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子家教 头头中国电竞

第2605章 八十一、阿华的失误

面对杜如芝所释放出来的如滔天大浪一般的气势,沈傲毫不为所动,不但脚下未动分毫,身躯晃也未晃,就连脸上的表情也仍是那般淡淡地笑着,丝毫没变。好像杜如芝这滔天的气势压迫,于他而言,就只是拂面的清风而已。
   这还是他懒得与其计较,也不想在这种女人身上浪费自己尚太过虚弱的阴神的修为。否则他只需动用一丝法力,便定要叫对方吃个大亏,心神受损不可。不过那样一来的话,也就闹得动静有点儿大了,必然会引致更多人对自己的注意,也是他目前尚不愿见的情况。
   杜如芝虽是于大怒之下,但也并不敢真的就对“萧风”动手施以教训。因她知道萧云天对这个儿子的疼爱,也清楚苏若兰那个贱女人在萧云天心中的地位是目前自己尚还不及的。她若敢动手打“萧风”,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也必然都会在萧云天心中大为失分,遭致萧云天对她的不喜。所以尽管她心中深恨苏若兰那贱婢所生下的萧风这个贱种,但在外人面前却一直都对萧风表现的关爱有加,不肯授人以柄。
   像今日这般对萧风怒声怒色,她在此之前也从未有过,更别说以强凌弱,动用修为气势去压迫萧风了。也就是现在这小花园中别无外人,她身旁的两名侍女以及萧风的侍女红梅都是她所收服的自己人,不怕会有人外传,这才敢于如此。
   但即便是这种情况下,她也不敢真的就动手打萧风。因为一旦动手,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虽然她和她的两名侍女及红梅都不会外传此间之事,但可阻不住萧风去向萧云天诉苦告状,除非她一掌把萧风打死了,但这更加不行了。现在她厉声教训萧风几句,包括怒极之下动用下气势,这些萧风去告状的话,她也都可以在萧云天面前分辨解释得过去。但一旦动手,那就不同了。
   孩子再不出息,再顽劣,在父母眼中那也是什么都不及的宝贝。他们生气之下,自己动手打孩子可以,但外人敢于动手,那就绝对不行。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也都会遭致父母的恨怒以对。
   杜如芝虽也是萧风的长辈,但只是萧风的继母。于萧云天和萧风这对亲生父子之间来说,也尚是外人。教训萧风之事,还轮不到她越俎代庖,太过插手。
   所以,她现在气怒之下动用了修为,却也并不敢动手,只想以气势压迫萧风。要压迫得他畏惧、退缩,战战兢兢跪倒在自己脚下求饶,这样方才解恨。
   在她想来,以为内力境十重修为的气势,去压迫萧风这个只有外力境一重,还是靠着药物帮助勉强练上去的半调子外力一重的废柴,实是轻而易举,一个眼神就能做到的事情。很快,她所期望的情景就能够现于眼前看到。
   但是,她竟然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萧风在她的气势压迫之下,竟然毫不为所动,连脸上淡笑的表情也半分变化都没有,不论她再怎么提聚气势,也是没用。她从一开始的气势汹汹、面带得意,到后来的不解、疑惑与惊讶,到得最后已是满脸的不可置信。气势也不由地在心情变化之下弱了下去,直至消失。
   “你,你怎么可能………”
   杜如芝伸手指着沈傲,满脸的吃惊与难以置信,连话都说得吞吐与问不完整了。
   “可能什么?”沈傲淡然一笑,才不会去跟她解释。说罢后伸手作个请的手势,指向小花园的门口,道:“你看也看过了,我很好。慢走,不送。”
   “哦,对了。”沈傲转手指向红梅,“这个丫环我不喜欢了,麻烦你也一起带走,以后也别再派人过来了。”
   他最后一句特别咬重了音,说得一语双关,相信杜如芝能够听懂。
   杜如芝闻言,又是不禁面色一变。她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沈傲,想要看出他身上究竟出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变化,竟然能够丝毫不受自己气势压迫的影响。难道他的修为都已然比自己还高了,以前都是一直在伪装?不,这绝不可能。
   她恨恨地想着,忽然一咬牙,便想要动手相试沈傲一招。这事若是不弄明白,她恐怕以后都睡不好觉。
   “你敢对我动手?”没想到她才一提聚内力,肩头微动,沈傲便似已有所觉,忽然目光一凝地盯着她,冷然喝问道。
   天地之间无不充满着气,天地间事物的一举一动,也无不影响着气。就像人在水中,任何动作都会让水产生波澜,所不同的只是相应的变化大小。人在天地元气中的任何一举一动,自然也会影响到气的变化。但这种变化不像是水,是常人看不见也感知不到的。即便是修士,也非得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够感知到。
   沈傲心神的修为已是凝练阴神,拥有了神念。虽然现在力量大损,十分虚弱,但境界却还在,并未有跌落。以他阴神的境界,自然能够察知到周围天地元气的种种变化。何况他到现在为止,阴神也一直没有停下来吸收炼化周围的天地元气,始终与周边的天地元气保持着联系。杜如芝想要对他动手,一提聚内力有所举动,便影响到她身边天地元气的变化。这变化虽然微小,但两人只离得几步远,还是立即就被沈傲所感知察觉到了。
   杜如芝想要动手的意图被沈傲一言喝破,不由得又是心头一震,大吃一惊,当下再不敢轻举妄动。她只觉得今日“萧风”的身上充满着种种的不可思议,让她难以索解,同时也显得有些莫测高深。
   她深深瞧着沈傲,又略作沉思后,散去提聚的内力,忽然转颜一笑道:“风儿瞧你说的什么,我怎么会对你动手?我只是觉着许久不见,你修为似乎有所长进,想要试试罢了,没别的意思。”
   “那就最好。”沈傲哂然一笑,又接道:“不过我瞧还是把话说开的好,免得以后再有什么无谓的麻烦,我喜欢快刀斩乱麻。”
   杜如芝道:“风儿你想说什么,但言无妨。”
   沈傲双手负后,傲然而立地道:“这个萧家的什么破家主,我半点兴趣也没有,希望你以后别再为这种事在我身上打什么主意。以前所有的事,我都既往不咎。但从今往后,千万别来惹我,否则,我会教你死得很有节奏感。”
   ------
   第一更,求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