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考试 鸭脖官方入口网页

第1061章 觉得它喊错人了

这个提议她们几个小姑娘自然是高兴,所以中午醉仙楼,下午去铺子,然后逛街。
  临近黄昏,玄妙儿才回去,到了门口遇见了傅斌,不应该说遇见,应该说是傅斌等在门口。
  玄妙儿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不过国公爷来镇上的消息这些关注的人应该都知道了。
  “傅公子,在这等我可是有事?”现在也不能说是遇见你真巧,因为这是自己家门口。
  傅斌的脸色不是很好:“听说方国公来镇上了,去了你家拜访,不知是为了何事?”
  “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不好劳烦傅公子跟着操心,近来不知道我表妹跟傅公子合作的可好?我这段时间忙,也没有特意去问问我表妹呢。”玄妙儿把话题转移了,因为自己跟花继业还有要利用傅斌和秦苗苗关系的事情,所以不能把事情闹僵了。
  傅斌猜到几分国公爷来的意思,因为国公爷跟玄家没有交集,就算是花继业跟玄家再好,那也不用劳烦国公爷亲自去拜访,还有花继业跟花家的关系,这次花老爷也一起去了,这说明了什么?
  “妙儿,你别扯开话题,你告诉我,是不是花继业要提亲?”傅斌知道这个事情,心里一直憋着气,可是他不能去玄家,只能等着玄妙儿来问。
  “傅公子,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问题,你问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是不是不妥?”因为还没有提亲,所以玄妙儿不好说是或不是。
  傅斌的脸上稍微有了点缓和:“你是不是还没决定同不同意这亲事?那是不是你对他并不满意?你不用以为那是国公府你就不敢拒绝,妙儿,你有事跟我说。”
  玄妙儿现在不想跟傅斌说这个,因为这人的意思自己都懂:“傅公子多虑了,我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事情我不想跟你说,也请你尊重我好么?”
  傅斌沉默了好一会:“妙儿,你真的喜欢花继业?”
  “傅公子,咱们之间的交情真的不适合说这些,如果没事的话,我要进去了,天色不早了,傅公子也请回吧。”玄妙儿客气的送客道。
  傅斌还是没有走的意思:“妙儿,你真的对我就没有一点留恋,一点情分么?”
  “傅公子,咱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如果在说多,我想对你我都不好。”玄妙儿知道傅斌不傻,不会做什么冲动的让两人连合作都维持不下去的事。
  “好,妙儿,你记住,不管什么时候,就算是你真的嫁给别人,我也不会罢休,我终究会让你看见我的好,我的真心。”傅斌放下这话转身离开了。
  玄妙儿看着傅斌的背影,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有人这么对自己是难得的,可是这个人让她觉得可怕。
  “小姐,傅公子不会怎么样吧?”千落忧心的问。
  “不会的,他是聪明人,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做。”玄妙儿摇摇头,往院子里走。
  千落还是又问了一句:“小姐,你说傅公子不会去找咱们公子去吧?”
  “不会的,就算是去了你觉得他能对付不了傅斌么?别乱操心了。”玄妙儿对花继业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并且傅斌不能做让自己恨他的事。
  “可是小姐,如果他……”
  “你放心吧,明着暗着他都不能,他不怕我恨了他,以后都不在跟他有任何联系么?”
  “也是,小姐要是那么容易屈服,或者容易被人控制的,那也不我们小姐了。”
  “所以你就别担心了,等花家正式提亲,这事也就板上钉钉了,那时候也就公开了,现在还没提亲呢,我不能直接就说这事定了。”
  进了屋,也要吃晚饭了,玄妙儿换了件家常的棉布衣服,散开了头发,用一根绸带扎好,她还是喜欢这样简单舒服的装束。
  吃过晚饭,她真的很期待某人来,因为两人现在的关系有了一定的改变,再过一阵,提亲开始走六礼时候,他们就真的是未婚夫妇了。
  花继业也是很想见到玄妙儿,一直等着天黑,不知道是因为急切还是因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天黑的怎么那么慢呢。
  好不容易黑天了,花继业赶紧去了玄妙儿那,进屋这嘴怎么都合不上,也没说话,就看着玄妙儿傻笑。
  玄妙儿看着他也笑了,两人就这么对视的笑着,很多话不说也都明白。
  还是花继业先过来,伸手搓了搓玄妙儿的头:“小丫头,这回你可是跑不掉了。”
  玄妙儿抬头看着花继业:“我可从来没想跑过,不要冤枉我。”
  “你不跑,惦记你的可是不少,等我外祖父派了媒人和婆子来,你就是我的人了。”花继业满脸的幸福不可言表。
  “惦记我的人我都看不上,谁让我就喜欢你这个什么都不好的浪荡公子呢?”
  “我什么都不好?可是就是有人喜欢这就够了啊。”
  “你真是厚脸皮。”
  “厚么?你摸摸。”花继业把脸凑了过去。
  “别闹,过来坐下说。”玄妙儿拉着花继业坐下:“咱们的事有了一定,是不是也要开始咱们的计划了?有些人就该让他忙起来。”
  “傅斌来过了?”花继业的眉头拧起来,听着玄妙儿的话,先猜到了这个。
  “国公爷来镇上他们能不知道么?并且去了我家,想也想到为什么。”
  “他跟你说了什么?”
  “就是那些话,不过他不能真的做什么,因为他要顾大局,他的野心大着呢,不会为了红颜弃江山的,我还没有那个魅力。”
  “那是因为他还是不够爱你,为了你别说是江山,命都可不要。”
  “所以你才是我中意的人,是我所选的夫君。”
  “终于承认我是你夫君了,过几日我外祖父就能派来婆子和媒人,这些都不在永安镇上找,外祖父说不跟花家牵扯太多。”
  “老国公想的周到,这样也好,但是我跟你说,我在花老爷的眼中看见了欲望,你要小心些。”
  “那个欲望一直都有,放心吧,他们还是在我掌控的。”
  “他两个儿子都废了,现在怕是又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