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画 鼎信国际登录

第3607章 21世纪初中日关系的起点(7)

二日清早,便由玄侯领着风流去龟仙人的藏宝库,这座藏宝库就建在驭兽斋院子的下面,是由龟仙人在书房的秘道进去。
  风流随意翻阅外面书房陈设事物,还真给吓了一跳,这外面陈放的竟然都是各门各派的成名绝技,有驭兽斋的《金刚指》、《迦叶腿》、《文殊絀云腿》、《狮吼功》、《金钟罩》等;武当派的《奔雷剑法》、《无我心法》、《正两仪剑法》、《五行剑法》等;峨眉金顶派的《清心梵音》、《曲艺精通》、《万佛朝宗》等;五毒教的《万毒夺命刀法》、《血鼎功》等等,全都赫然在列,只不过大都是手抄本。
  真不愧是一代叱诧风云的盗王,竟然将各派武学典籍收罗得如此齐全,还摆在外边随意让人参观,风流寻到琅嬛屿武学的陈列格子,见《奔狼啸月决》、《流光绝影箭法》、《倒海枪法三十六式》、《凤凰决》等典籍,每样一份手抄本,全不落空,翻开一页《天凤功法》,内容与自己曾经研习过的那本一模一样。
  玄侯笑道:“这可都是父亲一生的心血呢,外面的不算什么,进去后你才会大开眼界!”
  风流笑道:“那今日我可要大开眼界了!”
  玄侯轻轻拨开藏在椅子后面的机关,一道墙面升起,露出地道入口,一股干燥泥尘味扑鼻而至。
  玄侯道:“咱们兄弟秉承父亲教诲,每人最多只选择了两三门功夫修炼,所以艺成之后,就很少再进来这里,十三妹走后,地窖就缺少人打理,这也是父亲为何坚持要将这些都赠送给风流弟,是望你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心血!”
  风流道:“那是一定,只是我不明白,如此多的武学宝典,为何你们就只修两三门,其它的岂不是弃之可惜?”
  玄侯笑道:“就是因为秘籍太多,父亲怕我们贪多务得,所以定下这条规矩,技艺在精而非在多,像是已故琅嬛屿帮主琅嬛岛主幽剑鸣前辈,仅靠着《降龙十八掌》和《大狗棒法》两样绝学,纵横江湖多年而罕逢敌手,就是这个道理!”
  风流叹道:“果然是至理名言,想当年我独自闯荡江湖,见到驭兽斋连夜和尚斗蚩火教十一长老龟仙人,深为他武学修为的广博所折服,今番算起,我自己也差些走上贪多务得之歧路。”
  两人正要步下阶梯,就听身后有两人喊道:“玄侯师叔,玄侯师叔,等等我们!”
  风流一回头,却见是云中鹤和情僧云凌两个小家伙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才踏进书房,见着满屋子的陈设,云中鹤哇一声惊叹出来。
  情僧云凌虽然吃惊,却主动跑过来,小脸上堆满了笑意,道:“玄侯师叔,是师公让我们跟来见识见识,您说好吗?”
  未待玄侯开口,情僧云凌又对着风流拜了一拜,看样子似乎全忘了昨天被戏耍时的窘迫,甜甜地叫道:“柳师叔好!”
  这时云中鹤连忙跟上来行礼,风流一愣,随即大笑道:“七哥,让他们两个年轻娃娃开开眼界也好!”
  玄侯笑道:“大哥这两活宝贝啊,也好,也好!”
  听见被应允了,两人高兴得手舞足蹈,情僧云凌道:“说到开眼界啊,柳师叔昨天耍的溟罗神功那才叫让人大开眼界呢,普天之下,除了师公他老人家,谁与争锋!”
  看那样,嘴撇得老高,双手举起,全神投入,似昨天耍功夫的是她自己,玄侯道:“你这丫头骗子,拍马屁功夫不错啊,哪学来的?”
  情僧云凌跟在后边,边走边叹息道:“唉,想在朝中做事,不会拍马屁怎么成呢,师傅他老人家若是辞官,我和师兄就可以得解脱,效仿两位师叔逍遥江湖,快意恩仇,那该多好啊!”
  玄侯道:“那晚些我跟你师傅说说去,让他辞官归田,回来颐养天年!”
  情僧云凌忙摆手,道:“不用,不用,师傅顽固着呢,那多麻烦七师叔啊,何况咱们年少,多磨砺磨砺也是好事!”
  玄侯摇摇头,笑道:“什么话都给你说尽了,只为了逗你柳师叔欢心,你这丫头狡猾得很啊!”
  情僧云凌又道:“谁让柳师叔是客人呢,难得来上一回,自然要乘兴而来,尽兴而归喽,况且师侄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呢!”
  玄侯道:“风流弟啊,你可要当心了,这小狐狸狡猾得紧,七哥我可是说不过她!”
  风流笑道:“古灵精怪,淘气可爱!”
  情僧云凌忙道:“谢谢柳师叔夸奖!”
  云中鹤一把拉过情僧云凌,低声道:“喂,师妹,要注意火候,可别太过分了,你就不怕柳师叔生气?”
  情僧云凌道:“放心吧,我跟师公打听过了,柳师叔为人可好着呢!”
  说话间,一行人下到地窖最后一层,玄侯点了两旁高台灯烛,把室内照得通亮,里面果然是别有洞天,眼前一扇巨大铁门隔着里边,铁门顶端镶嵌得一块光灿灿的牌匾,上面写着“千机阁”三个字,烛台照映下,反射着黄蒙蒙地光。
  风流近来对黄金并不陌生,一眼就认了出来,暗猜想这里边会是怎样的一番情形。
  玄侯打开铁门机关,只听得轰隆隆作响,铁门就往两边分开,玄侯道:“你们当心这扇门,上面荼有剧毒,可碰不得!”
  众人鱼贯而入,入眼第一间屋里是摆放着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其中有一对双锏特别入眼,长短不一,风流拿起来,入手沉稳,不由叹道:“果然是黄金打造的!”
  玄侯道:“这可是先唐开国大将,封号护国公的秦琼所用过的兵器,风流弟瞧它眼熟,首次拿捏它的姿势都如此得当,那是因为常在门神像上见到,咱们门口就有!”
  风流笑道:“原来如此,我却给忽略掉了!”
  云中鹤拿着一杆长枪,要双手才能托起来,左右打量,惊异道:“七师叔,柳师叔,这枪是不是打造错了,上面还带个新月样的钩子,可怎么使啊!”
  风流接过来,入手沉淀得紧,他习惯了使用轻巧兵器,拿着还不习惯。玄侯笑道:“这两样兵器可都是亲戚,是秦琼的表弟唐朝大将罗成征战沙场所用过的镰刀枪,这套枪法奇特古怪,据说里面还掺杂着行军混战时的心得,非一般套路可比!”
  风流奇道:“莫非这里连几百年前的镰刀枪秘籍都收藏得有?那可太稀罕了!”
  玄侯道:“岁月磨蚀,当年父亲煞费苦心重新整理编写,锏法秘籍还罢,但镰刀枪法晦涩难明,父亲又不擅其道,所以到如今仍然残缺不全,驭兽斋里无人去练它!”
  云中鹤眼放精光,道:“我倒想试一试!”
  玄侯笑道:“如今父亲已将这些东西都赠给了你们柳师叔,想要的话,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风流道:“这杆枪乃是太白精金打造,虽然过去几百年,仍然没有折损迹象,的确是样好兵刃,今天我就转送给你,当作新年礼物,至于秘籍,待我看过能否依琅嬛屿枪法套路补缺后,你再拿去!”
  云中鹤倒也机灵,赶忙拜谢道:“多谢柳师叔!”
  风流笑着点头,心下暗想却原来做长辈的滋味如此受用!
  云中鹤站起身,把杆镰刀枪扛在肩山,就舍不得再放下来。
  情僧云凌就不乐意了,只把小嘴翘起,似委屈道:“柳师叔,那我呢?”
  玄侯见着大笑,道:“风流弟,你今日可是要摊上做个冤大头了!”
  风流道:“哪里的话,过年过节,送小辈些礼物是应该的,更何况我这宝贝也来得太容易了些。”
  情僧云凌见机不可失,拜谢道:“多谢柳师叔!”
  风流接着道:“但这些可都是石前辈毕生心血,你们拿了可要善用,多得也无用,我便许你随意挑选一样!”
  情僧云凌听了,见满屋子的宝贝,虽然有点失望,但能摆在这里的都不是俗物,想想心下也该满足,便复谢过风流。
  到了第二间屋子,里面格调与上边的书房相差不大,靠墙摆放着四五列书架,每阁上一样都贴了注释标签。与上面不同的是,上面书屋的每个格子里都是摆放得满满当当,而这些个格子里,大都是只存放了一两本典籍,有许多甚至是空着的。
  风流找到署名注释峨眉金顶派的木方格子面前,只见两本薄薄的书静静地躺在那里,才拿起来,浓厚地灰尘味道扑鼻而至,风流用衣袖轻轻扫过,他可不敢用太大力道,这些个书年成放得太久,经不住折腾。
  却是一部《迷心飘香曲》和一部《天音镇魂曲》,书面都已黄透了,翻开几页,还好是手抄本,写书的人字迹工整,虽然纸张泛黄,但黑色墨迹清晰可辨。
  风流忍不住心中狂喜,总算是幸不辱命,为妻子曼舞了却一桩事情,也不怕脏,赶忙将其揣入怀里。
  看得小情僧云凌心里直痒痒,暗想能劳烦这位修为高绝地师叔亲自来取的书肯定会是最好的,瞧那表情,自己想也是白想了。
  风流又挨个地看,有驭兽斋的《达摩武经》、《袈裟伏魔神通》、《无影脚》三样,如七十二绝技之类都没有资格收录到里面来,武当派有《少阳决》、《乾坤诀》、《残影诀》、《八卦剑气》、《真武七截剑》、《天清纯阳剑》、《神门十三剑》、《太乙三清剑》、《地宁玄阴剑》共计九本之多。
  玄侯笑道:“还不只呢,两年前已将《上清无极功》的秘籍交还给了烟霞姑娘,父亲说武当派地处近,当年就和疯癫书圣打赌,在他摆下奇门遁甲、五行术数之下,盗取秘籍而不被发觉,结果疯癫书圣输了,他的徒子徒孙都不知情,父亲偷了整整十部武当秘籍!”
  云中鹤摸摸脑袋,不解道:“人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师公怎么专吃——”
  情僧云凌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把他的话给打了回去,道:“师兄你傻啊,师公跟人打赌,这叫赢得光明正大,知道么?”
  风流笑了笑,他万分好奇那本《真武七截剑》,便也收入怀里,瞧得情僧云凌心里直似在滴血。
  琅嬛屿标签的格子里只有一本《打狗棍法》,玄侯解释道:“这本书是借阅,《降龙十八掌》的掌谱那龙帮主说什么都不肯让看了。”
  风流笑道:“已经很不错啦,琅嬛屿弟子千千万,毕竟那是人家的镇帮武学,强求不来!”
  玄侯又指着琅嬛屿、五毒教两个空盒子,道:“这两家武学经典分别是《天罗地网》及《崖师寻疆》,分赠给轻歌、菲菲两位姑娘了!”
  越往后面,风流惊异道:“连翠烟宫的武学秘籍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