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普读物 cc集团官方网

第2539章 古墓之魂Ⅱ

月初终究没有进入幽冥炼狱的结界,她心知佛祖既设下了这结界,便是让陵霄这三千年与世隔绝,她不该再去打搅,更应该信守自己的承诺。
   如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便是帮助白晔保住这天帝之位,在如今看来白晔的位置已岌岌可危,天界大多数仙者已站在白曜这一边,就连夕薇都心怀不轨的与白曜联手。
   就之前看白曜与七杀的谈话,可见白曜的计划已走到最后一步,所以才会如此坦诚不公地告知七杀一切。那么如今空有北月神君之位的自己又能帮助白晔做什么呢?若是白晔败了,白曜定然是不会放过陵霄,更不会放过自己的。
   许多困扰萦绕在心,结束了朝会后月初并未离开凌霄宝殿,反倒与月秀一同私底下去见白晔。
   此时白晔正在与太白上仙谈事,月初与月秀在外等候,闲暇之际,月初将再三犹豫的话对月秀提起。
   “月秀,有件事我本不打算告诉你,可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先知会你一声。”月初的话语如此认真,这让月秀的心底隐约闪过几分了然,只是笑着说道:“你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是关于天妃之事。她与白曜之间过于密切的利益关系,在此时此刻有必要告知天帝了。”
   月秀沉默了,许久后像是想通了何事,微微吐纳一口气道:“这一日迟早是要来临的。由你告诉天帝,我的心可以好受一些。”
   月初看月秀黯然的神情,心知他对夕薇的情早已深入骨髓,并非轻易说割舍便能割舍掉的。有许多次她曾会想,想夕薇这样狠毒的女人为何能得到这样优秀的月秀深爱,并且一爱便是数千年。
   渐渐地,她才明白,其实爱一个人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爱她,便可包容她所做的一切,哪怕是她的残忍,她的可憎。
   很快,太白上仙便出来,仙仆迎了月秀与月初进殿,只见负手而立的白晔脸色微凉,冰冷地眼眸中清晰可见彻骨地杀意。
   月初与月秀站定,都不敢说话,只知白晔即将有雷霆之怒。
   “白曜,不得不除了。”白晔话音至此,眼瞳中迸发着阴狠地怒火,“魔界如今萎靡不振,我要白曜率天兵剿灭魔界,他却拒不受令,声称如今并非剿灭魔界的时机。他如今越来越放肆,放肆到我再也难以容忍他的存在。”
   此事,月初早有听闻,更讶异白曜的张狂。
   月初道:“天帝,如今还有一件事比除去白曜更重要。”
   白晔怒气未散,沉着声音问:“何事?”
   月初眼角的余光撇了眼月秀,便答:“天帝身边,天界之母,夕薇早在数千年前便勾结白曜。”
   白晔却似乎一丝也不惊讶,冷笑:“夕薇与白曜之间的交易我早就了如指掌,但为何你认为应该先除夕薇?”
   月初闻言竟是一怔,白晔竟然早就知道夕薇与白曜之间的交易?她不禁又重新审视起白晔这个人来,究竟要有多么深的城府才能容忍一个心怀不轨的女人在枕畔酣睡?
   就连月秀也是大为惊诧,瞪圆了眼看着白晔,不可置信,原来天帝竟一直知道。
   月初见月秀与自己一样吃惊,便是定了定神,低声道:“天帝可知道天妃与白曜有何交易?”
   白晔轻笑:“当年夕薇与白曜的交易是她要当上天妃,所以他们设计了华碧晗,从而让其得到了天妃之位。”
   月秀大惊失色:“天帝您都知道?夕薇对华碧晗所做的一切您都知道?既然如此,为何您还要将天妃之位给她?”
   白晔眉宇间尽是嘲讽之色:“将夕薇留在身边,这才能更好的控制她,洞悉白曜的心机。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对夕薇的感情,你以为你帮她隐瞒的很好,可我是天帝,这三界万物又有何事乃我不能洞悉?”
   月秀双腿一软,无力地跪倒在地:“天帝恕罪……臣下……”
   白晔收起脸上的冷色,温和地对月秀笑道:“你爱夕薇无罪,我知你对我的忠诚,如今我若要杀夕薇,你当如何?”
   月秀脸色一白,心乱如麻,双拳紧握,矛盾与挣扎涌入心间,脑海中不断闪过的是夕薇那绝美的笑颜,印刻在心中,挥之不去。
   “白曜难除,只有先除去他的左膀右臂。夕薇在天帝身边永远是一枚毒药,随时可能危及天帝的安危,所以第一个当除她。第二当除白曜身边的军师名古,他不但法力高强,更善于谋划,若名古除去必能给白曜痛击。第三当除……”月初说到此处,话语顿了许久,终究还是说道:“百溟水,他是白曜最得意弟子,虎视眈眈对准神君之位,图谋不轨,未免白曜的势力得到扩张,必除之。”
   白晔对月初说的话很是赞同,却也问:“百溟水是你的师兄,就前些日子的比试中他对你的相让,可见你们关系匪浅。”
   月初状似不经意地说:“如今各为其主,终究避免不了刀剑相向。”
   白晔闻言轻笑:“好,既然你能如此表态,那我便放心了。就按照你说的,先一步一步削弱白曜的左膀右臂,给他沉痛的打击。”
   在大殿内,三人商议好一系列初步计划后才离去,月秀一路上心神不宁,也未与月初道别便匆匆下了天庭。
   月初心知月秀正处于两难中,便也未多言,正欲返回北月仙宫,却见一名小仙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恭敬地向月初行了个礼,低声道:“参见北月神君,小仙是天妃身边的侍女青菱,奉天妃之命请您过去一趟,有要事相商。”
   月初虽然已与白晔商议好下一步对付夕薇的计划,但此时的夕薇还是天妃,她不便打草惊蛇,便随青菱去了夕薇的寝殿。
   夕薇的寝殿内弥漫着一股浓浓淡淡地香气,这种香气她从来未曾闻过,正在犹疑间,身畔的青菱也不知何时没了踪影。
   有古怪。
   月初惊觉之时,只见夕薇出现在面前,此时的她笑容中闪现着魅惑之姿,可盯着她的目光却藏着恶毒,仿若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
   “月初,如今你已贵为北月神君,竟还不愿想起你的前世吗?”
   月初的头昏昏沉沉,脚步有些虚浮,看来夕薇是早有计划,在这香气中下了迷药,“你想做什么?”
   “帮你,想起你的前世因果。”夕薇那邪魅的笑容中闪烁着几抹奸诈。
   月初用力运气,想要定心神,却发觉自己的思绪愈发混沌,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她摇摇欲坠地撑着最后一丝意识想要离去,可终究还是陷入一片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