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币游国际客服

第7744章 生殉死葬

吕天苦笑道:“我本来不想打搅师傅他老人家的。他收养我以后就不再管这些事情了。其实你们都见过他的。他现在只是一个很平凡的老人。”吕天将几次和杨判擦肩而过的经历说了出来,别说红绫几人了,就连雷虎这样善于观察的老江湖都没有丝毫印象。吕天接着说道:“我发过誓的,无论碰到任何事情都不会惊动他,可是这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算老天要劈死我,我也愿意违背誓言。虎一和他的兄弟都是响当当的好汉,我们答应了帮他们找回记忆的。他们不是我们的手下,他们全都是我们的兄弟!好兄弟!!”
  吕天还很少有激动的时候,大伙的神色一时间都有些黯然。吕天喘了几口气道:“我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就找到师傅……”
  雷虎忽然发问道:“我知道杨老师本事很大,可是你们怎么找到郑克和那些神秘人?”
  “我本来想只要我光明正大的现身,他们就会主动找上门来,我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到底有多强,不过至少不会比霍尔金娜差。我在江宁转了两天,都没有任何人找我麻烦。就在第三天,霍尔金娜一个亲信找到我,说神龙教在昨天举行了隆重的开帮仪式。还告诉我神龙教就是青铜面具背后所属的势力。”
  雷虎暗叹了一声,事情就是这么凑巧,那天和霍尔金娜联系以后通讯器就发生了故障,之后就再也没能联系到她。要是早知道吕天的行动,说什么他也要赶过去,亲眼目睹一番杨判的风采。
  “那人告诉我潜龙帮在神龙教的开帮仪式上找上门和他们发生了大火拼,双方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奈何谁,神龙教的姿态很嚣张,据那人说,他们的势力遍布全国,只要潜龙帮势力所及的城市,他们都插了一脚。似乎在一夜间就开了许多了堂口,我问他要了几个分堂口的地址,和师傅两个人连挑了他们三个堂口。”
  红绫几人早已紧张得屏住了呼吸,雷虎想了想,道:“你们遇到了那天的面具人吗?”
  吕天困惑地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批人,就在我们解决第三个堂口的时候,来了十二个戴着生肖面罩的蒙面人。他们打不过我师傅我师傅捉了一个,那人马上就自尽了。接着又冲进来八个戴着厉鬼面罩的高手,他们加起来还是不是师傅的对手。然后又来了几个戴着青铜面具的人,师傅就带着我杀出来了。”
  雷虎道:“照你看,那些人的实力如何?”
  吕天吸了一口冷气道:“很强,如果我一个人的话早就死在他们手里了。”雷虎似是不经意地问道:“杨老师还好吧。”
  吕天有些不情愿地回答道:“师傅他老人家也受了点轻伤,不过他干掉了好几个戴面具的人,我们杀出来的时候对方也没敢追上来。”
  红绫偷偷地瞥了一眼吕天的脸色,道:“你们杀了多少人?”
  一抹厉色从吕天眼中一闪而逝:“全部杀光。”他淡淡地笑了笑:“我只恨自己不够强,不然我肯定把神龙教的畜生全部杀了。”
  红绫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喃喃地说道:“吕天,你变了。”在这群人中,吕天是最善良的一个,和动物有着深厚感情的他,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从来不会主动去杀人……
  吕天张狂地笑了起来:“是的,我变了。老大和老雷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不管是谁,只要敢动我的朋友,我就让他死!”
  “草!”吕天笑声未止,一个硕大的拳头便砸到了他的鼻子上。突然袭击吕天的不是别人,居然是默不作声的虎子。看虎子的架势似乎还不过瘾,举起拳头还要再打,陈涛急忙一把抱住他。虎子鼓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吕天道:“单挑!”
  在人群的簇拥下,罗江又稀里糊涂地跟着雅丝回到了那间温馨的小屋。雅丝如同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在十分洁净的床面上轻轻地掸了几下,拉着罗江在床边坐下去。
  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何况对方又是只有在仙境中才会出现的绝世佳人。任罗江再洒脱,还是有些拘束地傻笑了两声。雅丝歪着脑袋静静地看着罗江,他的目光很迷离,似乎笼罩了一层薄雾,令罗江无法看透她的心思。
  两人离得很近,雅丝的呼吸显然不那么顺畅,如兰似麝的芬芳香气在她急促的呼吸中不断挑战着罗江的忍耐力。从她的神情看,似乎只要能和罗江静静相对,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罗江当然不这么想,他现在只想逃离这间屋子,越远越好。一句特别经典的老话从罗江的脑袋里冒了出来:永远不要轻易说你能抗拒任何诱惑。你之所以还能抗拒是因为诱惑的砝码还不够重……
  面对雅丝这样的女人,要是有人敢说一点不动人,那个人不是伪君子就是太监。至少罗江很清楚,雅丝几乎符合他对异性的所有审美标准,要说不想发生点什么,完全是扯淡的鬼话……但是罗江同样清楚,作为男人,他必须承担起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困在那条死亡隧道里的时候,他已经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生离死别,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
  看到罗江手足无措的局促模样,雅丝扑哧一笑,露出一副你这个大男人害怕我把你吃了一般的顽皮神情。罗江心头一动,他隐隐感觉到似乎聪慧的雅丝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盲目地把他当作高高在上的神明崇拜。
  不知道雅丝是不是猜透了罗江的心思,主动拿起竹管朝地面指了一下。罗江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暗骂一声糊涂,想知道雅丝的想法用画交流岂不是最直接的办法吗?
  先前那股威严的气势从雅丝面上一扫而空,她像个调皮的小孩子似的冲罗江眨了眨眼睛,首先拿起竹管一板一眼地画了起来。她的绘画天分令罗江叹为观止,要是接受系统的绘画培训,保不齐就造就出一个享誉全球的绘画大师。不过在罗江眼中,就算现在的雅丝也不见得比那些所谓的大师差,她只用了寥寥几笔。就描摹出令人身临其境的绝妙意境。
  雅丝画了一阵,将竹管递给罗江,罗江咬着竹管想了半天。总算用还能看得过眼的画面将自己的来处和想要离开这儿的想法传递给雅丝,至于雅丝能不能看懂他的涂鸦,就要另当别论了……
  雅丝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又茫然地摇摇头,接过竹管刷刷地画了起来。两人用这种方式交流越来越顺畅,这次罗江很快就看懂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你不是神,是从天上来的人吗?可是天上住的人不就是神吗?
  怎么对雅丝解释,让罗江煞费脑筋。换到他画的时候迟疑了好半天才下笔。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雅丝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罗江接着一边画图一边比划了问了几个问题。对于第一个问题,雅丝回答的十分微妙。
  当罗江传递出你早就知道我不是神的时候,雅丝传递给他一个很简单的信息:我知道你不是,这是我的感觉,你不是神,你是比神还要强的男人。我们这里从来没有你这样的男人。
  比神还要强的男人?罗江耸耸肩膀,他可没有狂妄到这种地步,他想了想画出自己被人追着到处跑的情形,表示比他强得大有人在,只不过雅丝没有遇到罢了。
  雅丝的面部表情极为生动,连他微微皱眉的样子都有其他女人所没有的动人风韵。她一把抢过握在罗江手中的竹管,埋头画了起来。罗江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从认识雅丝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大胆哩。
  罗江画的画雅丝要看上好一会才能看明白,而雅丝画的东西罗江只要瞄上几眼就能猜出大概的意思。雅丝这次告诉他,就算罗江一时打不过那些坏人,她也相信罗将是最强的男人,坏人永远都不是好人的对手。最后,她画出了几片云彩,罗江穿着一套威武的战甲,昂首挺胸站在云端,俯视着下方的人群,在人群中,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执着地仰起脑袋,注视着他……
  雅丝画得实在太传神了。将罗江强大的气势酣畅淋漓地展现出来,地面那个女子热切的目光似乎直接射到了他的心灵深处……
  令罗江不得不在意的是,通过几个小时的交流,他弄清楚了一件让他头大如斗的残酷事实:作为部落中的圣女,雅丝一出生就决定了她将要成为“神之牺牲”的命运。罗江打败了他们原来的神,成为他们部落新的“神”雅丝只有三条路供她选择,一是和神结合为部落产下神的后裔,二是作为献礼被神吃掉,最后一条就是罗江看到的,她将被绑在祭台上被活活烧死。
  就算罗江想取巧也行不通,部落里有专职的巫女。巫女一职都是由上了年纪的妇女担任,她们有办法检验出来雅丝是否真得和神结合,想要蒙混过关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侮辱神明的罪名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从雅丝的神色看,她宁愿被烧死也不愿背负那样的罪名。
  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雅丝透露的并不是很多,或者说,她自己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她只知道,自从她出生起,看到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除了罗江,从没有外人来到这里,也不见有什么人能出去。每过两个月,就会发生一次火山喷发的奇异景象。火山喷发的时候他们只要躲在屋子里就不会有事,反正她活了这么大,还从见过有人被神光烧死。
  火山喷发是罗江自己安的说法。和雅丝交流的时候,他就明白了所谓的“神光”应该就是将他弄晕的那些红光,他留意过村子的建筑格局,离探出洗盘的那些地方都保持着相当一段距离。那些大吸盘罗江已是屡见不鲜了,没有接收红光的时候倒也看不出特别怪异的地方,罗江甚至仔细摸索了一番,从手感上也难以判定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