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爱彩168官方网站

第2789章 咱们两不相干了

而大姑娘们无不把这罗氏竖成了榜样,这以后自己成亲的时候聘礼要是少过罗氏的是绝不会出嫁的,凭什么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还不如她一个带着孩子嫁人。
   夏锦看着这一抬一抬的聘礼抬进家门,脸上虽没什么变化,这心中还是替罗氏开心的,从这看来这夏大伯娘也是相当看中她的,虽说这一年里夏大伯娘跟着林氏和老婶也挣了不少银子,这些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就夏锦估摸着这聘礼也不会超过四台,就算夏大伯娘这聘礼只出今天一半的数,那在外人看来也就不算少了,夏锦也不会说什么,在她预估之中这也算是不错了,既然人家一次抬了这么多过来,也可见这是对罗氏的看中。
   这聘礼夏锦自是不会要她的,只是暂时替她收着,待到出嫁当天便随着嫁妆一起抬过去,也算是罗氏的一点私房。
   夏锦小手一挥,订下三月二十八便是这亲迎的好日子,老婶欢欢喜喜就要给夏大伯娘送信去了,这喜事算是订下了,只是老婶临走时却被夏锦拉着手。
   “婶儿,这夏健的名也太难听了,我这早就想说了,只是这人在孝期里让他改名儿只怕会有人说闲话,这会子趁着他这完婚后,开祠堂让誉儿入宗谱,让他把这名也给改了吧!”
   老婶没想过这事,这夏健、夏健的叫了都二十多年了,也没听出有什么不妥啊,这会子锦儿咋想起来让他改名的事了,老婶一脸莫名的看着夏锦。
   夏锦看着老婶的神情也知道她是没回过味来,遂解释与她听,“婶,你想想啊,这夏健、夏健的岂不是和骂人下贱一个音吗?”
   “噗嗤……你这鬼丫头,你这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都快叫了二十多年了,都没在意过。”老婶笑着轻轻给了夏锦一拳,这丫头心思咋就这么灵呢。
   本来没注意到这会听夏锦这么说,还到真的听出点那么点不对味来,“这事待我一会和你大伯娘说说,只怕这么多年她也没想过,这是这名字怕是不能说改就改的,等先好好斟酌个好名字才行。”
   夏锦想想也有理,遂笑着对老婶道,“其实这也不难要真是想不到好名字,不如这就在夏健这名后再上一个‘康’字,这以后就叫夏健康,意思不变却比夏健好听一点。”
   老婶细细琢磨两遍,这夏健康的确要比夏健好听,锦儿这脑子还真是灵,转得也快,只是自古也没有妹子替兄长取名的事啊,便笑着嗔怪得戳戳夏锦的额头道,“这事也是你能管得,主意虽说不错但也得等着我和你大伯娘商议着。”
   说完便笑着转身出了门,朝着夏大伯娘家去了。
   这娘俩正在焦急得等着夏大伯娘的回信,这会子都在堂屋里等着,夏大伯娘看着来回踱步的夏健,无奈得揉着额头。
   “健儿,你能别这么走来走去吗?转得娘这头都晕了,锦儿都应了这亲事了,罗氏早晚都是你娘子,你在这着急也没用啊!”
   其实这儿子好不容易娶个媳妇,她也是很高兴的,只是这锦儿丫头一向说一不二,她说要将这人多留一年便是一年,自己这在这干着急也是没用的,何况这一年这期都到了,锦儿也应了今日纳征,听小豆丁送信说这聘礼锦儿已经收下了,看着也比较满意的,左右不过几日便能将这人给迎回来,这在这家中打转也没用啊。
   “娘我怎么能不急呢,锦儿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把这日子再订到年后可怎么好?”夏健皱着眉头停了下来,回想着这近日子自己可曾有得罪过夏锦,这丫头可是记仇的很,要真是有不小心得罪她的地方还是早点登门道歉的好,貌似她对主动认错的还是比较宽容的。
   “原来夏健哥哥,是不满意锦儿把婚期订得这么早,想锦儿把这婚期排到年后啊,看来锦儿订的这婚期的确是早了点,不如我这就回去给锦儿送信让她把这婚期向后再延延?”
   香儿本来是随着老婶过来凑热闹的,这会子听到夏健的话满肚子不高兴,锦儿这操心操肺的为他们打算,这家伙不但不感激还在背后编排锦儿的不是,遂故意佯装着转身要走的架式打算吓吓他,这回夏健可真是慌了手脚,吓得赶紧拉着她求饶。
   “香儿妹妹,是哥哥错了,哥哥在这给你赔不是还不成吗?你看着哥哥这么大把年纪还没讨着媳妇的份上,可千万不能去找锦儿啊!只要真是把这婚期给延了,哥哥真是没法活了!”
   要说这夏健的皮也是越来越厚了,以前若是人家拿这事打趣他,多少还会有一些子脸红,这会自己说起这事来到是脸不红气不喘了。
   香儿看着夏健这模样,觉得万分好笑,难怪这锦儿那么喜欢逗人呢!香儿紧抿着小嘴,拳头捏的死紧,只是微微抖动的肩膀去出卖了她,唾骂了夏健一句,“不知羞!”
   复又假装着一本正经的冲着夏锦道,“敢情是妹妹弄错了,我还以为哥哥是对锦儿姐姐为哥哥说这门亲事不满想往后延延呢,妹妹也不过是替哥哥着想,怕哥哥不好意思开口,想着替哥哥传个话罢了!”
   香儿这话可就有点戳夏健的心窝子了,他哪有不满意他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这盼星星盼月亮的就想着早点把这人给迎进了门,这会子咋到了香儿嘴里全部变了味了。
   这香儿和锦儿在一起呆得久了,都学会锦儿捉弄人的那套了,好歹自己也是他们的堂哥,咋就被这两个妹子捏在手心里,揉来捏去这也太没面子了,只是这媳妇、儿子还在人家里养着,唉……这也只能忍着了。
   不对,这除了忍着还得好好的哄着才行!
   夏健也算是听出来了,这香儿是在为刚刚自己说锦儿的那话生气呢,在为锦儿抱着不平呢。
   “满意、满意,哪能不满意呢,锦儿妹妹可真是太疼我的,我亲事是我是哪哪都满意,这不是急着想把人给迎进门吗?妹子你可得帮哥哥说说,这嫂子要是能早日进门,哥哥可是一辈子都记着妹子的大恩。”
   夏健这又是作揖又是打千的,就怕这小姑奶奶真得跑到夏锦那告一状,末了夏健从袖中摸出一朵小巧的珠花塞进香儿手中,这本是夏健从镇上寻来打算送给罗氏的,只是罗氏说这珠花不适合她这个年纪,夏健本想拿到镇上再给她换个花式,这会子正好用来讨好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