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功励志 aoa官方下载

第1746章 我来晚了,不要生气

马氏颤抖的嘴挤出一句:“孩子,还能有。”
  玄老爷子想想也点头:“我也觉得这个孩子一直都有点不安,不管是不是咱们家的,不要了,怎么这孩子还是会有的。”
  荷叶不同意,因为自己这是冒着多大风险出去弄出来的孩子,要是没了,以后玄文诚给不了种,自己还得出去借,现在傻子也被看起来了,自己也不一定好找人了。
  “爹娘,这孩子就是我和文诚的,我们的孩子,第一个孩子,我不能让他没了,你们要是不信我,那我就和离,我自己带着孩子要饭去,到时候这孩子我还让他姓玄,给文诚留个后。”荷叶也是真的怕了,所以不是装的,真的是要置死地而后生了。
  玄文诚一下子跪在马氏面前:“娘,你这是想要逼死儿子么?我求子二十年了未得,我现在年纪大了,之前还有些不好的毛病,这孩子多么难得,难道就因为老四和我争铺子,诬陷我,你们就相信?这谣言要是外人传出来的,我没话了,可是这话从咱们家传出来的,你难道不认儿子我了?”
  荷叶也赶紧跪下:“娘,文诚说的对啊,这话要是外人说的,那我也不寒心,可是这话竟然是从自己兄弟嘴里出来的,这还不如个外人了,这要是别人嚼舌根子说我们,那自家兄弟应该是帮着我们反驳着才对,可是这兄弟却是无风起浪的把我们往死里逼,如果今天爹娘不信我,那我就死在你们面前,以示清白。”
  王氏冷笑的看着荷叶:“你这人多么惜命我还不知道,别跟我玩这没用的,你要是真的想死别说,那就去死呗,就怕你舍不得你自己那条命呢。”
  玄文诚看着玄老爷子,又看向马氏,满眼的泪水:“爹,娘,我知道我以前没给家里的生意做好,现在四弟比我那时候厉害了,可是这铺子的起步也都是我,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既然现在我们在这个家里这样没地位,那我就跟荷叶还有我没出世的儿子一起死了算了。”
  张氏冷冷的看着玄文诚和荷叶,心里仿佛镀上了一层冰一样凉,自己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二十来年,可是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当成妻子了,好啊,自己不会让你们太快的解脱,死了都是便宜你们。
  玄老爷子这时候有点蒙了,这中秋节不是全家团圆吃饭的日子么,怎么变成这样了?为什么近两年不管什么好事好时候,都会变成一团乱,甚至变得让他害怕过节呢?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时候荷叶忽然站了起来,跑到厨房,拿着菜刀放在自己脖子上走进来:“我今天以死明志,只是我死了贱命一条,可怜我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都不知道这外边啥样,我就像小姑子一样,死了还有孩子作伴呢,这回我到了地底下,也能去和小姑子作伴了,我们这肚里的孩子都是可怜的命,只是我也对不起文诚,让你没后了。”
  玄文诚赶紧站起来去抢荷叶的菜刀:“荷叶,你别吓唬我,爹娘不会这么绝情的。”两人撕扯着,荷叶的手臂被刀割了一个口子,鲜血流了出来,当然玄文诚心里也有数,不会真的伤到荷叶要害。
  荷叶知道今天不见点血,不能说服这些人,这伤口不算重,所以也顾不得去管了,刚才自己特意的提了玄宝珠,也是触碰到了马氏心里最软的地方,看来这都奏效了。
  果然马氏听见荷叶说起玄宝珠的时候,她心软了下来,手里的笤帚敲了一下炕面:“别闹了,都,都,都坐,坐下。”
  马氏这一嗓子,也确实都安静了下来,这两边的饭桌上的菜饭也洒了不少了,不过也都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玄老爷子现在也是怕再闹了:“你们没一个消停的,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玄文信还是不服气:“爹,我你真的不怕咱们玄家的血脉以后不纯么?”
  玄老爷子其实不想让荷叶要这个孩子,因为自己不缺孙子了,至于儿子有没有儿子,他不太在乎了:“我就求咱们家过得安稳,这事以后都别说了,这外人没说什么,自己家里先乱了。”
  玄文诚暗中观察着玄老爷子和马氏的态度,他现在心里有数了,这没事了,所以也不多说话了。
  马氏确实看着荷叶的样子想起来玄宝珠,因为玄宝珠在人家姜家怀着孩子时候,也是这样跪在人家面前求人家吧,现在看着荷叶忽然有点看玄宝珠的感觉了。
  她指了指荷叶:“起来……吧,凉。”
  荷叶这人心思敏捷,一下子就想到自己说玄宝珠的事,起了作用了,现在看,自己找到了保护神,那就是马氏,以后自己只要不离开马氏身边,就能保住自己和孩子,所以赶紧爬到马氏身前:“谢谢娘。”
  马氏确实想起来玄宝珠,忍不住掉眼泪:“宝珠,娘想……想你……”
  荷叶也会来事,赶紧上炕安慰马氏:“娘,别哭了,等我生了儿子,以后就让他每年给小姑子上坟去,当儿子磕头烧纸,不让小姑子没后人祭奠。”
  这话完全合了马氏的心,她一直不放心的就是玄宝珠的后事,现在想想荷叶这孩子,好像确实只有四儿子和玄妙儿怀疑过,这玄妙儿本就不希望自己过得好,四儿子确实是和三儿子只见有利益争夺,这么一想,倒是觉得荷叶的孩子保证是玄文诚的了。
  “孩子……是咱家,的,吃饭。”马氏这一声就是明显的说明了立场,并且拿着帕子递给荷叶,让她包伤口。
  荷叶的胳膊伤的不轻,整个袖子上都是血迹,荷叶拿着帕子把胳膊包上了,手臂上的疼痛让她心里更清醒了,以后自己要更小心了,当然要控制住马氏,也要伺候好马氏才行。
  玄文诚这时候心里也踏实少,因为至少眼前这管过去了,之后自己还得想想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