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 米乐app官方

第219章 大婚【6】

秦国,武关。
   程文龙在闭目沉思。
   他不是没想过燕国安危,只是他觉得范增和刘邦就算合作,他们要对付的人也是自己,根本没理由拿燕国开刀,那样杀不了自己,只会激怒自己,而如果自己料得不错,他们应该是设下计等着杀自己个冷不防,所以,他并没有跟燕国派兵。
   但程文龙没想到的是,范增已经死了,而项羽也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
   于是,这一切就阴差阳错起来。
   草原。
   草原王带着自己的五千精兵也是急行军。
   他们没有任务,就是老家伙突然就非常的思念程文龙,一种发自内心的思念,这也是程文龙的人格魅力所在。
   其实老家伙说是在草原,但也不算太远,经过几天行军,已经到了中原的边缘,算算时间,他们只比赵王嘉和英布晚到一天。
   但就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的事。
   原来,赵王嘉和英布到了蓟城下面,也没通报,也没任何言语,突然就开始攻城。
   而这蓟城守军呢?根本就没想过这个时间会有人来攻蓟城,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等到醒悟过来,这才烧起狼烟示警。
   狼烟刚起时,高渐离正在跟季申科聊天,高渐离听到外面乱糟糟的,伸头向外一看,有限的士兵全都慌乱的跑来跑去。
   高渐离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出去一看,城墙方向传来阵阵黑青的狼烟。
   高渐离马上回头对着季申科喊道:“速度赶去秦国,快快报告文龙!”
   季申科也是老军人出身,虽说这几年不上战场了,可机灵劲一点也没减,听到高渐离喊,马上知道情况紧急,当下也不多问,出屋骑马就跑。
   季申科出去,高渐离对着刚刚出现在屋边的卡斯特罗喊道:“老卡带着女人孩子马上去北城门,老钟和马甘地随我去城墙!”
   高渐离喊过后,大家马上行动,卡斯特罗马上召集众女人集合,一时间,娘们,姑娘,孩子,乱成了一锅粥。
   这边高渐离已经带着钟渊他们向赵王嘉攻来的南城门跑去。
   其实要按着赵王嘉的意思,他是想扎营十里外,然后观察一下再动手的,他被程文龙整过,知道程文龙的手段,虽然现在程文龙人不在蓟城,可是以前被程文龙流放的事情就像还在眼前,赵王嘉每当想起程文龙杀人时冰冷的眼神就害怕,他怕程文龙在蓟城安排什么后手,到时他们就又被动了。
   但英布可不这么想,英布是谁?这人是六县人,姓英。在秦国是个平民百姓,因为犯了事被判了黥刑,也就是在脸上刺字,被发往骊山给秦王修陵去了。
   到陈胜吴广起义,英布带着人从骊山逃了出来,投靠了陈胜,后来陈胜兵败被杀,英布又投入项家军,先前一直没有被项羽重用,所以,这人并没有跟程文龙交战过。
   但后来英布在对抗秦军时很是勇猛,于是项羽给他做了上将军,这人就自信爆棚起来,甚至一度盼着跟程文龙来一仗以证明自己,并对别人对程文龙的害怕表示很蔑视。
   此时,且不说程文龙不在蓟城,就算在,英布也会直接发动进攻,根本不会犹豫,更别说程文龙不在了,英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个怕,所以,英布当下就发动了进攻。
   也不是英布托大,现在的蓟城真的经不起他们的进攻,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多少兵力,所以,短短时间,赵王嘉和英布就要破城而入了。
   但就在这时,从城内冲出一人,手拿一把大号剔骨刀,正是高渐离。
   高渐离和钟渊到了南城门大吃一惊,想不到敌人的攻势竟这样的犀利,这才多久,这城就守不住了,当下,高渐离二话没说就冲了出去。
   英布正在指挥,却突然看到城中冲出一人,马上对着众人喊停,冷冷的看着跑出来的这名大汉。
   高渐离这几年生活安定,但一身的桀骜并没有褪去,让人一看就是一个玩命的主,这时怒气冲冲的从城中冲出,当下就引起了英布的注意。
   高渐离对着英布大喊:“来者是谁?可知道你攻打的是程文龙的地盘吗?”
   英布骑在马上手拿一杆长枪,听了高渐离的话哈哈大笑:“打的就是程文龙,程文龙在吗?让他出来跟英布一战!”
   高渐离远远的看着英布,听了英布的话冷冷一笑:“你知道程文龙不在才会如此的嚣张吧?如果他在,吓死你你也不敢这样说话!”
   英布一听大怒,枪柄在马屁股上一磕,对着高渐离就冲了过来。
   高渐离也不怕他,也打着马迎着英布就过来了。
   两人离着几米,高渐离突然从马上跃起,手中剔骨刀闪着寒光对着英布的脑袋就削了过去。
   高渐离明白,一寸长,一寸强,他的剔骨刀太短,如果跟英布短兵相接,自己一定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高渐离才从马上跃了起来,准备把英布扑下马。
   但英布看着高渐离对着自己跃了过来,冷哼一声,两手拿枪,上下竖起,把长枪当成棍子,对着高渐离就砸了过来。
   高渐离在空中躲闪不及,正好被英布的枪棍砸中,一下落在了地上。
   英布哈哈大笑,但高渐离落地就又弹了起来,英布笑到一半不笑了,因为高渐离已经到了跟前。
   英马打马就冲,他不信高渐离能拦住自己的马。
   但高渐离最拿手的就是剔肉,这时只见高渐离在英布的马头前左右晃动,手中一把剔骨刀被他玩得上下翻飞,众人都很惊愕,不明白高渐离在做什么。
   突然,英布的马发出一声凄惨的嘶鸣,然后两只前蹄就高高的抬了起来,在地上转了两圈,还在马上的英布被自己的马突然的发疯弄得措手不及,竟被马给掀了下来。
   英布被马掀下,他的马这才扑通一声倒下,四只蹄子乱抖,众人这才看清,刚才电光火石间,高渐离竟把英布马头上的肉给剔了个精光,现在的马头,只是个骨头架子,根本没有一点肉在上面。
   由于高渐离手法极快,战马刚开始竟没感觉到疼,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头上的肉已经被高渐离给剔光了。
   众人张着嘴直抽冷气,这高渐离的剔骨刀耍得太快了,电光火石间竟把一匹活马的脑袋上的肉给削光了,这要多快的速度和精准度?
   高渐离见英布落马,猫着腰如一只狸猫一样的对着英布就窜了过去。
   英布突然被马掀下,这时脑子还没有清醒过来,但高渐离已经扑了过来。
   高渐离到了英布面前,轮着剔骨刀对着英布的脑袋就砍了过去。
   英布就觉得一道寒气袭来,当下也没多想,枪柄在地上一捣,身子就向后滑出老远。
   英布后滑的速度很快,但高渐离同样很快,英布紧跑慢跑,还是被高渐离的剔骨刀在腿上划出一道口子。
   英布从地上一跃而起,根本不看正在向外飙血的腿,单手拿枪挽了个枪花,对着高渐离就冲了过来。
   高渐离其实刚才被英布砸了一下后就受了重伤,刚才只所以那么快,全是一口气在支撑,这一连窜下来没有得手,高渐离已经力竭,这时见英布又快速的冲了过来,高渐离拿着剔骨刀想架住英布的长枪。
   但英布的力量也很大,这一下下去也是用了全力,高渐离根本就架不住,一下被英布的长枪砸得单膝跪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英布一见高渐离吐血,嘿嘿一笑,两手拿枪,对着高渐离就又扬了起来,这一下下去,高渐离的脑袋非被砸扁不行。
   英布也当真奇怪,明明是枪,他偏偏不刺,却每次都砸,想来也是力量型选手,并不是赵子龙一类的帅哥。
   电光火石间,英布只觉得一物对着自己快速的跑来,然后自己就被大力撞了一下,英布只觉得好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撞向了自己,英布张嘴吐出一口血,被撞出去一丈多远。
   原来是钟渊在城墙上看到高渐离根本不是英布的对手,危急时刻从城墙上冲下,正好看到英布举着枪柄要砸高渐离的脑袋,钟渊马上快速的跑了过来。
   钟渊这种瞬间爆发的起跑速度是非常快的,以前连秦国战马都追不上他,现在高渐离危急,钟渊的速度可想而知。
   钟渊手里也没拿武器,就用身子撞向了英布,这种快速的猛然撞击力量是非常大的,当下就把英布撞得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钟渊一看英布吐血,想动身再给英布一下,但赵王嘉已经带着人冲了过来,钟渊快速回转,抱着受了重伤的高渐离如一道烟一样的跑进了蓟城。
   钟渊刚进城,马甘地已经发了弃城的命令,马甘地看得很明白,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是英布等人的对手,留下去只是找死,不如先从北门退出去,反正程文龙会找到他们。
   众人接到马甘地的命令,马上向北城退去,钟渊抱着高渐离跑得最快,根本没人能追上他。
   英布这时才回过气来,英布火冒三丈,本来他觉得自己还有跟程文龙一拼的实力的,但程文龙手下一个不知名的人就把自己给伤得吐血了,英布怎么能不生气?
   看到他们逃跑,英布手一挥:“给我追上去,把他们杀个精光!”
   赵王嘉和英布带着人在后面紧追,很快就追到了北城门,眼看着程文龙的人就要出城了,英布急得直打马屁股,战马非快的向前追着,很快,英布就远远的看到了落在最后面的马甘地。
   英布手里拿着自己的长枪,对着马甘地的后背就扔了过去。
   马甘地应声倒下,被英布的长枪刺在腰间,给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