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千里马软件最新版本

第2073章 你可后悔?3

心月狐是仅存的两个没有失去前世记忆的星宿之一,原本她的元气修为已经达到了造神境,眼看就要修成破劫境,却因为圣子封印了前世的力量,让她的修为折损了一大半,如今勉强算的上元魂级,据她所知这个世界上除了圣女宫的主人有能力控制五行质修元气外,再无他人,难道刚才的那个女人就是主人口中的小伊?
   “不行,我不能冒险,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主人知道!”
   心月狐带着昏迷的白杨跳上马背,心急火燎的奔着婆娑城的方向跑去,一定要见到姐姐,时间真的不多了!
   “咳咳……”白杨在颠簸之中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窝在心月狐的怀中,心月狐见到他醒来十分开心:“主人,你好点了吗?”
   看着一脸关切的心月狐,白杨急匆匆的开口:“月狐,是你救我的么?”在他就要昏厥前看见的那一抹白色,一定不是他眼花,还有那熟悉的让他安心的味道,是小伊!
   心月狐面色一顿,点点头,道:“刚才是我用元气震住了你体内的乱走的气息,现在感觉好一些了么?”
   “嗯,好多了,不仅不疼了,还有种说不出的畅快……”说着,眼睛若有似无的瞟了一眼心虚的心月狐。
   两人带着心事默契的选择了沉默,不多时就到了婆娑城,这是一个古朴的小城,看上去还有些旧旧的,也就是一个镇子那么大,四处都是朴实的百姓。
   白杨素色的锦缎袍子因为途中发病已经褶皱不堪,所以到了婆娑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成衣店换了一身天蓝色的公子服。
   接近一米九的身材配上合身的剪裁,怎么看怎么养眼,惹得四周的女子羞答答的抛着媚眼,白杨十分享受这种万花瞩目的情景,反倒是一旁的心月狐眼中闪过杀机。
   心月狐换了一身火红的纱裙,这可比蓝媚儿漂亮多了,炽烈的红色把她骨子里的奔放和性感衬托到了极致,白杨在她出来的时候差点喷了鼻血。
   有美人在身边伺候,该是多少男人求之不得的没事啊,想到这里对于即将要见到的心月狐的姐姐更加期待,她也会是个美人吗?
   “主人你看,那是姐姐留下的记号,她就在这附近!”心月狐指着一个奇怪的符号,笑眯眯的对着身后俊逸的白杨说道。
   白杨第一次来到婆娑城,对于这个世界十分新奇,所有的好奇都被街上的美人景物勾走,这个十八岁的青年似乎已经把前几天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听到她的话语胡乱的应付了两声,惹得心月狐一阵不满。
   走走停停,不顾心月狐的催促,停在一个专卖女子饰品的小摊子前面,盯着上面做工有些粗糙的饰物,白杨眼中闪过一抹柔情,随即拿起一枚玉质的簪子,上面镂空雕刻着一朵莲花,“这个多少钱?”
   昏昏欲睡的老板看到有人光临自己的摊子,换上一副职业化的谄媚笑容:“少侠可真是好眼力,这可是小店最好的一支玉簪,你瞧瞧这做工,放眼婆娑城仅此一家。”
   白杨有些不悦的瞧了一眼店家,懒得再和他计较,举着簪子问道:“多少钱?”
   “三两银子。”
   白杨还没开口就被身后的心月狐打断,指着做工并不上乘的簪子道:“你这黑心鬼,瞧瞧你这破簪子的质地,也就一串钱的样子,居然问我家主人要三两银子?”
   店家见开口的是一个娇羞的少女,地痞气就来了,哼唧一声道:“要是买不起就别看啊。”说着就要抢他手中的玉簪。
   白杨是富家子弟,怎么会计较这些个小钱?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把玩着玉簪就走到集市中央,潇洒的丢下一句话:“月狐,给他。”
   心月狐虽然十分不满,但见他是真心喜欢,心下一转,这莫不是要送给我的?于是乖乖的掏了银子,颠颠儿的追了过去。
   “快让开!快让开!”
   白杨拿着玉簪正想着伊莫莫,稍不留神就被前方来的几个猎户模样的男子撞了一个踉跄,心月狐机灵的蹿到他身边稳住他:“主人小心!”
   白杨有些不悦,余光一扫不觉瞪大了眼睛,几个粗犷的男人用木板做成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一个浑身冒着腥臭黑血的半死之人,此人面色土灰,口吐黄褐色的泡泡,十分恐怖。四周的人也都害怕的躲到一边。
   因为好奇两人跟随着几个男人走到一间医馆前,大夫见了这情况只是遥遥头,“几位,这位并不是被凡人所伤,老夫就算有回天之术也救不了啊。”
   此话一出,四周纷纷响起议论之声,白杨和心月狐扭头看了看,大家脸色都变得煞白,难道这婆娑城也有妖怪不成?
   “月狐,你瞧他是被什么伤的?”
   心月狐信步走到半死男人的身前,抬着他的几个男人见她靠近,又看了看一身公子装扮的白杨,犹豫的开口:“姑娘可是能救我兄弟?”
   心月狐并没有理会粗犷男子的问话,弯身蹲在地上,素手沾了一点半死之人身上留下的黑色血液,凑到鼻间闻了闻,对着白杨道:“主人,此人是被猫妖所伤,怕是救不活了。”
   众人听到这个年轻姑娘的话,议论声更大,盯着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也变得奇怪,刚才开口的汉子忽然走到白杨面前一个抱拳:“在下许少山,是婆娑城的猎户,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恳求少侠救救他!”说完直直的跪在白杨的面前。
   白杨被许少山吓的往后退了几步,一个七尺男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就给自己下跪,他的脸上有些磨不开,无奈的伸出手想要拉起许少山,道:“不是我不帮你,刚才月狐也说了,你弟弟是被猫妖所伤,救不活的。”
   许少山碰了一鼻子灰,若是以前按照他那火爆脾气躁就翻脸了,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也许可以就自己的弟弟,他不能动怒。压住翻涌的心绪,众目睽睽之下磕了三个响头。“少侠,请你发发慈悲救救我弟弟吧,就算拿我的命换我也愿意!”
   “我,我是真的救不了啊!”说着求助的看着心月狐,他不是不想救,是根本没有那个能耐,若不是一路有心月狐保护着,现在他早就被妖怪挖心掏肺吃了个干净,就这么一个棒槌如何去杀猫妖啊。
   心月狐看着为难的白杨,道:“我看他还有三个时辰的命,若是我们能在此期间找到猫妖,取得它身上的血让他饮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许少山听罢激动的起身,拉住心月狐,“姑娘说的可是真的?我弟弟还有救?”
   心月狐被他拉住俏脸一冷,大力甩开走到白杨身旁,“救不救,全凭我主人一句话。”
   白杨苦笑的看着一脸怒气的心月狐,把这么一个烂摊子丢给他是何居心?难道没看见刚才被许少山磕头的尴尬么?
   许少山激动的又要下跪,被白杨一把拉住,“你要是有下跪的时间,不如和我说说你弟弟是在哪里发现的,给我们一点线索也好啊,我们刚到婆娑城,对这里一点也不了解,想要找到猫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许少山激动的只点头,“我们几个上山打猎,我弟弟发现了一头野猪,不听我们的呼喊一个人冲进了山林深处,原本我们也没有太在意,直到听到他的叫喊才知道出事了,发现他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浑身是血。”
   “你说他在受袭击的时候,你们就在附近?你还记得那个地方么?”
   “记得记得,我们自小在山里长大熟悉的很,少侠,我这就带你去。”说着拨开众人冲着山林的方向走去。
   心月狐摇摇头,“按照你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啊。”说完一把拉起愣在一边的白杨就飞出去,经过许少山的时候拎着他的脖子就走了。
   “啊,这人会飞,难道是妖怪吗?”
   “妖怪只会杀人,他们去救人,是神仙啊!”
   “对对,是神仙,是神仙……”
   百姓的议论声都隐在白杨的惊叫声中,越来越远。
   许少山看着脚下不断掠过的景物,心脏止不住的狂跳起来,但是想到奄奄一息的弟弟就强迫自己打起精神,认真的观察着地形指点方向,不多时三人就到了狩猎的山林之中。
   已经是傍晚时分,林子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太阳早已躲到山林的那一边,霞光也透出不寻常暗红色,仿佛害怕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样。
   四周很安静,除了沙沙的树叶声居然听不到一声鸟叫,这奇异的现象让三人心中都是一紧,难不成这猫妖就在附近?
   “你确定就是这里?”开口的是心月狐,但是她没有看许少山一眼,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渐渐浓郁的瘴气之上。
   “嗯,我们就在这发现受伤的弟弟。”说完,盯着地上又“咦”了一声。
   白杨看着许少山吃惊的样子,紧张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许少山看了看白杨,迟疑道:“我记得明明是这里,我们几个兄弟砍了几个树枝把弟弟抬下山的,可是这里并没有血迹和丢弃的树枝。”
   “那你是不是弄错了?或许你在空中没有看明白……”
   “不可能!”许少山说的十分笃定,“这山上有一棵三四百年的老树,平时我们都是根据他辨别位置,刚才我是看见这棵树才叫你们停下来的,你看它就在前面。”
   许少山的手刚抬起,却发现原本清晰的树木都被浓雾一样的瘴气包围了,下意识的想要捂住口鼻,却被心月狐打断:“跟在我身边这些瘴气伤不了你。”
   “姑娘,我在这山林之中打猎二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蹊跷的事情,莫非这都是那猫妖在背后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