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姚逸才跟着肖大雷走进他的起居室坐下,肖大雷冲着外面叫了一声:“瞿妈,给我们沏壶茶来!”后院里有人应道:“少爷,马上就来!”

肖大雷的话刚落音,姚逸才就问:“大师兄也在这里?”

“嗯!”肖大雷说,“他在有事,一会儿就出来了!”

这时,一位四十多岁佣人模样的妇女沏来一壶茶放在茶几上,说:“二位少爷慢用!”说完退了出去。

肖大雷盯着姚逸才看了一会儿,问道:“三师兄,应该有嫂子了吧?”

姚逸才笑了笑说:“还没有呢!你呢?怎么不把我弟媳妇喊出来让我见见呀?不要金屋藏娇嘛!”

“哈哈!哪里呀,她与明玉出去逛街了!”肖大雷掏了一支烟点上,说:“明玉那丫头出门总是爱把她嫂子拉上!”

姚逸才突然压低声音,问道:“师弟,刚才我看肖叔身体好像不太好呢!记得我在家时他老人家何等健壮威风!”

“唉,莫提了!”肖大雷一听姚逸才问这个,他脸上现出一脸的无奈,伸出右手,把拇指跟小指翘起,晃了晃,低声说:“抽上这个了!”

“啊?”姚逸才一惊,轻声道,“肖叔也抽上大烟了?”

“抽了几年了!我们都讲不听他!”肖大雷说。“要不身体如何会搞成这样子?”

“那船行的生意全靠你一个人管理?”姚逸才又问。

“哪里,我一个人哪管得好,”肖大雷说,“主要靠田叔帮我。”

“田叔是哪个?我在家时好像没听说过。”姚逸才问。

肖大雷说:“田叔是我们船行的管家,名叫田本山,是五年前从上海逃难过来的。人很不错,特精明,也很忠诚!”

“哦,”姚逸才稍一思忖,问道,“大雷,跟你打听一个人。”

肖大雷说:“什么人?你说。”

姚逸才盯着肖大雷说:“你们船行搬运工当中是不是有个叫杨万昆的?”

肖大雷一怔,脸上闪过一丝捉摸不定的神色,说:“没……没有,没有这个人!”

姚逸才感到有些奇怪,遂又问:“是没有,还是你不认识?”

“没有这个人,”肖大雷回避了姚逸才的目光,一边在烟灰缸里掐灭烟头,一边反问道,“三师兄,你怎么问起这个人,你认识他?”就在他伸手掐灭烟头时,姚逸才突然注意到他手臂上好像有个纹身,但只一晃就又被衣袖遮住了。

“哦,不认识,听人说起这个人,随便问一下!”姚逸才连忙掩饰道。如果刚才肖大雷说不认识这个人,姚逸才就不会有什么疑问,因为毕竟那么大的一个船行,工人那么多,肖大雷不全认识他们是说得过去的。可是肖大雷说得这么肯定没有这个人,这就使得姚逸才心中升起一个疑团:刚才达森烟行的伙计明明说杨万昆是江运船行的,可师弟却肯定地说船行没有这个人,这是为什么?

姚逸才端起茶盅,慢慢地喝了一口,然后趁侧过身放茶时假装被呛突然咳嗽,把茶水喷在肖大雷衣袖上,然后一边说着“不好意思,喝茶呛了!”一边把他衣袖撩起来把上面的水抖掉。这时,他看清了肖大雷手臂上纹的是一个“壽”字图案。这一看,他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昨天在小茶馆里那个被称作“黄五哥”的人手上那个“吋”字图案就是“壽”字的下半截,因当时上半节被衣袖挡住,所以他只看到了下面那截“吋”。看来昨天那个黄五哥也是这万寿山的了。

肖大雷见姚逸才这么紧张,笑了笑,说:“三师兄,衣服上喷了点茶水有什么卵关系!还值你这么紧张!哈哈!”

二人又聊了一小会儿,姚逸才试探着问道:“听人讲,你和大师兄都在一个帮会里?”

肖大雷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嗯!三师兄你刚到浦市就听说了啊!”

“昨晚上听伦儿讲的!”姚逸才说。“听说叫什么万寿山?你……应该是头头吧?”

“我哪是什么头啊,我爹才是呢!”肖大雷说着站起身,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又说:“大师兄他们搞什么啊,这么个卵事怎么议这么久啊?”

听他这么一说,姚逸才突然想起刚才进来时所吃的“闭门羹”,遂问道:“大雷,刚才我进来时,你那位兄弟讲你不在屋,不让我进来。是不是跟大师兄他们议事有关啊?”

“哦,对对,”肖大雷又走回到椅子上坐下,说:“今天帮里红旗五哥们在开会,爹交待什么人都不让进来。”

“嘿嘿,那我今天可是享受特殊待遇了,哈哈!”姚逸才大笑着说。

“三师兄你是什么人啊?”肖大雷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爹讲了,哪个来都可以不见,你来了不能不见!”

“你们帮会还蛮正规的呢!”姚逸才说,“经常开会吗?”

“也不呢,”肖大雷说。“有事才开会!”

“看样子今儿有事了?”姚逸才很感兴趣,笑着问道。“而且事还不小吧?”

“是他娘的遇到个棘手的事!”肖大雷蹙着眉头说。

姚逸才笑着说:“是男女风月之事吧?”

肖大雷大惊失色,问:“三师兄你是怎么晓得的?”

姚逸才见他如此紧张,赶紧说:“莫紧张,我只是胡乱猜的。”

肖大雷两眼盯着姚逸才看了一小阵,然后说:“你不是猜的。看来帮会里有些人的口风很不紧呢!”

姚逸才严肃地说:“师弟莫紧张,我真的是猜的。昨天在小茶馆里听有几个在议论这么一件事,我就胡乱往这上面猜。”

“三师兄你没猜错,就是那回事!”肖大雷忧郁地说。“大师兄他们开会就是在讨论开香堂的事。”

“那事不怎么严重吧?”姚逸才有些漫不经心地问。

肖大雷猛吸几口烟,说:“三师兄,不瞒你讲,我们万寿山帮规严着呢!莫讲是一个老幺,就是我爹犯了帮规也要按帮规处置!”

姚逸才又笑着说:“呵呵,你们帮规那么严啊?龙头老大都要按规处置啊?!这规矩是哪个定的嘛!”

肖大雷说:“三师兄你是不晓得,我们这里只是分堂,帮规是贵阳总堂那边定的,全国各分堂都得按这个帮规执行!”

正说着,外面厅堂里响起了人声。肖大雷一听,赶紧走了出去。姚逸才也走到房门口,往外望去。刚巧看到七八个人走过天井,往大门外走。他一眼就看见,这几个人当中就有昨天小茶馆里那个叫黄五哥的。

不到一分钟,肖大雷陪着一个壮年汉子急匆匆走了过来。这人三十出头,身着青色粗布对襟衣,国字脸,平头,一对眉毛又粗又浓。姚逸才一见此人,马上迎上去叫道:“大师兄!”

那人也叫了一声“才儿!”两人便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来人正是姚逸才的大师兄姚怀。姚怀本名叫姚连成,是对河八公弄人。当初肖大雷邀姚怀加入帮会时,姚父坚决反对,后来大雷搬来父亲肖人义,提着手信亲自登门拜访姚父,做了很久工作,姚父才勉强答应,但约法三章:入帮会后一不准逼他做坏事,二不准让他欺负乡民,三不准他用在家时的名字。肖人义连连答应,当场就给他另取一名叫姚怀。姚怀与姚逸才、肖大雷还是当年在浦峰寺学武功时相识的。当时费通禅师收有两个俗家弟子,大弟子就是姚怀,小弟子是唐震武。本来费通禅师经常外出,不打算再收徒,可后来进寺的姚逸才和肖大雷都不是一般人家子弟,两人的父亲都是浦市镇上响当当的人物,每年对浦峰寺施舍的香油钱不少,所以先后又收了姚逸才和肖大雷。他们四兄弟的年龄差距都只在一岁左右,加上性情相投,所以多年以来一直亲如手足。也正因为如此,肖大雷才在二师兄唐震武购房出现困难时主动出手相助。

三个人坐下之后,姚逸才简要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然后问姚怀:“大师兄什么时候也加入帮会了?”

姚怀笑道:“有好几年了!还不是大雷给拉进来的!”

肖大雷哈哈一笑,说:“三师兄有没有兴趣?有兴趣的话我引荐你入会!”

姚逸才笑着问:“我也能入吗?”

“有什么不能嘛!”肖大雷很得意地说。“别人入会当然有些难度,可三师兄要是想入的话,我爹一定会敞开大门的!”

“唉,我昨晚听我家伦儿说,仁甫好像也入了会,而且还是个什么大爷?”姚逸才想起昨晚弟弟逸伦说起过此事,遂问道。

“是呀,他是我们座堂大爷!”肖大雷仍然得意地说。

姚逸才摇了摇头,说:“怪了,熊伯伯竟然准许仁甫哥加入帮会!”

姚怀一笑,接口说道:“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万寿山虽然是个帮会,但以锄强扶弱,替天行道为宗旨,从不干坏事。通信兵团开进浦市以前,我们可是保着浦市一方平安呢!”

姚逸才一听就知道大师兄说的是浦市商团的事,当下点了点头,说:“我考虑考虑吧!”

肖大雷一听,说:“有卵考虑的!又不是叫你做坏事!”

姚逸才一笑,大声说:“好!回头我跟我爹说一声,他要是不反对我就加入!”

肖大雷哈哈一笑,对姚怀说:“大师兄,这可太好了,我们师兄弟四个有三个入了会,改天我们再做做二师兄工作,把他也拉进来!”

姚怀脸上的笑一下子消失了,说:“那可能难,看你三师兄再去讲一下看。”

肖大雷听他这么一说,有些尴尬地说:“那也是!”

姚逸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立即把话一转,说:“大师兄,刚才听大雷说你们开会是商议明天开香堂的事?”

姚怀一听,赶紧往肖大雷看了一眼。肖大雷笑了笑说:“三师兄又不是外人,不用瞒他吧!”

姚怀听肖大雷这么一说,只好说道:“一个老幺犯了帮规,倒穿花鞋。”

姚逸才问:“倒穿花鞋要怎么处置呢?”

姚怀看了肖大雷一眼,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按帮规是……死罪!”

“啊?”姚逸才听罢大吃一惊。他万没想到这万寿山的帮规如此严厉!他原以为最多狠狠打上一顿,以儆效尤,没想到竟然要处死他!当下连忙道:“这怎么行?人命关天啊!再说帮规怎么能代替法律?”

“我们也没有办法,”姚怀说,“我们红旗五哥只是帮规执法者,最后作出决定的是堂主和三堂大爷。”

“一个年轻人,犯了这等事,教训一下也就可以了,”姚逸才说。“我一个帮外人,本不该插嘴,但我还是要劝师兄师弟一句,你们俩想想办法,救人一命吧!”

肖大雷和姚怀面面相觑,似乎陷入两难境地。

半晌,几个人都不吭声,最后还是肖大雷打破了沉默,说:“莫再想这卵事!走,我们几弟兄上九尊堂喝茶去!”说完率先走出房间,要佣人瞿妈禀报一下老爷和太太,然后三兄弟出了肖家大门。可是刚走出肖家弄口,只见两个女子神色慌乱地从烟坊弄方向跑过来。肖大雷一见,大声说道:“素娥,怎么了?”

年龄稍长的那位约二十一二岁,一见到他们三兄弟,立即双腿一软,瘫了下去,旁边那个显然是她丫鬟,一伸手想扶住她,可不仅没扶住,自己一起瘫坐在地上。肖大雷一面上前扶起她们,一面大声吼道:“你们慌什么嘛?到底发生么事了?快讲呀!”

姚怀上前喝住肖大雷:“大雷你吼什么?”然后轻声问:“素娥莫急,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叫素娥的显然是肖大雷的媳妇,此刻被肖大雷一吼,委屈得一边掉眼泪一边说:“大师兄,明玉在跟人家打架了!”

姚怀脸上露出一丝不解,笑着说:“嘿,那真是奇了怪了,浦市街上竟然还有敢跟明玉打架的人?在哪里?我倒要去看看哪个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个丫鬟模样的姑娘说:“就在火烧坪,是一帮子麻阳佬!他们人好多!”

肖大雷一听,早按捺不住,拔腿就往烟坊弄跑了进去。姚怀说:“婵儿你扶你家少奶奶先回去歇着!”然后对姚逸才招呼一声:“才儿我们快走!小心大雷伤人!”话未落音人已跑出五米开外。姚逸才立即跟了上去。

火烧坪就在太平街路段,从烟坊弄出去往右不到两百米。浦市老一辈人中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某年镇上来了一个疯癫和尚,拿两只筷子在太平街路段来回不停地敲,一边敲一边大声叫:“一个人,两只眼!一个人,两只眼!”当时谁也不理会他。三天后太平街便起了一场大火,街道两边的几幢房子在大火中烧为灰烬。火灾过后大家回想起那个疯癫和尚说的“一个人,两只眼”不就是个“火”字嘛!他敲筷子就是大家快走。于是对这个地方心生恐惧,再没有人在那里建房子,久而久之这块空坪就被浦市居民称作“火烧坪”了。

他们尚未跑到火烧坪,远远就看见一大堆人站在街边看热闹。这时肖大雷已经跑到人群边,他大吼一声:“让开!”看热闹的人回头一看是他,立马让出一条道来,三人先后冲了进去。

姚逸才进去一看,只见十几个船夫模样的人正围着两男两女在厮打。船夫那一方已经有四五个人受了伤,这一方两男明显体力不支,而两女却各自挥舞着一柄洗衣用的棒槌,越战越勇。麻阳人对她们似乎只是躲闪,不敢还手。姚逸才仔细一看,虽十年不见,但两女之一他还是隐约可以认出是肖大雷的妹妹肖明玉,只是当年离家时她还只是个小女孩,现在却是个大姑娘了,另一位女子他不认识。而看到被打得狼狈不堪的两男时却大吃一惊。他吃惊倒不是看到这打架场面,而是看到这两男一个是早上欲跟他动手的陈瘸手,另一个是他的警卫袁小林!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同类热门
  • 驻京办主任3驻京办主任3王晓方|小说为讨新任市长吴东明的欢心,丁能通煞费苦心,却并未完全得到吴市长的信任,吴东明还工于心计地从市公安局提拔习涛任驻京办主任助理,丁能通本能地认为吴市长在自己身边安插了一位“特务”,两个人的关系一开始就微妙起来。上任伊始,吴东明以东汽集团为突破口全力振兴东州装备制造业,却演绎了一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悲剧,致使东汽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金伟民迷失在自己设计的资本迷宫中。与此同时,在吴东明扶持下,迅速崛起的民营企业蝎神集团因盲目扩张、经营不善破产倒闭,老板邱兴本因官商勾结而出逃,引发了清江省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群访事件。
  • 潜伏笔记潜伏笔记张立娜|小说本书由五个暗访系列组成:“盗墓案背后的交易”、“足球俱乐部的秘密”、“红灯区的俄罗斯女郎”、“命理大师的江湖人生”、“加盟店黑幕”。《潜伏笔记》采用纪实手法,笔调细腻,文字流畅,情节曲折,事件真实可信。盗墓案背后的交易”主要写的是盗墓集团的内幕,故事叙述上有《鬼吹灯》之遗风,波澜起伏的情节中充满着血腥阴谋;足球是国人喜爱的体育运动,足球比赛更是吸引很多人去看。“足球俱乐部的秘密”写的是网络赌球的内幕,现今参与赌球的人比较多,通读此篇可对于庄家、下线和赔率等赌球黑幕有清醒的认识,从而杜绝赌球这一毒瘤。
  • 智斗小三智斗小三半颗心望月|小说杨曼琪的日子正和和美美,她的爱情也在婚姻里延续。还没来得及嗤笑“婚姻是埋葬爱情的坟墓”的理论,夜半时分,就有小三理直气壮地来“挖坟”了。她理智上想要保全家庭,情感上却无法接受背叛的老公秦枫,陷入两难之境。焦头烂额的杨曼琪,痛彻心扉,她艰难地想把这一页翻过去。偏偏这时沉寂了多年的她的身边,出现了两个男人,一个不紧不慢,一个死追烂打。她是该就此放手,成全小三,也追求新的幸福,还是要继续维持有了鸿沟的婚姻?然而她却在办公室被一个女人,揪住头发,骂她是可耻的小三。她好不容易甩掉丈夫的小三,也甩掉自己头上的小三帽子,准备开始新生活。
  • 半岛微光半岛微光重光|小说童年无忧的顾青因母亲在她7岁的时候骤然离世后变得不快乐,不久,父亲娶了新妻夏爱华,夏爱华带着侄子夏树一起入住顾宅,让顾青的生活从此改变。比顾青年长六年的夏树同样惧怕夏爱华,青梅竹马的他们因此产生了一种守望相助的感情。对她来说,最期盼的温暖,就是依偎在他怀中。他就是她幸福的城堡。对他而言,最自由的爱情,便是凝望着她。她就是他的苍穹宇宙。可是,蝴蝶飞不过沧海,是否爱情抵不过时光流逝?
  • 旅游记旅游记王生瑞|小说一部生趣盎然、充满哲思的小说。以旅游者的视角将自然山水、人文胜迹、民风民俗与人的本性、命运相结合,以此反映社会的变迁,人心的浮沉。《旅游记》可谓旅游生活的产物。在这个漫长的旅程中,与旅伴们一起,或骑毛驴骡马,或乘轮船飞机,时而若一个行者,随遇而安;时而又像一条航船,经受着大风大浪。作者于旅途中目睹耳闻了沿途景致和异闻趣事,领略了个中哲理,依着旅程的顺序,每到一处,是怎么看的,何样想的,就怎样写,便写成了这几十万言。《旅游记》主人翁胡艳丽美丽善良、年轻单纯,在旅途中,在旅伴的诱逼下与之发生关系怀孕,不得不与其结婚,而婚后丈夫却背叛了她。胡艳丽断然与背信弃义的丈夫离了婚,却陷入了生存困境。
  • 菊岛轶事菊岛轶事潘笑怡|小说菊花岛古称觉华岛,俗称大海山。距兴城市(古称宁远州)海滨12公里。全岛呈长葫芦形,两端高耸,中间凹陷。在岛的南端有两小岛,一远一近,远的叫张山子岛,近的叫阎山子岛。岛的北端有一圆形小岛,叫磨盘山。这样一大三小,形影相伴,像大小四颗明珠镶嵌在大海碧波之中。菊花岛不仅风光旖旎迷人,千百年来,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传说、轶事,更是令人心旌摇曳,唏嘘不已。经人们口碑相传,历久不衰。
  • 梅花女皇梅花女皇张宝瑞|小说梅花党主席白敬斋的二女儿白薇死了,她的人皮不翼而飞,因为她的人皮上绣刻着梅花党大陆潜伏特务骨干人的名单,只要用美国中央情报局研制的一种特殊药水涂抹才能出现。这张人皮目前已落入稻春阿菊之手,她是日本帝国之花桥本阿菊的女儿。梅花党副主席黄飞虎的私生女。她虽然掌握白薇的人皮,可是没有药水,药水已被我公安部门控制。稻春阿菊为此绑架了中共第一神探龙飞的女儿龙晓菲。稻春阿菊女扮男装,骗取了泰国归侨樊小哲的爱情,并把她的人皮顶替白薇的人皮迷惑我公安部门。稻春阿菊以炸寺要挟舅舅,从哈尔滨取出两瓶细菌武器,准备于“五一节”在北京百货大楼实施爆炸,让细菌武器祸害于民,引起世界轰动。
  • 老大的幸福老大的幸福高岩|小说傅吉祥,傅家长子,人称傅老大。因父母早逝,他长子为父带大了三个弟弟一个妹妹,把他们都送进北京的大学。乐天知足、一根筋是他的性格本色。弟弟妹妹认为他活得窝囊,要他去北京寻找幸福,然而在不熟悉的生活空间里他处处碰壁,但另一方面他有着自己对“幸福”的认识,能够主宰自己的生活和命运,帮助需要关爱和庇护的人,展现出独特的人格魅力并潜移默化得影响着众人,最终也回归到他自己的幸福生活。
  • 天出血天出血郭雪波|小说本书收《沙狼》、《沙葬》、《苍鹰》、《狼的家族》、《沙狐》、《沙獾》、《苦沙》7篇中短篇小说。
  • 甜蜜乐团纯天然甜蜜乐团纯天然陈心昭|小说一群废柴队友加上一个格格不入的大神,这种奇妙的搭配,看久了居然还有一丝意外的带感是怎么回事?女汉子型的爽朗少女和娇弱系的傲娇少年在一起竟然擦出了无数火花,果然反差萌什么的简直太有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