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亲爱的pg

第1466章 洋枪洋炮

张灿一边摸着汗水,一边把手里的树叶,递给高原,嘴里还不停的说道:“你整过容?做过性手术,还是从外国来的,不过,你好像不是从外国来的,说话都说得这么标准,又知道我们这些人说话做事的风格,想来也是我们的同胞,有个曹什么的,说什么来着,本是一根树上结的瓜,什么什么煎在锅里都着急来着,说的就是我们这种情况……”
  “刑天”不由脱口而出,接道:“是曹植的七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和我们,我们有什么关系?”
  张灿赶紧答道:“对对对,就是那个意思来着,呃!我今儿个是遇到了高人,连这么难的问题都难不住你,那个叫什么,与君一席话,胜读三本书……”
  “刑天”怒道:“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这是什么难题,你这是侮辱我的智商,你,你……”这个自称是刑天的家伙,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张灿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不不不,你知道我一本书要读多久,我家里有本《古玩鉴定》我都读了四五年了,却连一半都没读完,要是只读十年,只怕两本书都读不完,我说听你一席话,胜读三本书,还是高抬我自己了。”
  “刑天”一时间被张灿的胡说八道堵得张口结舌,要上前动手吧,这个年轻人好像是好整以暇,就等着自己上钩,不动手吧,就这样耗着,一旦那个警卫和那个女孩恢复过来,自己又要多费一番手脚,但这个年轻人自己偏偏又看不透,只怕他平平常常的外表之下,必定藏着极厉害的杀招,自己倒是不能轻易动手,想来想去,多费点手脚就多费点手脚吧,反正他们现在也是煮熟的鸭子,想飞,还得过我这一关,就和他们玩玩,摸摸底也好。
  “刑天”“呵呵”干笑了两声:“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你还没回答我,说说你的名字、来历,都是干什么的。”
  张灿“呵呵”一笑,干脆一盘脚坐到地上,摇晃着脑袋,说道:“也好,那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话儿投机谈半年也不多,要不咱姐弟俩坐下来,好好唠唠家长里短,哦,我、那个、叫张灿,男的,二十四五岁,特喜欢古玩珠宝,想开家小店,做做珠宝生意,然后平平安安的生儿育女,安安逸逸的过完下半辈子,哎,大哥,你呢?”
  张灿又是大哥又是大姐的一阵乱叫,诚恳里带着滑稽,不但高原和林韵想笑,连那位“刑天”也忍俊不住。
  “刑天”“咯咯”一笑:“你这人说话没个准则,一会儿大姐,一会儿大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和一个人妖谈话,你说你叫张灿,是个做古玩珠宝生意的,你干嘛要搅进这趟浑水里来……”
  张灿陪着笑道:“你看,这件事,是这样子的,这几位,哪一位都是我的兄弟、朋友,不是我想要趟这趟浑水!实在是因为这人要讲些江湖道义,你看,你把我的兄弟他们打得这么惨,我这当老大的,也是实在看不过去,这不,我这人最好这面子,你这么做,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是不是!”
  “刑天”不禁哑然失笑:“我也不想和你的这些兄弟姐妹过不去,但是我要完成我的计划,想要你的那个兄弟,给我帮帮忙,就找几块神石,可你的这几位兄弟姐妹,一味的胡乱阻拦我,所以,我也就不客气了。”
  “刑天”说着说着,不由自主的也一盘腿,坐到张灿对面,那样子当真要和张灿拉个家长里短,只是他这一坐下来,张灿暗暗地一喜。
  张灿接着话头说道:“老兄,你看,你看,我们这不是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吗,常言道,那个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什么事,我们这样坐下来,当面锣对面鼓的,大家和和气气的,岂不是很好,和气能生财嘛,对不对!”
  “刑天”一边跟张灿废话,一边暗地里试探张灿的根底,别的人见到他,不是敬而远之,就是满是敌意,到是这个叫张灿的,见了自己不但没向自己攻击,好像还真有点和自己结交的意思,要不是想要摸清他的根底,自己早就开打了。
  “大姐,说说看,你说那个什么神石,到底有什么用,能吃?能喝?还是能变出金银财宝来,要是能找到,能不能分我一份。”张灿见这个所谓的“刑天”也坐到地上,和自己拉起家常来,索性和他神侃一番,等高原和林韵恢复好了,再想个办法来收拾这个家伙。
  “刑天”盯着张灿看了一会儿,才答道:“你不知道神石有什么用?我怎么看着你不老实,其实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也是在一个老叫花那儿知道的这件事……”
  在一旁的杨浩一听那个“刑天”一说这话,挣扎着坐了起来问道:“你说的那个老叫花,是不是,啊哟……是不是,一个经常带着一个红绒帽,腰里挎着一个葫芦的那个……”
  “刑天”斜斜的望了杨浩一眼:“不是他还有谁,那个老不死的臭叫花子,哼”“刑天”哼了一声,好像对那个叫花子极为不满。
  杨浩忍住伤痛,又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他现在怎么样了?”杨浩的言辞间,竟然充满了对那个老叫花的关切,只是他和那老叫花到底是什么关系,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知道。
  “刑天”两眼望天,说道:“我能对他怎么样,他答应我,他死了之后把那本手札交给我,谁知道他死到临头却变了卦,我埋了他之后,得到的仅仅只有几页残破不全的烂书……”
  杨浩松了口气,既然那老叫花已死,这个刑天又仅仅只得到几页破书,只要自己好好的想想“刑天”的异能是从书里的那一部分学来的,那自己就有办法制他。
  那老乞丐手里有一本奇异的破书,杨浩跟高原、林韵和张灿都说过,只是这三个人绝没想到这个“刑天”仅仅只凭着几页破书,就学到这么厉害的异能功夫,反看杨浩,也仅仅只是在那本破书里,学到十成中的一两成,不但身有异能,而且还能辨识百宝,看来,那本书实在是不能传世的奇宝,好在那老乞丐一死,那部书大约除了眼前这个“刑天”还有几张破纸之外,其余的部分也下落不明了,这样的书要是多被几个这样的“刑天”得到,地球上哪里还有宁静的日子可过。
  张灿、高原、和林韵三人虽是心惊,但同时又好奇不已,这时周楠也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眼前的情形,她倒是看得一清二楚,也听得一清二楚,她对这些神话传说虽是知道不少,但哪里见过那些神奇怪异的事,张灿和杨浩他们给她说,她压根儿就不相信,就像现在,听说这个“刑天”凭着几页破纸,几乎就可也打遍天下没敌手,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要说出去,只怕谁也不会相信。
  “那老不死的叫花子,骗我说,只要他死后我埋了他,他就让我得到五彩神石,让我可以天人合一,王侯将相,任凭我心所想,谁知道,他临死之际,除了留给我那几张模糊不清的破纸片,那本手札却让他化成了一堆灰烬”“刑天”恨恨的说道,“我花尽了心血,才知道这个杨浩,以前看过那本书,那就一定会知道五彩神石的下落了”。
  张灿嘻嘻一笑,说道:“大姐,你是不是练功练坏了脑袋,杨浩就算是看过那本书,也不记得那什么五彩神石的下落啊!要不然,他岂不自己先就去取了,做个什么王侯将相,比现在不是舒坦多了,哪用得着这个时候还在荒无人烟的野岛上,陪着你我聊天。”
  “刑天”一愣,张灿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能有做上王侯将相的机会,谁会跑到单枪匹马的跑到这鸟不拉蛋的地方来啊,除非,杨浩也是还在找那五块神石的下落,或者,杨浩也是根本不知道,不过,不管怎么说,杨浩是看过那部书的人,不管他知道不知道,自己把他羁押在身边,自己的机会就大的多了,那样的好事,绝对不能便宜了旁的人。
  “刑天”冷冷的说道:“你休想要骗我,他要真不知道,那你们跑这里来干什么,还有,我看你跟他们不一样,你说,那五块神石是不是你得到了,你说……”
  张灿连忙笑道:“我一不认识那个什么老叫花,二没过看什么书,要不是你说有什么几块破石头,我还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天人合一,你现在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痒痒的,要不我们一块儿去找!找到了,大家二一添作五,四六也行,算交个朋友,有钱大家赚,有财大家发嘛。”
  “刑天”冷冷的笑着说道:“哼,我原来的意思,也就只是想要杨浩入伙,谁知道那几个保镖一见我又是枪又是炮的,惹得我兴起,当然少不得要教训教训他们那些不长眼的家伙,要是他们都像你这般识相,大家不是都少了很多麻烦。”