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文图书 可以玩黑杰克的软件

第8432章 环环相扣(四)

大夫的话犹在她的耳际,大夫说她身中奇毒,还有蛊毒,又加上这鞭伤,并且还身怀有孕!
  这残破的身体可谓是一脚踏入了阎王殿,若非身体内有一股真气维护着五脏六腑,怕是这小命早就要去阎王殿报销了!
  大夫说,也难为这肚中的胎儿命硬,居然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还能存活,也不可谓是一奇迹,而自己还活着也是一奇迹!
  大哥只字未提自己身体内的毒和蛊,也只字未提肚中胎儿的爹是谁,更未提为何自己会身中剧毒和毒蛊,怕是大哥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和安慰自己吧!
  也罢,既然大哥不提起孩子的爹是谁的话,那么自己也就不需要知道他的存在了!
  傻儿轻轻的抚着自己凸起的肚子,那里边是自己的骨肉,是和自己心血相连的孩儿!
  孩子,娘亲也不知道能撑多久,盼只盼能够撑到你出生,那么娘亲就算立即死去也无怨无悔!
  黑啸走出房间后,便在日暮的书房中修书与自己的亲信,叫他们速速来无泪城接自己回城!或许回到出云之后能用无心果来化解傻儿身上的奇毒!
  “张紫烟,你知道不知道有一种刑罚!是将一个人包裹在渔网中,紧紧的裹着,然后用刀子将人凸出网口外的肉割掉!而人呢也不会马上死掉,只会慢慢的失血过多而死!呃……”日暮阴邪的把玩着匕首,阴郁的盯着绑在刑架上的张紫烟,慢慢的说出令人胆战心惊的话!
  “不知道,让你来试试这惊世骇俗的刑罚如何?”日暮俊邪的脸上散发的是重重的戾气,一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沉重,一种想要毁天灭地的暴戾!
  “你,不是人!”张紫烟沙哑着嗓子吼道,她在颤抖,在害怕,她后悔了,后悔惹到这个魔鬼!
  “哈哈……”日暮听到她的话,突然仰头大笑,但是未见丝毫笑意映入眼中,那修长的鹰眸中,依旧是冰冷一片!“我,不是人?!哈哈,那么我就让你试试我这个不是人的人的手段!”
  “来人,给我把她的衣服撕了!”日暮俊邪的脸上依旧扬着夺目的笑意,但那冰眸却死死的盯着张紫烟!
  “你,你要干什么?啊——”张紫烟尖叫着,嘶喊着,却止不住狱卒的手,她的衣服犹如破布般,在狱卒的手中撕碎!
  日暮冷笑的看着周围咽着口水的狱卒和惊恐的不住颤抖的张紫烟,他静静的诉说着:“张紫烟,放心,我是不会用神圣的魏莱刑罚用在你这样肮脏的人身上!是你害我失去了珊樱,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人!本来我想让你给珊樱陪葬的!但是你这么肮脏的人,怎么能够给珊樱那么干净的人陪葬呢,我怎么能让你如此肮脏的人玷污了珊樱呢!所以,我决定,既然你肮脏的话,我就成全你,让你肮脏到底!”
  日暮停了下来,冰眸静静的盯着张紫烟的脸,薄唇一字一句的蹦出令张紫烟心惊的话,“我、要、让、无、泪、城、所、有、的、乞、丐、都、来、与、你、共、度、春、宵!、”
  “不……不……”张紫烟疯狂的摇着头,不住的嘶喊着!“不可以,你,你怎么能?怎么能?”
  “嗯!不可以?!哈哈……你认为你还有资格说不可以吗?从你让珊樱离开我的那一刻起,你的生命便不由你掌控了!”日暮大笑着走出了天牢!一群群乞丐从偏门进入了牢中!不久日暮便从牢房外听到了张紫烟的嘶吼尖叫声!
  “啊……你们这群肮脏的乞丐,给我滚开!”
  “啊……”
  “滚开……”
  “我没有……我没有杀任珊樱……”
  “啊……”
  “我没有……”
  日暮信步离开天牢,珊樱,你到底在哪里?我已经为你报仇了!可是,你何时能回到我的身边呢!珊樱……
  “暮,我们要回出云了!”黑啸盯着脸色阴沉的日暮,说出请辞的话!暮这几天的脸色一直不好,而自己也没有精力去理会其他的事情!故一直也不知道他发生什么事情!
  “哦!啸,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啊?”日暮像是刚回过神一般的问道!
  “嗯,是的,出云的人已经来接我们了!再说城里也有事情要去解决呢!怎么不能老待在你这里吧!”黑啸解释道!
  “哦,既然如此,那兄弟我就不远送了!”日暮抱拳一恭送,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又问道:“说到,你那个朋友,哦,也就是那位姑娘,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
  这几日,日暮总觉得自己认识她,觉得好熟悉,但是却怎么也记不清自己在哪里认识过她!
  提到傻儿,黑啸面色一暗,他沉声道:“不知道,她,失去了记忆!所以……好了,不提了,我们要走了!”
  日暮了然的点点头,说道:“好吧,有时间的再来!”
  “大哥,我们要多久才能到出云城啊?”傻儿靠在马车内的软枕上,轻声问道。
  黑啸看着她慵懒的模样,不禁勾唇一笑,原本打算自己骑马的,但是傻儿居然不愿意一个人坐马车,不得已,只好陪她一起坐马车了!
  “大概要一天的时间吧!我们出云城离无泪城也不远!”
  “哇!要一天呀?那坐在这马车上也要闷死了!”什么事情都想通了的傻儿,心情不可谓之开朗!反正老是想着那些事情也没有用,还不如开开心心的过着每一天!
  “嫌闷啊,有大哥陪你一起闷!”黑啸难得的说出如此体贴的话!
  傻儿开心的点头应答着……突然,车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黑啸沉声问道!
  “城主,有匪贼!”外边的侍从回答道。
  傻儿刚想出声问什么,但听到……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震耳欲聋的大喊声,震到了倾耳听着的傻儿!
  “阿才!问他们想干什么?”黑啸不耐烦的问道!
  “我们主子说了,你们想干什么?”阿才骑马过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