期修真者利害多了,因为自己有着结丹期修真者才有的真元力,真元力可比真气威力大得多。开光期主要是开天眼,使得修真者可以用肉眼看清一些普通人不能看见的东西,李玄有着强大的灵识,有着灵识的帮助,李玄的一双肉眼可比开光期、甚至更高级一些的修真者的肉眼都好用。
  有了真元力的李玄又把《石木灵防御阵》进行了一些改动,主要是在设置这个阵法时,李玄自身没有真元力,借助碧晶石的能量进行,有些细致的地方不能达到完善,现在有了真元力,自是要把保护自己的阵法改进一下。
  满意的看着自己改进了的阵法,李玄感到脚手有一些酸麻和肚子有些饿,也不知道自己这次入定了多久,李玄不禁暗自笑自己,有些不习惯这个新身体,不过也感到自己真的象一个人了,居然会感到饿,李玄都已经有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到小溪边抓了几条鱼,架起了烧烤架,烤起鱼来,一边在小溪边洗了个澡,活动一下筋骨,这种生活真的不错,李玄有些感慨的想。
  一时兴起,李玄折了一根树枝,在溪边练起了逍遥剑法,逍遥剑法练起逍遥飘逸,随意而动,但是每一招都显得浑如天成,自然无比,与之对敌,有一种与整个世界对敌的感觉,让人感到无法战胜。
  虽然出了一身汗,但是李玄感到浑身舒畅,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对逍遥剑法有了新的认识,以前只知道借用强大的神威力、仙灵力使用这剑法,反而不能把剑法的精髓发挥出来,现在只有着一点的真元力,却能发觉剑法的很多技巧,李玄自信,自己可以在现在这种状态下,使用逍遥剑法,打败结丹期的高手。
  “剑法不错!”一个很冷的声音传来,李玄一愣,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出现在这里,还以为就自己一个人呢,也没有注意用灵识去感应。
  李玄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衣内的人站在小溪对面,正望向自己这边,看来是她在与自己说话了。
  李玄对黑衣人笑了笑说:“姑娘客气了,我这只不过耍耍花招罢了。”
  黑衣人冷笑了一声,说:“花招?我看未必吧,这剑法我敢说天下无出其右,不知道你是从何学来?”
  李玄皱了皱眉,只是干笑着说:“姑娘过讲了,我这剑法自是我师父教我的。”
  “你师父是谁?”黑衣人紧紧逼问道。
  李玄有些反感的说:“我师父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哼,不由得你不说,你那一点修为还不够看呢。”黑衣人说完,化着一道黑影向李玄袭来。
  李玄没想到这黑衣人居然如此蛮不讲理,看来她一定是邪派中人,只不自己刚刚才来这个世界,可没有仇家啊,她这是什么意思,来不及多想,黑影已经快速的飞过了小溪,一双纤手快要递到自己面门了。
  李玄手中树枝轻舞,逍遥剑法中‘仙人指路’随意挥出,平淡的一招正好点中纤纤玉手,黑衣人冷哼一声,纤手上黑气顿现,暗想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用一只树枝与自己对敌,看他的修为也不过刚刚才到开光期,而自己已经结成了魔丹,是一支小树枝能对付得了的吗?
  可是在黑衣人想法刚刚在脑中形成之时,却发生了她意想不到的事情,李玄手中的树枝居然也闪现出一道淡淡的金光,金光虽然淡,但是却把黑衣人纤手上浓浓的黑气点散,黑衣人闷哼一声,暴退三丈,用不可思意的眼神望着李玄问:“你这是什么法术?居然能破我的《蓝影魔功》?”
  李玄见到她那动作,不由笑道:“什么法术?自是专破邪门魔功的法术了!呵呵,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
  黑衣人冷笑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信了吗?我到要看看你能破得了我的魔功!”
  李玄还未答话,黑衣人浑身黑气大涨,十二面幡旗从她手中飘了起来,每面幡旗都黑气鼓鼓,李玄大惊,这可是十二大巫血幡旗,可布《十二都天大阵》,以对方结成了魔丹的修为,再加上这大阵,足可对付大乘期的高手,自己还不够看。
  在李玄大惊之时,黑衣人已经念动了咒语,捏动了启动魔诀,黑气迅速漫延,十二面幡旗隐入黑气当中,李玄知道自己已经逃走无望了。
  既然已经无法逃走,李玄也被激起了性,想自己以前面对过魔教教主的刀阵、师叔的两仪微尘阵、星宿门的各种阵法,还没有面对过这《十二都天大阵》今天得好好的看看,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么利害。
  黑气笼罩的范围内,根本分不出方向,只是不断的传来恶鬼吼叫声惨叫!偶而还冒出一两个正在早餐的饿鬼,可是当李玄看清他们吃的东西的时候,忍不住的恶心,他们居然在吃人,一个恶鬼正拿着一个人手在啃,嘴角还流着人血。
  李玄蹲在地上,不停的干呕,还好刚才烤的鱼还没有吃,要不然又得浪费了,李玄暗骂黑衣人,明明听着声音是个妙龄女子,怎么弄出如此恶心的东西来,如果自己死在这个阵法里,也只能是恶心死,不会有第二种死法!
  另一个想法在李玄脑中生成:这是《十二都天大阵》吗?怎么和传闻中的不一样,难道《十二都天大阵》的利害之处是这样的?应该不会吧,想那些经常吃人的恶魔是不会怕这阵法的!另外专门吃素的修真者也不会怕这阵法,他们极本不吃肉,这阵法也只有对自己有用。
  在李玄恶心得快不行的时候,黑烟散去,天空晴了,四周还原成原来的样子,只是多了十二个只着片缕的女子在溪里戏水,李玄大脑档机中。
  李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向小溪边走去,可这些女子似乎没有发现自己一样,在嘻戏中,不断把要害部位出来,让李玄有种偷窥的感觉,鼻血喷了出来。
  “这阵法真利害!看来自己在这阵法内会有第二种死法了,那就是鼻血流干而亡!”李玄不得不称赞一声,明明知道这些东西是假的,却硬是要让自己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