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7章 苏州行(13)

景小楼和秦儒,两人一追一赶,片刻之间来到苏州城外。

秦儒站在原地,回身看着景小楼,景小楼道:“不跑了?这段路程就能让你想明白?”

秦儒看着景小楼,道:“笼中之鸟,希望你一会也能如现在这般呈口舌之利。”

景小楼笑着说道:“那就看看,是我先让你笑不出来,还是我先中计。”

秦儒说道:“那倒不必,因为……你已然中计了。”

忽然,自景小楼正面袭来一真狂风,他下意识往旁边一闪,一个青面赤发的妖怪出现在他眼前,而刚刚他击出的那一拳,仅仅是拳风便将一棵水桶般粗的大树拦腰打断。

秦儒急忙施礼,道:“鬼皇大人,属下无能。”

天鬼皇回身,没有理会景小楼,对秦儒说道:“无事就好。”

这时,一股压力自天鬼皇身旁向他袭来,他急忙回身闪过景小楼那势如疾风的一拳。

景小楼对天鬼皇说道:“突如其来的一拳,本少爷也会。”

秦儒冷笑,道:“是吗?!”随后他一挥手,四处埋伏的鬼族兵卒四下而出,将景小楼团团围住。

景小楼将双手背在身后,眉间火云图案隐隐若现,右手掌心逐渐凝聚一股气旋。

景小楼露出坏笑,刚要开口,便听见林青儿的声音:“婉儿姐姐说的没错,果然有埋伏!”

灵月说道:“小青,要小心些!”

景小楼眼神一变,急忙撤去功力,凌空一划,镇妖剑赫然上手。

林青儿和灵月闯入战圈之中,景小楼问道:“你俩是不放心自己男人吗?!放心,本少爷很强,打不过我也能全身而退。”

林青儿用力的踩着景小楼的右脚,景小楼无奈道:“又来……很疼的,刚刚我还能全身而退,现在是不成了。”

灵月看着那些鬼族兵将,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景小楼无奈叹了口气,将镇妖剑往上一抛,以右脚为支点,左脚用扫堂腿勾起沙土,在对方看不清的时候,景小楼抓住林青儿和灵月,向上一跳,三人稳稳的站在镇妖剑上,御剑而去。

待尘土落下,秦儒看着御剑的三人问道:“鬼皇大人,我们……”

在天鬼皇和秦儒背后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穷寇莫追,我们的目标不是他们。”

二人同时回头,只见一名女子手中抱着一个小女孩,而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小男孩,秦儒急忙施礼:“鬼后大人。”

小男孩跑过来对天鬼皇说道:“爹……打……坏人……跑……棒!”

天鬼皇摸着小男孩的头,对天鬼后道:“我不是说了这边很危险,让你在后方照顾两个孩子吗?”

天鬼后说道:“魑儿和小魉妹非要看爹爹作战的时候有多英勇,我只能带他们来看,不然这两个孩子下次你来照顾,正是可爱的年纪还软磨硬泡的,我可是会心软的。”

天鬼皇无奈,道:“好吧,一定要注意安全,秦儒。”

秦儒说道:“属下明白,属下必誓死护卫鬼后大人和两位少主安全。”

天鬼皇点头,望向北方,道:“希望魔尊大人和孔璘兄弟能顺利攻下龙虎山。”

而景小楼三人,正御剑前往回苏州城的路上。

林青儿问道:“你怎么就跑了?”

景小楼说道:“你这不废话吗?!你真以为我们三个能打赢那么多妖魔鬼怪吗?”

林青儿笑着说道:“用你刚刚那招,说不定可以。”

景小楼心里咯噔一声,但面上依旧笑着,道:“哪招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青儿直接抓起景小楼的右手,道:“不可能!刚刚我就是感觉到非常强大且霸道的气劲才找到你的。”

景小楼冷笑,道:“要不是你们两个来搅局,刚刚我就用了。”

林青儿继续追问:“那这招叫什么嘛?”

景小楼道:“那招叫魔血弹。”

灵月说道:“魔血弹?可是那十几年前在蜀山山道上,顷刻间覆灭温家军将士的招数?”

景小楼叹了口气,道:“唉,反正我就是没办法控制这一招的威力。”

林青儿问道:“那你刚刚为什么要用这招呢?!”

景小楼说道:“我哪知道你们两个会突然闯进来!我用了十年时间仅仅能保证这招不会伤到我自己!”

灵月说道:“原本以为这只是温家少帅温策在蜀山损兵折将又无功而返所捏造的传闻,没想到这招真的存在。”

景小楼打量着灵月,道:“我还以为你被姜大哥附身了呢,这样吧……你跟我交换生辰八字,我就带你去看魔血弹的创招者,怎么样?”

灵月冷冷看着景小楼,景小楼感到一阵寒意,随后道:“咳咳,反正时间还长,我也不急于一时,只是这么多的妖魔围在苏州城外,我们尚不知他们目的为何,还是回去跟姜大哥商议该怎么办的好。”

林青儿笑着说道:“你也有需要和姜大哥商议的时候啊!”

景小楼无奈,道:“我又不是蜀山弟子,我去蜀山叫援军人家不止不会来,还会把我当疯子。”

林青儿对援军之类的事不感兴趣,挠了挠头,又问道:“那你刚刚带我们逃跑用的那个很像小孩子打架使诈的招数,是什么啊?”

景小楼不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评价,但从林青儿嘴里说出之后,还是差点让他一口血喷出来,毕竟……越是纯真的人说出实话就越是伤人。

景小楼扶着额头,对她说道:“这招叫‘倾国银弹波’是我爹自创的招式,这招的名字听着很唬人,威力……也就那样,但是用来逃跑真是天下第一,只要我不想回到战场继续参战,谁也抓不住我。”

林青儿说道:“景老板居然会创出这种招数!”

景小楼微微一笑,道:“我觉得我和倾国银弹波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因为我爹闲着无聊,一时兴起,才让这招和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林青儿轻轻戳着景小楼的肩膀,道:“你这么说,景夫人一定会伤心的。”

景小楼苦笑,右手食指在林青儿鼻子上刮了一下,道:“学坏了啊,敢搬出婆婆来压相公了!”

灵月冷然,道:“小青,你想不想知道,御剑飞行的时候,把一个人推下去,被推下去的那个人会有什么下场?”

景小楼急忙摆手,道:“我错了,都是我的不对,我们这就回苏州。”

景小楼听着林青儿的笑声,看着灵月微微有了一些表情,在心中暗道:“(刚刚那个妖怪很强,要攻下苏州也不过片刻之事,他为何只是驻扎在城外呢?这其中必有隐情,真不知道像这样能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烟落醉红尘烟落醉红尘花心凉|仙侠江湖上消失匿迹的梨花宫突然再现江湖,将会掀起怎样的惊天破浪?而她再度归来,已是人人得以诛之的妖女,也因为她的出现将会揭开十年前的真相,她是为了复仇,还是为了……他背负父母的仇恨也悄然出现在江湖里,在寻找仇人的途中将会遇见什么?当她和他遇见又会引起什么样的纷争?
  • 太虚幻镜太虚幻镜钚钛剑|仙侠仙山浩渺,云海无边。仙门之中,仙人正在给晚辈讲道。师祖,当年你是怎么开始修仙的?呵呵,当年啊,那是多少年前呢,当年一个跑堂的小厮偶然碰到了一只破烂的铜镜,我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 临江天下临江天下临江南少|仙侠风也潇潇,雪也飘摇;是梦境,非梦境,梦里梦外难消是情;拨弦,弄弦,一弦一柱思年华;难,难....
  • 神狐修仙记神狐修仙记箬婳|仙侠既为神狐,又为何修仙?既是神狐又为何轮回转世为妖?她,魅雪,一只修行了上千年的狐妖,本是千灵峰上最有希望成仙的一只妖,却不想在渡劫关头遇到了瓶颈,修为无法更进一步,然不知怎的一次修炼她却莫名的入了梦,而梦中出现一个老者的声音……再次睁眼魅雪决定入凡历练,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她遇到了他,放荡不羁却百般纠缠宠溺着她;而他惊才卓绝、颜倾天下,却默默守护着她,为她而生为她而死……她本无情一心修仙却为何最终动了情、失了心、泣了泪,随着身世的步步揭露,原来她与他们之间都并非如此的简单,她又该何去何从?情归何处?
  • 光脑龙修光脑龙修鬼麒麟|仙侠尹浩说:“光老头!你帮我炼十几二十把法宝出来吧!明天我要用来砸人。”身为光脑管家的光青宇说道:“好的!少爷,那还用不用炼上十几瓶丹药当饭吃。”尹浩笑眯眯的说道:“当然要了,还有给我弄个超级法阵出来。把那只该死的九爪青龙困住。”光脑管家光青宇说道:“好的,法宝,丹药,法阵都交给我了,少爷你只要好好的安心修炼就行了。”
  • 幻像世界幻像世界亡魂之弑|仙侠在人界,妖界,仙界,三界之外,有一个独立于一体的世界。我们称之为——幻像世界!
  • 破武封仙破武封仙无奈的井底蛙|仙侠他只想回乡去见一见临死父亲的最后一面,然而地球却惊现时空风暴,他偶然的被卷入了时空漩涡,醒来时已身在异界原本他拥有天地绝根~仙灵根!傲人的资本,本可以让他在异界呼风唤雨,可世事难料,仙灵根却为救他而亡。他成为了世人眼中的修炼废材,变得一无所有,却偶然得知灭世大劫,在无仙的年代里,苍天只给了他100年时间,力挽狂澜,救世于水火,试问谁能成仙?他刘浩却指天立誓,百年成仙,破劫救世......这里万族林立,神魔纷争,皇朝、家族与宗门三足鼎立。江湖风云,腥风血雨,于乱世中争雄,看刘浩如何一步步走上强者之路,破灭乾坤……
  • 剑雨天心剑雨天心沐灵千雪|仙侠一把剑,引起无数江湖纷争!儿时她因这把剑失去父母,饱受苦难。从此走上了杀手的生涯,她将心冰封。十五年她像机器一样,生活,只希望为父母报仇,行走江湖。只到遇见了他,她的心再次被融化,可当她发现,这是骗局时她又将如何面对?????
  • 剑魔携香剑魔携香临_剑|仙侠本为上仙的他们,却痴情凡尘的爱恋,沧桑轮回,心酸过往,重重巨变,剑指苍天,复仇除奸,劈魔斩妖,侠义在胸间,携爱情重走修仙道,漫漫风雨路,妖魔畏惧,人神敬畏,一段刻骨铭心,荡气回肠的江湖儿女情宏伟呈现。
  • 莫离莫离默默流泪的人|仙侠当冷酷与温柔碰撞,当光明与黑暗对峙,九位异能者,该何去何从?是不离不弃,还是坚持正义?是为爱放手,还是为爱成仇?生生死死,分分离离,终逃不过情之一字。他一生杀伐果断,面对尸山血海也不退缩,却没有人知道,他第一次睡在乱葬岗的孤独无助。他是无名十三中的无十三,却为了她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悟出了爱恨大道。昔日的那个懵懵懂懂,年少轻狂的他,手持一把守护之重剑莫离,誓死守护自己的爱人!却因为自己的爱恋之人背叛,席地而坐九十九天,创作出木雕梦醒!更是因此重铸莫离,原本的守护圣剑莫离,也蜕变为杀伐魔刀莫离.“从此以后,莫离军,守护龙瑶家族,世世代代,不可违背!莫离但在,龙瑶永存!龙瑶若亡,莫离何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