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志 鸿彩手机app

第422章 终于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不一会儿……妈妈走了出来……再过一会儿……爸爸也走了出来……他们就像看不到我似的,并肩向前走去。就连和我关系最好的姐姐,也只是回头向我微笑着摆手,就消失不见……
   再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爷爷说我们遇到了车祸事故,我是唯一被留下的人……
   孤零零的房间,没有人居住的冰冷的味道,我害怕那种安静到像一切都会在不觉中消失的感觉,所以才会一周有四天都要住在奈奈子那里。
   奈奈子永远都活力四射。
   “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那是相遇的时候,奈奈子说的话呢……
   所以我不是一个人……
   “请送我去……”我再次报出奈奈子家的公寓地址。
   而手机铃声突然催命般地在口袋中响起,吓了一跳的我,险些在车子里真的跳了起来。在与这个世界都隔绝了的大雨中,奇怪的计程车内,竟然会收得到来自外界的电话?!
   “白痴!买一个炒栗子究竟买到哪里去了?”
   奈奈子的骂声穿越一切信号都被阻隔的大雨,让计程车内的我感到一丝安心。
   “马上就会回去,公主殿下。”我微笑地对着手机的那一边如此回答。
   身侧响起刹车声,扬起帽檐向我致意的司机终于说出:“你到站了,先生。”
   透过车窗,我看到站在楼下的奈奈子正一脸不耐地挑眉。于是我朝她奔去,再也不想看向身后。
   对了,值得补充的是,虽然我感觉在雨中转了数个小时,但奈奈子家唯一可以显示时间的仪器——电视,却告诉我,娱乐新闻才刚刚完毕。也就是说距离我离开,还没有二十分钟。
   次日,我特意沿昨夜的路走了一遍,并没有见到那条奇怪的小巷。不死心的我凭借着优等生的记忆一路向前,终于寻到了一个荒废的电话亭。那里早已经过拆卸,没有了电话机,更没有黑色的号码簿。那么,昨夜,我究竟是来到了哪里,又是拨打了通往何处的电话呢……那位驾驶黄色Taxi的男人,又是什么人呢……
   似乎有谁正执一盏烛火微笑着叮咛——
   下着秋雨的夜晚,寂寞的人要当心……
   尾声再见
   事情总是开始得措手不及结束得毫无防备。
   可能这就是人生的真相。
   那是初冬的中午,我穿着拖鞋懒散地坐在美美亚特意为我保留的窗边座位,喝着西园店长亲手沏泡的咖啡,一边啃食厚重的原文书一边忍受高见泽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
   阳光淡淡地洒在原木咖啡桌上,涂抹下温暖澄澈的颜色。
   偶尔,有客人进进出出。勺子碰到咖啡杯的清脆音色,收银机打出发票的“喀达喀达”的声响,西园小声地告诫着美美亚一定要按照采购名单上列出的东西购买……所有的一切组合成已经是我日常生活组图般的景色。
   “阿沼!”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大嗓门会干扰别人的营业,自称是“地主”的奈奈子穿着家居服站立在过道口不耐烦地用脚尖点地。
   “过来啦,我有事情要交代!”
   “你的女王来了。”高见泽见缝插针地揶揄,“快去吧,奴隶。”
   “学校不是停课吗?”我懒洋洋地抱着原文书回到客厅,摸着后脑勺打了个悠长的哈欠。一到冬天人就会格外困倦,所以拜托了,奈奈子陛下,给我一点时间充电吧。
   “洋子约我去看音乐会,所以今天下午的事就交给你了。”奈奈子飞快地换着衣服,把长发分到两边在左右头顶各绾成古怪的圆球。
   “今天下午的事?”我满面困惑。
   正把一只中国钗别入头发的手僵硬地停了下来,奈奈子的肩膀“喀喀喀”地像恐怖电影里的机器人一样缓慢地转过来,“你不会说你已经忘了吧,还是我说话的时候原来你根本就没有认真在听?!”
   想必是后者。我在心中说,要是每次都把你的话一字不落地记住,那我的大脑早就是宇宙飞船中的垃圾包了。
   “是衣橱啊!我的衣橱啊!”奈奈子尖叫,“在时至今日时,还要让我这种走在时代前沿的摩登少女把辛苦赚钱买来的漂亮衣服全部叠放在衣柜里难道你不觉得这很残忍吗?”
   “请恕我直言,你的衣柜和别人一样,也是立式的!之所以现在会变成无法把衣服挂起来状态,唯一的原因只是你买的衣服实在太多了!”叠起来放也是为了节省空间。究竟有谁能理解我这个还要料理女朋友橱柜的家庭煮男的悲惨啊!
   “这是穷人的借口,在我奈奈子的字典里没有‘将就委屈’这些廉价词汇!总之我需要一个够大够豪华充满十七世纪欧洲奢靡气息的华美橱柜!”奈奈子挥舞着手指口沫横飞地宣讲,我的心则因这似曾相识的开场白而充满不祥。
   “我所要的,就是必要的!我喜欢的,就是美好的!我否定的,就是没有存在意义的!如果人生是银河系,我就是照耀银河的太阳!宇宙的运作也要依赖于我这颗跳动的心脏!在这个以我为绝对主角的世界,难道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得到一个衣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