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钢牙小白兔(3)

但片刻之后,它迅速地被一双柔荑小心温柔地抱起。

泷君看着怀里的小兔子的伤口,微微颦眉:“说了不带你来,你还偷偷的跟来,看,第三世界的兔子又被帝国主义家的大鹰欺负了吧?”

熊猫兔扑闪扑闪水汪汪的红眼睛,随后动了动软乎乎的三瓣小嘴,伸出一根粉红小舌头舔了舔泷君的脸,随后满脸委屈和爱娇地缩进泷君的怀里,软萌到了极点。

此情此景,围观的众人心中浮现了大大的四个字母——F!U!C!K!

这什么鬼品种的熊猫兔,红眼睛就算了,还那么凶猛?

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是里奥脸肿了,还掉了一地毛,这只钢牙兔只是被挠了点血痕,居然还好意思卖萌。

明明是第三世界的兔子蹬飞了帝国主义的鹰,这位号称礼仪之邦来的主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力也是见涨,脸皮厚啊!

泷君摸了摸怀里的小兔子,转身就走。

被完全忽视,让阿尔越发不爽,他不悦地道:“你就这么走了么!”

泷君停下脚步,转身淡淡地扫了眼正盯着她,一脸莫测和恼火的阿尔:“我还没有告诉你,我来这次国际联合总部联训营里任什么科目教官罢?”

阿尔看着泷君细致秀美却显得异常冷淡的面容,微微眯起了眸子:“任什么科目?”

泷君微微一笑:“虽然身为老人家,但是这次我负责的科目是格斗,相信以后我们会有很多机会交手的,学员们。”

阿尔、威廉和千本樱瞬间脸上神色各异。

泷君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再次转身看着阿尔微微一笑:“阿尔伯特,你的军舰一向全世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已经习惯了,不过我想你也会很快习惯我家的驱逐舰去你家门口的白令海峡放生。”(2015年9月3日这个特殊的日子,泷君家的船在白令海峡愉快地玩耍了起来)

说罢,她不再理会任何人,只抱着怀里的熊猫兔转身向远处的一栋营房走去。

“放生?”威廉一愣。

阿尔冷哼一声:“佛教里的一种展示慈悲的仪式,念经的同时,放走被抓捕的动物。”

威廉闻言,到底忍不住扶着他的肩头,没什么形象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开着驱逐舰去你家门口的海峡念经和放生吗,放什么,海龟?啊哈哈哈……!”

阿尔脸色不虞地冷哼了一声,脸上原本爽朗外露的神色慢慢地退了下去,金眸里神色莫测异常。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仿佛还有刚才触碰到温软细腻的诱人感觉,“老人家”的味道还是那么好呢?

他似笑非笑地拨了把自己的头发,有点慵懒地靠在铁丝网上,轻舔了下唇角,似在回味什么一般,自言自语地轻道:“真是的,明明几十年前还那么温顺地躺在怀里的人,转过脸就不认人了。”

威廉抬起头看向落在地平线上的如血夕阳,轻吐出一口烟圈,终于讥诮又轻蔑地笑了起来:“很奇怪么,一百多前我得到那个独一无二东方美人的时候,你这毛头小子还在我大英帝国的船上带着你那些被流放的流氓们打杂和整理文书呢。”(美国早期曾是英国流放罪犯的地方,充斥着罪犯、投机者和潦倒试图寻找宝藏的贵族,在英国混不下去另谋生路的穷人,长期被英国人看不起)

只是他话音刚落,就看见一只硕大的拳头一点不客气地“哐当”地一声砸在他脸颊边,威廉一僵,随后便见阿尔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亲爱的哥哥,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这些话,我就把你那装逼的雪茄塞进你嘴里灭了!”

阿尔慢慢压低自己的脸,逼近威廉的脸,鼻尖对着鼻尖,声音温柔而富有磁性,仿佛好莱坞电影里明星迷人的声线,却吐着毒液:“别再不要脸放屁了,你的帝国早就日落西山,不是靠着我,你以为你今天能坐在我旁边,你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得到过她,你没有,我没有,连……。”

他顿了顿,金眸瞥向一边的千本樱。

千本樱在他那阴森而充满压迫感的金眸逼视下,忍不住微微一抖,随后立刻垂下眸子,眼观鼻,鼻观心,一脸温驯的模样。

阿尔轻嗤了一声,转回头,似看着威廉,又似没有看着威廉,只轻蔑地笑道:“就连某个怀着龌龊心思的变态玩意用了最狠的手段想要毁了她,也从来没有得逞过,呵呵。”

三人都沉默了下去,没有一人再说话。

冰冷晚风吹过,如血夕光将三个人的身影拉得颇长,将心思各异的三人和整个国际联合总部军事训练营的营地都染上一层猩红血色。

(国际联合总部——算是联合国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邪王追妻傲世女帝要逆天邪王追妻傲世女帝要逆天九枯anr|古言她是北冥家族的掌权者,却遭到亲人的背叛,一朝穿越,她变成顺安国的暴君。废材,草包,风流是暴君的代言词。传闻暴君从不过问政事,每日在后宫寻欢作乐。当她变成她,风云涌起,必当走向巅峰。不过那些追在她身后的美男,还有一位邪魅的神秘男子又是怎么回事,exm?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呢!(请大家见谅,名字没改过来呢)
  • 奇幻穿越之帝后情仇奇幻穿越之帝后情仇仒彬|古言曾经,为了攀上皇后这个职位,婷希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害死了不少条性命,一个如此恶毒的女人,帝王也渐渐冷落了她,对她只有深深的厌恶......
  • 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西青先生|古言这是相门才女搅弄风云,盛世王妃玩转江山的史诗。 这是明君圣主为酬红颜,一代天骄成就霸业的故事。 前世生为孟氏嫡女,她习得祖父与父亲一身治国之才,弃红妆,入朝堂,走沙场,扶持新君,入宫为后,受万民拥戴,最终竟落得举家被抄,深宫受辱,一缕香魂被那帝王踢入火海,冤魂不散的下场。 一朝重生,成为敌国右相府被弃在外的嫡女,阮弗韬光养晦,蛰伏多年。 借势回府,阴谋诡计重重而来;此身卷入皇子夺嫡之争,惊起京门风云; 相争不让的各国权贵,纷纷上前的皇族子孙,威逼利诱的各方势力…… 素手芊芊,她挑起皇权深处风云诡谲;秋眸如波,她淡看天下浮沉起落。 这一世,她定要这浩瀚江山,这中原大势,这皇族权柄,尽在掌握之中。 原以为报仇雪恨,实现前生遗愿,此生不复红妆。 然而……前世那个屡次交手难缠至极败于她手的男人,不知何时,已入心底…… 剧场一?据说这是告白—— 浓云满天,阴风阵阵,腐臭的味道充斥风中,乱葬岗里,埋葬的,不知多少岁月几多孤魂野鬼,站在场外高处,清丽卓绝的女子眉目平静,如蝶翼的睫毛覆盖眼中机敏与清冷,“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气质卓绝,长身玉立的男子,轻袍缓带,气息似雪如兰笼罩身前的人,轻轻牵起女子微凉的手,“因为,普天之下,唯有我知,阮儿此身,不在男儿列,阮儿之心,却比男儿烈,世人千万,独吾解汝,此心,当知之解之珍之重之爱之护之念之永不负之。” 剧场二?据说这是醋王爷的日常。 清雅花园,男子闲手落棋,看着女子举棋凝眉,声音清雅如满园玉兰。 “阮儿,听闻稷歌昨日来京?” “唔……许久不见稷歌了。”女子心不在焉,观察棋局。 “听闻前日十二邀请阮儿去三哥新马场?” “嗯……新马极骏。”女子继续举棋,犹豫不定。 “听闻阮儿今日答应了舞阳来王府借住几日之求?” “舞阳很可爱!”女子终于落棋,眉梢生喜,抬头粲然一笑。 男子表面平静,柔目含笑看女子眉眼如画,继续举棋…… 第二日,据说京城发生三件大事:稷歌公子无故消失于京,一年无法再入京;清王殿下的新马场连同马儿,无故易主,十二皇子突然离京游历;舞阳郡主因不得出府哭闹竟惊动陛下…… 【男强女强一对一,一生一世一双人】 【专爱宠溺远虐恋,欢迎入坑加收藏】 【——这个故事,献给每一个姑娘……愿你有信仰,遇见生命中的五彩温暖】
  • 穿书之我有女主傍身穿书之我有女主傍身七七铺子|古言没想到我堂堂当红影后竟赶上穿越,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敬请收看
  • 穿越:昔日影后穿越:昔日影后染不住千落|古言“岩昱,说吧,为什么骗我?”“我没有骗你,是......”“那这是什么?我问你。这是什么?”“......”“哼哼,我可算看透你了,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惜语,真的不是我,幕后黑手是...”“少给我扯理由”忽然,岩昱吻了上去.....(作品聊天Q群:489528836)
  • 权倾天下之宫家嫡女权倾天下之宫家嫡女月月梓|古言她是才名动京城的相府嫡女。前世,她嫁给渣男,受到庶妹陷害,怀胎十月,结局却是胎儿死腹中。生前,她受尽百般屈辱,最终惨死郊外……这一世,她得以重生,她发誓绝,不为人鱼肉,任人宰割,她要踢开渣男,拍飞庶妹,走上权倾天下的至尊之路!
  • 重生郡主拽上天重生郡主拽上天彦子书|古言【爽文+宠文+男女主一对一,绝对身心干净,小可爱们,赶紧入坑吧!】 前一世,她是后黎国最尊贵的郡主,万人敬仰,受尽宠爱。 二八年华,盛世大嫁。 奈何命比纸薄,婚后两月余,父王母妃兄长死于非命。而她,羽箭穿心,血洒古道。也是那一刻她才知道,她不过是一枚棋子,所谓的爱情也不过是一场针对后黎江山的阴谋。 家破人亡,江山倾颓,她付出一切,他爱之入骨的男人却说:棋子怎配言爱? 重生一世,她豪放不羁,张扬依旧,誓要让那些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 阻我者死,挡我者亡! 说她恶毒也好,心机深沉也罢。这一世,她只为自己,只为家人而活! 小剧场: “哎!听说了吗?仲将军又被安宁郡主从王府给丢出去了。” “莫非仲将军又拿着签文上门提亲了?” “签文?” “可不是,听说那签文上只有一句话。” “什么话?” “郡主,你命中缺我。” “……” 新人小作者,坑品有保证,不会断更,有什么建议,欢迎大家随时指出哈。
  • 妃常可口:二嫁吸血鬼王妃常可口:二嫁吸血鬼王狸猫当太子|古言【1V1爽文】第一次见面,柒月悲剧的发现身上宽大的男人袍子下,是真空的,真空的,真空的……第二次见面,某男无耻,是本王脱的,本王脱的,本王脱的……第三次见面,她指着手腕上据说是某王传家的玉珏,贿赂我?某王笑的好不无耻,你太弱鸡,本王给你防身的。岚柒月总结,某王有三宝,坚持,不要脸,以及坚持不要脸!和这样的男人斗,柒月也只能拼无耻,刷下线!最后用脸和他同归于尽,一起不要脸!面对柒月咬牙切齿的总结,某王幽幽的道:“爱妃,同归于尽的地点,本王可不可以选在床上!”面对柒月的瞪眼,某王无限疑问自言自语:“难道不是要在合体中激烈的同归于尽么????”
  • 性别若相同,如何相守到白头性别若相同,如何相守到白头连若妃|古言恋爱的方法有很多种,他却选择了最难的那一种,苏流云很苦恼,因为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好兄弟,这样的爱,他要如何去表达?他要如何去接受?不管了,一咬牙一心狠,下定决心去表白,爱一个人就要大胆的说出来,可是,就在苏流云表白的当天,事情却来了个峰回路转,天呐,原来……
  • 念清欢念清欢清北念|古言那一年,我与他相识。那一年,我与他相恋。那一年,我与他分离。那一年,我被灭族。我曾经那么信任你,可是你却离开了我。剩下我一个人在原地等你。许多年后,我回想起以前,发现你原来一直在守护我,爱我。可惜,你却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