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4章

一路上,他在想,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眼下二师兄定是为了那晚上的事在纠结。可究竟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他也一直想找个机会再找他聊聊,希望能揭开他身上的谜团。

他刚刚走上印家桥,迎面走来了几个年轻人,一见到他,几个人脸上似乎都有些不自然,甚至有些恐慌。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的对他哈了哈腰,说:“姚师叔,您来了!”

“你们是……?”这几个人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一时想不起,遂试探着问。

那人红着脸说:“我们都是震武镖行的伙计,您二师兄的徒弟,我叫石泽平!”

“哦,怪不得我觉得面熟呢,端午节前一天见过你们,”姚逸才一下子想起来了,那天他们几个正在坪场上杀猪,后来又在二师兄家里饮酒,遂笑着对石泽平说道:“听二师兄提起过你,讲你是你们镖行的金牌镖师!”

石泽平腼腆地笑了笑,说:“那是师父抬举我!”继而又说,“姚师叔,快去看看我师父吧!”

“哦,上午就是你到我家找我?”姚逸才问道。

“是的,”石泽平点了点头。

姚逸才问:“你师父他怎么啦?”

石泽平说:“这两天师父不晓得遇到什么事很不开心,一天到晚喝闷酒!昨儿把唐老爷也赶回高山寨了!我们去看他,想给他弄点吃的,打扫一下房间,却被他赶了出来!”

姚逸才笑了笑,问:“他是不是病了?”

石泽平与那几个年轻人对视了一眼,脸上有几分尴尬,说:“没病,就是心情不好。姚师叔,您去劝劝我师父吧!”

“好,我去看看他!你们先回去吧!”说完就要往唐震武家走去,却又被石泽平叫住了。石泽平对那几个年轻人说:“你们回去吧,我陪姚师叔去看看叔父!”

那几个年轻人应了一声,走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石泽平便与姚逸才一道往震武镖行走去。路上,他轻轻地对姚逸才说:“姚师叔,我师父……他是个好人。”

姚逸才见他似乎话里有话,遂点着头说:“嗯,这我晓得!”

“如果……”石泽平似乎有话要说,可又十分犹豫,不知道如何开口。

姚逸才说:“小石,你想讲什么?”

石泽平犹豫再三,才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如果……如果他做错了什么事,您……能原谅他吗?”

姚逸才听了他的话,心里明白了个大概,说:“小石,不管你师父做过什么错事,他都是我的师兄!你放心吧!不过,听你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你师父的事情,可千万不要讲出去!”

“我怎么会呢!”石泽平听了姚逸才的话之后,心情似乎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印家桥离震武镖行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可走到大门口一看,却见门上锁了一把大铁锁。姚逸才惊问:“大门怎么上了锁?”

石泽平掏出钥匙,一边开锁,一边说:“是师父要我把门给锁上的!他说他不想见任何人!”

开门之后,姚逸才走进院子,没有见到二师兄。石泽平说:“师父在床上!”

于是二人来到二师兄房门口,只见房门紧闭。他敲了半天,才听到唐震武粗声粗气地在里面问道:“是哪个?”

姚逸才应道:“二师兄,我是才儿,快开门!”

唐震武在里面大声说:“你快走,我不想见你!”

姚逸才说:“二师兄,你先把门打开再讲!”

唐震武又说:“你要怎么样啊?我没脸见你行不行!”

姚逸才听罢,回头看了看石泽平,悄悄对他说:“小石,我看这样吧,你先去外面等我,我不叫你你莫进来!”

石泽平点了点头,蹑手蹑脚地出了院子,把门给带上了。

这时,姚逸才走到起居室的窗户前,推开窗户,轻轻一跃,跳进了房里。他一进房,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起居室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未洗的碗,杯,酒瓶,剩菜,遍地扔的是烟蒂。

他走进唐震武的卧室,只见唐震武躺在躺椅上,满脸通红,手持一个酒瓶,一边喝酒,一边还拼命地吸着香烟。姚逸才一见,上前把他的酒瓶从手中夺走,然后想把他从躺椅上拉起来。可唐震武却一把挣脱了他,往外一指,说:“你走!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你!”

见他不愿出去,姚逸才只好强忍着房内污浊的空气,在一张板凳上坐了下来,盯着他。

唐震武也拿一双红红的眼睛瞪着他,说:“你看着我干嘛?我没脸见你行不行!你赶快给我出去!”说着用手指着房门。

这时,姚逸才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轻轻问道:“二师兄,遇到什么事了?这么不开心?”

“你不要叫我二师兄!”唐震武大声说,“我不配做你师兄!”

姚逸才说:“二师兄,不管你遇到什么事,不管你做过什么事,你永远都是我的二师兄!”

他这句话一说完,唐震武盯着他看了好一阵,然后哈哈一笑,摇了摇头。

“你不信?”姚逸才也盯着他说,“除非你投靠日本人,当汉奸,否则,不管你做过什么事,你都是我的二师兄!”

唐震武低下头去,把个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我相信二师兄你也不会糊涂到当汉奸的地步吧?”姚逸才说。

唐震武仍然低着头,使劲地摇着头,口中自言自语含糊地说:“也……差不多,差不多啊!”

姚逸才听了他的话,大惊,起身上前一步,蹲在地上,双手扳着他的双肩,问:“二师兄,你究竟做了什么事?你讲啊!”

他蹲在地上等了半晌,唐震武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苦笑一声,说:“才儿,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姚逸才这时才知道,唐震武心里十分清楚,他已经猜到那晚的黑衣蒙面人就是他,只是碍着他的面子,没有当面揭穿他。他想,既然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是时候与他开诚布公地聊聊了。当下,他直截了当地说:

“二师兄,如果还拿才儿我当亲兄弟,那么你心中不管有什么话都直接讲出来吧!”

唐震武瞟了他一眼,长叹一声说:“才儿,我没脸讲啊!”

这时,姚逸才慢慢站起身,说:“二师兄,一个人在社会上立足,难免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关键是知错能改就行!”

唐震武又摇了摇头,说:“我还能改吗?我还来得及改吗?”

“为什么不能?为什么来不及?”姚逸才大声说道,“除非你不想改!除非你想一直错下去!”

这时,唐震武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一抹嘴巴,又燃上一支香烟抽着,脸色有些缓和,情绪也逐渐平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像下定了决心,说:“才儿,我也晓得,你有事要问我。只是一直顾及我的面子才没有开口!好了,今儿这里没有人,我阿爸昨天也被我赶回高山寨去了!你有话就尽管问吧,不要顾及我的面子了!”

姚逸才一听他这样说,高兴地说:“好,既然二师兄这么说,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唐震武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黑衣蒙面人是你?”

唐震武点了点头:“是我!”

“你救走的那几个押送假黄三儿的人是什么人?”

唐震武说:“是我的几个徒弟!”

“……?”这一下姚逸才惊得目瞪口呆,瞪着眼半晌才说:“你是讲……那天晚上押送假黄三儿的是你的徒弟?”

唐震武有些尴尬地说:“嗯!就是泽平他们几个!”

“怎么会是他们?”姚逸才一下子坠入了云里雾里。那晚他根据点穴手法,的确是猜出了那个黑衣蒙面人是二师兄,只是还不晓得他究竟为什么会去救那些人,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救的那几个人竟然是他自己的徒弟!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唐震武见他这般模样,说:“才儿,你问完了?”

姚逸才这才笑了笑,说:“二师兄,我一下子被你搞糊涂了!你的徒弟们怎么会去押送假黄三儿呢?”

“这事儿一言难尽!”唐震武一脸苦笑地说。

“是哪个请他们去的?”姚逸才问。

“是同善社的人!”唐震武回答说。

“果然是他们!”姚逸才点了点头说道。少倾,他不解地问:“你们如何跟同善社的人搞到一起了?”

唐震武抽了两口烟,正要回答,却有人砰砰地敲门。姚逸才赶紧朝他“嘘”了一声,唐震武把到口边的话咽了下去。姚逸才起身去打开房门一看,石泽平站在门外。姚逸才一见是他,便轻声说:“小石,我不是让你在外面等我吗?”

石泽平凑在他耳边轻声说:“姚师叔,有人一定要见您!”

“是哪个?”姚逸才感到奇怪。

“他讲是您家的看门人!”石泽平又说,“您还是自己出去看看吧,看样子他好像有急事!”

姚逸才想了想,回头对唐震武说:“二师兄,我去看看!”说完朝大门走去。打开大门一看,果然是他家的看门人轩叔!

姚逸才见轩叔亲自上震武镖行里来找他,料想一定是有什么急事,遂问道:“轩叔,有什么事?”

姚绍轩说:“大少爷,林姑娘刚才给老爷来了电话,讲让你立即去通信兵团见她,她有急事找你!”

姚逸才知道今天通信兵团要去查同善社,这会儿林芳丽要他立即过去,一定是行动结束,而且可能是有了重大发现。当下他回到房间里对唐震武说:“二师兄,我现在有点急事,要先出去一趟!回头我再来找你,咱们接着聊!”

唐震武点了点头,口中说道:“好,你去吧!”脸上却掠过一丝失望的表情。

姚逸才交待石泽平,一定要把二师兄照顾好。然后与轩叔一起离开了震武镖行。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同类热门
  • 异乡人异乡人保罗·尹|小说战争结束后,亚汉从美国来到巴西的一个海滨小镇,在这个全新陌生的环境里,他成了一位日本裁缝的学徒,开始了全新的行业,学习新的语言,适应新的生活。同时,他必须摆脱的,是过往经历带给他的沉痛创伤和梦魇。在这个过程中,他体验到了孤独,也感受到了和善;他从痛苦中解脱,也开始体会喜悦的感觉。就这样,在这个全新的国度里,亚汉这个异乡人终于开始迎接新的梦想。这是一部温暖疗愈的寓言式小说,字里行间充满建立在孤寂生活之上的美丽而又动人的沉思,将会为每一个孤独的灵魂找到与世界温柔相处的答案。
  • 蜜三刀蜜三刀付秀莹|小说付秀莹,女,河北无极人,1976年生,现居北京。北京语言大学研究生毕业。知名作家。代表作品有《爱情到处流传》、《旧院》。曾获首届中国作家出版奖等多种奖项。供职于《小说选刊》编辑部。
  • 冷宫冷宫猛虎嗅蔷薇|小说她做过先皇的宠妃,后又是被子嫁祸贬入冷宫,9年后,皇帝架崩,她的命运意外获得转机,先皇命她辅佑成年后将去突厥和亲的公主,并将作为最高女官随往突厥.重回宫廷的她又面临与八王和新帝王间复杂的爱恨纠葛,最后竞成为突厥王子的女人.这是一个女性从被他人掌控命运到自己掌握命运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压抑的灵魂自我救赎的过程.
  • 中国现代文学经典收藏馆-茶杯里的风波中国现代文学经典收藏馆-茶杯里的风波鲁迅等著|小说中国一世纪的经典绝唱震撼几代人心灵的不朽篇章,作者包括鲁迅、朱自清等作家,丛书包括:茶杯里的风波、沉郁的梅冷城、春风沉醉的晚上、春风回梦记、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第三生命、丰收、光明在我们的前面、荷塘月色、红烛、狂人日记、等文章。
  • 有青草环抱的房间有青草环抱的房间谢挺|小说《有青草环抱的房间》16个短篇小说是从作者谢挺第一部小说集后创作的三十余部(篇)作晶中遴选出的。从时间上看,它们大部分作品创作于1999年至2002年。就其内容可分为二个部分,第一,《有青草环抱的房间》以城市男女情感生活中各种纠葛事件为蓝本,于精微处探寻了现代都市人的内心矛盾与精神缺失,进而让司空见惯的人生景观见其纵深,亦见其沉重;第二,是一组作者童年记忆中采撷的印象片断,它们犹如黑白相片,固执地记录且言说了特定时期人们的内心流向;第三是两篇以蒲松龄及《聊斋》为原型的幻想小说,作者在肯定的前提下对中国文化的一些元素进行有意味的调侃和重组。
  • 上流人物上流人物李佩甫|小说农家子弟冯家昌终于摸清了混进上流社会的“诀窍”:尊严、爱情、良知这些劳什子,一旦你从内心把它们抛弃,它们立刻就会变成供你向上爬的阶梯。18岁进入部队,靠打小报告“交心”获得营长赏识,靠背叛初恋情人解开束缚,靠“办了”领导女儿找到靠山,靠伺候首长的“绝活”步步高升……冯家昌从社会最底层一路走来,越爬越高,整整30年,终于混成了自以为有头有脸的人物,家里的鸡犬都跟着升了天……
  • 失落的影子失落的影子绿杨|小说鲁文基教授预测到总星系的聚焦轴线,将会随着银河系的旋转扫过太阳系,届时,将会观测到在遥远的过去,银河中的图景。却因为空间站的维修无法上到太空去观测,只好和助理一起去到夏威夷观看日落,却意外地在一位富商的家里,用一台业余望远镜,亲眼观测到了宇宙大爆炸时的图景。
  • 安娜·卡列尼娜(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安娜·卡列尼娜(世界文学名著典藏)(俄国)列夫·托尔斯泰|小说《安娜·卡列尼娜》是俄罗斯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主要作品之一。贵族妇女安娜追求爱情幸福,却在卡列宁的虚伪、冷漠和弗龙斯基的自私面前碰得头破血流,最终落得卧轨自杀、陈尸车站的下场。庄园主菜温反对土地私有制,抵制资本主义制度,同情贫苦农民,却又无法摆脱贵族习气而陷入无法解脱的矛盾之中。矛盾的时期、矛盾的制度、矛盾的人物、矛盾的心理,使全书在矛盾的漩涡中颠簸。这部小说深受我国读者喜爱,它是新旧交替时期紧张惶恐的俄国社会的写照。
  • 型世言型世言陆人龙|小说《型世言》为明代陆人龙创作的一部优秀白话短篇小说集。所记皆为明代时事、风俗人情,情节曲折,笔调清新,可读性强,达到较高的艺术成就。此书在国内早佚,历代书目从未著录,近年发现于韩国汉城大学奎章阁。
  • 耶和华之剑耶和华之剑绿杨|小说鲁文基教授和助理梅丽前往希腊的阿洛尼卡休假,夜晚,两人驾驶游艇到海上观察彗星,意外地听到了传说中的神秘海妖的歌声。第二天,两人同酒店里假扮侍者的耶谷再次到海上去探寻海妖,这次听到的却是《哈姆雷特》表演里面一样的笑声。归途中,三人讨论事情的来龙去脉,耶谷提到三百年前有一位神父他演讲的声音曾传遍过全城的大街小巷。在总结了一系列的事情后,鲁文基教授发现这一切都与广场上的那块曲面的石墙和六十年一次轮回的德伯罗彗星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